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良心”的時候到了:股價膝蓋斬,哪家硅谷公司最厚道?

語言: CN / TW / HK

有的創意連天,有的慷慨解囊,有的默不作聲

——

文|Lianzi   編輯|VickyXiao

“加入Meta時候幾乎是股價最高的時候,現在感覺糟透了(like a shit)!”一位加入時僱主還是Facebook,現在已經變身Meta的員工在Blind上吐槽表示。“我該怎麼辦?”他問。

Facebook從 改名Meta當天347美金每股的股價,已經跌到了210美金每股,和去年最高點380美金相比,跌去了大約45%。 

“離開這個地方。”另一位“元宇宙”隊友回覆道。

“我們在同一條船上。我已經在面試其他公司。”第三個網友留言説。

這樣類似的對話並不僅限於Meta員工之間。實際上,在硅谷的不少科技公司在過去半年都經歷了股價腰斬、膝蓋斬、腳後跟斬等等各種遭遇。 原來穩如泰山的微軟股價也從340美金 股跌到了280美金 股,短期一直飆漲的亞馬遜也從接近3400美金 股的位置跌到了3000美金每股。

但整體來看,雖然有跌幅,但這些大廠員工仍然是幸運的。一些高增長股票在過去一年經歷了過山車般的股價波動。Doordash 從242美金 股跌到了102.92美金每股。Roku的股價從去年7月473美金每股,只用了8個月就下跌成了107美金每股。Shopify 、Pinterest和DocuSign等等科技公司的員工們也都經歷了不同程度的資產縮水。糟糕的是,同一時間,生活中的一切開銷都在迎合着通貨膨脹——無論是瘋狂的房市車市、吃飯外賣,還是商場購物,都像是坐着火箭一般加價。七七八八一算,股價下跌和通貨膨脹夾擊下的硅谷家庭的購買力直線下降。

硅谷如此大的股價波動,讓硅谷科技公司的員工們每天都是不敢打開Robinhood的一天。 面對科技股大跌帶來的員工財富縮水,硅谷科技公司紛紛作出迴應。在一部分公司消極應對的時候,另一部分公司已經提出了積極的解決方案,讓不少員工頗為滿意。

創新派

Shopify&亞馬遜 

雖然Shopify的總部在加拿大,但其做法還是相當有借鑑意義。

Shopify在一場高層會議上公佈了應對股價暴跌,員工離職潮問題的方案。根據The Global and Mail的報道來看,在相同收入的前提下,員工可以自行決定持有底薪現金收入和RSU的比例。

早前,Shopify和硅谷公司一樣,都是在給Offer時,就已經固定了員工底薪收入和RSU的比例,且話語權100%在公司,而不在面試者。但現在,這一切都將被推翻。

在新的收入制度下,員工可以自由決定自己股票這部分收入將要承擔的風險和收益。Shopify的制度中,員工甚至可以將整個收入包裹選擇全部要現金,而不要任何風險較大的股票收益。

當然,一旦股票價格回升,這部分相對保守的員工也沒法和其他同事一樣享受收入增加的快樂。但在股市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這也能幫助員工大大減少將要面臨的風險。

這一舉措在公司內部受到員工的肯定。

值得注意的是,Shopify一直是一家比較注重員工感受,也能讓員工工作並快樂着的公司。從2019年1月到2021年11月,連續23個月,股價連續暴漲超過10倍不止。

只不過,今天的股價已經跌回了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初期的4月,只有最高點的1/3 了。 此外,硅星人也曾經報道過Shopify曾經 引導員工集體沉迷遊戲的景象

同樣提出讓股票收益變得更靈活的公司還包括亞馬遜。 在對科技公司股價的一片哀嚎中,曾經的“血汗工廠”亞馬遜倒是迎來了好消息。今年3月,亞馬遜罕見宣佈拆股來為員工提供提供額外股權激勵。這是上市多年後,亞馬遜第三次拆股。拆股消息發出當日,股價飆升7%。

在很多情況下,科技公司拆股會吸引更多小投資者入局,從而拉動股價上漲,對於持股的員工來説是個利好消息。例如曾經的特斯拉拆股過程中,從宣佈拆股到完成拆股過程中,股價經歷了超過50%的暴漲。

在大部分公司股價下跌猛烈的情況下,亞馬遜基本保持平穩,下跌了不到20%。 此外,亞馬遜也提出,將為員工在擁有股權這件事上提供更大的靈活性。

慷慨派

Roku

Roku股價從今年年初算已經腰斬。如果和去年最高點比,已經跌的只剩下1/4。但在員工看來,股價下來了,公司還是個好公司。

除了在刷新股票(Refresh)的過程中,給員工更多股票外,Roku還額外向員工支付最多40%的現金漲薪作為補償。

一次性解決派

Snap & Chewy:

用類似方法安撫員工的公司還包括Snap和Chewy。他們的處理方法是直接一次性向員工支付一筆固定補償款。Snap股價從去年秋季83美金每股下降到了32美金每股。

一碗水端平法

Uber :

由於股價下跌,公司新入職的員工薪資相對於過去股價高點加入的員工在同一時間點上就相差比較大。所以也有了“新員工肉身抄底”和“老員工離職潮”的現象。

在面對這樣的問題時,Uber等公司追求的就是一碗水端平。Uber按照同級別新員工的薪水標準來補償因股價下跌,收入受損的老員工。

Uber在過去一年,股價從60.35美金最高點跌落到今天的31.79美金每股,標準的腰斬。但按照Uber的做法,新老員工的工資薪水不會受到過多影響。一旦股價回升,員工還能跟着積累一波財富。

中規中矩派

Doordash :

雖然Doordash的股價坐上了滑滑梯,但員工的收入也許有了着落。

根據levels.fyi上的提供的數據來看,Doordash股票大約佔科技公司軟件工程師收入的23.3%-55%. 這個股票佔比和Instacart和Ubereats差不多,比谷歌和Meta等一些科技大廠要高一點。

按照本月初Protocol的報道來看,Doordash已經給員工提供了比較細節的補償方案。 在一份公司內部的備忘錄文件中寫道:“在過去一年裏,我們發現股權薪酬會因為員工入職時間不同、股價劇烈波動,而出現顯著差異。我們正在設計一個新的薪酬計劃,從而讓績效成為推動薪資差異的重要因素。

默不作聲型

Instacart & Meta 

當然,並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會如此貼心,也會有一些例外。例如早前報道的Instacart,雖然還沒有上市,但是參看同類型疫情上市股Doordash等先例,提前給了自己狠狠一刀,主動將估值下調了40%。

隨之而來的是等待靠IPO實現財務自由的員工財富大幅度縮水。

在所有人都等着它效仿其他公司作出補償時,公司選擇了默不作聲,沒有給出補償措施。同時,Instacart還表示,這樣的揮刀自殘是為了讓員工能夠在股票授予獎勵時可以以更低的價格獲得公司期權。目前,公司內員工士氣受到影響。

另一家不吭聲的公司Meta關係着更多華人工程師利益。相對比其他大廠雖然股價有所波動,但整體相對穩定不同的是,Meta經歷了連續的股價暴跌。根據硅星人獲得的消息, 截至目前,Meta還沒有給出明確的補償措施。

面對這一波股價波動,你的收入有變化嗎?歡迎和硅星人討論。

注:封面圖來自於SkyNews,版權屬於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請儘快聯繫我們,我們會立即刪除。

喜歡這篇文章?

1)點擊右下角的 “在看”

2)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和羣裏

3)趕快關注硅星人吧!

關注硅星人,你就能瞭解硅谷 最新的科技進展和灣區的大事小情,變身最in技術潮人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