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網際網路,網際網路巨頭的新主場

語言: CN / TW / HK

文/孟永輝

曾經,產業網際網路被看成是傳統玩家打一個翻身仗的絕佳機會。然而,從現在的發展情況來看,事情並未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甚至還更多地成為了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巨頭們開啟新發展的藍海。對於很多的傳統玩家來講,他們僅僅只是將產業網際網路看成了一個將傳統產業網際網路化的方式,卻並未真正找到產業網際網路的真正內涵與意義。

看看傳統玩家們對於平臺和中心的熱衷,看看傳統玩家們對於網際網路式的商業模式的迷戀,我們就可以看出這樣一種端倪。很顯然,如果僅僅只是以這樣一種方式來定義產業網際網路,所謂的產業網際網路是無論如何都無法進入到自身的發展週期的。對於傳統玩家們來講,他們還將會失去絕佳的發展視窗期。曾經,被傳統玩家們給予厚望的產業網際網路時代,正在成為他們的滑鐵盧。

同傳統玩家們對於產業網際網路的一知半解不同,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玩家,特別是以頭部的網際網路巨頭為代表的玩家開始越來越多地摸準了產業網際網路的發展脈絡,並且開始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將產業網際網路更多地付諸實踐,並且走出了一條適合自身的發展道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產業網際網路,正在成為網際網路巨頭們的新主場。

迴歸產業,

正在成為網際網路巨頭們的新共識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傳統意義上的網際網路模式的弊端和問題,於是,他們開始站在傳統的網際網路模式之外尋找新的發展突破口。有人開始放棄傳統的網際網路模式,轉而尋求新的定義;有人開始放棄網際網路技術,轉而去佈局新技術;有人則開始試水新模式,試圖打破傳統網際網路模式的牽絆。如果對網際網路玩家們的新嘗試做一個總結的話,迴歸產業,無疑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曾經,當阿里犀牛工廠出現的時候,讓很多人眼前一亮,這種完全不一樣的工廠模式,不僅顛覆了人們對於傳統工廠的認知,同樣還顛覆了人們對於網際網路的認知,特別是顛覆了人們對於阿里巴巴的認知。其實,犀牛工廠,就是阿里巴巴探索產業網際網路的一種方式和手段。

而當騰訊開始將它的口號改為「助力實體經濟」的時候,同樣是引發了一番熱議的。很多人認為,這是騰訊開始從網際網路式的虛擬經濟,開始轉變成為以產業為主導的產業網際網路的清晰證明。隨著騰訊有關產業賦能的逐漸完備,我們開始看到的是,騰訊開始從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平臺,變成了一個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的全新個體,而這或許才是騰訊開始真正投身產業網際網路的新開始。

相對於阿里和騰訊對於產業的全方位、多角度的深度賦能和改造不同,我們看到的拼多多則是另外一個模樣。一直以來,拼多多一直都在三農領域深耕。然而,人們印象最深的,依然還是拼多多在小鎮崛起的經典案例。孰不知,現在的拼多多已經開始將更多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了農業基礎科學的研究上,開始藉助新的技術實現自身與三農更加深度的融合。

無論是阿里、騰訊,抑或是拼多多,我們都可以看出一個非常明顯的訊號,即,他們都在開始將更多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了產業上。迴歸產業,迴歸實體,正在成為他們的新共識。對於這些頭部的網際網路巨頭們來講,他們早已不再用傳統意義上的網際網路式的平臺和中心來定義自己,而是開始更多地用產業網際網路詮釋一個全新的自我。

佈局新技術,

正在成為驅動網際網路巨頭的新引擎

越來越多的跡象開始表明,無論是網際網路行業為代表的虛擬經濟也好,抑或是實體經濟也罷,說到底,競爭的終極狀態,依然是技術的競爭。對於經歷過網際網路時代的洗禮的人們來講,對於這種認識更加深入。如果僅僅只是建構在別人的技術之上,而沒有掌握屬於自己的核心技術,縱然是在絢爛的發展,都只不過是曇花一現而已。

這一點,我們可以在中概股在美股市場上的表現看出一些端倪。儘管中國的網際網路公司都實現了上市,但是,我們依然要看到的是,它們依然是建構在外國的技術基礎之上的,一旦外國的技術不能為我所用,那麼,縱然是再大的優勢都會在瞬間化為泡影。

