抖音屏蔽词,给人整破防了!

语言: CN / TW / HK

转载:广告女王 (ID:adqueen)

图片素材源于网络

前一段时间网上突然掀起一股起关于“中文是否已死”的热议,作为也曾用过“YYDS”“LSP”这种缩写的我, 实在是没脸参与这个话题

直到昨天我刷到一条消息彻底绷不住了。

这是一位博主写下的抖音直播间关于屏蔽用语的事。

原文篇幅有点长,大家可以点开图片放大看,或者直接看我下面这幅图的关键句提炼。

全篇内容可以分为三部分——

01

因为字节和腾讯的商业之战,在抖音的直播间里,主播为了避免被系统归类成“倒流”

秒杀,要说成秒秒

赚钱,要说成赚米

直播间,要说成啵啵间

疫情原因,要说成口罩原因

02

一些极限词比如最、第一、绝对、国家...不可以说,有关平台的名字也不可以直呼其名,于是在直播间内需要换一种称呼才不会被限流——

快手叫某手

拼多多叫拼夕夕

小红书叫某红书

公众号叫公主号

微博叫某博

微信叫某信

抖音叫抖爸爸

03

(觉得最窒息的部分)

而其用户的基数高达八亿,里面包括了大量的孩子和家长,于是由平台的关键词限制而衍生出来的新型文字体系, 让福报直接呈现在了小孩子的作文上

“白雪公主吃下王后给她的苹果,芭比Q了。”

“我妈妈在抖爸爸的啵啵间,

花了五十米买了东西。”

“我要好好赚米,成为国国栋梁。”

文字还是那个文字,文字又不是那个文字。

尽管在直播间采用关键词屏蔽是出于商业考量,而且这种状况还不只是在抖音这一个平台里出现。

可当这种为了防止被平台屏蔽,而形成的防限流的语言成了一种潮流趋势的话。

那么在未来的广告文案乃至翻译文案里,是否会出现大量以这种防禁词为主的文案话术?

尤其是结合上文第三部分在小孩子身上呈现出来的样子。

当安利一个东西时——

家人们,我真是栓Q了,我竟然才在某红书发现这么好用的东西,你们都快去给我用!而且只要一杯奶茶米,真是绝绝子!

当夸联名时——

他们在这款联名简直戳到了我的心巴!嗑死我了,现在啵啵间只要XXX,快冲啊!!

不需要用多余的修饰词来丰富场景,也不需要运用多余的句式,只需要感叹句,就能把想说的话用一句话说完,并且显得很social,与时代并肩前进。

但这事又很尬,因为语言最开始的模式就是先模仿后创新,可这种根据抖音禁词发展起来的流行语,虽然看起来很social,但却并不实用,也没有任何营养。

一样话术,一样的句式, 就连感情都是千篇一律,个性是有了,但意境全无。

我记得我在刚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看到一个广告文案,当时觉得很震。

虽然也有套用经典词的痕迹,但这里的改编得非常地巧妙,原片很长,这里只截取小部分给大家分享一下。

《云水有相逢》

看了那么多轰轰烈烈的爱情,

我还是更喜欢我们的故事。

云先生不太欣赏我一位闺蜜,

水小姐也不大感冒他的几个发小,

没什么,马蹄声响,

在意的是归人,不是过客

相比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我更喜欢,云在青天水在瓶。

尽管讲的是两个人恋爱的故事,但在我在看到这个文案的一刹那,想到了郑愁予的《错误》,还有李白《清平调》里面的杨贵妃。

“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 拂槛露华浓

那瞬间我的脑子里立刻嗡嗡地,自顾自地幻想出一部爱情大片:“就像在江南里终于等到归人,即使没有《上邪》那般撼天动地的誓言,我们的爱情依旧美好。”

这段话截止到目前在网络上有26.9万的点赞量。

马可婷寻思着,大家在心里还是向往正常文字的吧,只是因为某些限制,让我们都变成了不得不输出干瘪错字的网络纸片人。

虽然我真的不理解这种为了流量的商业之战,为什么吃相要摆得这么难看。

当然比起所谓商场如战场的策略论下,我这种十八线小编辑担心的这种所谓为了防止被禁掉,而不得不用的谐音或者错字的文案,会在后期失去了文字本身应有的魅力。

类如 “Per aspera ad astra”的这种翻译文案,在未来还可以看到像 “穿过逆境,抵达繁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循此苦旅,以达天际” 意思一样,但表达上却有不同美的文字吗?

一边专家们大张旗鼓地建议朱自清的《背影》从语文课本里剔除,原因只因为里面的父亲违背了交规。 另一边直播间却要用屏蔽词,改变小朋友的造句习惯,想想真是可笑。

最后,愿我们都不要加入豆瓣失语小组。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