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抓住中國體育產業數字化的最好機會?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桑明強

就像內燃機最終淘汰了馬車,亞馬遜掀起了全球範圍內的雲端計算革命,“市場不一定總是從簡單向複雜演變,而常常會以另外一種方式發生變化。”和中國田徑協會副主席,中田體育董事長祝仕興的深入溝通,很容易讓我聯想起裡查德·魯特爾特和他那本奇書《好戰略,壞戰略》中的這句話。

因為他的思考,落腳點都集中在如何讓更多人注重、熱愛體育運動。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中田體育隸屬於“中國田徑協會”,主要負責國內田徑及體育相關的產業化開發和運營,比如專業認證培訓服務、賽事營銷宣傳服務、賽事報名服務、國家隊體育經紀服務等,它的終極目標是通過數字科技和產業服務 培育和賦能體育行業。

這其中的挑戰和難度並不低,需要謹慎處理好當下與未來、體制與市場的複雜關係,尤其對於祝仕興來說,他見證了無數運動健兒為國拿下榮譽的同時,也看到了各國對全民健身的重視,始終走在體育產業變革浪潮的最前沿。

在他看來,體育的數字化是大勢所趨,而且越早越好,但他同時也指出, “國內和國外業態有所不同,關於數字化頂層架構設計,不應過度關注商業層面的降本增效,也不能本末倒置,初心是有一定公益性質的,在數字化工具的幫助下,讓體育運動變得更時尚、更便捷,普通老百姓也能非常方便地接觸到體育運動,讓大家有著實時的參與感,這點十分關鍵。”

其實不止體育產業,今天各行各業的創新基本都是自下而上的,而且最好的思想往往來自於多元化的創造者,如果你想推動去解決一個社會問題或者促進社會議題的進步,你首先應該要做的是找到一個“idea machine”,敘事先於科技,把重心放在如何吸引更多創意和組織融入這個創意機器,拿體育數字化這件事來說,搞清楚為什麼而出發比結果更加重要。

我們必須清醒地認知到,大量新技術崛起已經深刻地改變了原來的傳播媒介和商業模式,體育的數字化也絕非是就新需求做新功能、加裝幾個資訊系統那樣簡單,這樣無疑把面收窄了,因為體育運動本身就有著很好的展現性,需要引入的是跨界和突破,基於數字工具的力量把它打造成一艘數字化的生態航母,這樣才能擁有更大的想象力。同時,這也是今天這篇文章想聊清楚的一個話題: 以中田體育為例,怎樣才能抓住中國體育產業數字化的最好機會?

01

體育數字化是一場長征

網際網路技術帶來的消費革命、線上繁榮,包括對傳統行業的不斷衝擊之後,數字化已經成為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一種共識。 但設計體育的數字化並不比其它,產品的價值和意義顯得尤為重要,因為變化的速度已經成為一個基本要素,更加需要關注的是,當下為人們的生活和意義賦予的價值是什麼,以及它的附加值會有多高?

對於這一點,丁磊有著深刻的理解。

丁磊是中田體育的CTO,是負責數字化轉型升級的主要操盤手,大約2年前,中田體育啟動了數字化按鈕,就像前文所提到的,它的目標是做培育和賦能行業,做好3億人群的事,打造2萬億的大市場,所以丁磊更願意把中田體育的數字化看作是一場長征(也以此作為平臺開發代號)—— 最終的方向是到達延安:一個有相當體量的體育數字生態,能服務觸達到更多的人。

如何實現這一構想?丁磊的思路是: 我們希望構建的數字化平臺,是能把圍繞體育本身的所有環節進行全面連線。 按照他的理解,體育數字化雖然是1號位工程,但卻和大眾息息相關,所以每個業務單元的升級邏輯,應該是打通和連線。

中田體育現推出了3款APP,數字心動、田橙和中國田徑,分別面向跑者、B端體育商業化機構和社會大眾。 就像德國提出工業4.0的二維戰略,也是從縱向、橫向兩個維度來推進工業體系的數字化轉型:縱向連線的是管理敏捷度,從高層管理者到基層員工,謀求資訊的快遞、順暢傳遞;橫向連線的是市場敏感度,企業內部與上下游產業鏈/消費端連線與協同,讓政府部門能夠更好感知市場,從而制定更科學的為民服務政策。

按照丁磊的邏輯,其實中田體育的數字化最核心的事,是要解決好每個體育人的問題。 從業以來,丁磊經常看到一些“離開體育行業的人”,有的之前是運動員,退役後轉行了,有的職能人員,覺得這項事業想象力有限,這是一件十分令人惋惜的事。

所以對於數字化這件事,丁磊最關心的是,如何讓這些人,在“長征平臺”上都能把自己摯愛的體育變成賴以生存的產業,而中田體育的任務是,如何把這些人留住、連線起來,並且服務好更多的體育愛好者。

