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回A首虧背後:15年投資255筆,不乏周鴻禕主導形成“戰略性虧損”

語言: CN / TW / HK

很多大廠的靈魂人物,如阿里的馬雲、京東的劉強東、位元組的張一鳴,他們性格及處事風格的變化,也影響了公司投資棋局的進退。而周鴻禕之於360投資,也不例外。

“雷軍都能造車,我有何不能?”去年360(601360.SH)與哪吒汽車的聯合釋出會上,周鴻禕滔滔不絕地講了近兩個小時,遠超主辦方給自己安排的30分鐘。他還預言:“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產品經理,一定會出現在智慧汽車行業。”

周鴻禕的判斷是否準確尚無定論,但巨資投入造車行業的後果已開始在360身上逐漸顯現。

近日360釋出的半年報顯示,公司2022年上半年實現淨虧損4.18億元,同比驟降175.65%。 這也是360自2018年回到A股以來,首次在半年報中出現虧損的情況。

具體而言,2022年上半年360的投資收益為-3.51億元,同比下降4.86億元。其中合眾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哪吒汽車主體公司)在權益法下確認的投資損益達到-3.94億元。 對此周鴻禕的評價是:戰略性虧損。

值得一提的是, 作為網際網路界的老前輩麾下的投資板塊,360投資曾給人留下“擡價俠”的印象。 凡是360談過的企業,都可能輕易被騰訊、百度、小米用更高價格搶走,91助手和搜狗兩筆數十億美金級別的併購就是經典案例。 360還曾連續追逐手機、直播和短視訊等熱門風口,但過程難言順利。

IT桔子資料顯示,360自2007年開啟第一筆投資以來,至今已完成了255筆對外投資,其中包括14起收購。公司曾在一年裡投資57次,也曾在一年裡為投資豪擲58.52億元。

15年來,周鴻禕的投資邏輯是怎樣的?這些年他的投資哲學有無轉變?他把錢都花在了哪裡?又有著怎樣的得失?

造車“配角”不好當

網際網路公司入局造車,並不是新鮮事。但360入局的姿勢,仍然獨特。

其他網際網路的跨界玩家們,大體可以分為整車製造和方案供應兩大陣營,前者以百度、小米為主,後者則包括華為、騰訊等,滴滴、阿里目前與百度的情況類似。

而360則將主要精力放在了提供資金和“基本盤”安全方面。2021年,360領投了哪吒汽車的D輪融資。周鴻禕表示:“我們希望將哪吒汽車作為智慧網聯汽車安全的試驗田,未來把在哪吒汽車上研究成熟的安全技術輸出給其他車企。”

截至目前,360已在哪吒汽車身上投入19億元。其還在兩個月前以0元對價轉讓了哪吒汽車的增資權,周鴻禕稱,其目的是為讓管理團隊在股權分散的哪吒中繼續佔有主導角色。

不過,即使是配角,身處造車產業鏈中也面臨不小的壓力。

資金方面,2020-2021年哪吒汽車雖然銷量漲勢驚人,但合計虧損超42億元,其中2021年29億元,直接讓360獻出了回A後的首虧。

除了財務壓力,哪吒汽車售價的提升、360所關注的“智慧網聯汽車安全產業”現階段概念的模糊、以及360在哪吒汽車智慧駕駛、驅動系統等智慧化核心專案上的式微也遭到了外界的質疑。

江西新能源科技職業學院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究院院長張翔指出,隨著汽車智慧網聯技術搭載率的提升,對車聯網資訊保安的保護已經逐漸成為了標配,因此汽車安全的熱度確實較前些年有所下降。

但汽車資訊保安市場的規模是在增加的。因為一方面汽車銷量在增長,另一方面汽車軟體越複雜、功能越多,漏洞就越多,對資訊保安的投入也就越大。 ”張翔認為,360和周鴻禕自身的知名度,在提振哪吒銷量方面有一定幫助。

未來,360會在智慧駕駛等核心專案上發力嗎? 公司方面表示:“在恰當的時機下,可以通過外延併購的方式,補充公司在技術能力等方面的短板。”

來源:微博

“雙面”周鴻禕

“周鴻禕變了。”這是部分網友對這位曾經的“戰爭之王”最直觀的印象。離開雅虎中國後的十年,周鴻禕無所顧忌、廣泛樹敵,被稱為”紅衣大炮“;2016年後,他卻逐漸收起了從前的鋒芒,甚至開始與過往的“死對頭”同框,還多次在接受採訪時誇獎同行。包括最近竟然與10年前互懟的雷軍握手言歡,還發了微博。

