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在中國

語言: CN / TW / HK

從任正非、張瑞敏,到張一鳴、王興,都是他的學徒。

撰文 | 薛亞萍

編輯 | 趙晉傑

來源 |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日本最後一位“經營之聖”也去世了。

據NHK(日本廣播協會)8月30日消息,著名企業家、京瓷名譽會長稻盛和夫去世,終年90歲。

稻盛和夫是當代日本著名企業家,被列為“日本經營四聖”之一,與他齊名的分別是松下公司的創始人松下幸之助、本田公司的創始人本田宗一郎以及索尼公司的創始人盛田昭夫,其他三人已分別於1989年、1991年、1999年去世。 隨着稻盛和夫的去世,創造了日本經濟奇蹟的“經營四聖”時代也落下了帷幕。

稻盛和夫於1932年出生於日本鹿兒島市,他在27歲開始創業,成立了京都陶瓷株式會社(現稱京瓷),又在52歲創立KDDI,一手打造了兩家世界五百強企業。2008年,央視經濟頻道“對話”欄目對稻盛和夫進行採訪,問他有沒有創建第三家世界五百強企業的打算,當時的稻盛和夫説自己沒有這方面的野心了,只想安靜度過晚年。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 兩年之後的2010年,已經退休十三年的稻盛和夫,在78歲高齡之際臨危受命,接手日航這家處於破產邊緣的五百強企業 ,並在半年時間內扭虧為盈,創下日航歷史上的最高利潤。

憑藉在企業經營上的屢屢成功,稻盛和夫一手創建的“稻盛哲學”享譽世界,其阿米巴經營體系更是一度被眾多企業家奉為圭臬,這其中就包括中國的一些企業家,比如張瑞敏、任正非、馬雲、王興、張一鳴等。

實際上,他的“稻盛哲學”和中國文化頗有淵源,稻盛和夫曾表示,京瓷信奉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諧”和“積善”。稻盛和夫甚至非常熟知中國先賢聖人的教誨,曾經在接受央視採訪的時候表示,“ 中國先賢聖人的教誨,我們在日本也學到了。 ”他的多部著作也被引入中國,比如《活法》《幹法》《心法》與《阿米巴經營》等。

曾有人在一個講座上問稻盛和夫:“美國谷歌比你的日本京瓷發展得更快。我們中國企業應該向谷歌學習,還是應該向京瓷學習?” 稻盛和夫回答説:“在經營的方式方法上,你應該向美國學習。但在經營哲學上,則更應該向中國的聖人賢人學習。”

此外,稻盛和夫還具有中國“市民”身份。

自上世紀80年代,稻盛和夫就頻繁地來往於中國的各城市之間。1995年,稻盛和夫來到北京人民大會堂做了題為“經營為何需要哲學”的演講。就在稻盛和夫來到中國的同年,學者季羨林先生為稻盛和夫的一本著作寫了序言:“根據我七八十年來的觀察,既是企業家又是哲學家,一身而二任的人,簡直如鳳毛麟角。有之自稻盛和夫先生始。”

京瓷在中國成立公司的時間同樣始於1995年,時年京瓷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成立了佔股90%的上海京瓷電子有限公司,緊接着1996年,稻盛和夫又在東莞市成立了佔股90%的東莞石龍京瓷光學有限公司。這一年,稻盛和夫榮獲了東莞市榮譽市民的稱號。

此後,稻盛和夫的中國身份越來越多,相繼被聘為南開大學、新疆大學和中山大學的客座教授,以及受聘為天津市經濟顧問。後來的稻盛和夫回憶起有一年去到東莞石龍鎮的情形,那裏的市民知道他來的消息後,都跑去路旁迎接他,這個情景一直令他難忘。

迎接稻盛和夫的,除了普通人的好奇觀望外,還有中國企業家們。稻盛和夫在打造和拯救世界500強企業過程中展現出來的經營理念,成為極具價值的參考研究案例。

2009年,金融危機席捲全球,中國經濟面臨巨大挑戰,低成本帶來的人口紅利日漸消退,中國企業在產業升級方面也困難重重。這一年的冬天,78歲的稻盛和夫受邀來到中國北京,與中國企業家張瑞敏同台對話,這一年,也被媒體視為是稻盛和夫“中國化”元年。

剛一見面, 稻盛和夫就表達了和張瑞敏的相似之處。

稻盛和夫説,他的“阿米巴經營”和張瑞敏提出的自主經營體,看法是一致的。稻盛和夫解釋説,他的阿米巴經營把企業分成獨立核算的小組織,使員工具有同經營者一樣的想法。張瑞敏則迴應説,“對,對”。後來張瑞敏詳細解釋了自己的理念,並且闡述了“留足企業利潤,掙足市場費用,超利分成。”這場對談中,稻盛和夫還講述了他的“敬天愛人”,經營哲學中的佛教思想以及釋加牟尼教誨的“忍耐”。

稻盛和夫

在此之前,比爾·蓋茨、喬布斯、巴菲特這些美國企業家的經營模式,備受中國企業家推崇。但是當經濟危機到來後,人們對美國的經濟模式產生了質疑。 稻盛和夫“做企業需要用哲學”的理念開始在中國發酵。

次年,一家稻盛和夫(北京)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由曹岫雲創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稻盛哲學”學習和效仿。而稻盛和夫本人,則在日本接受了拯救日本航空的重任。

隨着日航復甦的奇蹟,中國企業家見識到了“稻盛哲學”實用之處,更加相信稻盛和夫的理念。曾和稻盛和夫有過會談的張瑞敏也是其中之一。2010年,稻盛和夫拜訪了青島海爾集團本部,説到稻盛經營哲學,張瑞敏認為經營哲學裏有兩條對他非常重要,其一是敬天愛人,另一個就是阿米巴經營組織。當時張瑞敏還感慨説:“ 我們如果早一天認識您,海爾會發展得更快!

