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互娛H1海外超30億,儲備4款SLG產品備戰海外

語言: CN / TW / HK

這份出海成績單,投資者們可還算滿意?

今天(8月30日),三七互娛公佈H1財報。H1期間,三七實現與營業收入人民幣80.9億元,同比上升7.34%,歸母扣非淨利潤為16.4億元,同比增長157.79%。其中海外收入達到30.33 億元。

關於利潤上亮眼的增長,競核在此前的《中報預告頻發,完美三七淨利同比大增的玄機是什麼?》中曾提到,增長一部分得益於去年同期的比較基數偏低,不能公允的反映出公司盈利能力的變化。拋開這層因素,三七互娛本期的業績究竟如何?是逆勢增長還是泯然眾人呢?

整體盤子在擴大,毛利待改善

從三七近幾個季度來看,雖然收入持續增長,但毛利率實際沒有較大變化,維持在85%上下。在收入方面呈現穩步增長的態勢。

在扣除了銷售、管理、研發費用後,觀察經營利潤率的變化,可以發現本期的經營利潤率發生了明顯的增長。這主要得益於本期的銷售費用率和研發費用率分別下降 2.7個pp 和 1.6個pp。反映出三七在費用使用效率上提升明顯,能夠以更少的費用保持收入的增長。

雖然本期淨利潤的巨幅增長有去年同期基數過低的取巧成分,但收入、毛利率、經營利潤率的良好表現說明了三七在降本增效上取得長足進步,盈利能力明顯提升。可以說,營收的穩定增長和成本的有效優化是本期淨利潤起飛的最大功臣。

目前,三七旗下的在運營手遊包括《雲上城之歌》、《Puzzles & Survival》、《斗羅大陸:魂師對決》、《叫我大掌櫃》、《斗羅大陸》H5、《謎題大陸》、《榮耀大天使》、《斗羅大陸:武魂覺醒》、《Ant Legion》等。

其中《斗羅大陸:魂師對決》、《Ant Legion》等多款遊戲在 2021 年上線,在度過了上線初期的大規模投放後,這些產品進入收入釋放器,帶動公司收入快速增長。尤其是 7 月上線的《斗羅大陸:魂師對決》 實現月流水超 7 億元,助力公司 2021Q3 營收達 45.7 億元,同比增長 38.5%, 環比增長 22.9%。

除了《斗羅大陸:魂師對決》,基於鬥羅IP,三七近年來先後推出了《斗羅大陸:武魂覺醒》、《斗羅大陸H5》、《斗羅大陸:王國印記》 3 款遊戲。分別面向移動端、H5 和網頁端入口。涉及MMORPG、卡牌 RPG 等三七非常熟悉和拿手的玩法型別。另外,三七還有一款全新的自研MMORPG亦是使用鬥羅 IP。

一款 IP 出這麼多款遊戲,難道是要在授權期內把IP的價值薅禿嗎?如此殺雞取卵的短視行為並非三七的風格,三七對此應該有自己的野望。

中外遊戲史上有很多系列遊戲,像育碧的《刺客信條》系列、EA 的《FIFA》系列、光榮的《三國志》系列,以及國內的《仙劍》系列。這些系列的產生都是因為初代遊戲在型別、玩法、畫風等方面摸索出了一個市場認可的組合,有大量使用者願意為其買單。

廠商通過沿用這套個經過驗證的組合,有較大概率能讓這批認可遊戲的使用者繼續買單,保障了遊戲的收入,才產生了一代又一代的續作。這其實就是廠商在不確定的產品研發中,尋找到了具有確定性的那部分。

現在深入人心的 IP 概念,也可以看作是此邏輯的泛化表現,基於初代遊戲出色的世界觀和故事,和畫風、運鏡等標誌性的視覺表達,搭建了一個富有辨識度的世界觀和背景。

即便型別和玩法各有不同,只要沿用這個世界設定,依舊可以形成合力,產生更強的使用者號召力。比如網易旗下的《陰陽師》、《決戰平安京》、《陰陽師:百聞牌》分別是卡牌 RPG、MOBA 和 TCG 型別,依然可以增強並享受陰陽師 IP 的影響力。

如此看來,三七推出多款鬥羅 IP 遊戲並非想破壞性的榨乾其價值,而是希望通過多產品矩陣的打法,快速建立起鬥羅宇宙,擴充 IP 價值的同時也為自己帶來豐厚的收入。

另外,三七通過自研、代理、定製等方式面向海內外儲備了近三十款產品,囊括 MMORPG、卡 牌、SLG、模擬經營等不同品類,覆蓋多文明、魔幻、仙俠、都市、女性向等型別題材,多元化產品矩陣已初具規模,產品結構持續優化。

面向未來,三七互娛將繼續堅持“精品化、多元化和全球化”戰略。作為公司三大戰略之一,三七已在海外市場堅持耕耘了十餘年,現在到了收穫的時刻。

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

除了在產品研發上,三七互娛及一眾國內廠商的集體出海,也是在變化的市場環境中尋找收入的確定性。由於國內市場始終存在難以預測的風險。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將給企業的產品上線產生巨大影響。為了保障旗下產品的能夠順利獲得收入,出海成為必選項。