來源:微博

值得注意的是, 360投資的風格轉換,幾乎與周鴻禕的性格變化完全貼合。 IT桔子資料顯示,360的投資自2011年起進入上升期,四處攻城略地。至2014年投資數量達到頂峰,2016年投資金額達到頂峰,此後便鮮有出手。2021年,360唯一的投資獻給了哪吒;今年,360甚至到現在仍沒有動靜。

這並非巧合,很多大廠的靈魂人物,如阿里的馬雲、京東的劉強東、位元組的張一鳴,他們性格及處事風格的變化,也影響了公司投資棋局的進退。而周鴻禕之於360投資,也不例外。 這讓360投資帶有其個人理性與感性兼具的烙印。

周鴻禕是國內最早一批天使投資人之一,其還曾在出售3721後短暫成為知名投資機構IDG的一名合夥人,這在開始為360投資提供了不少便利。

2010年前後,周鴻禕以個人名義先後投資的迅雷、酷狗、快播、火石、Discuz等十餘家網際網路公司的產品,均以免費的形式出現在360安全平臺上。配合360當年聯合紅杉、高原資本啟動的“免費軟體起飛計劃”, 一個基於PC搜尋、渠道應用分發平臺,以360為中心的“免費”矩陣已經初具雛形。

在那個階段,360投資就如同令人捉摸不定的“紅衣大炮”一樣,不習慣按常理出牌。

首先,與“BAT”和雷軍動輒上億甚至十幾億美元的投資相比,360的出手略顯“寒酸”。其更專注於早期專案,投資和併購的金額基本不會超過4000萬美元。有業內人士評價稱,360是網際網路大公司裡投資初創公司最多的一家。

其次,360投資更像是在“夾縫中求生存”。其基本放棄了防禦性收購,極少參與已證明市場的瓜分和收割,喜歡尋找其他巨頭無力顧及的點下手。

體現在投資的行業方面,360自2007-2016年的199次投資,共涉及17個行業,其中有148次集中在企業服務、工具軟體、文娛傳媒、智慧硬體和遊戲五大領域。

同期,360在社交網路、先進製造、本地生活、醫療健康、教育、旅遊領域的投資次數均在5個以下,其中還包括對體育社交產品“悅跑圈”、教育“口袋老師”,甚至途牛、華夏良子等看似與公司主業毫無關聯公司的投資。

從財務的角度來看,360的現金流確實不如其他幾家大廠充裕,就連周鴻禕本人都在採訪中自認“不可能跟巨頭比財力”。

而從戰略的角度來看,產業時評人張書樂認為,360的打法有些類似於真實戰場上的“跳島戰術”(直升機運載部隊採取分段起降、逐點突擊的方式)。

周鴻禕對商業的觸覺是關聯性上的跳躍。 360從中文網址到惡意外掛清理,從安全軟體切入到隱形遊戲大佬賽道,從安全服務跳入兒童安全手錶,戰術跳躍性極大,都是在市場夾縫中求生。”張書樂表示,這種打法也讓360對初創型的“偏門”公司有更多的共情和希望寄託,認為其一旦突破或可成為下一個360。

周鴻禕的偏門打法也曾招致質疑。部分從專業VC機構進入360投資部的投資經理,一度對周鴻禕的靈活打法感到很不適應,“有時候一個專案前一天他說想以某個價格投,我們跟人家都談好了,他審過了,Term Sheet(注:投資條款清單)都簽完了,到了第二天他又想改。”

值得一提的是,360在美股上市後,逐漸開始熱衷追逐風口,這與獲得了融資渠道有關。其先後投資酷派手機、花椒直播和短視訊App奶糖,動作均以跟隨為主,併為此牽扯大量精力,意圖搶佔移動網際網路新的流量入口。

但在此過程中,周鴻禕鮮明的個性也為360的投資佈局帶來了麻煩。

比如,周鴻禕的強勢讓360先後在收購91手機助手、搜狗兩個關鍵專案中折戟,而百度和騰訊則趁機截胡;在與酷派的合作中,360也一直在努力謀求奇酷的主導權,這成為了酷派方引入樂視的重要原因之一。樂視和騰訊,都是用更開放的態度和更低的姿態,贏得了合作方的信任。

又如,周鴻禕還將一眾網際網路巨頭逼到了自己的對立面,這在部分行業人士看來,是一個會讓360投資變得更被動的操作。因為標的公司一旦被360收購,幾乎就意味著與其他大廠為敵。

連續的錯失風口,還讓內外部人士詬病周鴻禕不懂戰略,錯過了360上市前後移動網際網路發展的黃金時期,這才讓360與網際網路第一陣營公司的差距不斷拉大。

不過,張書樂指出,360確實嘗試過手機、直播,但算不上錯過風口,只是進入的時候風口已經起風, 這種試錯性戰略佈局,吃灰實屬正常。“投資永遠不會讓一個公司進入第一梯隊,360過於垂直的安全屬性且沒能成功破圈,才讓其很難從垂直大佬成為綜合性平臺,由此躍升第一梯隊。

