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博侃家居 | 米蘭展之意式家居大典(2):Seletti,大玩家畫風

語言: CN / TW / HK

玩耍感家居之先鋒,Seletti,總會讓一個碼字的人戰戰兢兢地不知該用什麼樣的文字來形容它的作品,又忍不住因這些奇思妙想而躍躍欲試自己蒼白的文字是否能借此開出幾朵火花。

如果你總是不合時宜地奮力搞怪,總有一天,你會輕輕打動周圍人的精神世界。

這麼説吧,當分析其他家居品牌的時候,我會想,這個作品不錯,有面子又百搭,以後可以推薦給客户;當分析Seletti的時候,我會想,這個既不給人面子又詭異的東西……讓人好想去淘寶搜一下……

熱狗長沙發和漢堡單人沙發,蹲在一張雞蛋煎餅地毯上促膝談心……注意,背對觀眾的這位羣眾演員,也有着超凡脱俗的顏值 ↓

看這毛毛蟲質感的酸黃瓜扶手,和這骷髏質感的西紅柿靠背,實力詮釋了什麼叫“軟卻有力”。

Seletti的核心產品線卻是“小品”類,尤以燈具獨具特色。

Wonder枱燈

愛逛博物館的設計師看着博物館裏的雕塑如入幻境,讓雕塑的主人公到現代來會是什麼情景?於是,一個古代戰士吹泡泡糖的枱燈誕生了。如果這個枱燈用在一個二人小家庭,則天天當你們的電燈泡。

Seletti的燈具是品牌靈魂的強勢載體。基本上所有Seletti的燈具,都能成為空間裏注意力的集中點。

小鳥燈、變色龍燈、猴子燈,都力圖塑造養了幾隻小寵物的既視感。這種不管合不合時宜都要搞怪的勁頭,或許給買傢俱以一點點買寵物的錯覺。寵物之所以對很多人來説重要,一部分原因,是它們會不合時宜地賣萌。人在嚴肅和低落的時候更多,當寵物將它們簡單的快樂浸潤我們,也就融化掉些許嚴肅和低落了。如果傢俱能用不合時宜的方式浸潤我們蒼白、灰暗的時光,也許同樣能給那些時光注入一點色彩。

造型大師的市場判斷

如果説,評估傢俱的品質,從以下幾個維度看,材質、造型、使用的舒適度、耐用度、細節和做工,Seletti屬於在造型方面一騎絕塵的。而材質上,為了服務造型的天馬行空,多用合成樹脂、玻璃、化纖等等塑型和着色風格多變的類型,所以難以做到很高檔。因為它的風格普遍相當時尚,實在不容易指望一代代一直用下去,所以在舒適、耐用,以及造型之外的細節方面,也不力求登峯造極。

比如意大利經典大氣風的代表,Poltrona Frau那類,沙發椅子桌子牀是主打產品線,不少傢俱,甚至奶奶用過了孫女用,大家都覺得很自然。

Poltrona Frau質感細緻的組合長沙發

把同樣的流程在Seletti的買家身上來一遍,經常不怎麼適用。你試着説説,看這個傲嬌的香蕉燈,從我奶奶年輕時候我們家就開始用。

快看,這是我奶奶留下的滿地香蕉皮視覺效果……

你更有可能説的是,這是我前男友在某年紀念日時候送我的,後來我發現他還送了他幾個女網友一人一個,就分手了,不過燈還沒用壞,人走了,燈用着習慣了,先留幾年……

能做出這些奇葩傢俱,Seletti自然早已把自己瞄準的人羣描摹得清清楚楚。他們追求潮,要潮而有品,但也不至於在品質方面高端到把邊角當玉雕一般欣賞。這是因為,追求潮的人,總是喜新厭舊的。他們隔幾年換個新款,邊換邊扔;Seletti持續創新,正好跟客户步調一致,所以Seletti也要給顧客一個台階下——做得太高端了,斷了人家那種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的瀟灑,你聰明反被聰明誤,容易掃客户的雅興。所以,Seletti算是掐準了衝動購買和持續購買的痛點,貌似憨憨,其實精明在骨子裏。

