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雀鱔10元包郵,誰在買賣外來物種?

語言: CN / TW / HK

對付這種外來入侵物種的最好方式,就是儘量不要買來養。 畢竟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

《中國企業家》記者 譚麗平

編輯 米娜

頭圖來源 |視覺中國

一種“怪魚”,正在佔領社交圈。

近日,河南平頂山一公園抽乾湖水圍捕“怪魚”一事引發關注——因為兩條外來物種鱷雀鱔,河南汝州市城市中央公園抽了近一個月的湖水,終於在8月27日將其捕獲。此外,北京、湖南、廣西、雲南、四川、山東等多地也被報道發現了鱷雀鱔。

一時間,各地網友紛紛對鱷雀鱔進行聲討。據瞭解,鱷雀鱔原產於北美洲,是一種淡水巨型食肉魚,其特點是擁有堅硬的魚鱗,且魚卵、內臟有毒,毒性很強、食量大、幾乎無所不吃。由於沒有“天敵”,因此一旦放入天然水域,會給當地水域生態系統帶來破壞。

《中國企業家》注意到,目前在淘寶、京東等電商平臺上直接搜尋“鱷雀鱔”已顯示無相關產品。但變換其中的一些詞,以“鱷雀扇魚”或“福鱷”等詞彙檢索,就能非常輕易檢索到相關的店鋪。身長43釐米左右的鱷雀鱔,價格達到438元,有店鋪在所售產品的圖片展示頁特意標註“熱銷中”。

來源:APP截圖

《中國企業家》在電商平臺上以消費者身份問詢時,商家表示,鱷雀鱔好養,一般餵養小魚小蝦即可,商家餵養的則是飼料。雀鱔最大可長80釐米左右。當問及魚苗來源時,商家表示是“進口種魚”配種。記者注意到,多位商家在商品展示區都註明,“觀賞用途、禁止放生”。

與此同時,在電商平臺上,還有一些外來物種,成為年輕人的“另類寵物”。食蚊魚、巴西龜、巴西所羅門蜘蛛、歐洲野蠻收穫蟻、亞洲雨林蠍子、馬達加斯加發聲蟑螂…… 不少外來物種,正在一些電商平臺售賣,其中包括一些會給當地生態環境帶來破壞的入侵物種。

“外來物種其實比較普遍,包括我們常見的鱸魚、羅非魚和貓等,我們認為只要是合法的、非保護動物都是允許銷售的。”中國漁業協會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態專委會副主任周卓誠對《中國企業家》表示,“但我們認為 有必要針對破壞性比較大、可能造成入侵的物種建立一個新的名錄。同時,對於銷售及飼養這些物種,也應該實行一個更認真的管控措施。

令人驚訝的是,鱷雀鱔至今並未被列入外來入侵物種名單。不過,2021年年初,根據農業農村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海關總署、國家林草局聯合釋出《進一步加強外來物種入侵防控工作方案》,其中明確提到“強化水生外來物種養殖環節監管,推進水葫蘆、福壽螺、鱷雀鱔等水生外來入侵物種綜合治理”。

9.52元“怪魚”包郵到家

雖然在近期多個省市的捕撈行動中一戰成名,但鱷雀鱔並非首次引起關注。

在過去多年,多個省份都曾有鱷雀鱔在野外分佈的記錄。據報道,2003年,浙江台州就曾發現過鱷雀鱔的蹤跡。據台州晚報報道,當時,我國尚未聽過能從正當的渠道引進這種魚,但也不排除有人私下引進飼養,雀鱔(即鱷雀鱔)很可能是從家庭所養的寵物中放生出來的。

目前國內較為統一的說法是,鱷雀鱔最初是作為觀賞魚從美洲引進。如今,在社交網路上也能看到不少網友展示家養鱷雀鱔的帖子。

根據資料,鱷雀鱔是雀鱔目、雀鱔科、大雀鱔屬,是現存7種雀鱔中體形最大的一種,最長可達3米,主要以其他魚類為食。而由於大量鱷雀鱔被人為養殖後,因家養難以承擔其養殖費,常常會面臨被放生或丟棄的現象。

在周卓誠看來,鱷雀鱔的問題主要是它屬於沒有天敵的掠食性入侵物種,可能對區域性區域的水生物帶來破壞性影響。雖然外界對其的關注度在於破壞力強、魚卵有毒等問題,但最關鍵的問題在於不能隨意放生。

由於進入國內時間較久,目前,市面上能夠很輕易買到鱷雀鱔。比如,在某電商平臺上,一隻8釐米左右的幼魚,價格低至9.52元就能買到。

在二手交易平臺上,也有部分因養殖條件不足,被轉售的大型鱷雀鱔。有人掛出150元的價格,準備出售體長40釐米的鱷雀鱔,稱“狀態很好,皮毛漂亮,就是太厲害了沒法養其他魚”。也有人以230元出售一條55釐米的鱷雀鱔,稱“長的速度太快太猛,不想要了”。

來源:APP截圖

國家大宗淡水魚產業技術體系外來物種入侵防控崗位的科學家顧黨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鱷雀鱔本來屬於觀賞魚,普通市民即使養也就是一條兩條,因為鱷雀鱔生長的速度很快,普通水族缸養不下,一般的家庭也不可能搞個幾十米的水族缸來養。從鱷雀鱔的消費群體來看,目前主要是城市的人在養,近期發現的鱷雀鱔也是在城市,主要集中在公園湖泊、城市河道等地。”

