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越南開工廠,被騙慘”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由我們原創的視頻腳本根據文字特性修改而來。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視頻號鴨!各平台名字均為:@進擊的沈帥波)

和國際接軌 立志成為廠老闆

2014年,小徐父親老徐和一位國內做家裝建材的尹老闆原來打算去越南找商機,當時考察了旋切木板項目。旋切單板是用來製造膠合板、細木工板和各種以人造板作基材的複合板的表層材料,最常見的就是用來做室內裝修所用的裝飾板。伴隨着那幾年房地產的輝煌,開旋切木板在那時也是不錯的選擇。不過當時因為一些原因,老徐並沒有做起來,回國後還把越南考察到的情況告訴了小徐,小徐總結了4個因素,認為屬於自己的機會到了:

①當地的橡膠木摺合人民幣200塊錢一立方都不到。算60%的利用率,算掉人工也就400-500人民幣一立方。運輸到國內1立方也就300多塊,總價算下來700-80人民幣一立方,相較於國內旋切木板售價1300人民幣一立方, 500元左右的差價有很大的利潤空間。

②越南地區盛產橡膠樹,這種木材非常適合做一種叫旋切單板的產品,主要用來做地板中間的核心層,並且 這種品質良好的木材國內當時比較稀缺

③正巧小徐父親在2000年左右也在越南尋找商機,並且也 認識一對夫妻 ,男方為中國人,女方為越南人,這樣語言也不會成為阻礙了。

④木材運回國內後,小徐爸爸國內有銷售渠道,初部的上下游關係鏈已經形成。

小徐越想越激動,覺得和國際接軌得日子指日可待,以後成為廠老闆,隨時都能談起上億的生意。

一場烏龍 初代合夥人一拍兩散

2014年9月小徐又跟尹老闆前往了越南,決定親自去考察一下當地情況,準備大幹一場。但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由於越南當時海關對於攜帶人民幣現金的遊客檢查很嚴格,尹老闆又還想順便去越南買點紅木原料,就把人民幣5w元現金全換成了越南盾。當時的匯率1:3500,折算下來大約需要攜帶175,000,000。(一億七千五百萬越南盾。)由於數額非常大,所以尹老闆和小徐協商,放一半在他身上,避免路途中的特殊狀況。

就這樣倆人順利過境,抵達旅館後,兩人攤在牀上,尹老闆開始清點現金,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數目不對,少了300多萬的越南盾。 (大約1k多人民幣)。尹老闆突然埋怨小徐,小徐一聽就炸了,以至於後來倆人就在旅店裏扭打起來。

雖然小徐氣到不行,但還是仔細地翻了翻自己的旅行箱。一整理就發現,壞了,真的從犄角旮旯裏翻到了這些錢。最然向尹老闆道了歉、賠了罪,錢款也還給他了,並答應多補償點股份給尹老闆。但 對於尹老闆來説不信任的種子在就此也埋下了。

之後倆人還是順利的看了場地和環境,最後選擇在越南中部地區廣平省洞海市,一個距離最近的小鎮有5km,市區有20KM的,總的來説就是比較偏的一個廠房。周邊橡膠樹資源豐富,勞動力價格便宜。小徐正當猶豫,帶着他們看場地的中介一直在催促他們趕緊定下。 小徐想着趕緊把廠開起來,美滋滋的付了押金,簽了合同。

回國的路上,剛下飛機沒多久, 尹老闆因為錢款事件懷疑小徐在做人方面有問題隨便找了個理由拒絕了小徐。退出了這門生意。

新合夥人上線 強勢進場開大

雖然第一任合夥人退出了,但是小徐還是非常有信心的。並沒有放棄, 他又通過父親認識了一個浙江老闆外號施大吹 。經過小徐苦口婆心介紹後。大吹當即桌子一拍,表示可以搞!但要做我們就要做大做強, 他認為小徐那種小打小鬧的模式,只搞一套設備去生產是不行的,再加三套。

一套設備的單價是10萬左右,直接再加3套,相當於又要 再加30萬投資 。手裏沒錢,心裏沒底的小徐還在擔心的時候,豪氣的大吹表示我直接拿出60萬,最後小徐出了40萬,倆人加起來100萬。但股份是五五分成。

對於這個結果,小徐心想這下找到了一個靠譜的合夥人,於是倆人果斷在國內河北下了4套設備的訂單,準備開廠。

由於這4套設備是在國內購買的,國內安排了兩位安裝師傅隨行。但是他們只會在首次安裝的時候來,並不會負責日後的維修。且當地並沒有會維修和使用這種設備的技術工。

勤勞的小徐站了出來,只能靠自己不斷的摸索和國內師傅的遠程指導。在摸索的初期,他們 切出來的單板不是厚了就是薄了,完全達不到使用要求 ,搞了2-3個月才解決問題,活生生的把自己培養成了技術工人。

設備搞定了接下來小徐就準備招聘員工。因為這個廠區之前説過比較偏僻,招工也就只能從附近的村莊裏的農民下手。  附近鄉村可以簡單分為一整個大家族,只要招到其中一個人,那麼整個家族的勞動力全部會來工廠裏上班 ,總共招了18個員工。但工資非常便宜,一天下來僅需要支付一60人民幣左右。

