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車新勢力第二梯隊集體“造反” 拐點還是插曲?

語言: CN / TW / HK

文:戰兵

編: 祺然

物理學告訴我們,同一物體,温度越高,其內部分子運動越劇烈。

同理,一個行業如果“温度”升高,也會呈現出內部分子運動劇烈、不穩定的狀態。

新能源汽車正是當下“温度”最高的行業之一。其不穩定狀態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不斷有新玩家加盟:有“蔚小理”新勢力,還有問界、阿維塔等更新的新勢力,以及集度、小米等產品即將上市的新勢力。

另一個表現是,以銷量為主要指標的行業排位不斷變化。尤其今年以來,“蔚小理”的第一梯隊位置已經被哪吒、零跑等佔領。

那麼,這種變化,是造車新勢力發展的拐點?還是萬米馬拉松競賽的小插曲?

01

造車新勢力排位生變

“蔚小理”一直是造車新勢力的標杆和第一梯隊的“釘子户”。但 今年以來,尤其二季度,哪吒、零跑等第二梯隊成員開始反超,佔據智能電動汽車頭部位置。

其中,哪吒汽車表現尤為搶眼。7、8月份兩個月度蟬聯造車新勢力銷量冠軍。8月哪吒汽車月交付量為16017輛,同比增長142%。1-8月,累計交付約9.32萬輛,同比增長176%。

其次是零跑汽車。8月零跑汽車交付量達到12525輛,同比增長179.1%。1-8月累計交付7.66萬輛,同比增長152%。

相比之下,“蔚小理”的表現就差強人意。8月,蔚來汽車交付量為10677輛,同比增長82%,1-8月累計交付7.16萬輛,同比增長28.3%;小鵬汽車8月交付量達9578輛,同比增長33%,1-8月累計交付9.01萬輛,同比增長96%。理想汽車是下滑最厲害的,1-8月累計交付7.56萬輛,但8月交付4571輛,同比大幅下降52%。

“蔚小理”丟掉第一梯隊的位置,有兩方面原因。一是,三家均處於產品切換季。理想L9於8月底開啟交付,L8也官宣將於11月發佈,而曾經擔當銷售主力的理想ONE將於10月正式停產。李想甚至在微博表示“等L8的現階段就別買ONE了”。

8月份,蔚來汽車2022款ES8、ES6、EC6、ES7陸續開啟交付,智能電動轎跑蔚來ET5也將在9月30日開啟交付。

小鵬汽車豪華SUV G9從8月10日開啟預訂,預計10月交付,這也衝擊了主力車型P7、P5的銷量。

另一方面,哪吒汽車、零跑汽車抓住了15萬元以下A0級、A級電動汽車市場的空檔。

蔚來汽車旗下三款車型售價均為30萬以上:中大SUV車型ES8(46.80-62.40萬)、中型SUV車型 ES6(35.80-52.60萬)、轎跑SUV車型 EC6(36.80-52.60萬)。理想ONE售價34.98萬,L9售價則為45.98萬。小鵬的P7售價在22.99-34.88萬之間,P5也在17.79-24.99萬元之間。

相比第一梯隊瞄準B級及以上市場的高定價策略,哪吒、零跑的定價更低,走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道路。支撐哪吒汽車超六成銷量的是一款起步價不足8萬的小型 SUV——哪吒V;零跑也類似,2022年上半年,起步售價不足8萬的零跑T03銷量佔比超六成。

根據乘聯會數據, 2022上半年,新能源汽車A0級市場銷量21.7萬輛,同比暴漲324.9%,佔比9.6%; A級市場銷量75.4萬輛,同比增長201.9%,佔比33.5%;B級市場銷量52.3萬輛,同比增長86.1%,佔比23.3%。

在第一梯扎堆B級以上市場的時候,A0級、A級市場相對藍海。在易車平台,搜索25-40萬價格區間,燃油車有119款車型,電動汽車車型有71款,電動汽車佔比37.4%;而在8-12萬區間,燃油車約有240款車型,電動汽車僅有53款,電動汽車佔比僅為18.1%。

用通俗一點的話講,以前很多人拿10萬出頭到市場上,有一堆燃油車可供挑選。現在,拿着10多萬想買台電動汽車選擇卻沒那麼多。

哪吒、零跑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反超,躋身第一梯隊的。

02

是道還是術的成功?

