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語言演化的結果是多樣性而不是統一?

語言: CN / TW / HK

謝謝系統的邀請…法國語言學家 Alex François 有一句名言,儘管我再不喜歡他,我喜歡他這句話:

Le monolinguisme est une maladie qui se soigne.

如果語言自然演化的結果是統一,那一定是病了。

玩笑不多開。實際上語言演化的多樣性結果,是我們可以想象的。你自己想想,你跟你父母是說同一種語言嗎?你可能會說,是的。但是你再仔細想想,你的口音、詞彙和語法真的完全跟你父母別無二致?你也許會停一停,想一想,你確實經歷過與家人在言語上的不同造成的笑話甚至是誤會。每個人都在說著自己獨一無二的方言。每一代人都在承載著語言的演化。人越多,語言的不同就越多,多樣性就越顯著。

我們還是來看看語言學家的研究。我們人類目前在全球擁有 7000 多種語言,每種語言又有幾種甚至幾十上百種的方言。語言學家發現,語言多樣性在世界範圍內的分佈是不均衡的。Gavin and Stepp (2014) [1] 發現,越靠近赤道,語言多樣性就越豐富。如下圖。

熟悉語言學的人可能知道,現在的田野語言學家最愛去的地方就是萬那杜,因為那裡的語言多樣性簡直是世界最豐富的。萬那杜的國土面積只有 12000 平方公里,就有著 138 種語言。我們再看看遠離赤道的俄羅斯,作用 1700 萬平方公里的國土,語言的數量也就 100 出頭。

於是,語言學家開始探究其中的原因——當然,他們沒有找到答案。不過,有一些合理的猜想被提出了。Gavin et al (2017) [2] 用數學方法模擬了澳洲語言多樣性的變化趨勢。在這項研究中,研究者為歐洲人進入澳洲前的澳洲語言多樣性設計了一個地圖,用不同的顏色表達不同的語言,這樣,一共標記了 406 種語言,如下圖中的 a。然後呢,他們就用程式來模擬這些語言多樣性的變化。他們在一張空白的澳洲地圖上,每一輪的預測就隨機生成一個人群,然後讓這個人群隨機遷徙和壯大,直到所有人群都覆蓋滿澳洲全境為止。預測結果如圖 b。程式預測了 407 種語言,與實際的 406 種語言相差無幾。

研究者發現,澳洲北部的語言多樣性,不論是真實情況還是預測結果,都比澳洲中部的語言多樣性大。澳洲北部是多雨的沿海地區,也靠近赤道,所以跟我們之前提到的越靠近赤道,語言多樣性越高是相符合的。研究人員猜想,語言多樣性可能跟降雨量有關。

Hua et al (2019) [3] 從全球角度探究了語言多樣性的成因。他們考慮了兩個因素。一是隔離因素,二是生態學風險。隔離因素主要指的就是地理環境,比如高山、河流、高原等。這些天然的屏障可以減少人群之間的交流。生態學風險指的就是前邊說過的降水、四季的氣溫變化等等。

他們發現降水量以及氣溫與語言多樣性相關。同時,河流密度越高,語言多樣性越高,但是地形的複雜度卻沒有顯示出與語言多樣性的關係。最後,物種的多樣性似乎也跟語言多樣性呈正相關。比較一下哺乳動物和鳥類的多樣性:

再看看語言的多樣性,顏色深淺的分佈與上圖確實比較接近:

但是我們要注意,有相關性並不代表有因果關係。

這麼說吧,統一總是人為的。而分裂是自然的。秦始皇要不統一六國,估計六國得分成十二國,二十四國。這個可以比較一下熱力學中熵的概念,在一個熱力學系統中熵不可能降低。如果題主提問的意圖是希望語言能夠統一,那麼不好意思,不論人類花多大的力氣去消滅多樣性,都攔不住語言的自然發展、變化和分裂。

儘管語言多樣性是自然增加的,但正如以色列語言學家 Ghil'ad Zuckermann 所說的,語言多樣性並不會把人與人的距離拉大,而是可以 bring us together [4]

Every language in our world has its own unique elegance and we should embrace that bea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