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核心大單品內參“不行了”,2022年二季度歸母淨利下滑近20%, | 看財報

語言: CN / TW / HK

日前,酒鬼酒(000799.SZ)披露2022年半年報,報告期內,公司營收25.37億,同比增長48.04%,歸母淨利潤7.18億,同比增長40.68%,鈦媒體APP發現,酒鬼酒二季度歸母淨利同比下滑18.74%,高端酒內參去年多次調價,今年上半年業績降速,庫存同比大幅上漲,在業績分化加劇的背景下,酒鬼酒的高端化之路將迎來更多挑戰。

內參酒動銷不暢

從單季度看,酒鬼酒第一季度營收16.88億,占上半年營收66%,歸母淨利潤5.21億,占上半年歸母淨利潤的的淨利潤佔比71%;第二季度,酒鬼酒營收為8.49億,同比增長5.25%,約為第一季度的一半,淨利潤為1.97億元,同比下滑18.74%,與第一季度相差較遠。

資料顯示,內參產品線主要有52度內參酒、內參大師、內參高爾夫等;酒鬼產品線主要有紅壇、傳承、紫壇、透明裝酒鬼等;湘泉系列主要有盒優、彩陶等,公司目前重點打造52度內參、酒鬼紅壇大單品。

內參系列生產量、銷售量、庫存量增速,數據:財報

二季度歸母淨利潤表現不佳和和高端產品內參系列的“降速”有關,半年報顯示,毛利率方面,內參系列毛利率最高,為92.4%,酒鬼系類、湘泉系列毛利率分別為79.55%、39.2%;2021年內參系列生產量、銷售量、庫存量分別為1281噸、996噸、920噸,分別同比增加185.94%、76.6%、45.57%,而2022年上半年的生產量、銷售量、庫存量分別為827噸、610噸、1114噸,分別同比增加100.73%、23.48%、99.64%。由此可見,今年上半年銷售量增速遠低於生產量增速,庫存量同比暴漲近一倍。

內參系列收入佔比,數據:財報

與此同時,內參系列對公司營收的貢獻也在持續減小,從半年度來看,2019年上半年、2020年上半年,內參系列業績增速較快,佔營收比例由22.49%增至38.67%,而2021年上半年降至30.33%,2022年上半年繼續下降,佔營收比例僅25.47%,幾乎降到了2019年上半年的水平。

在2021年網上業績説明會上,有投資者對2022年二季度的動銷和經銷商庫存提出了疑問,公司表示,4月份疫情對白酒行業有一定影響,公司核心市場不在疫情集中區域,相對受疫情影響較小,目前庫存處於合理範圍,目前生產、銷售情況良好,公司會根據市場情況推進整體銷售工作,原則上維持目標不變,有信心實現“高質量的高增長”。

鈦媒體APP還發現,2021年酒鬼酒對內參系列調價多次,1月20日起,52度500ml內參酒執行公司建議價格體系,團購建議價1350元/瓶,零售建議價1499元/瓶;4月29日,公司表示,自7月1日起,52度500ml內參酒戰略價上調80元/瓶;10月29日,公司表示,自2022年1月1日起,52度1L內參酒、52度500ml*2內參酒禮盒戰略價分別上調100元/瓶,52度750ml內參酒戰略價上調50元/瓶,52度500ml內參酒(大師)戰略價上調100元/瓶,建議零售價3098元/瓶。

“內參酒是馥郁香型,作為區域化的白酒和香型,它的增長肯定有侷限性,二季度的疫情讓消費受阻,庫存肯定會有所攀升。”詩婢家酒業研究院張皓然張皓然表示,“內參採用了以漲價來謀高端化的策略,但無論是前兩年還是現在,它都不具備漲價的經營和市場基礎條件。”

另一方面,今年上半年,酒鬼酒銷售費用為5.97億元,同比增長59.59%,其中促銷費用佔比最高,達到3.37億元,為去年同期的兩倍,酒鬼酒提到主要系本期促銷活動增加所致。知趣諮詢總經理蔡學飛表示:“隨着酒鬼酒整體銷售結構與產品價格的不斷上升,酒鬼酒的市場溢價能力正在削弱,渠道庫存大幅增加,需要依靠大促銷來拉動銷售,可能也預示着酒鬼酒高端產品競爭力下降。”

業績分化加劇

除了酒鬼酒,二季度歸母淨利潤降速的還有捨得酒業(600702.SH),大幅下滑29.67%,與之相反的是,大多龍頭酒企二季度歸母淨利潤增速大幅上升,除了山西汾酒(600809.SH)增速小幅下降4.33%,瀘州老窖(000568.SZ)、貴州茅台(600519.SH)、五糧液(000858.SZ)等頭部企業位列前三,分別為28.27%、17.29%、10.3%,洋河股份(002304.SZ)二季度歸母淨利增速6.07%。由此可見,白酒企業業績分化加劇。

數據顯示,2020 年貴州茅台、五糧液、瀘州老窖高端白酒收入市佔率分別為 57%、30%、7%,合計已佔據高端市場 94%份額,形成寡頭壟斷格局;除茅五瀘外,其他如青花郎、劍南春、酒鬼內參、國台龍酒、洋河 M9 和手工班等部分高端單品目前僅承接部分茅五瀘的溢出需求,2020 年在高端白酒市場市佔率合計不足 6%,規模非常有限。

中金公司研究部披露了2021年千元白酒價格帶中,各個酒企的收入佔比,其中,五糧液(包含普五和五糧液618)67%,高度國窖13%,青花郎7%,君品習酒4%,青花30復興版、夢M9&手工班、內參均為2%,其他佔比3%。

有業內人士認為,高端白酒品牌大多經過幾十年甚至數百年沉澱,底藴深厚,其他品牌難以超越,擁有極高的壁壘,今年貴州茅台入局千元價格帶後,這一市場將再度被瓜分,像酒鬼酒內參這類來自中小企業的品牌,未來的市場份額將被大幅擠壓。

“名酒擠壓是酒行業加速競爭的結果。”張皓然表示,“未來中小酒企,一定要做到小而美,在一個特殊的渠道、特殊的區域,做的出它特殊的價值,這是未來發展的趨勢。“

(本文首發於鈦媒體APP,作者 | 廖凱平)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