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太保淨利同比大降超2成!壽險公司緊急清倉優質資產仍遭拖累 | 中報季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宋涵

出品:全球財說

即便是清倉杭州銀行,獲得不菲回報,也未能拉住太平洋人壽淨利下滑的腳步,並進一步拖累中國太保淨利下滑。

中國太保壽險、產險今年上半年業績上演“冰火兩重天”。產險業務表現亮眼,車險、非車險淨利均提升較快。反觀核心業務壽險改革承壓,個險轉型難。疊加以低價值率儲蓄類產品銷售為代價,實現銀保渠道保費提速。綜合因素影響下,公司新業務價值遲遲走不上正軌。

個險轉型難,銀保發力

整體來看,上半年壽險、產險表現大不相同。受國際環境和經濟形勢晦暗不明影響,資本市場波動較大,投資收益普降。

上半年,中國太保實現保險業務收入2424.93億元,同比增長8%;實現歸母淨利133.01億元,同比減少23.1%。

總體來看,集團產險業務保費和淨利均有較大增長。而作為保費中流砥柱的壽險業務淨利增長乏力,大幅下滑超3成。

除業務因素外,投資收益下滑也是導致太保淨利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資本市場波動,太保的證券買賣收益降低拖累總投資收益率。

報告顯示,集團投資資產年化淨值增長率為3.3%,同比下滑1.5個百分點。其中,集團投資資產年化總投資收益率為3.9%,同比下滑1.1個百分點。集團投資資產年化淨投資收益率為3.9%,同比下滑0.2個百分點。

核心業務方面,上半年全國疫情多點散發,經濟增長整體承壓,太保壽險在集團保費和淨利表現方面仍佔據主導地位,不過其報告期業績表現卻不佳。

上半年,太保壽險實現保險業務收入1490.54億元,同比增長5.4%,在集團保費佔比超6成。具體來看,新保業務保費430.89億元,同比增長25.8%。續期業務保費1059.65億元,同比下降1.1%。

然而,其保費提升並未拉動淨利增長,報告期其淨利僅為88.6億元,同比大幅下滑31.2%。

值得一提的是,從今年2月下旬到8月下旬,期間太平洋人壽陸續拋售杭州銀行股份,直至清空,預估拋售金額在16億左右。但顯然這項投資收益也未能阻止淨利下滑。

受投資收益和匯兌損益影響,公司營收同比下滑0.2%,反觀營業支出卻同比攀升3.7%,從而直接影響營業利潤同比下滑43.5%。疊加營業外收支和所得稅影響,公司淨利大幅下滑超3成。

從險種來看,公司保險業務收入主要來自傳統型保險和分紅型保險。上半年,太保壽險實現傳統型保險業務收入762.70億元,同比增長12.8%。其中,長期健康型保險保費294.57億元,同比下降3.7%;受費率市場化、利率下行等因素影響,分紅型保險業務收入594.50億元,同比下降1.9%。

從渠道來看,上半年太保壽險形成了以代理人渠道為主體的多元渠道格局。資料顯示,代理人渠道仍是壽險保費來源的核心渠道。報告期,公司代理人渠道實現保費1193.51億元,同比下滑7.6%。

其中,該渠道下新保業務保費受期繳業務保費下滑35.1%影響,出現同步下滑。同時其續期業務保費同樣小幅下滑1.7%。

在保單繼續率方面,上半年公司個人壽險客戶13個月保單繼續率 87.8%,同比提升6.1個百分點;但受前期隊伍留存下降、疫情等因素影響,個人壽險客戶25個月保單繼續率同比下降6.2個百分點。

代理人渠道保費收縮,與代理人隊伍數量縮減不無關係。報告雖未披露代理人具體數量,但從月均保險營銷員數量來看,確實同比大幅下降超5成。

對此,太保壽險總經理蔡強在業績釋出會上表示,壽險行業個險渠道“供給側”改革轉型核心是職業化和專業化改變,應政策要求主動清虛,這是轉型必經的陣痛。

相比公司代理渠道保費積弱,銀保渠道保費則異軍突起,同比增長876.3%達178.28億元。其中,新保業務保費同比大幅攀升1125.5%至168.38億元。

可也不得不承認銀保渠道保費增長是柄雙刃劍。因其銀保渠道銷售較多的低價值率儲蓄類產品,從而影響公司新業務價值率同比下降了14.7個百分點至10.7%。

這也直接導致了太保壽險核心指標新業務價值持續承壓,這預示著“長航行動”轉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資料顯示,公司新業務價值同比大幅下滑超4成至55.96億元。

首都經貿大學保險系副主任李文中表示,壽險轉型環境下,儘管太保壽險保費實現正增長,公司新業務價值仍未迴轉。主要還是疫情和國際局勢對經濟影響較大,壽險轉型艱難。代理人隊伍大比例下滑,高價值的長期險業務表現乏力,綜合因素導致新業務價值持續下滑。

產險表現亮眼

上半年,太保產險實現保險業務收入915.71億元,同比增長12.3%。同時實現淨利43.2億元,同比增長23.3%。

公司產險業績大幅提升,主要源於保費增長帶動營收同比增長8.7%,而營業支出增速7.9%不敵營收增速,從而直接影響營業利潤同比增長20.6%。

就行業大環境來看,車險競技場地縮小,險企爭相分割新能源車險這塊蛋糕。隨著車險市場日趨飽和,非車險業務成為新的角力場。

以太保產險為例,上半年公司車險和非車險業務保費收入均有較大提升。

報告期,公司實現車險保險業務收入481.69億元,同比增長7.9%。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車險保費佔比同比提升3.1個百分點至6.6%。

而非車險實現保險業務收入434.02億元,同比大幅增長17.6%,佔比達47.4%,同比提升2.14個百分點。

從行業來看,財險“老三家”車險保費增速和非車險業務佔比均有較大提升。尤其,老三家車險保費合計佔據車險市場份額的68.53%,同比提升了0.58個百分點。

上半年,平安產險車險原保費955.02億元,同比增長7.3%;非車險原保費收入512.9億元,同比增長15.78%。該公司非車險業務保費佔比35%,同比提升1.78個百分點。

同期,人保財險穩居“一哥”,實現車險原保費收入1288.08億元,同比增長6.7%;非車險業務原保費收入為1478.63億元,同比增長12.8%。該公司非車險業務保費佔比53.4%,同比提升1.4個百分點。

上半年,太保產險核心指標優化明顯。公司整體實現綜合成本率為97.2%,同比下降2.1個百分點,其中綜合賠付率69.7%,同比下降0.4個百分點,綜合費用率27.5%,同比下降1.7個百分點。

其中,太保產險下責任險和健康險綜合成本率較高,依次為99.7%和102.1%。由於健康險綜合成本率超過100%盈虧線,該險種難逃承保利潤虧損命運。

償付能力體現了保險公司應對風險的能力,也是監管的核心內容。在償二代影響下,中國太保償付能力有所下滑。報告期,其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較上年末下滑59個百分點至201%。

其中,太保壽險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下滑67個百分點至151%。而太保產險除了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下滑65個百分點至173%外,其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同樣下滑63個百分點至225%。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