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碼農不如種紅薯?

語言: CN / TW / HK

8月24日,日本知名企業家稻盛和夫去世,享年90歲。作為上個世紀的“日本經營四聖”之一,稻盛和夫創辦了兩家世界500強——京瓷和DDI公司,還挽救了日本航空,在全球各地聞名遐邇。

鮮為人知的是, 稻盛和夫的岳父禹長春 同樣是一位響噹噹的人物。

禹長春1898年出生於日本東京,為日韓混血,曾在東京大學農學系就讀,逐漸成長為一名傑出的農學家。二戰後,他響應召喚回到韓國,幾乎以一己之力將韓國落後的農業育種技術提升至世界級水平,從種子進口國轉變為出口國。禹長春因此得名“ 韓國現代農業之父 ”。

農業科技的發展水平,關係到一個國家的前途命運。禹長春雖然比不上稻盛和夫的聲名顯赫、擁躉萬千,但歷史貢獻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也有位禹長春式的人物,那就是袁隆平。中國人對於農業科技進步的最深刻感知,當屬 雜交水稻

與普通水稻相比,雜交水稻不僅產量更高,還具備根系發達、適應性強、抗病性好等優勢。在袁隆平等科學家數十年的努力下,雜交水稻得以廣泛推廣,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中國人“吃得飽”的問題。

近年來,國家有關部門陸續出臺一系列扶持政策,吸引更多人和企業參與農業科技研發。農業科技創新的重點,逐漸從“吃得飽”演進至“吃得好”。

最近在B站等視訊平臺上火出圈的 “煙薯25” ,正是農業科技進步的成果之一。這種紅薯甜度很高,尤其適合烘烤食用。一些美食博主將烤好的煙薯25冰鎮後發現,其口感接近冰淇淋,堪稱售價昂貴的“雪糕刺客”的平替。

煙薯25由山東煙臺農科院的辛國勝團隊研發。辛國勝和同事們每年通過雜交育種獲得大約1萬株甘薯株系,但絕大多數會被淘汰。2012年,他們終於培育出煙薯25這一優良品種。

但在接下來幾年裡,煙薯25並未大火,僅在山東、河北等地小規模種植。直到2019年,有人發現了這一新品種,並通過拼多多線上銷售,日訂單量很快上漲至四五千單。全國各地烤紅薯愛好者的需求被髮掘釋放,為煙薯25的大規模推廣提供了條件。

根據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的資料,目前煙薯25已成為全國推廣面積最大的甘薯品牌,在除了黑龍江和西藏之外的各個省份均有種植。不少農戶因種植煙薯25賺到了人生第一個100萬元。

此外,農業科技的進步,還有助於農產品標準化,從而開啟電商銷售渠道。

大多數農產品產量龐大,卻很難實現標準化,關鍵在於人工鑑定的成本過高,且缺少精確的測量手段。這導致消費者習慣於現場挑揀,對於網購農產品的品質抱有疑慮。

針對這一難題,山東榮成的悅多果業從法國引進了一條全自動果品分選流水線,每一顆蘋果在清洗、風乾後,都會拍下32張照片,從外觀上進行全方位篩選,並通過光譜儀檢測糖酸度,最後按照顏色、大小、糖分、瑕疵等分別裝箱。

目前,悅多果業的電商渠道主要是拼多多。創始人宋楠表示,蘋果分級標準化銷售與拼多多的農產品上行模式十分契合。例如,商超品質的水果可以進入“百億補貼”頻道銷售;次一檔的水果則放在“萬人團”、“限時秒殺”等活動中,主打價效比。

除了產品自身的提升,農業科技也在改變農產品銷售的本地特性, 讓各地特產銷往全國

以近兩年流行的螺螄粉為例,李子柒等頂流博主的推薦帶來龐大需求,廣西各地從事生產的商家也在猛增。不過,這種特色食品的生產工藝較為複雜,尤其是袋裝螺螄粉的包裝需要耗費大量人工,導致爆單、發貨延遲等問題頻頻發生。

螺螄粉初創品牌“螺滿地”嘗試藉助機器人解決自動化難題。他們花費一年時間設計了一套全自動外包裝生產線,機器人能夠利用攝像頭和機械臂抓取配料包,並精準投放在準確位置,從而讓工廠日產能翻了一番,在節約成本的同時大幅加快了發貨速度。如今,“螺滿地”已成為柳州袋裝螺螄粉的明星品牌,也是拼多多連續多屆“年貨節”的大單品。

