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造神的稻盛和夫

語言: CN / TW / HK

日本著名實業家、京瓷名譽會長稻盛和夫,在90歲高齡去世。

稻盛和夫堪稱日本企業界的常青樹,他27歲開始創業,先後創辦了京都陶瓷株式會社和KDDI(第二電電)株式會社,在精密陶瓷和通信行業建立起龐大的商業帝國。不止日本國內,即便是在中國商界,稻盛和夫也因創下的經營神話備受推崇,儼然導師一般的角色。

現在,狂熱擁躉心目中的導師遠去了。

在稻盛和夫早年的精心治理下,京瓷和KDDI均成為日本一流企業,先後進入世界500強。這成為一項了不起的成就。而在他的聲望簿上更添加一筆的,是2010年臨危受命,出任陷入破產絕境的日本航空公司總裁,併成功讓這家公司重現輝煌。稻盛和夫在業界的聲譽,達到頂點。

在日本國內,和“稻盛和夫”這個名字常常排在一起的,還有其他幾個。他們分別是松下電子的松下幸之助、本田創始人本田宗一郎、索尼創始人盛田昭夫,他們被稱作“經營四聖”,參與創造並見證了日本經濟的一個奇蹟時代。隨着稻盛和夫最後一個去世,這個為人樂道的小羣體,逐漸走進歷史。

稻盛和夫出生於1932年,家鄉位於日本西南地區的鹿兒島市。鹿兒島在日本近現代史上大名鼎鼎,明治維新“三傑”中的西鄉隆盛和大久保利通,便是稻盛和夫的同鄉。他們開啟了日本的近代化之路,作為後輩的稻盛和夫雖沒有從政,但無疑在商界也取得了巨大成功。

1955年,從鹿兒島大學工學部畢業的稻盛和夫,先是做了幾年職員。1959年,他進入京瓷的前身——一家只有幾名員工的小公司,隨後擔任社長。1972年,京瓷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1980年又在美國成功上市。1982年,京瓷株式會社正式成立,逐步涉足汽車零部件、半導體零部件、電子元器件、信息通信以及環保等領域,成為巨頭。

1984年,52歲的稻盛和夫創辦第二電電。2000年10月,第二電電與其他幾家企業合併成立KDDI株式會社。七年之後,這家公司也進入世界500強。

1997年,時年65歲的稻盛和夫從一線引退,在京都的一家寺廟剃度出家。除了佛家身份,他當時僅留任京瓷和KDDI的名譽總裁。到了2010年,日本政府苦於找不到合適人選來拯救危機中的日本航空公司,時任首相鳩山由紀夫出面邀請稻盛出手,待日航一年之後轉危為安時,稻盛和夫已是個八旬老翁了。

稻盛和夫出生、成長於日本的昭和時代(1926年至1989年),與其他三位著名企業家一樣,他們都是昭和時代的傑出代表。不過,按照一般的劃分,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和盛田昭夫屬於昭和的第一代,稻盛和夫屬於第二代,而比稻盛小25歲的孫正義,是昭和時代的第三代商界代表人物之一。

昭和時代是爆發戰爭和戰後恢復的幾十年,稻盛和夫的京瓷帝國剛起步時,正處於二戰之後日本經濟的騰飛時期。到昭和晚期,他已經功成名就。在接下來平成時代(1989年至2019年)的三十年中,稻盛和夫的商業版圖繼續發展,他本人則更接近於成為一個符號——越來越多的人去膜拜他的經營理念,稻盛哲學大肆流行,他的隻言片語都能成為商業世界中的金科玉律,稻盛和夫開始被大大神話。

提到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言必稱“阿米巴”。阿米巴模式是京瓷創業過程中,稻盛和夫摸索出的一套管理方法。大意是將組織分為多個小組,每個小組都是一個獨立的核算單位,有相對自由的決策權。全員參與經營,力爭銷售最大化和費用最小化,從而提高整體的經營效率。

這是京瓷之所以成功的祕訣之一。於是在中國企業界,介紹稻盛這些經營哲學的著作大受歡迎,尤其機場書店到處都是。例如他的代表作《活法》一書,中文版銷量高達一兩百萬冊。希望從他這裏尋求建議的中國企業家,包括了任正非、張瑞敏和雷軍等大佬。在知網上以“稻盛和夫”為關鍵詞搜索,所得記錄超過一千條,包括針對其理念的各種研究論文。就像巴菲特之於投資圈,稻盛和夫成為粉絲們最渴望獲得指點的來源之一。