另外,網際網路的發展告訴我們,僅僅只是以資本和流量為主導的以收割紅利為主導的發展模式是不長久的,不持續的。這種發展模式不僅會把網際網路行業的發展帶入到死衚衕,甚至還將會把關聯行業的發展帶入到死衚衕裡。如何解決這一問題?必然還是要回歸到佈局新技術的身上。

我們都知道,百度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開始佈局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技術,如今百度在無人駕駛、人工智慧以及區塊鏈等新技術上的技術,依然成為拉動其發展的全新引擎。除了百度以外,我們還看到了阿里巴巴開始在雲端計算、大資料以及區塊鏈等領域開始深度佈局,並且還研發了出來了屬於自己的晶片。

騰訊也是。我們都知道,騰訊憑藉自身在大資料上的優勢,不僅開始了有關人工智慧的深度學習,甚至還將自身佈局新技術的觸角延伸到了區塊鏈和邊緣計算等領域裡。拼多多則是更多地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了農業相關的新技術的上。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卸任之後開始研發馬鈴薯相關的新技術,更是在一時間傳為佳話。

經過了多年的新技術的佈局之後,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巨頭們開始將新技術運用到自身的業務過程當中。近段時間以來,筆者對於美團將無人飛機、無人機器人運用到外賣配送上的新聞印象深刻。儘管這些僅僅只是新技術應用的雛形,但是,我們依然可以對未來網際網路巨頭們通過佈局新技術來更加深度地佈局產業網際網路充滿期待。

孵化新模式,

正在成為網際網路巨頭們的新課題

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中概股在資本市場上被做空?筆者認為,最為根本的一個原因依然還是在於它們的商業模式出現了問題。儘管每一個網際網路玩家都會用自身在商業模式上的創新來定義自己,儘管每一個網際網路玩家都會將自身的模式看成是一個極具顛覆性的模式,但是,它們是始終都沒有跳脫出以收割流量、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商業模式的牽絆。

於是,如何孵化出新的商業模式,成為開啟新發展的關鍵所在。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對於新型商業模式的探索,同樣是從消費網際網路時代進入到產業網際網路時代的主要標誌。同傳統的玩家們依然以偏重於傳統,抑或是偏重於網際網路式的商業模式不同,我們看到的是,網際網路巨頭麼開始試圖尋找一種兼顧實體與自身的全新的商業模式。

有些網際網路玩家開始更多地對原有的流量物件進行深度賦能,將原本它們收割的流量物件看成是新的賦能物件,它們開始以全新的關係來定義彼此,從而開啟了新的發展模式;有些網際網路玩家則是開始主動參與到了實體經濟的實際運作過程當中,成為了實體經濟的一份子,從而徹底告別了以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發展模式;有些網際網路玩家則是開始轉變自身的定位,告別了網際網路時代的以平臺和中心的發展模式,轉而投身到實際的運作過程當中,從而來尋找新的增長曲線。

無論是哪一種方式,我們都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出,傳統意義上的,經典意義上的網際網路模式正在被越來越多的玩家們所放棄,他們開始從新的視角,開始藉助新的商業模式來尋找新的發展突破口,而這樣一種新的模式,無疑正是產業網際網路的直接體現。

同傳統玩家們依然傳統,抑或是依然網際網路的方式不同,網際網路巨頭們摸索出來的這樣一種新型的商業模式,無疑正在為我們生動形象地詮釋著產業網際網路的真正內涵和意義。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才算是抓住了產業網際網路的真正內涵和意義。從這個角度來看,產業網際網路,依然是網際網路巨頭們的新主場。

結語

無論是迴歸產業,還是佈局新技術,亦或是探索新的商業模式,它們都是產業網際網路的主題曲。曾經,我們以為,這些本來應當是傳統玩家們的逆襲之地,孰不知,現在卻看到的是,網際網路玩家開始用實際行動開啟屬於自我的「第二次革命」。曾經,我們以為,產業網際網路時代,將會是一個以傳統玩家為主導的時代,孰不知,網際網路玩家們正在用自身的創新和努力,繼續成為這樣一個新時代的引領者。當他們開始找到佈局產業網際網路時代的絕佳模式,當他們真正領會了產業網際網路時代的真正內涵和意義,產業網際網路或許又將會成為它們新的主場。

作者簡介  PROFILE

孟永輝 

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行業研究專家,戰略顧問。

合作聯絡

微信:95184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