農業科技的創新應用,除了改善消費者的餐桌體驗外,也在驅動著智慧農業的發展。這些變化往往發生在消費者不易感知的環節,但對於上游農戶至關重要。

以農藥使用為例,人工噴灑不僅效率低、速度慢、耗水多,還會給農民帶來健康風險。聯合國曾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每年全球約20萬人死於農藥急性中毒,其中很大比例死於直接噴灑造成的中毒。

通過農業無人機噴灑,是最有效的解決方案之一。目前,中國在這一領域處於全球領先,大疆等無人機企業的產品除了供給本土市場外,還在國外開啟銷路,尤其是農業人口眾多的東南亞地區。大疆此前曾披露,從2019年起,泰國市場出貨量翻倍增長,如今已成為大疆農業植保無人機的最大單一海外市場。

再比如,人工智慧、物聯網、機器學習等前沿技術原先主要用於網際網路,如今越來越多地被應用於農業生產,其中一些整合方案已經進入商業化階段。

智多莓是一家農業科技創業公司,成立於2020年8月,團隊成員來自中科院、昆明農業科學研究院等科研院所,曾在拼多多第一屆農研大賽中獲得二等獎。

在轉入公司化運營後,智多莓推出一套草莓AI種植模型,對作物生長過程中的各項要素進行數字化切片,包括溫度、溼度、養分、土壤、光照等,由演算法判斷是否需要干預,為人工管理提供參考。在理想情況下,這套模型能夠將草莓畝產量從2噸提升至3.5~4噸,常用工成本下降30%以上。

目前,這套系統已經在多個地方落地。在某大型農場,原本100多個大棚需要7個人負責灌溉;如今引入AI技術後,只需要1個人進行管理。智多莓團隊此前表示, 以往一個專家只能服務100畝地,但專家加上AI,就能服務1萬畝地

像智多莓這樣,從實驗室走向市場的智慧農業創業團隊正在增多。

“番茄快長”是拼多多去年農研大賽的冠軍,該團隊設計了一套人機融合智慧演算法,通過在溫室中安裝感測器,監測室內氣候和植物生長情況,預測和協助規避大部分病害風險,從而提升產量。

不過,番茄快長隊長徐丹認為,農業新技術商業化落地十分複雜,農戶除了希望利用新技術提升產量,也看重能否開啟銷路,否則依然不會接受。他表示,團隊計劃在合作基地進行小範圍商業試點,然後再向向全國推廣。

一項高價值的農業技術, 既要有科技創新性,也要具備快速落地的潛力 。這意味著它的學習和應用成本足夠低,對於不同環境的適應性和複用性足夠強,可以藉助規模化迅速攤薄成本,且產品能夠滿足大多數人的口味。這也是大多數新型農研企業的發展方向。

以拼多多為例,今年的第三屆農研大賽,選手們在集裝箱裡種植生菜,除了要比拼產量和品質外,還要考量能耗和生長時長,以及是否容易推廣。通過調整考核標準,大賽優勝者距離市場和消費者更近,能夠以更快速度將成果轉化為商品。

作為農業大國,中國對於農業科技的重要性,有著格外清醒的認識和行動。過去三四十年,中國農業科技水平取得長足進步;尤其是上一個十年,智慧農業的推廣落地,讓農業生產的數字化、資訊化、智慧化水平有了質的飛躍。

今年3月,農業農村部印發《“十四五”全國農業農村資訊化發展規劃》。《規劃》回顧了“十三五”期間智慧農業建設取得的初步成效,包括累計投資建設81個數字農業試點專案,認定210個全國農業農村資訊化示範基地,推廣426項農業物聯網應用成果和模式等。此外,農產品電商快速發展,2020年全國農產品網路零售額相較2015年增長2.8倍。

同時,《規劃》提出了“十四五”發展目標,其中“智慧農業發展邁上新臺階”被列在首位,包括智慧農業技術、產品初步實現產業化應用, 農業生產資訊化率達到27%,農產品年網路零售額超過8000億元等。

政策指引的背後,是潛力巨大、尚待挖掘的市場空間。面對智慧農業的藍海,不少科技公司已經聞風而動。

一些企業聚焦於研發生產新型農業裝置。以大疆為例,截至2021年,該公司的農業無人機全球保有量超13萬臺,較一年前增長60%,作業數量和麵積均大幅提升。

也有一些企業把重點放在農業科技研發,以及農產品供應鏈的數字化上。例如,拼多多在2021年8月啟動“百億農研”專項,並連續三年舉辦“多多農研科技大賽”;同時加大對於農產品運輸、物流和倉儲基礎設施的建設,提高農產品上行規模和效率。