而鱷雀鱔一經流入自然水域,往往還面臨著難以捕撈的難題。

比如,今年7月13日,河南汝州市城市中央公園在雲禪湖水域發現鱷雀鱔,後於7月26日開始使用水泵等設施將雲禪湖的湖水抽乾,整個雲禪湖有20萬到30萬立方的湖水,歷經一個月,至8月27日,汝州市城市公園管理方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怪魚”已被抓住,共有兩條,經確認為外來物種鱷雀鱔,公園管理方已對其進行無害化處理。

周卓誠認為,抽乾全池水可能並非最優解, 此外也可以採用路亞釣(仿生餌釣魚或擬餌釣魚)或網捕等方式。 “清除我們是認可的,但清除鱷雀鱔之前的核心問題,在於不能隨意放生。根據最新的相關條例跟法規,放歸、隨意地放生肯定是違法行為,如何懲處才最關鍵。”周卓誠表示。

2022年8月1日起,農業農村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海關總署聯合釋出的《外來入侵物種管理辦法》正式開始實施。其中便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引進、釋放或者丟棄外來物種。未經批准,擅自引進、釋放或者丟棄外來物種的,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安全法》第八十一條進行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安全法》第八十一條明確規定,擅自釋放或者丟棄外來物種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根據職責分工,責令限期捕回、找回釋放或者丟棄的外來物種,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

不過,管理辦法並未對個人養殖鱷雀鱔是否違法做出明確規定。

除此之外,如果在食物短缺的情況下,鱷雀鱔存在傷害人類的可能性。在近一個月內,除河南汝州外,北京市、山東青島、寧夏銀川、雲南昆明等多地報告發現了鱷雀鱔,不少新聞登上了微博熱搜。

警惕外來物種“新寵”

除鱷雀鱔外,近幾年來,外來物種,已經成了許多年輕人的“新寵”。

比如,在電商平臺上,一隻7到8釐米的巴西所羅門蜘蛛售價110元,同等大小母蜘蛛則為158元;馬達加斯加發聲蟑螂,一對公母成體可繁殖的蟑螂售價68元;含有微毒的一對身長18釐米左右的亞洲雨林蠍售價為145元。

來源:APP截圖

問及是否符合要求時,商家回覆“上架都是符合要求的”。不過,據此前媒體報道,比如馬達加斯加發聲蟑螂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等地繁殖或飼養需要得到相應許可,但在國內電商平臺卻可以直接上架出售。

除此之外,包括食蚊魚、巴西龜這類已經被我國列入“外來入侵物種”名單的物種,也能在電商平臺上輕易買到。

根據生態環境部發布的《2019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目前全國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其中,71種對自然生態系統已造成威脅或具有潛在威脅的,都被列入《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

不過,也有像鱷雀鱔這類高危外來物種,並未被列入名單。

外來入侵物種的危害值得重視。公開資料顯示,我國是遭受外來物種入侵危害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僅以林業有害生物入侵為例, “十一五”期間年均發生面積1.7億畝,造成直接經濟損失和生態服務價值損失達1100億元,其中危害最為嚴重的松材線蟲、美國白蛾等造成的林業年均損失高達110億元。

新疆石河子大學農學院植保系主任趙思峰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意識淡薄、盲目引種的人為因素是造成外來有害生物入侵的主因之一。

比如,最典型的例子是水葫蘆(鳳眼蓮)。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水葫蘆被作為豬飼料引入中國,由於繁殖極快,水葫蘆氾濫成災,侵佔了其他物種的生存空間。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博士張國良曾對媒體表示,僅水葫蘆的人工打撈一項,每年要花掉1億元費用,化學防除費用也達數千萬元。

如今網際網路時代,直郵、快遞也成為外來物種傳播的新渠道。就在前不久,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海關在一批進境快件中查獲300只活體螞蟻。該票快件申報品名為“樂高玩具”,經現場關員開箱查驗,發現實際貨物為一批EP(環氧樹脂)管,管內有溼潤的棉花,管口都留有通氣孔,每隻管內分別裝有1只活體螞蟻,共計300只。經鑑定,該批螞蟻為歐洲南部野蠻收穫蟻。資料顯示,野蠻收穫蟻有食用和收藏植物種子的習性,捕食積極,且繁殖能力強,一旦逸散可能危害當地生態環境和農作物生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攜帶、寄遞進境的動植物及其產品和其他檢疫物名錄》規定,除了符合要求的寵物犬、貓外,活動物禁止攜帶、寄遞進境。

對此,周卓誠認為,對於普通人而言,對付這種外來入侵物種的最好方式,就是 儘量不要買來養。畢竟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

參考資料:

《中國外來有害生物近600種 有些還成了寵物》,中國新聞網

《專家:應將鱷雀鱔納入全國重點管理入侵物種名錄》,新京報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值班編輯:姚贇  審校:張格格  製作:陳睿雅

關注 “中國企業家” 視訊號

看更多大佬觀點和幕後故事

[ 推薦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