對於造車新勢力,第一、第二梯隊換位置的現象,各方反應不一。有的趁機唱衰“蔚小理”,“看吧,早就説小鵬的理想沒有蔚來”。也有的旗幟鮮明反對,現在唱衰“蔚小理”還為時尚早。

作為被反超方,大家似乎都想輕描淡寫,把它看作是發展長河中的一個小波折。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在成都車展上對媒體表示,“蔚來成立的比很多品牌早一點,我們領先兩個身位從直道進入彎道,這個時候還有很多玩家在直道上。事實上,等他們進入了彎道也是這樣。”

而且,蔚來汽車方面表示,在今年的產品切換季基本結束後,接下來會進入一個平穩發展期。

作為反超方,自然不想把這次反超看作曇花一現,而是執行系統戰略的結果,以及行業格局的拐點。

成都車展上,哪吒汽車副總裁兼品牌中心總經理陳賜靚表示: “今年,哪吒汽車在產品、銷量、渠道、全球化等方面做到突破,實現了‘進城、出海’齊頭並進。接下來,哪吒汽車將邁進‘品牌向新、品牌向上’的新徵程 "。

顯然,哪吒汽車並不想只把銷量奪冠簡單歸為價位低,而是其產品、渠道、全球化系統作用的結果。而且,其更想以此為契機,進一步產品向上、品牌向上。

一方面,在站穩A0級市場之餘,哪吒汽車先後推出售12萬-20萬的緊湊級SUV哪吒U,以及售價20萬-30萬的中高級運動轎跑哪吒S。另一方面,哪吒也在穩步推進“進城出海”戰略,進一步實現品牌提升。

所謂“進城”,是指目標市場從非城市區域向城市區域轉移,“不僅要進入地理意義上的核心城市,更要進入核心城市主流消費人羣的心智,要進入智能化賽道的核心陣營。”所謂“出海”,即從海外市場尋找增量,8月下旬,哪吒V右舵版在泰國上市,成為首個登陸泰國的造車新勢力。

零跑汽車也在積極向上走。定位於中大型轎車的零跑C01已確定在9月28日上市,此前的預售價為18萬-27萬。今年3月,零跑汽車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力爭成為第四家上市造車新勢力。

客觀來看, 銷量只是衡量車企實力的一項指標。 除此之外,還有產品、技術、用户體驗、品牌口碑、銷售渠道甚至充電體驗等諸多指標。雖然銷量看,第一、第二梯隊換個個兒,但在用户心智、品牌形象、技術研發等更多維度,“蔚小理”仍然更為領先。

以研發投入為例。零跑汽車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零跑汽車研發費用分別為3.58億元、2.89億元、7.4億元,三年合計研發費用為14億元左右。而僅2021年,蔚來、小鵬、理想的研發費用就分別達到45.9億、41.14億和32.9億元。差距之大,不可謂不明顯。

如果靠低價定位反超是“術”,那麼,踏踏實實提升綜合實力則是保持領先的“道”。目前來看,哪吒和零跑汽車都走在從術向道的過程中。

03

大戲才剛剛開始

如果跳出新勢力範圍看,智能電動汽車的大戲才剛剛拉開帷幕,車企之間的競爭也才剛剛開始。

傳統汽車品牌是一支不容忽視的力量。 8月,廣汽埃安交付量達27021輛,同比增長133%;1-8月累計銷量達152305輛,同比增長134%。吉利汽車旗下極氪8月共交付新車7166輛,環比增長42.69%。長安、華為、寧德時代聯合打造的阿維塔自8月8日上市至8月30日,訂單已突破2萬。

更多新品牌也開始發力。8月,華為與賽力斯聯合設計的問界系列車型交付量達10045輛,同比增長1277.91%。

銷售壓力之餘,各家企業的跨級別競爭必將在未來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過去,造車新勢力第一、第二梯隊之間屬於錯位競爭,未來,雙方將不可避免地在對方主場發起“進攻”。

在哪吒、零跑向中高端產品邁進的同時,其發家的A0級、A級市場將迎來更激烈的競爭。蔚來CEO李斌曾透露,將推出定價在20萬-30萬價格區間的第二品牌。此外,還有傳聞,蔚來還正籌備定價10萬價格左右的第三品牌。蔚來汽車切入A0、A級市場,將對哪吒、零跑的腹地造成巨大壓力。當然,這是把雙刃劍,低端品牌的推出是否會影響蔚來汽車的高端品牌形象,尚不可知。

前不久吉利旗下幾何E上市,其售價對標零跑T03、哪吒V,8.68萬起,且車身尺寸、外觀設計、配置等方面具備優勢,有人稱其為A0級新晉“卷王”。

除了前述品牌,被李彥宏稱為“自動駕駛技術領先特斯拉一代”的集度汽車,在8月8日宣佈,首款產品ROBO-01限量版車型即將發佈,並同步開啟預定,新車量產版將於2023年下半年正式交付。備受期待的小米汽車最近也被曝光售價上限超過30萬元,將於2024年量產。

在這樣一個市場,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感覺更強烈。曾經緊跟“蔚小理”的排名第四的威馬汽車,似乎正從主流車圈“消失”,沒有按月準時公佈銷量和重大進展,也置身於車圈熱門話題之外。

毫無疑問, 未來幾年,中國智能電動汽車市場競爭只會更加激烈, 會有一些品牌異軍突起,也有一些品牌黯然失色,這是對車企綜合實力和耐力的終極考驗。

圖片來源於公開網絡,侵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