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越南开工厂,被骗惨”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由我们原创的视频脚本根据文字特性修改而来。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视频号鸭!各平台名字均为:@进击的沈帅波)

和国际接轨 立志成为厂老板

2014年,小徐父亲老徐和一位国内做家装建材的尹老板原来打算去越南找商机,当时考察了旋切木板项目。旋切单板是用来制造胶合板、细木工板和各种以人造板作基材的复合板的表层材料,最常见的就是用来做室内装修所用的装饰板。伴随着那几年房地产的辉煌,开旋切木板在那时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当时因为一些原因,老徐并没有做起来,回国后还把越南考察到的情况告诉了小徐,小徐总结了4个因素,认为属于自己的机会到了:

①当地的橡胶木折合人民币200块钱一立方都不到。算60%的利用率,算掉人工也就400-500人民币一立方。运输到国内1立方也就300多块,总价算下来700-80人民币一立方,相较于国内旋切木板售价1300人民币一立方, 500元左右的差价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②越南地区盛产橡胶树,这种木材非常适合做一种叫旋切单板的产品,主要用来做地板中间的核心层,并且 这种品质良好的木材国内当时比较稀缺

③正巧小徐父亲在2000年左右也在越南寻找商机,并且也 认识一对夫妻 ,男方为中国人,女方为越南人,这样语言也不会成为阻碍了。

④木材运回国内后,小徐爸爸国内有销售渠道,初部的上下游关系链已经形成。

小徐越想越激动,觉得和国际接轨得日子指日可待,以后成为厂老板,随时都能谈起上亿的生意。

一场乌龙 初代合伙人一拍两散

2014年9月小徐又跟尹老板前往了越南,决定亲自去考察一下当地情况,准备大干一场。但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由于越南当时海关对于携带人民币现金的游客检查很严格,尹老板又还想顺便去越南买点红木原料,就把人民币5w元现金全换成了越南盾。当时的汇率1:3500,折算下来大约需要携带175,000,000。(一亿七千五百万越南盾。)由于数额非常大,所以尹老板和小徐协商,放一半在他身上,避免路途中的特殊状况。

就这样俩人顺利过境,抵达旅馆后,两人摊在床上,尹老板开始清点现金,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数目不对,少了300多万的越南盾。 (大约1k多人民币)。尹老板突然埋怨小徐,小徐一听就炸了,以至于后来俩人就在旅店里扭打起来。

虽然小徐气到不行,但还是仔细地翻了翻自己的旅行箱。一整理就发现,坏了,真的从犄角旮旯里翻到了这些钱。最然向尹老板道了歉、赔了罪,钱款也还给他了,并答应多补偿点股份给尹老板。但 对于尹老板来说不信任的种子在就此也埋下了。

之后俩人还是顺利的看了场地和环境,最后选择在越南中部地区广平省洞海市,一个距离最近的小镇有5km,市区有20KM的,总的来说就是比较偏的一个厂房。周边橡胶树资源丰富,劳动力价格便宜。小徐正当犹豫,带着他们看场地的中介一直在催促他们赶紧定下。 小徐想着赶紧把厂开起来,美滋滋的付了押金,签了合同。

回国的路上,刚下飞机没多久, 尹老板因为钱款事件怀疑小徐在做人方面有问题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小徐。退出了这门生意。

新合伙人上线 强势进场开大

虽然第一任合伙人退出了,但是小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并没有放弃, 他又通过父亲认识了一个浙江老板外号施大吹 。经过小徐苦口婆心介绍后。大吹当即桌子一拍,表示可以搞!但要做我们就要做大做强, 他认为小徐那种小打小闹的模式,只搞一套设备去生产是不行的,再加三套。

一套设备的单价是10万左右,直接再加3套,相当于又要 再加30万投资 。手里没钱,心里没底的小徐还在担心的时候,豪气的大吹表示我直接拿出60万,最后小徐出了40万,俩人加起来100万。但股份是五五分成。

对于这个结果,小徐心想这下找到了一个靠谱的合伙人,于是俩人果断在国内河北下了4套设备的订单,准备开厂。

由于这4套设备是在国内购买的,国内安排了两位安装师傅随行。但是他们只会在首次安装的时候来,并不会负责日后的维修。且当地并没有会维修和使用这种设备的技术工。

勤劳的小徐站了出来,只能靠自己不断的摸索和国内师傅的远程指导。在摸索的初期,他们 切出来的单板不是厚了就是薄了,完全达不到使用要求 ,搞了2-3个月才解决问题,活生生的把自己培养成了技术工人。

设备搞定了接下来小徐就准备招聘员工。因为这个厂区之前说过比较偏僻,招工也就只能从附近的村庄里的农民下手。  附近乡村可以简单分为一整个大家族,只要招到其中一个人,那么整个家族的劳动力全部会来工厂里上班 ,总共招了18个员工。但工资非常便宜,一天下来仅需要支付一60人民币左右。