全球化作為公司三大戰略之一,三七互娛已堅持貫徹十餘年。

旗下海外發行品牌37GAMES自2012年成立以來,業務覆蓋多個多家及地區,成功推出SLG、MMORPG、卡牌、模擬經營等多個品類產品。

2022年H1,《Puzzles & Survival》《叫我大掌櫃》《雲上城之歌》《斗羅大陸:魂師對決》等多款產品海外收入全線增長。這為公司財務資料提供了增長動能,海外遊戲業務也成為三七互娛穩健發展的第二驅動力。

如上圖所示,自 2018 年以來,三七互娛海外業務營收呈逐年遞增趨勢。本期公司海外營業收入同比增長 48.33% 至 30.33 億元,達到了去年全年 6 成以上水平。

具體到單款產品上,公司研發的融合了“三消+SLG”玩法的《Puzzles & Survival》,憑藉題材、玩法創新以及“因地制宜”的本地化發行策略,在歐美、日韓等國家與地區表現突出。

截至2022年6月底,該作累計流水超 42 億元,報告期內位列中國手游出海收入榜 Top5。

或許是在融合型玩法遊戲賽道品嚐到了甜頭,近兩年三七互娛致力於踐行“獨特的題材+合理的玩法”策略,以尋求不斷突破。例如由星合互娛研發、三七互娛發行的螞蟻題材SLG遊戲《小小蟻國》,截至今年3月累計營收已接近 7000 萬美金。

值得提出的是,年初公司新上線的同題材 SLG 手遊《Ant Legio》也爭露頭角。該作獨特寫實螞蟻題材受到海外玩家好評,成功躋身 Sensor Tower 5月份中國手遊海外收入增長榜 Top11。

目前公司在研發上針對全球市場,已做好一定儲備。其中有7款MMORPG、4款SLG、4款卡牌、1款模擬經營,題材覆蓋三國、唯美古風、西方魔幻、未來科技等。

尋找到了增長第二曲線?

在網際網路眾多變現方式中,遊戲確實是離錢最近的那一批。從使用者角度,遊戲也是輻射使用者最多,使用者使用時間較長的那一類企業。

雖然如此,但金融市場給與遊戲企業的PE倍數往往不高,作為衡量企業價值的一種常用標尺,較低的PE倍數代表著市場對遊戲企業的成長力存疑。不是遊戲公司不賺錢,而是遊戲企業從本質上存在不確定性。

一個爆款遊戲能夠推動業績爆發增長,但沒有一家企業可以保證能夠不斷複製爆款。企業的業績水平可能在短短的2-3年發生顛倒性的變化。除了通過增加產品型別和數量,在保證質量和ROI的前提下去摸索爆款。一家全球性的遊戲公司,往往是多業務並行發展的。

從 Newzoo 統計的 2021 年全球遊戲業務收入 Top 10 可以發現,這些耳熟能詳的大企業中,除EA外都有遊戲之外的業務。

拿大家最熟悉的騰訊來說,除了遊戲業務,騰訊還有以微信、QQ為主要部分的社交業務、以充沛現金流驅動的投資業務、以騰訊云為主要部分的雲服務業務等。社交業務給與騰訊系遊戲低成本的分發渠道,投資業務給與騰訊系遊戲在內容供給側的戰略協同,雲服務業務幫助騰訊系遊戲提供優秀的遊戲體驗。

可以說,騰訊的多元業務是互相扶持互相賦能的,業務之間存在非常強的協同作用。第二曲線不是重新開闢戰場,而是從第一曲線里長出來的,利用了第一曲線積累的能力和資源,藉助新的浪潮長成了第二曲線。位元組跳動、美團的各種app和產品都是不斷從第一曲線中長出來的。

目前,三七圍繞遊戲業務不斷挖掘探索,同時聚焦元宇宙時代發展的腳步,進行前瞻性佈局,實現內部資源的相互成就,反哺遊戲主業。已形成覆蓋虛擬現實產業鏈、影視、音樂、藝人經紀、動漫、社交文娛、電競、文化健康、社交、新消費等領域的投資生態閉環。

伴隨著“元宇宙”等新興概念的興起,三七在早期投資 VR/AR 內容的基礎上不斷延伸,通過投資切入算力、半導體、光學、顯示、整機、應用及底層技術等多重元宇宙底層涉及領域,投資包括光學模組、光學顯示、AR 眼鏡、VR/內容、雲遊戲、空間智慧技術、半導體材料在內的多家優質企業。

未來,三七計劃繼續拓展產品矩陣,提高精品供給能力,拓展行業內的雙市場。同時在,三七計劃挖掘 Z 世代市場增量,以投資切入元宇宙領域,拓展行業外的多元業務。

“雙市場+多業務”或許就是適合三七的第二曲線,公司能否越過這道龍門就等時間來告訴我們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