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口罩工廠在淘特重生:從瀕臨倒閉到帶動三家本地工廠接M2C大訂單

語言: CN / TW / HK

1000萬隻口罩積壓在倉庫,也壓在趙波心裡。2021年初,這位41歲的湖北漢子陷入焦慮。

“存貨賣不出去,工廠只好停產。”趙波說,投資一千多萬元建成的十餘條口罩生產線,這一停就是3個月。

轉機出現在2021年4月份,趙波突然接到淘特小二的電話,為什麼不做淘特工廠直營店呢?

這一試不打緊,1000萬隻庫存口罩很快銷售一空。如今,工廠重新開工,十多條生產線開足馬力仍供不應求,而且,後期還拉上了另外三家工廠一起供應口罩。

口罩積壓致工廠停產

趙波是湖北騰銳達母嬰用品有限公司的老闆,對電商並不陌生。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前,他的公司在湖北棗陽生產嬰兒臉盆,是天貓爆款,連續三年位居銷量前三。

2020年春節,疫情爆發後,武漢封城湖北管控。他這裡一下子積壓了8-10萬個訂單,沒法出貨。等到封控結束時,95%的訂單退了貨。如何重啟生意,趙波有點懵。

嬰兒臉盆不能做了。他覺得,即便勉強去做,需求量的變化來看,將來市場空間不大,必需轉型。

他選中了口罩製造。口罩曾是抗疫的稀缺資源,而且全球都有需求。

湖北仙桃市,被譽為“無紡布之鄉”,這裡有口罩最需要的原材料。趙波在這裡有著多年積累的人脈和上下游資源,方便整合。

下定決心,說幹就幹。趙波專門來到仙桃,在當地投資一千多萬元建廠,建成了十餘條口罩生產線。

(圖:在公司車間的口罩生產線,工人正在生產口罩。)

一開始,他只能生產民用口罩,銷路不理想。經過半年的工藝改進和醫療器械生產資質稽核,終於拿到了醫用口罩的生產許可。

不過此時,市場環境已發生變化,全國範圍內,醫用口罩的生產接近飽和。他的工廠有了產量,卻沒了銷路。到2021年初,1000萬隻口罩積壓在倉庫。

“當時很著急,心裡沒了底,這次轉型投資可能要搞砸了。”趙波說,只希望能把這些庫存儘快清倉處理,不計價格,資金能回籠一點算一點。

庫存消化殆盡產品供不應求

庫存沒有銷路,工廠只好停產,停了三個月。趙波和同事們一直在想辦法,找銷路去庫存。

2021年4月份,趙波接到的一個電話,改變了工廠的命運。

電話是淘特小二打來的。淘特是阿里巴巴旗下主打價效比市場的綜合電商購物平臺,2020年上線,主要通過M2C源頭直供模式,直連工廠、產地和品牌,讓廠家直接面向消費者,商品實現最短鏈路流通。

小二告訴趙波,他可以做淘特工廠直營店。M2C模式可以讓他的工廠專注於產品的研發和生產,其他的事情交給淘特平臺即可。

(圖:工廠入駐淘特,通過淘特產地倉託管降本提效。)

之前做天貓爆款嬰兒臉盆的經歷,趙波對阿里系電商平臺印象深刻。這次他沒有猶豫,立馬開始直營店的搭建。

2021年5月18日,直營店正式開張。在第一個月的磨合階段,銷量並不大。小二和趙波團隊一直在密切溝通,從產品到推廣,一點點做細緻的改進。

第二個月,銷量開始顯著增長。第三個月,突破40萬單,成為同類目的頭部商家。

1000萬的庫存,很快消化殆盡。銷量每月都在創新高。在2021年雙11,一天銷量曾突破10萬單。

趙波驚喜之餘,隨之而來的是甜蜜的煩惱。工廠十多條線開足馬力生產,仍然供不應求。

帶動另外三家本地工廠一起供應淘特

今年開始,趙波淘特工廠直營店的銷量仍在逐月攀升,已穩居同類目銷量排行榜前列。上線不足一年時間,銷售累計突破300萬單。

尤為可喜的是,客戶復購率達到了30%,好評率達到99%。最常見的評語是“物美價廉、價效比高”。

憑藉自有的十多條生產線,已無法滿足淘特的銷量。憑藉在仙桃深厚的人脈,趙波聯絡到本地另外三家工廠一起生產這些訂單。

他把工藝標準、包裝要求等這些細節,傳給這些兄弟工廠,並同時做好品質把控。只有他們一起合力生產,才能保證不斷供。

“目前淘特的銷量佔我們總銷量的70%。這樣的直營模式非常好,我們的產品從生產線上下來,直接發到淘特的產地倉即可。其他的事情不用管,我們的壓力減輕很多,可以專注於做好產品。”趙波說。

他的下一步規劃是研製新型款式口罩,做個性化開發,比如女士喜歡的美觀款式、大公司的聯名定製等,做細分領域的深挖。

淘特的M2C模式讓趙波的工廠產品加速直達消費者。資料顯示,在產業端淘特已經吸引了超200萬產業帶廠商入駐。其中,13個工廠年銷售額過10億,阿里巴巴2022財年Q2財報顯示,淘特來自工廠的M2C訂單同比增長達到了400%,直連工廠模式已全面開跑。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