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瑞世紀增持“迷局”:大股東股權盡數質押,成毅、任嘉倫苦撐業績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林洛栩

出品:全球財說

又是一個跌停,影視股的寒冬仍未過去。

樂華娛樂過會、博納影業上市、歡瑞世紀5連板漲停,曾讓投資者認為影視行業在資本市場有所轉折。

但即便成功續約王一博,樂華娛樂仍暫停赴港上市程序,有訊息曝出稱原因或是投資者意向未達到估值預期,暫停上市等待市場好轉。

博納影業登陸深交所不久,雖然上市後連續錄得7個交易日漲停,但隨後便迎來2個交易日跌停。

歡瑞世紀在增持公告的加持下,接連收穫5連板漲停,但深交所一紙關注函再度將其股價打回“原形”,在新劇不熱的困局下,又將如何前行?

增持計劃迷霧重重

大股東股權盡數質押

還要從歡瑞世紀的一份公告說起。

8月27日,歡瑞世紀釋出公告稱,實際控制人趙枳程及其控制的睿嘉(東陽)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擬自2022年8月29日起6個月內以不低於1億元金額增持公司股份。

截至上述公告披露日,實際控制人趙枳程 直接持有並 通過歡瑞聯合(天津)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及睿嘉(天津)文化傳媒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間接持有歡瑞世紀合計約1.69億股,持股佔比為17.26%。

受此訊息提振,8月29日起歡瑞世紀接連5個交易日錄得漲停板,單週累計漲幅超過60%,市值增長超過22億元。

畢竟,歡瑞世紀股價自財務造假後連年不振。 受此影響的投資者也曾發起索賠,且相關案情已有生效判決,訴訟時效於2022年11月到期,凡於2016年2月1日至2017年7月17日期間買入歡瑞世紀股票的投資者,均符合索賠條件。

突然的股價上漲,讓歡瑞世紀投資者們頗為激動,但是連續5天的漲停中,也不乏多家遊資和機構席位登上龍虎榜。

9月2日盤後,深交所針對此次增持下發關注函,關注函中要求歡瑞世紀說明增持的具體原因,增持主體是否具備實力,增持計劃是否具備可實現性,是否存在涉嫌內幕交易的情形。

受關注函影響,9月5日新一個交易周開始後,歡瑞世紀直線跌停,收盤時仍有34.2萬手封死跌停板。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9月1日龍虎榜便顯示,賣出資金多於買入,單日前五名賣出席位合計賣出超過9000萬元,部分資金已經出逃並完成交接。

9月6日,歡瑞世紀低開低走,午後開盤封跌停板。收盤前20分鐘,其股價由下跌10%急速拉昇-1.32%,但隨後的10分鐘裡股價再次砸至跌停板。

圖片來源:Choice

短短收盤前20分鐘內,振幅超9%,不出所料歡瑞世紀再度登上龍虎榜,遊資買賣出現分歧,東方財富證券拉薩東環路第一、第二證券營業部紛紛登上買入前5名,合計買入近2800萬元。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網

也正是上述多家在14:41分合力撬開跌停板,但隨著機構急於離場,再度被打回跌停板。

盤後資料顯示,9月6日歡瑞世紀單日換收率達到38.99%。

收盤後,歡瑞世紀回覆深交所關注函表示,實控人趙枳程本次增持計劃所需的資金來源為增持計劃實施人自有或自籌取得,資金來源合法。

並且,目前增持資金已經到賬約5000萬元,剩餘資金將按照增持進度通過其自有資金、投資資產資金回籠等方式籌措到位。

需要提及的是,此前歡瑞世紀的實際控制人並非趙枳程。2021年8月,歡瑞世紀原實際控制人鍾君豔、陳援通過協議轉讓部分股權,將實際控制人之位讓給趙枳程。

轉讓完成後,鍾君豔、陳援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股權由18.67%降至12.77%,趙枳程直接、間接持股比則由11.36%上升為17.26%。

歷史資料顯示,趙枳程為歡瑞世紀董事長、總經理,自2015年12月起任職。鍾君豔則任董事、首席內容官。

那麼,歡瑞世紀及其實控人 趙枳程 有無能力完成1億元的增持計劃?

財報顯示,2019年-2021年 趙枳程年薪分別為224.76萬元、231.34萬元、253.92萬元;鍾君豔年薪則由87.90萬元升至263.81萬元。

一增持方 睿嘉(東陽)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成立於2022年7月末,往上追溯其控股為 睿嘉傳媒(天津)有限公司,該公司則為歡瑞世紀第一大股東歡瑞聯合(天津)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控股股東,持股佔比為81.6%。

圖片來源:企查查

目前,趙枳程所控制的歡瑞聯合(天津)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為歡瑞世紀的第一大股東,截至2022年6月末持有1.07億股,佔總股本比例 為10.87%,目前該公司所持股份1.05億股處於質押未解押狀態, 佔其持股比例高達98.92%。

而鍾君豔所持約6057萬股則全部處於質押未解押狀態,佔其持股比例高達100%; 其所控制的浙江歡瑞世紀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所持約4919萬股權也全部處於質押未解押狀態。