企業已經從中獲得回報。大疆在全球無人機市場的份額常年位居第一,估值1600億元;拼多多在農產品電商領域優勢明顯,並轉化為不斷改善的財務表現:今年第二季度,拼多多營收314.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6%;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歸屬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為107.8億元,同比增長161%,兩項增速均超過彭博分析師預期。

除了給企業帶來豐厚收益,智慧農業的更大價值在於,它能夠持續吸收和轉化最新科技成果, 帶動上下游產業鏈的全面升級 ,為農業的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注入新動能。對於各方參與者而言,這既是智慧農業的發展目標,也是自身發展的必由之路。

目前,中國智慧農業發展很快,也面臨不少挑戰。根據《規劃》,我國農業農村資訊化發展的短板主要包括網路基礎設施不足、關鍵核心技術亟待突破、先進適用的資訊化產品裝備缺乏、既懂三農又懂資訊科技的複合人才較少等。

在上述維度上,國家和各地區有關部門已經出臺一系列扶持政策,並加大資金和資源投入。以人才建設為例,今年6月,人社部新增“ 農業數字化技術員 ”職業分類,智慧農業從業者的職業路徑進一步明晰。

但整體來看,中國智慧農業發展距離世界先進水平仍有差距。例如,美國中西部的農業主產區已經廣泛應用物聯網技術,涵蓋從播種、灌溉、施肥、病蟲害防治到收穫的全生產流程,並誕生了許多智慧農業科技公司。相比之下,物聯網技術在我國農業生產中的應用尚處於早期階段。

不過,中國發展智慧農業也有獨特優勢—— 較為完善的電商和物流基礎設施 ,從而具備了縮短追趕時間,甚至彎道超車的可能。

在美國,農業生產很早就具備了電商要素,但大都集中在B2B環節;農場出產的商品通過電商系統賣給大型商超,再送上終端消費者的餐桌。近年來,儘管也有一些農場開始以B2C模式向周邊居民供貨,但在整個美國農業電商中的佔比很小,覆蓋地域也僅限於農場周邊。

在這套模型下,智慧農業的推廣路徑是自上而下、從大到小。一項新技術通常由大型農業公司率先試水,藉助自身規模進行市場驗證,隨後才逐漸覆蓋更多中小農場主。

相比之下,國內電商在經過一番探索後,大都把直接連通農產品原產地和消費者餐桌作為主攻方向。尤其在移動電商時代,藉助平臺演算法和運營手段,電商平臺能夠聚集需求,輸出到給不同細分領域,從而產生農產品爆款。在拼多多,這被稱作“農地雲拼”。

這樣做的好處之一是,那些採用了新技術的農產品有機會 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訂單 ,以規模效應拉低單位成本,建立可靠的利潤模型。這就讓農戶不必擔心“酒香也怕巷子深”,有更大意願去嘗試新技術,從而加速智慧農業的落地。

同時,由於減少了中間環節、直接與消費者連線,上游生產者將能夠獲得更加精準的市場反饋,為產品和經營策略提供指導。農戶能夠更加清晰和直觀地看到,一項新技術能夠帶來多少收益,並以此做出取捨,進而倒逼科研人員沿著最可行的路徑前進。

國內智慧農業的快速發展,受益於技術和渠道的相輔相成。農業技術革新是底層的源動力;而以農產品電商為代表的敏捷觸達渠道,讓新技術能夠迅速得到農戶和消費者的檢驗,為下一步的研發方向提供重要參考。

同時, 這也讓農業科技與網際網路的邊界日益模糊 。像智多莓這樣的農業科技公司,脫胎於網際網路公司組織的農研大賽;而拼多多作為電商公司,投入100億做農研,搭建了一整套農產品上行的運營、倉儲和物流設施,並深入上游參與農業生產。

此外,電商平臺也在主動推出助農措施。例如,今年第二季度,針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產業帶和農產區商家,拼多多積極出臺了多項扶持政策,包括“尋鮮中國好農貨”“2022多多新匠造”“超級農貨節”等活動,多多買菜也為滯銷農產區開闢綠色物流通道,助力中小商家、涉農商家渡過難關。

在經歷上一個十年的快速發展後,中國智慧農業處於爆發前夜。從技術、產品到人才、渠道,參與者們正在增多,而這條賽道的價值正在加速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