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造車一族開始造手機

語言: CN / TW / HK

文/孟永輝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造車與造手機的邏輯,其實是相通的。這才是那麼多的手機制造商開始投身到造車行列的根本原因所在。同樣地,在造車一族裡,我們同樣也看到了造手機的情況。前有吉利,後有蔚來。是的,最近蔚來李斌在接受採訪時就表達了自己造手機的看法。儘管李斌並未明確蔚來造手機,但是,他的這番表態不得不讓我們去思考造手機與造車的內在邏輯,並且去窺探造手機與造車的未來發展方向。

近些年以來,有關手機即將被取代的訊息不絕於耳。而越來越多的手機制造商開始投身到造車的行列,似乎正在印證這樣一種看法。不管未來的手機是否會被取代,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隨著手機普及率的不斷提升,未來的手機市場終將會出現飽和,隨之而來的必然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紅海之戰。

同手機市場的飽和不同,汽車市場,特別是新型汽車市場,則是一片藍海。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曾經傳統的汽車工業正在隨著「雙碳」時代和新技術革命時代的來臨,面臨著一場深度而又徹底的革命。對於這樣一個方興未艾的行業來講,如果能夠率先投身其中,不僅可以實現彎道超車,打破長久以來被汽車巨頭把持的行業格局,甚至還會彌補手機市場飽和帶來的發展困境。我想,這不僅僅只是手機制造商投身到造車行列的原因,同樣是網際網路玩家投身到造車行列的原因。

沒錯,新型汽車時代的來臨,的確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重新思考和看待汽車工業的大門。同樣讓那些面臨著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的手機制造商們看到了其中的機會。於是,他們開始重新審視汽車與手機,試圖找到兩者之間可以相通的地方,從而實現「雙贏」。

我始終都認為,汽車與手機所承擔的功能和作用,從本質上來看,基本上是一致的。無論是手機,還是汽車,它們所承擔的功能和作用都是人類通常外部世界的媒介,只不過汽車將人類帶向了現實世界,而手機則是將人類帶向了虛擬世界。因此,如果一定要給手機和汽車找到一個最為真實的理論註腳的話,媒介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在早期的語境之下,手機和汽車之家是不相通的。手機就是手機,汽車就是汽車。然而,隨著網際網路影響的深入,特別是汽車網際網路化時代的來臨,汽車與手機之間這樣一種涇渭分明的關係真正被彌合,手機與汽車之間的壁壘和鴻溝正在一步步消失不見。

現在的汽車開始越來越多地承擔起了手機的功能,並且打破了傳統意義上由汽車連線現實世界,由手機連線虛擬世界的局面。正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手機制造商們開始投身到造車的行列裡。所以,如果一定要找到造車與造手機開始彌合的內在原因的話,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深度融合,或許才算是最本質的原因所在。

然而,我們同樣要看到的是,現在絕大多數的造車一族與造手機一族,僅僅只是遵循著網際網路式的邏輯,資本的邏輯來運作,他們之所以會造車抑或是造手機,並不是說他們找到了連線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方式和方法,而是說他們看到了資本市場對於造車與造手機的關注,並且通過自身的行動來滿足了資本市場的投資需求而已。

於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之下,我們看到的是,造車和造手機,其實變成了一種獲取資本關注的方式和方法,變成了一種緩解傳統商業模式融資困境的方式和方法。我們看到的網際網路玩家投身到造車的行列,我們看到的房地產玩家投身到造車的行列,幾乎都是這樣的邏輯。如果說得再直白一些,就是那些真正缺錢的玩家才會真正去做造車,或者造手機,而對於那些並不缺錢的玩家,則會站在更加深度和長遠的角度來看待造車和造手機這件事。

這就很好理解為什麼蘋果、華為為什麼會對造車如此審慎,並且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宣佈造車的的根本原因。除了這些公司不差錢之外,其中一個更加深度的原因在於造車,其實是與造手機的邏輯是一樣的,如果僅僅只是將零部件進行拼湊和組裝,那麼,任何一個公司都是可以投身到造車的行列裡的。事實上,真正決定造車成敗的還是在於技術的創新上,特別是要找到聯通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方式和方法上。

為什麼蘋果、華為等手機制造商會與其他的手機制造商有著本質的不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核心技術的不同。說到底,造車和造手機的邏輯,其實是一樣的。從短期來看,可能會是一場資本之戰,規模之戰,但是,等到這樣一場資本之戰,規模之戰不再,拼到最後,依然還是比拼的是技術的創新和實力。

換句話說,造車最後的贏家,依然是那些掌握了核心技術和基礎技術的玩家。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造車一族和造手機一族,基本上都還在延續的是網際網路式的發展邏輯。對於蘋果、華為這樣的玩家們來講,他們更加關注的,或許正是核心技術和基礎技術的研究,他們僅僅只是將造車當成是一個未來的佈局來做,而不會真正投身到造車的行列裡,用造車來贏得資本的關注,用造車來延續網際網路式的發展模式。

站在這個角度,我們再來看造車和造手機,其實就會發現,說到底,他們依然是一場資本的遊戲,真正笑到最後的,或許不是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那些資本玩家,而是那些真正掌握了核心技術,並且能夠給造車帶來新的技術基因的技術玩家。

當越來越多的手機制造商開始投身到造車的行列裡,當越來越多的造車一族開始回看手機制造,說到底,其實都在告訴我們,手機和汽車的本質都是相同的,它們都是人類通向外部世界的媒介。

同時,我們還應當看到的是,現在諸多的造車玩家,其實都在按照資本的邏輯來造車,其實都是在按照網際網路的邏輯來造車,並未真正站在更加本質,更加基礎的角度來看待造車本身,來探究汽車與手機之間的關係。因此,說到底,現在的造車之戰,其實是一場資本之戰。

等到資本的紅利不再,特別是等到造車市場的玩家開始飽和,我們必然看到一場深度的洗牌。以造車新勢力重鎮江蘇省為例。江蘇省發改委此前釋出的《關於切實加強汽車產業投資專案監督管理和風險防控的通知》顯示,2020年江蘇省汽車產能利用率僅為33.03%,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約20個百分點。

其中,造車新勢力成為“重災區”:2016年以來新建的前途、敏安、楓盛建成後產能利用率均低於5%;大乘汽車金壇分公司更是連續兩年汽車產能利用率低於2%。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發布的《2020年我國乘用車產能問題分析》指出,我國乘用車產能利用率從2017年的66.55%降至2020年的48.45%,處於產能嚴重過剩區間。

結語

等到造車行列的產能過剩,特別是等到資本市場對造車失去耐心,依靠著資本的驅動風生水起的造車一族,或許依然逃不過洗牌的宿命。到那時,造車或許真的會像現在的造手機一樣,面臨新的困境和難題,同樣地,在那樣一個年代裡,真正笑傲群雄的,或許不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風生水起的造車一族們,而是那些真正掌握了核心技術與基礎技術的蘋果、華為們。

當造車一族開始造手機,其實,正在告訴我們,所謂的造車只不過是一場資本的遊戲,一場網際網路式的遊戲而已。這是值得我們警惕的,同樣是令人感到唏噓的。

作者簡介  PROFILE

孟永輝 

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行業研究專家,戰略顧問。

合作聯絡

微信:95184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