所以说便宜没好货,把原本从事农耕活动的农民,训练成操作熟练的员工,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这个时候小徐又化身成了培训师,从理论到实践一步步耐心的指导。可是当地的村民只想每天摸鱼上班,完全不认真工作。

之前定下的4组机器,按照国内工人的技术水平一组机器一天可以生产40立方的木板,而小徐的工厂每天仅仅只能生产8-10立方的木材。

员工上的问题,小徐每天就安慰自己随着时间推移,技术会愈发熟练。产量总能上去,勉强接受了。

当地电压不稳定耽误开工

小徐就这样每天带着希望过着,呆了一阵之后小徐发现当地的电力也有很大的问题。

越南当地的电压极度不稳定。 对于工厂的用电需求,是需要380V的三相电,普通民用是220V的两相电, 小徐工厂所处区域,电压几乎每周都会出现一次这种电压不稳的情况。 一旦反生这种情况,设备的电机就给烧了,电机损坏出现后,小徐只能自己拿着坏掉的电机,跑到20KM外的小镇上维修,维修费不贵,一次100。但是需要排队,基本都要等一周左右。

在工厂生产过程中,原材料出现了问题。一开始的原材料数量较为有限,没有达到一开始小徐所设想的源源不断的供给,常常出现1-2天没有原材料生产的状况。随后小徐经过当地商会的渠道,认识了林区的负责人,负责人答应给小徐承包了一片占地7.5亩的橡胶树,7.5亩就是5000平方米,但是规定了必须在一个月内需要砍伐完成,否则就会被回收。小徐没得选择,要么就是5000平方米的橡树林,要么就是不合作,没办法,小徐只能签下了这份合约。

生产旋切木板的大致流程: 原木划线及横截→木段剥皮→木段旋切→晾晒

这一大批木材搞得小徐非常痛苦,生产效率跟不上,原料木材就大量堆积在厂房室外,不能过度暴晒,也不能淋雨。没有上进心的工人根本不管那么多,只有小徐做带头大哥,在大雨的时候抢收木材,在天晴的时候再把木头搬出来。所有事情他都得亲力亲为,手下的员工才肯愿意动起来。

但是小徐也不是超人,无法完全估计到方方面面,这批木材大部分还是因为天气原因, 让小徐生产出来符合标准的A类板材少得可怜,大多都是卖的比较便宜的B板C板,国内能做到80%的A板生产率,小徐则只能做到40%。相差还是很大,根本达不到自己理想中的利润。

等货生产完,准备运输,小徐想着能回点血才发现

(1)运货费用问题

每次板子运回国内,都需要装载在集装箱内,木材加工成木板后,一块块叠起来打包,按照40%良品率,一大部分的板子是从各种角度翘起来的,一个集装箱陆运+海运的费用在一起就是7500。原本能装1600包板子的集装箱,一般小徐这边只能装1300件差了。 在运输成本上相当于每个集装箱每次多了1875元。

(2)成本明细混乱。

公司没有请专业的财务,小徐每天需要解决的事情实在太多,实在没有功夫去算账。按照小徐的亲口所述就简单算了材料价和出货价的差额,没有考虑运输、损耗、日常开销等等一些细节支出。每个月到底是赚钱还是亏钱都不知道。

小徐每日苦苦支撑,最终还是面临倒闭

日子就这么过着,小徐自己都没想到国内兄弟朋友都老板老板的叫着,感觉很舒服。 自己其实在越南每天又要干苦力,还要干管理。 大家肯定会想问那么他的合伙人大吹去哪了? 大吹不是以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事反正就是各种理由不去工厂。

在工厂运行第二年11月,小徐发现钱包已经空了,之前大吹和自己投的100万,就在这种账目不清楚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亏完了 。厂里除去、人工和一堆废料,最值钱是那4组设备,当时是花了总价40W购买的,小徐和大吹各拿两组,按照二手价格一组5W,两组就是10W。也就是说, 小徐投资了40W,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拿命在越南当苦工,最后还亏了30W。

而且这么大的设备虽然可以卖钱,但也不可能拿回国内卖,小徐只能靠自己去联系一名越南当地的朋友帮忙售卖,当天小徐还以为能回血10W,把这两组设备都拉到了那位朋友的场地,就回去等着收钱。没想到,最后小徐被骗了,一分钱都没有保住。

这件事情够绝望么? 后面还有加料。

几年后小徐依然在越南周遭寻找机会做生意,某天与另一名做贸易的合作伙伴聊天时候听说,几年前就进过小徐木材厂的原木材料。小徐一听,想不通了,从来没卖过原木材料啊。经过反复的核对查验,确定下真正的幕后黑手,就是那个摆烂的大吹!大吹表面看着是不管事情,实则是发现直接卖木头不是更简单方便。于是 大吹就做起了老六,偷偷卖了工厂的原料木头,监守自盗。

这几年,劳动力、土地等方面的因素,总是将越南推到聚光灯下。对于越南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是,切莫把在中国做生意的思考惯性,带去到另一个国家,不然你会有踩不完的坑。

小徐越南开厂暴「负」的故事,就是典型的案例。

<end>

编辑整理:灰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