和張瑞敏對談的前一年,阿里巴巴正式進軍日本市場。在日本京瓷公司,44歲的馬雲和76歲的稻盛和夫做了一次對話,兩人不僅探討了人性,還探討了經營哲學。馬雲説,“稻盛經營哲學以人為本的經營思想對中國廣大的中小企業經營者很有參考意義。”並且講述自己在阿里巴巴發展的不同階段尋找不同的榜樣,此前有雅虎創始人楊致遠,比爾·蓋茨和美國通用公司傑克·韋爾奇,到了現在,企業家最關心的是有關人本身的問題。後來,2014年、2019年,馬雲又兩次向稻盛和夫請教。

不僅是張瑞敏和馬雲,任正非、雷軍、張一鳴、王興等企業家也紛紛受到過稻盛和夫的影響。

2011年,任正非在深圳機場迎接已經79歲的稻盛和夫,一見面,任正非就説:“我非常喜歡您和您著作的書。您的書對我影響很大。”早在2001年,任正非就專程到日本向稻盛和夫請教破解華為的困局。雷軍看了《六項精進》後説,“ 我可能無意之中使用了世界上最高明的經營訣竅,就是拼命地認真地工作 ”,雷軍認為稻盛和夫的很多理念和小米一樣,例如真誠和愛,透明經營。

張一鳴也在王興的推薦下讀了稻盛和夫的《活法》。《人物》曾經在《張一鳴:人機進化論》中報道過這麼一個故事:2009年,26歲的張一鳴想知道成功可不可以複製,他問王興,有沒有人同時做成兩家世界500強公司?王興給他推薦了稻盛和夫,於是張一鳴在地攤上買了一本稻盛和夫的《活法》,書上説,人活着為了什麼?是修煉自己的靈魂。張一鳴一開始覺得這説法太虛了,直到看到中間,稻盛和夫認為努力工作、精進是一種修煉方式,他才感到由衷認同。

隨着對稻盛和夫經營思想的研究越來越多, 對“稻盛哲學”的質疑和反思也隨之出現。

去年6月,潤米諮詢創始人劉潤以一篇《稻盛和夫,和他尷尬的阿米巴》,對阿米巴經營體系是否適用中國企業提出了質疑。文中表示,“ 阿米巴在中國挺尷尬的。這副藥,甚至搞死了很多公司…… 如果不能理解他的經營思想是怎麼來的,那這副藥吃下去,輕則上吐下瀉,重則暴斃身亡。”

當時,稻盛和夫著作的翻譯者和研究者曹岫雲、曹寓剛父子,隨即撰文迴應並反駁了劉潤的觀點。曹岫雲是傳播稻盛和夫思想的中國第一人。在迴應中, 曹寓剛稱劉潤是“一個關心阿米巴的行外人士對稻盛和夫本人和阿米巴經營發表自己的意見” ,並表示要正確理解阿米巴經營,先要正確理解稻盛和夫的整個哲學體系,及其與阿米巴經營的關係。

儘管任正非曾高度評價稻盛和夫,但是他也知道稻盛和夫的經營理念是需要有實際支撐的。他曾説過,“稻盛和夫的哲學,是時間的積累,充分發揮其優點,利出一孔,才拿出瞭如今這般引領新型材料革命的產品。沒有氮化產品的基礎支撐,又怎會有稻盛哲學與心法的出世。如若憑空只談哲學和心法,中國企業家會被坑的”。

任正非

人們都在效仿稻盛和夫,但是卻沒有人能夠真正複製出稻盛和夫式的成功。一段時間裏,“稻盛哲學”甚至被打上了“已死”的標籤。例如《警惕稻盛和夫熱的兩大陷阱》《別被稻盛和夫給忽悠了》等文章開始湧現。

作為一名在日本創業上市、近距離接觸過稻盛和夫的中國企業家,在撰寫的《別被稻盛和夫給忽悠了》一文中,他表示稻盛的成功來自於他的天賦、細緻加上運氣,稻盛的理念只有他自己能實現。

無疑,稻盛和夫創造出了經營神話,但照抄照搬顯然無法締造下一個“稻盛和夫”。

參考資料:

《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央視經濟頻道“對話”欄目

《稻盛和夫vs張瑞敏 對話經營智慧》曹岫雲

《稻盛和夫先生在中國的人緣 訪“京瓷”創始人稻盛和夫》 中國城市經濟

《張一鳴 人機進化論》人物

《我無意中使用了世界上最高明的經營訣竅》中國商人

《稻盛和夫,和他尷尬的阿米巴》劉潤

《曹岫雲父子迴應劉潤:尷尬的不是阿米巴》 正和島

《別被稻盛和夫忽悠了:“理念”只有他自己能實現》哈佛《商業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