當然,這樣的追捧也引發過爭議。京都陶瓷靠阿米巴成為世界500強,但把它套用在其他任何一家企業身上,就未必同樣奏效。有批評者就指出,“稻盛和夫熱”不排除是國內商業機構的炒作。還有更苛刻的説法認為,稻盛和夫的某些經營理念,介於是否是商業騙局的模糊地帶。為此,質疑者還與稻盛和夫著作的翻譯者、研究者展開激烈論戰,試圖刺破這個泡沫神話。

也許在門 徒們看來,稻盛和夫的成功經歷固然難以複製,但他的經驗告誡仍大有裨益。他們可以一邊開着豪車前往盛和塾(推廣稻盛哲學的機構),一邊聆聽企業家應該謙遜低調的教誨,這兩件事互不影響。就像投資圈裏面,人人都聽過格雷厄姆和巴菲特價值投資的勸告,但並不妨礙多數人在股市輸得頭破血流。 這個意義上,聽稻盛和夫就像是做心理按摩,心理疾病可能無法根治,在感覺上舒服一些也聊以自慰了。

那到底是什麼造就了後來的稻盛和夫?

鹿兒島的鄉土文化、父母的宗教信仰、來自肺結核的死亡威脅、京瓷創業過程中的種種艱辛,應該都是組成稻盛和夫的各個切片。在幕府統治末期,鹿兒島所屬的薩摩藩是倒幕運動的策源地,稻盛和夫在小學時期便定期接受武士忠義的教育;他的父母信奉淨土真宗,孩提時期就常常跟隨父親“藉着燈籠的微光”,寂靜地走在前去朝拜的昏暗山路上;他的一位叔叔因肺結核而死,自己也曾感染上這個病,靠着一本教眾送來的書籍鼓勵,他用頑強的意志和病魔抗爭;至於創辦京瓷,雖然這家公司幾十年中從未在任何一個年度虧損——這是稻盛本人頗為自豪的事情——但正是無數經營危機的錘鍊,才讓稻盛和夫顯得如此成功。

2019年,日本由平成時代進入令和時代。當時日本國內的各種排行榜上,稻盛和夫和孫正義成為主角,被推列為所謂時代企業家。排在他們之後的,是優衣庫創始人柳井正、樂天社長三木谷浩史以及日本電產會長永守重信等。但事實上,這些人開創基業的年代,仍都屬於昭和時期。換句話説,平城時代三十年,日本沒有誕生過類似的世界級企業。孫正義曾憑藉2000年後的互聯網投資受到年輕一代追捧,一定程度上蓋過稻盛和夫的風頭,但並未產生過所謂孫氏哲學。當老一代的稻盛和夫去世,誰能成為又一個公認的經營大師?

從年齡和經營風格而言,稻盛和夫都十分老派。

前些年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稻盛和夫談到日本電子產業衰落的原因時曾説,“現在這些公司的經營者多不知辛苦為何物”,這是日本企業面臨的嚴重問題。在一次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他也提到,他覺得只有生產製造才能產生利潤,人們不可能額頭上沒有一點汗水,就大把大把地掙錢。2015年,在上海的一次演講中,他告誡中國的企業家要小心經營,不能盲目追求浮利。例如,他表示京瓷賬上隨時都有約7000億日元(約350億人民幣)的資金。他對追求ROE(資本利潤率)那一套嗤之以鼻,認為經營一家企業不能一味追求資本回報率。按照他的經驗,要留足應對風險的錢,才能利於企業的長期繁榮。

諸如這些經營心得,聽起來的確太不性感。互聯網創業需要講故事,令和時代需要新偶像。老學究一樣的稻盛和夫,雖然受到尊崇,但説不準私底下也會被人調侃——他太過時了。或許在他們看來,稻盛和夫提供不了萬能藥,他只是在他的時代取得了成功。直到某一天在商業世界碰壁,這個老頭的一些喋喋不休,才會被偶爾回憶起吧。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作者:郭儒逸,36氪經授權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