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博侃家居 | 米蘭展,趨勢與範式變革(三)

語言: CN / TW / HK

後疫情期,全世界經歷了一同在家以及隨時短期禁足,現在可能是二戰之後,人們對正常生活最為珍惜的時期。

玩耍感傢俱成為動線上的亮點

這種態勢,在可預見的未來都會持續。一方面因為各國新冠陽性人員普遍被要求居家隔離,另一方面,居家辦公比例比起2019年大幅提升。

也因此,在傢俱設計領域,於小空間裏玩出新花樣,從提高幸福感的小情調,變成滿足心理健康的剛需。

2022年重開的米蘭傢俱展,整個會場瀰漫着人們可以重新面對面的欣喜。玩耍感順其自然成為人們對居家故事的強烈期待。玩耍、玩味、玩賞……人們在室內動線上需要有更多駐足的節點,設計師也需要讓室內空間有更多令人細細品味的理由。

玩耍感傢俱,目前最熱鬧的看點還是在“小品”、小件上。一個空間裏,一兩件足矣,像大氣的着裝配條活潑的絲巾,集中着視線、表達着主張,若是太大面積,卻可能過於喧鬧甚至豔俗。

比如法國傢俱品牌Pierre Frey的“親吻”主題小桌和小凳,好像把積木隨意組合而成,有點童年遊樂場的勁頭了?

大客廳如果有下面這樣的角落,就顯得淘氣中不落俗套。

花瓣椅子,小猴吊燈,一個充滿户外元素的家居場景,有三維效果的野餐毯是神來之筆。這是設計師Marcantonio的作品,一比一手繪的食物和雜物,讓人一秒入境野餐的那種雜亂中平和自在、親近自然的感觸。

在大片沉穩的背景上突然玩點小心機、小調皮、小性感、小意外,類似的手法,在今年的傢俱場景展示裏比比皆是。

大牌演繹大氣的玩耍感傢俱

玩耍感,是各種非傢俱起家的傳統大品牌躍躍欲試的方向。對它們來説,可算舊瓶裝新酒。

賓利汽車旗下的賓利家居,這回帶了幾件極富駕駛感的傢俱,讓人看了覺得這些傢俱居然不是用來開的,好生詫異。比如流線型組合辦公桌↓

平行四邊形把空間切割得更有趣味。賓利自己的宣傳照,背景是海中巨礁,頗有些坐聽風吹雨,穩坐釣魚台的氣勢,讓玩耍感平添大氣之風。

另有這種到屋裏也要皮一把的輪形桌腿支撐的小桌,以及模仿汽車後視鏡形態的穿衣鏡(側面也可照物)。愛車愛到家,不過如此。

你説這類傢俱中玩耍感的部分沒有實際功用吧,它們的圓潤感、它們對空間的不同尋常的切割,實實在在調整着人們的空間使用習慣,但那種把家居生活玩起來的態度卻是噴薄而出,超過了實際功用。當你使用這些傢俱的時候,好像有一個設計師無時無刻不在敲打你——享受這種玩樂的心情吧,不要把空間當成一種器物,它是承載生命喜悦之所。

比起賓利,LV(路易威登)的傢俱品類要少不少,但求新求異的衝勁不減。LV的Objets Nomades系列(意為“漂泊之物”),和頂級設計師合作了一組玩勁十足的户外傢俱。類似賓利,LV的玩耍感,同樣是風格大氣。

什麼叫“風格大氣”的玩耍感?看了兩個大牌,我們不禁思考大家風範的玩耍感傢俱有什麼不同尋常的特點。

我們在看LV的系列之前,先賣個關子,瞭解一下另一個品牌演繹的玩耍感——下期文章要細講的Seletti。

Seletti的仿古雕塑,配一個粉色泡泡糖和驚悚的表情,玩耍感十足,但不會讓人覺得這算大氣。

對比一下LV和中國設計師周宸宸(Frank Chou)合作的捲紙狀户外長椅,都是玩耍感,但並不在一個維度上↓

捲紙狀户外長椅,周宸宸設計

大氣一詞在中文語境下,往往指的是能放到大場面去的。因此,它要具備一種能被各色人等欣賞的美學氣質。英文的“大氣”,stately,從另一個角度解釋了它的特點。它指的是一種能鎮住場子的氣質,特別是,因為這種氣質表達了某個吸引眾人的主張。

我們把這些解讀抽絲剝繭,就會發現,那種比較大氣的玩耍感,雖然也在傢俱體驗裏包裹了出人意表的趣味,但最主要的特點,是傳達一種普適但還未被普遍採用的美學主張、並且因此可以用在各種偏正式的場景來渲染活躍的氣氛。