關注場景,而不是技術噱頭;追求閉環,而不是盲目擴張。眼下的中田體育已經完成了“長征平臺”的遵義節點的建設。在丁磊看來,這個階段的建設是最艱難的,因為涉及到多軌系統的連線與打通,更多的是做冰山下面的事, “很難被人看到,但必須得做,而且這個過程是存在一些試錯的,所以選擇適合自己的路很重要。”

02

到具體場景裡尋找解法

“其實對於體育數字化這件事,我之前也經常和同行交流,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困惑,就是怎麼讓體育運動變得時尚起來。” 在丁磊看來,想做好這3億人的大市場,真正要實現的,是讓體育運動成為一種生活和社交方式。

和過去相比,現在人們對體育運動有著更多樣化、更具時尚、甚至個性化的需求,丁磊希望藉助數字化的力量,把這些需求連線起來。比如當費德勒在球場上揮出一記擊球時,並非只有他的對手在意這記擊球是不是反手,在球場的某個角落,會有某個不為人注意的統計員記錄下這記擊球是得分還是失分,球場外的觀眾也能通過流媒體平臺實時捕捉到這個精彩瞬間。

就像傳媒大師麥克盧漢曾經說過的:媒介是人類感官的延伸,而人與人、人與資訊、人與服務的連線和互動,構成了商業化的基礎,從PC網際網路到移動網際網路,再到數字經濟時代,資訊入口發生改變,連線關係也隨之改變。 體育的數字化也是一樣的道理,最好的數字工具絕不是顛覆,而是能激發實體產業的巨大潛能。

想要達成這一構想,答案依然要從具體場景中去尋找解法。

比如最簡單的馬拉松賽事報名,不同人對不同賽事的不同時間、地點需求有所不同,個人賽和親子賽、團隊賽報名方式也有所差異,所以做好這塊的數字化絕不是一刀切的過程,不然就會陷入煙囪林立、重複造輪子的窘境,成本和精力花下去了,但實際效果卻未及預期。

這裡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小插曲,現在中田體育將自己的公有云服務遷移到了火山引擎上,用中田董事長祝仕興的話來說,解決原有行政商業化不能觸達的問題,是與位元組跳動合作的關鍵點,雙方不僅要有技術層面的合作,還要有上層應用、社會價值的合作。

“在進行雲平臺遷移的過程中,火山引擎提供7*24小時值守,然後對方會全力配合著我們的需求進行調整。” 丁磊認為選擇火山引擎不僅在於他們把服務細節做得特別好,還在於想象空間的可塑性。

因為體育的數字化的初衷是並非實現線上化,隨著演算法的迭代,我們已經由過去搜索時代,變成現在的推薦時代,基於火山引擎先夯實數字基礎,後連線抖音的內容生態,拓展業務生態邊界,而這也是其它雲廠商所不具備的優勢。

體育運動本身就是一種注意力經濟,而且它是一個大門類,單以田徑來說就分為48個大項,每逢各大賽事,無論是圖文還是視訊,每時每刻都會有大量的消費級內容產生。

在內容為王的當下,像中田體育這樣的企業,一方面需要把內容的邊界拓展,藉助抖音、西瓜視訊這樣的平臺,讓它實時觸達到更多的人;另一方面,中田體育也期望通過火山引擎內容雲的能力,在自己的線上觸點中構建內容生態,將體育內容進行整合以供C端消費。

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建設體育數字中臺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用內容撬動更大的社會能量,更好的賦能整個行業。

03

小結

體育產業在未來幾年會遭遇一些挑戰,但社會各界對它的發展前景依然感到十分樂觀,並且,這個出口很有可能就是數字化,這是普華永道在最新一份體育產業調查報告中得出的結論。如今,我們在商場、公園、街頭甚至景區都能看到數字體育的“身影”,數字化給體育組織帶來的變化是多方面的,而且它本身也是一件越來越確定的事。

但是,還有一件事大家仍有所疑慮,就是在數字化浪潮下,體育產業究竟需要怎樣的數字化。其實想搞明白這個問題,首先先弄懂傳統體育要改變什麼,回到數字化轉型這件事上,它本質就是要解決兩個基本問題: 做正確的事和正確地做事。

在這件事上,其實中田體育數字化的解題思路,就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樣本,我們需要明白,體育產業是一個萬億級大市場,它對公眾有著天然的吸引力,也很容易形成某種向心力,需要改變的是參與者的戰略思維和韌性。在被撕裂的地方,就會有新生,回到體育數字化的最根本,無論它的最終形式如何,一個現代創意機器都更應關注敘事和場景建設,而非簡單的降本增效。

本文系新眸原創,申請轉載授權、商務合作請聯絡小新微信:lingshixiaoxin,新增好友請備註公司和職位。

— 往期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