此外,張書樂認為資本市場上並沒有永遠的敵人,因此360投資“被動論”並不準確。“在資本市場上,有大量的非網際網路產業領域孵化的資本巨頭,有價值的公司總能得到輸血,哪怕是網際網路大廠的死對頭。與此同時,網際網路行業本就競爭多過互助,哪怕是金山系、盛大系等出身的創業者,相互間的幫襯也不多,只有足夠的利益在,才會幫助。”

360轉身向“B”,周鴻禕偏“安”一隅

從結果來看,360跳躍式的打法並沒能幫助公司取得進一步的突破。同時,公司的安全業務也遭遇了增長瓶頸。

2016年,360從納斯達克退市,周鴻禕也幾乎在網際網路世界中失聲;2018年,360轉身回A,但股價短暫衝高後便一路下跌,至今較最高點跌幅已近90%。

事實上,回A之前,360移動安全產品的月活就已經陷入增長停滯甚至倒退,PC端的市場滲透率更是接近97%,幾乎沒有上升空間可言。

與此同時,360開始收縮投資陣線。據IT桔子,360退出投資標的的事件共有22起,其中2016年後發生的事件佔到14起。2019和2020年,360累計僅投了12家公司;至2021年,360的三筆投資,全部獻給了哪吒汽車。

來源 :IT桔子

2022年上半年,360長期股權投資期末餘額同比減少21.16%;其他權益工具投資餘額同比減少18.43%。報告期內,360投資子公司及對外投資減少了20.35億元。

從賬面現金來看,2020年360在營收幾乎與2015年持平的情況下,現金多了近200億,從投資行業來看,如果不算哪吒汽車,360上一次對主營業務外進行投資還是2019年投本地生活企業彩生活。

來源 :IT桔子

但現在的周鴻禕並不打算“躺平”,他對未來還有新的打算。

360方面表示,收縮投資戰線,充盈現金流是為了繼續進行研發方面的投入,鞏固公司在數字安全領域現有的領先優勢。

具體而言,2018年周鴻禕提出了“安全大腦”概念,計劃將360打造成一家大安全公司;2019年,360的戰略重心開始向政企安全轉移;2022年,周鴻禕更是通過內部信宣告:360全面轉型數字安全公司。

為此,360已將大資料技術公司瀚思科技、企業檔案管理與協作SaaS服務商億方雲、企業級協同通訊平臺織語等公司以全資收購形式納入麾下。

360戰略和投資副總裁歐陽梅雯稱,360從過去專注在To C方向做投資,轉向專注To B方向;此外,過去To C投資更多以財務投資、孵化、給予流量資源等方式幫助創新企業獲得增長,但在To B方向上,投資策略從財務投資逐漸轉向戰略性產業投資,以期與360的政企安全業務、城市安全業務等獲得共同增長。

幾個細節可以看出周鴻禕轉變的決心。一是360近兩年也曾追過風口,但無論是推出元宇宙社交軟體“N世界”,還是戰投哪吒汽車,360都是以網路安全作為差異化元素入局,注重新業務和大安全主業的聯絡。

二是不久前,周鴻禕被指炮轟微軟抄襲360,但他很快借澄清機會為360的B端業務站臺:“本質上是惺惺相惜。老有人說To C的公司做不了To B,今天360和微軟在安全能力和安全市場上的成功都證明,數字化時代只有C端出身的公司才能做好安全。”

經歷了網際網路產業的風雲變幻,年過半百的周鴻禕選擇回到自己最熟悉的領域,做自己最擅長的事。

“從安全軟體公司走向安全公司,B端的需求比已經移動化的C端更強,依然有突破的可能,巨頭都是從垂直到平臺,360需要的依然是一個破圈的機會。”張書樂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三六零(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於8月20日完成備案登記。這意味著在不久的將來,360將以GP的身份參與投資,只要足夠專業,讓投資人賺到錢,融資來源也不必拘泥於自身。 這種外設控股投資機構進行投資的方式,相比直接投資靈活度更高、激勵效果更好、也更能與合作伙伴協同,但同時也有募資的任務和業績回報壓力,可能會形成區別於現有直投模式的投資策略和打法。

在投資拖累360回A首虧之後,何時投資板塊能為360貢獻利潤?目前還看不出來。

大象全面轉身後,將迎接怎樣的未來?你認同周鴻禕對”戰略性虧損“的判斷嗎?評論區聊聊吧!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野馬財經”(ID:YMCJ8686) ,作者:張凱旌,編輯:李曉曄,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