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核酸系統崩潰事件陷“羅生門”

語言: CN / TW / HK

核酸系統看似簡單,背後涉及到電信運營商、雲服務平台、運維繫統、數據庫等多個供應商,還要協調官方管理體系。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

|《中國企業家》記者 譚麗平

編輯 |米娜

頭圖來源 |視覺中國

成都核酸檢測系統“崩潰”事件,將東軟推至風口浪尖。

事情緣起於一則通知——成都市自9月1日18:00開始全域原則居家,9月1日至4日,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全員核酸檢測。 在此節點上,擁有兩千多萬人的成都,其核酸系統也經歷了一次大考。 據網友反映,9月2日晚間,成都“天府健康通”的核酸檢測系統“崩”了,即便醫護人員高舉手機、尋找信號,核酸檢測的信息錄入依舊無法正常進行。許多市民冒雨排隊,有人排隊3小時仍沒做成核酸。

當晚,“四川天府健康通”的供應商浪潮、騰訊雲,以及成都市“全場景疫情病原體檢測信息系統”的供應商東軟集團等相關企業陸續被網友扒出。“東軟”甚至被“罵”上了微博熱搜,據瞭解,成都市當時的核酸檢測系統正是由東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開發並上線運行的。

9月3日下午,多家相關方就此事緊急迴應。

首先出來表態的是東軟,當天下午3點14分,東軟集團公告稱,其核酸檢測系統緊急上線並於9月2日凌晨4時投入使用。系統上線後,發現有響應延遲、卡頓等現象。據技術專家研判,上述現象與核酸檢測系統軟件無關。9月3日零點左右,在進行網絡調整之後,系統運行平穩順暢,當天13時左右,系統再次無法進行訪問,經排查,發現是網絡出現故障,在恢復網絡連接後,系統於14時左右再次恢復運行。

簡單地説, 對於核酸系統“崩潰”,東軟集團的意思是“上述現象與核酸檢測系統軟件無關,是網絡故障”。

話音剛落,打臉來得很快。一個多小時後,四川通信管理局就駁回了上述説法。

當天下午4點32分,四川省通信管理局發文稱,“全市通信網絡運行平穩,各核酸檢測點移動網絡覆蓋良好,沒有出現網絡擁塞和故障。”

那麼,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企業家》,核酸系統看似簡單,但 背後涉及到電信運營商、雲服務平台、運維繫統、數據庫等多個供應商,還要協調官方管理體系,在執行層面就像裝滿水的木桶,抽掉任何一條木板,工作都會停擺。 有時候某一家供應商出現問題,就會影響整體工作。

當天下午3點28分,成都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相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9月2日17時30分左右,成都市核酸檢測系統因對短時超大併發量預估不足,導致系統出現卡頓問題。”

對於故障原因,多方的表述不一,也讓網友認為這是在“踢皮球”。隨着討論熱度升温,很快#東軟迴應成都核酸系統異常#的微博熱搜,達到了2億多的閲讀次數。

9月4日,《中國企業家》多次聯繫東軟集團,但對方並未給予回覆。

一位從事大數據相關的技術人員告訴《中國企業家》,疫情防控對現代IT技術是一個考驗,或者説考試。單從技術的角度來看,有難度。但對於東軟、騰訊這種體量的公司來講,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問題。

攝影:楊世斌

目前,疫情在國內多個城市捲土重來。9月2日,全國新增本土新冠感染者1819例,涉23個省市自治區的95個地級行政區。據財新梳理,目前包括7座省會城市、1座直轄市在內的33座城市因疫情處於部分或全部靜態管理,超過6500萬居民受影響。

國內大量居民在開展核酸檢測的同時,各地的核酸檢測系統卻頻頻出現故障。據報道,自2021年以來,山東、西安、天津等地的核酸檢測平台都先後出現過故障。

9月3日,貴州省核酸檢測系統也出現了異常情況。對此,負責“貴州核酸信息採集平台”研發的雲上貴州大數據公司在第一時間進行了公開道歉,同時解釋稱:由於貴州核酸檢測系統對短時超大併發量預估不足,導致檢測系統出現訪問異常。

不管怎樣,在當前疫情形勢下,各地的核酸檢測系統保障平穩運行顯得尤為重要。 如遇到故障,互相“踢皮球”或“打太極”顯然並不可取,找出問題,透明公開地解決才是關鍵。

上線前做壓力測試可解決?