比如這款户外長椅,除了貼合身體的表面做得符合人體工學,實用且舒適之外,在美學上,它符合西方的簡約審美,也契合東方對行雲流水質感的追求。它的形式夠活潑,美學主張夠鮮明,一眼吸睛。

因為大氣的玩耍感對普適的追求,所以這種風格比起前面Seletti傢俱的風格,多了幾個特點——它沒有玩世不恭之態,它不會給任何人帶來不良聯想,它可以和很多風格的建築搭配,總之,它能做到特立獨行與百搭的結合。

類似地,LV還和巴西設計師坎帕納(Campana)兄弟合作設計了花苞狀椅子和南瓜狀軟凳↓

沙發和軟凳,Campana兄弟設計

花苞狀椅子的大小恰好一人嫌大,兩人稍擠,可以像拇指姑娘和花王一樣在花心相擁而坐。南瓜也是童話氣息滿滿的物件,加上靈感來自拉美舞蹈的旋轉形設計,呼應花苞座椅的浪漫。

“繭”户外懸椅,Campana兄弟設計

同樣是Campana兄弟設計的繭形懸椅,坐在中間,椅子吸引人之處在於那種有遮擋卻依然看得通透的趣味盎然的半包圍感;站起來時,又應了破繭化蝶的典故。

可以看出,這種種玩耍感,好玩,但不怪誕,背後的典故,人們大致能猜得八九不離十。它們的玩耍感可以讓許許多多人產生“挺好玩但不失優雅,而且我看懂了”的共鳴。

嚴肅傢俱的玩耍感探索

當我們猜測一個苗頭是否已經形成趨勢的時候,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就是看最不可能受這個趨勢影響的品類是不是蠢蠢欲動。

在家居行業,最不大可能玩起來的,是辦公桌類。第一,它的出現場景一般比較正式。第二,它大概率是用在公開場合的,所以相當於,是使用者甚至公司審美觀的名片。只有在市場已經形成一定需求規模的情況下,傢俱製造商才會投資資源去這個傳統又嚴肅的品類做些新鋭設計的嘗試。所以,在辦公桌領域看到點玩耍感傾向的時候,我們基本上可以判斷,趨勢在未來會擴大。

前面提到的賓利寫字枱,並非一馬當先,也有不少同道中人,比如Carpanelli隆重推出的“波浪”寫字枱。

“波浪”寫字枱

桌子左邊是抽屜區,而右邊,常規覺得應該也是抽屜的位置,只是形態柔順的捲曲板材,不是讓你放東西,也許至多暫存電腦包。

桌下空間是應該多加抽屜還是做其他功能設計?這個問題和另一個問題聯在一起——什麼樣的傢俱能給人典型的未來感?

許多前瞻性傢俱能引領風潮若干年,是因為它們洞見了某種新的生活方式。比如無紙辦公時代,辦公桌抽屜的大量空間淪為空置,不如減少抽屜數量,讓腿有更開闊的活動空間。桌下的平板,偶爾放點東西,比地板乾淨、比抽屜方便取,也是貼心的設計。我們可以從“波浪”桌裏看見設計師對未來的判斷:辦公室留一個電腦和幾件簡單文具足矣,辦公桌不需要太多存儲空間,相反,桌子有趣的形態如果能幫助大家入定某種充滿創造性的空間,鼓勵大家發掘奇思妙想,倒是發揮了更大的功用。

另一個把極簡精神發揮到極致的,是I4 Mariani品牌酷酷的歐幾里得(Euclideo)辦公桌。

收納區歸收納區,工作區直接上懸臂,對桌邊頭腦風暴式的會議極度友好,單人用也霸氣十足。歐幾里得的名字,直白地致敬歐幾里得幾何,每一個本該方方正正的區域,偏不給你方方正正,卻也用得順手。 它的大手筆切割空間,有種遮不住的大玩家氣魄。

影是光,光是影

我們的傳統節目,是推薦設計師自留款。這一次,特別推薦一種新的對燈光的解讀。燈光不只是為了創造光明,也是為了創造別致有趣的影子。光和影的結合,才是燈光效果的全部,也是這次米蘭展玩出亮點的一個設計思路。

Laurameroni品牌的月食形枱燈

用銅、黃銅和青銅塑造奇幻的光影效果,欣賞它的光,也是欣賞它的影。

同樣光影效果一流的是Kartell品牌一款命名為茶葉(TEA)的枱燈。

作品很有東方美感地把仿藤編的塑膠片看似隨性地固定為呵護的樣子。燈光遮遮掩掩,如月光穿過樹葉,這景緻配上兒時的秋蟲聲,彷彿一幅立體畫悠然鋪展,令人童心乍起,又玩味不已。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