所以説便宜沒好貨,把原本從事農耕活動的農民,訓練成操作熟練的員工,需要花費極大的精力!這個時候小徐又化身成了培訓師,從理論到實踐一步步耐心的指導。可是當地的村民只想每天摸魚上班,完全不認真工作。

之前定下的4組機器,按照國內工人的技術水平一組機器一天可以生產40立方的木板,而小徐的工廠每天僅僅只能生產8-10立方的木材。

員工上的問題,小徐每天就安慰自己隨着時間推移,技術會愈發熟練。產量總能上去,勉強接受了。

當地電壓不穩定耽誤開工

小徐就這樣每天帶着希望過着,呆了一陣之後小徐發現當地的電力也有很大的問題。

越南當地的電壓極度不穩定。 對於工廠的用電需求,是需要380V的三相電,普通民用是220V的兩相電, 小徐工廠所處區域,電壓幾乎每週都會出現一次這種電壓不穩的情況。 一旦反生這種情況,設備的電機就給燒了,電機損壞出現後,小徐只能自己拿着壞掉的電機,跑到20KM外的小鎮上維修,維修費不貴,一次100。但是需要排隊,基本都要等一週左右。

在工廠生產過程中,原材料出現了問題。一開始的原材料數量較為有限,沒有達到一開始小徐所設想的源源不斷的供給,常常出現1-2天沒有原材料生產的狀況。隨後小徐經過當地商會的渠道,認識了林區的負責人,負責人答應給小徐承包了一片佔地7.5畝的橡膠樹,7.5畝就是5000平方米,但是規定了必須在一個月內需要砍伐完成,否則就會被回收。小徐沒得選擇,要麼就是5000平方米的橡樹林,要麼就是不合作,沒辦法,小徐只能簽下了這份合約。

生產旋切木板的大致流程: 原木劃線及橫截→木段剝皮→木段旋切→晾曬

這一大批木材搞得小徐非常痛苦,生產效率跟不上,原料木材就大量堆積在廠房室外,不能過度暴曬,也不能淋雨。沒有上進心的工人根本不管那麼多,只有小徐做帶頭大哥,在大雨的時候搶收木材,在天晴的時候再把木頭搬出來。所有事情他都得親力親為,手下的員工才肯願意動起來。

但是小徐也不是超人,無法完全估計到方方面面,這批木材大部分還是因為天氣原因, 讓小徐生產出來符合標準的A類板材少得可憐,大多都是賣的比較便宜的B板C板,國內能做到80%的A板生產率,小徐則只能做到40%。相差還是很大,根本達不到自己理想中的利潤。

等貨生產完,準備運輸,小徐想着能回點血才發現

(1)運貨費用問題

每次板子運回國內,都需要裝載在集裝箱內,木材加工成木板後,一塊塊疊起來打包,按照40%良品率,一大部分的板子是從各種角度翹起來的,一個集裝箱陸運+海運的費用在一起就是7500。原本能裝1600包板子的集裝箱,一般小徐這邊只能裝1300件差了。 在運輸成本上相當於每個集裝箱每次多了1875元。

(2)成本明細混亂。

公司沒有請專業的財務,小徐每天需要解決的事情實在太多,實在沒有功夫去算賬。按照小徐的親口所述就簡單算了材料價和出貨價的差額,沒有考慮運輸、損耗、日常開銷等等一些細節支出。每個月到底是賺錢還是虧錢都不知道。

小徐每日苦苦支撐,最終還是面臨倒閉

日子就這麼過着,小徐自己都沒想到國內兄弟朋友都老闆老闆的叫着,感覺很舒服。 自己其實在越南每天又要幹苦力,還要幹管理。 大家肯定會想問那麼他的合夥人大吹去哪了? 大吹不是以身體不舒服,還是有事反正就是各種理由不去工廠。

在工廠運行第二年11月,小徐發現錢包已經空了,之前大吹和自己投的100萬,就在這種賬目不清楚的情況下稀裏糊塗的虧完了 。廠裏除去、人工和一堆廢料,最值錢是那4組設備,當時是花了總價40W購買的,小徐和大吹各拿兩組,按照二手價格一組5W,兩組就是10W。也就是説, 小徐投資了40W,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拿命在越南當苦工,最後還虧了30W。

而且這麼大的設備雖然可以賣錢,但也不可能拿回國內賣,小徐只能靠自己去聯繫一名越南當地的朋友幫忙售賣,當天小徐還以為能回血10W,把這兩組設備都拉到了那位朋友的場地,就回去等着收錢。沒想到,最後小徐被騙了,一分錢都沒有保住。

這件事情夠絕望麼? 後面還有加料。

幾年後小徐依然在越南周遭尋找機會做生意,某天與另一名做貿易的合作伙伴聊天時候聽説,幾年前就進過小徐木材廠的原木材料。小徐一聽,想不通了,從來沒賣過原木材料啊。經過反覆的核對查驗,確定下真正的幕後黑手,就是那個擺爛的大吹!大吹表面看着是不管事情,實則是發現直接賣木頭不是更簡單方便。於是 大吹就做起了老六,偷偷賣了工廠的原料木頭,監守自盜。

這幾年,勞動力、土地等方面的因素,總是將越南推到聚光燈下。對於越南是否會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的問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是,切莫把在中國做生意的思考慣性,帶去到另一個國家,不然你會有踩不完的坑。

小徐越南開廠暴「負」的故事,就是典型的案例。

<end>

編輯整理:灰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