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归类,就懂企业组织

语言: CN / TW / HK

鲸鱼,海豚,属于哺乳类,当有的时候我们也把它们归类为海洋动物。而把同属哺乳类的牛,羊归类为陆地动物。与动物归类一样,企业组织的本质也是一个归类的问题。

使“相关之事相互协调”,还是使“相似之事相互协调”。是企业组织结构中的根本问题。

职能和产品是企业中最基本,也是最常见的两种组织归类形式。所谓职能就是一个人或机构的职业技能或功能。比如,营销是一种职能,设计又是另一种职能。而产品则是一个企业所产生价值的最终形态。比如,汽车是一种产品,拖拉机是另一种产品。

最初的企业大部分以职能作为组织的形式。原因很简单。企业在最开始时只生产单一的产品。比如1891年的拜耳(Bayer)最初是一家染料生产商,主要产品是染料。 (距推出阿司匹林(Aspirin)至少还有5年的时间,阿司匹林1899年推出。) 当拜耳在1894年在莱茵河畔修建新的厂址时,一个管理人员卡尔•杜伊斯贝格(Carl Duisberg)计划将组织结构设计在建厂规划里。而这个结构就是按职能的组织。 (现在依然可以在拜耳的官网的历史传记中找到这位传奇人物的信息。)

根据杜伊斯贝格在“关于修建勒沃库森染厂及其组织机构的备忘录”中他将从原料进入工厂,通过生产程序到存储和最终产品运出这一流程划分为五个部门。每个部门的厂房相隔一条120英尺宽的大街。他在建厂规划中说:“有必要把同一个地区工作的所有化学师安排在同一个实验室内,使各方面人员共同协作,并可以相互得到鼓舞。”

杜伊斯贝格设计的工厂在1907年建成,面积760英亩,7900人。成为当时德国其他工厂的典范。这是一个融入了职能化组织结构的工厂。五个部门各按职能划分,各自有不同的功能和任务。(由于化学行业专业性太强,基于职能的组织结构图与拜耳的工厂实际职能分工无关,只做示意图。)

另一种组织结构是按产品的组织结构,1911年杜邦公司与拜耳类似,最主要的产品是火药。当时的总经理巴克斯戴尔(Hamilton Barksdale)曾这样描述组织的结构和价值:

“当你成功的设计了一个协调的组织结构,你才能最好的履行职责,并将每个职位安排给能够找到的最适合的人,然后在以一种一般的方式致力于监督组织和个人希望达成的目标,并促进其实现。”

随后的1919年潜在的总经理候选人哈斯克尔(J. Amory Haskell)在他关于组织结构的报告中进一步赞同并解释了巴克斯戴尔对组织方式定义。他在报告中说: “向人们常说的那样,好的组织结构产生于将相似的东西放在一起。” 随后他给出了一个例子:

“例如,所有的工程师应该并入一个工程部,这种看法是很自然的。现在勘察一座农场,设计并建造一座桥梁,驾驶一辆机车,或者让发电厂发电,全都是工程。但是很明显,他们毫无关联,把他们至于一个人的领导之下是不经济的。另一方面,卡内角的锅炉房在名称与操作上与哈斯克尔的锅炉房相似,然而没有人认为应该将它们合并在一个领导下来代替各工厂的厂长分别对其行使管理权。”

随后哈斯克尔又在报告中进一步解释: “产品的生成及其质量是与产品市场的要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把这些产品分割开分别并入界限分明的生产部和销售部,会对这一业务造成危害。”

这句话中已经隐含的说明了企业的组织结构必须适应市场,当产品面对的市场不同或者出现细分时,就不能在以职能作为组织的基础,而必须基于产品。即使相同的产品,在面对不同地区,不同人口规模和消费能力的客户时也是如此。

企业的根本问题也就是组织问题,说到底是一个归类的游戏。如何对人才进行归类,如何对部门进行归类,如何对流程间归类,以及如何对产品和市场进行归类。不同的归类方式也是造成企业之间差异的根本原因。

根本原则 “使相关,而不是相似之事相互协调。” 把那些不相似但是却相关的工作结合起来。这是二十世纪初的拜耳和杜邦两家公司在组织结构上最主要的区别。也是单一产品和多产品企业最主要的区别。 按职能的企业组织是“使相似之事相互协调”,而按产品的企业组织则是“使相关之事相互协调”。

—【本篇文章版权归 蓝鲸(王彦平)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