上述質押的加權平均質押起始日參考價為13.20元-13.72元,質押日至今跌幅均超過60%,如何拉動股價上漲也成為當務之急。

Wind資料顯示,目前歡瑞世紀未解押股數達3.2億股,佔總股本比例為32.64%。

鍾君豔本人則已被限制高消費,並列為被執行人,被執行總金額為5.52億元。

圖片來源:企查查

那麼,作為董事長的趙枳程與鍾君豔之間的控制權及股權轉讓則顯得迷霧重重,真實原因不得而知。 畢竟,鍾君豔面臨著質押股份被強平風險,疊加失信及債務危機,恐會危及上市公司控制權。

如此看來,做高股價似乎變得合情合理。

成毅、任嘉倫苦苦支撐

難敵後繼者不斷湧現

再來看看歡瑞世紀,作為老牌影視公司,曾在推出過《宮鎖心玉》、《古劍奇譚》、《宮鎖珠簾》等火爆劇集,楊冪、李易峰、楊紫都曾是旗下藝人。

然而在2016年借殼上市後不足一年,歡瑞世紀便因涉嫌資訊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調查。

經查,2013年-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財務資料,存在提前確認收入虛增營業收入、虛構收回應收款項少計提壞賬準備、推遲計提應收款項壞賬準備等手段虛增利潤的財務造假行為。

虛增營收方面,歡瑞影視電視劇《古劍奇譚》《微時代之戀》《少年四大名捕》的版權轉讓收入存在提前確認收入情況,2013年因提前確認收入虛增營業收入6939.62萬元,2014年採用同樣手法虛增2789.43萬元。

財務造假行徑一度波及楊冪、李易峰等當紅藝人,之後歡瑞世紀業績便一蹶不振。

2019年-2021年,歡瑞世紀連續三年出現鉅額虧損,歸屬淨利潤分別為-5.51億元、-7.85億元、-3.34億元,三年共計虧掉16.70億元。

雖然,2019年電視劇《親愛的,熱愛的》大火,但女主角佟年的飾演者楊紫也於2021年合約到期後不再續約,結束了6年合作。

失去了手中人氣最高的藝人,歡瑞世紀更需要重新挖掘新人,並給予旗下藝人更多曝光機會。

2017年7月,歡瑞世紀簽約男藝人成毅,此前成毅不溫不火,但2020年電視劇《琉璃》形成短期熱議,男女主角成毅、袁冰妍則均來自於歡瑞世紀。

2021年,歡瑞世紀旗下藝人任嘉倫主演的《周生如故》再度口碑爆棚,出生於1989年的任嘉倫人氣提升、資源不斷。但《周生如故》並非歡瑞世紀出品,而是由愛奇藝出品,華策克頓新天地工作室等聯合出品,對於歡瑞世紀而言,僅是提升了任嘉倫的人氣。

上述兩部劇集,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播出火爆也讓歡瑞世紀暫時緩了一口氣。

歡瑞世紀官網最新顯示,旗下排名前四位的藝人分別為任嘉倫、成毅、李小冉、張予曦。成毅合約期至2027年尚無需擔憂,但是據悉任嘉倫的合約或於2024年到期。

同時,歡瑞世紀此前熱捧的小花旦袁冰妍由於涉及偷稅漏稅,目前已被移至第二陣營,此前投入 一定程度上 打了“水漂”。

當然,《親愛的,熱愛的》以及《周生如故》的火爆是“天時地利”,歡瑞世紀也無法次次順風如意。

比如,《山河月明》播出便毫無熱度,由楊紫、成毅主演的《沉香如屑》便更為“悽慘”。

前有2022年6月播出的大火劇集《夢華錄》重新將劉亦菲、陳曉熱度炒至高點,後有8月播出的《蒼蘭訣》成為絕對黑馬,將王鶴棣捧至頂流。

7月播出的《沉香如屑》毫無熱度,且豆瓣評分僅為5.9分,遠低於前述兩部劇集的8.0分和7.8分。

若資源對接薄弱、久無熱劇播出,在新人輩出的影視圈,藝人熱度冷卻也如升溫時一樣迅速,畢竟誰也不想成為“月度男友”。

與藝人更迭同步的,便是公司更替。以《蒼蘭訣》為例,雖然無緣超過《贅婿》,但也成為愛奇藝歷史以來所有劇集熱度排名第二位。其背後品方和製作公司恆星引力成立於2018年,資歷遠不及歡瑞世紀,卻接連推出口碑佳品。

在個性鮮明的當下,簡單的穿越、三界、三生已不能滿足觀眾需求,對於劇本的磨練、對於人物的刻畫、對於場景的搭建、對於世界觀的樹立,都至關重要。

對於《沉香如屑》,觀眾則給出了“要學會講故事”、“不要把觀眾當傻子”、“不要病態的愛情觀”等中肯建議。

雖然如此,歡瑞世紀的業績也稍有起色。2022年上半年,歡瑞世紀實現營業收入3.59億元,同比增長達481%;歸屬淨利潤為2966萬元,同比增長161%。

半年報顯示,營業收入主要來源於《南風知我意》和《山河月明/江山永樂》兩部電視劇。歡瑞世紀表示,由成毅主演的《南風知我意》雖仍未播出,但已於2022年上半年實現銷售。

只是,截至半年報披露日,歡瑞世紀主要在創作中的影視劇恐難有爆款,此前《十年一品溫如言》電影版口碑就已跌落,劇版難有水花,唯有成毅的《吉祥紋蓮花樓》、《迷局破之深潛》或值得期待。

由此看來,不論是藝人實力還是劇集製作,歡瑞世紀仍任重道遠,而資本市場的那些事,又會不會在爆炒之後一地雞毛,同樣值得關注。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