伴隨着成都核酸系統“崩潰”而刷屏朋友圈的,是網友對於系統開發供應商的聲討。其中,包括浪潮、騰訊雲以及東軟集團等公司。

根據2022年7月19日,《四川省大數據中心四川天府健康通運維採購項目公開招標中標公告》顯示,四川天府健康通基礎運維由供應商浪潮軟件股份有限公司(聯合體成員:騰訊雲計算(北京)有限責任公司)中標,中標金額為1752.74萬元。安全運維則由上海極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中標,中標金額為47.7萬元。

不過,很快就有網友“科普”,天府健康通與核酸系統是兩套獨立系統,前者由上述公司開發,後者由“迷之廠商”運營。而“核酸系統”背後的供應商也迅速被扒出,為“東軟集團”。

來源: 公告截圖

公開資料顯示,東軟集團成立於1991年,1996年成為中國第一家上市的軟件公司,目前合併財務報表的子公司有75家。在全球,其擁有20000餘名員工,分子公司及研發服務網絡覆蓋近100個城市。

9月3日,一位接近騰訊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稱:“四川天府健康通”,可以理解是核酸檢測的前端入口,實際核酸檢測接入的是東軟的系統。

關於“東軟”的討論,也讓這一關鍵詞成為了9月2日的微博熱搜第一。特別是9月3日,東軟集團將此事在聲明中歸因於“網絡故障”之後。

聲明中提到,東軟的核酸檢測系統屬於應用軟件,其能否順暢運行與核酸碼等相關應用系統、後台的服務器、算力、網絡帶寬,甚至防火牆配置等因素都緊密相關,而這些系統並非由東軟提供,當快速部署、切換時,初期往往會面臨協調穩定問題。

但一個多小時後,四川省通信管理局也發佈了三條消息,其中稱,“目前全市通信網絡運行平穩,各核酸檢測點移動網絡覆蓋良好,沒有出現網絡擁塞和故障。”

一方稱是網絡問題;一方迅速打臉説不是,這種矛盾的説法,也讓不少網友質疑雙方在“甩鍋”。

一位大數據相關技術人員則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對於這些大公司來説,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他表示, “但凡上線之前做個壓力測試,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並非首次陷入“核酸系統崩潰門”

雖然東軟集團在這次事件中被廣泛關注,但其憑藉軟件技術領域的優勢,早已滲透入到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東軟集團是由中國第一個計算機應用博士劉積仁創立。1987年,他從美國歸來,成為中國最年輕的教授。1991年,在“教授應不應該下海”的爭議聲中,劉積仁在東北大學計算機系網絡工程研究室,連同另外兩位青年老師,3個人、3台PC機、3萬元科研經費,便成立了東軟。

根據東軟集團的官網信息,目前,其技術、產品和解決方案,涉及全球數萬家大中型客户,在智慧城市、醫療健康、智能汽車互聯、企業數字化轉型等眾多領域佈局。

比如,醫保系統中,IDC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醫療保障信息系統解決方案(應用軟件與服務)為18.8億元,其中, 東軟集團份額佔比27.9%,為超過7億人羣和5000萬參保單位提供醫療保障信息化服務。

在醫療健康領域,相關技術支撐全國600餘家三級醫院,2700多家醫療機構,50000多家基層醫療機構信息化運行。

醫療領域,也是劉積仁過去十分看重的板塊之一。2014年東軟集團就提出了將東軟熙康和東軟醫療等子公司獨立的規劃,並於2016年完成分割。自2021年來,東軟熙康和東軟醫療分別兩次、三次衝擊IPO,但截至目前,這兩家公司仍未上市。

8月26日晚,東軟發佈了2022年半年報。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3.83億元,同比增長5.36%;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8302.92萬元,同比增長13.93%。

值得一提的是,核酸系統也是其疫情以來的主要產品之一。

東軟集團2022上半年財報顯示,截至上半年,在持續的疫情防控工作中,東軟城市級核酸檢測解決方案全場景疫情病原體檢測信息系統已應用於17個省120個地市,累計檢測104億人次。

據“東軟集團”2021年1月的微信公眾號推文顯示,“全場景疫情病原體檢測信息系統”是東軟於2020年12月開發,之後先後在大連市、瀋陽市、石家莊市、黑龍江省等多省市的全員核酸檢測中應用。

不過,東軟並非首次涉及核酸或健康碼系統崩潰事件。

來源:互動平台截圖

2021年底到今年年初,西安曾在半個月內,先後兩次出現西安“一碼通”長時間崩潰的狀況,當時,公開參與西安“一碼通”建設和運營的企業共有11家,東軟集團也是其應用層面的支撐廠家之一。

今年1月6日,有網友在互動平台向東軟集團提問:西安一碼通是委託貴公司開發的嗎?如果是的話,軟件兩次崩潰可能的原因是什麼?

東軟集團在回覆中稱,西安一碼通系統,涉及基礎資源層、網絡層、應用層多個專業廠商。西安東軟作為應用層支撐廠家之一,參與開發建設。東軟集團還表示,“目前, 經現場專家及技術人員排查分析,該故障與應用層無關。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製作:崔允琰

關注 “中國企業家” 視頻號

看更多大佬觀 點和幕後故事

[ 推薦閲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