再介紹一款Seletti少有的大型作品,月光船。

極富浪漫情懷,温暖整個院落,但同樣是在舒適度上不怎麼在意的攝影棚擺拍神器。硬質內側、弧形、寬度較窄——這些特點都註定了月光船並不適合坐卧,是頸椎和腰椎的天敵和攝影師的天使。它放大了Seletti最重要的優點,創意造型,和缺點,舒適度和細節讓位於造型,如同那種優點和缺點都同樣明顯的情人,讓人慾罷不能又忍不住過幾年想分手——也許,這種感覺本身,就是一部分人的剛需。

畫面當家,長處亦是短處

當審視Seletti整個產品線時,常常會發現這樣的彼此呼應 ↓

口紅主題穿衣鏡和衣櫃

Shit罵人主題沙發和軟凳

口紅和Shit等主題的門墊展示

當一個品牌的系列產品不斷閃回某些符號或圖案時,我們已經可以基本確認,這是一個以符號設計、圖案設計和畫面設計為靈魂的品牌——也就是説,這是一個帶着強烈平面設計基因的家居體驗設計品牌。

回溯它的歷史,創始人Seletti(品牌名是創始人的姓)的初衷可能給這個特點以某種解釋。Seletti的背景和傢俱設計師的常見背景很不同。他不是建築師,也不是手藝人,而是一個有着廣泛旅行經歷的進出口貿易商人。他創辦自己的傢俱公司,是為了向歐洲市場進口遠東的傢俱,而觸動他這一想法的,是他想念曾在遠東見過的竹製品——是竹子的符號感,激發了他創建一個充滿個性的品牌的熱情。所以,Seletti的創始團隊,在基因裏是熱愛異域風情的商人。

建築師做的傢俱有着強烈的設計主張,手藝人做的傢俱舒適耐用,而符號感強烈、平面設計基因強烈的傢俱是重視畫面的。

所以我們欣賞Seletti,是因為它引導我們去享受各種畫面:漢堡和熱狗沙發那種荒誕感,吹泡泡的石膏雕塑那種穿越感,小動物燈具那種生動感,剝開的香蕉那種像人一般的體態,罵人的椅子那種彷彿舉個牌子替我不帶髒字罵人的視覺感……

也正因它對畫面感的深刻洞察和信仰,所以Seletti的作品極大程度集中於“小品”……啊?這句怎麼不容易讓人聽出因果關係啊?再讀一遍?

讀書百遍,其義自見,嗯。

Seletti花瓶和單人用餐盤墊

傢俱裏最需要對複雜家居體驗有深刻洞察的,是“大品”——可以為大空間提供不同照明需求的成體系的燈具、功能複雜的辦公桌、需要對人體工學和材料有科學把握的牀(墊)和辦公椅——這幾類東西,算是老牌傢俱商的核心競爭力,卻恰恰在標新立異的畫面感方面相對不出彩。

而Seletti呢,這幾樣“大品”,從來不碰。它即使做椅子和桌子,也屬於立體結構非常簡單(平面特別炫)的那種,不建議久坐或每日辦公使用。你説它揚長避短也好,標新立異也罷,選了家居行業一個別人不屑花功夫做的小眾領域,把畫面感玩出花,也躋身大家了……把別的大家看得一愣一愣的。

結尾,我們還是老規矩,推薦一個設計師自留款——動物主題置物櫃,有牛款、豬款、鵝款。

注意哦,牛和豬的腿部正好放一兩瓶酒,內部空間一點不浪費。如果你家有貓咪,也許喜歡窩在牛兒或豬兒肚子下面的空間,也是暖心的畫面。

把“小品”做大的Seletti,看它一鬧鬧了半個多世紀,還在繼續怪招百出。這樣已經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