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查封,凍結千萬!估值500億的“天才巨頭”,把自己逼上絕路

語言: CN / TW / HK

文/ 金錯刀頻道

在欠薪、停產、資金鍊斷裂之後,“天才巨頭”柔宇等來了更慘的關鍵詞:

查封。

最近,柔宇科技價值3714萬多萬的財產被法院查封、凍結,被強制執行超過1億。

2017至2020年,無數人見證了曾經估值500億的柔宇一步步走向衰敗: 從虧損3.59億,虧到了8.02億,再到10.73億,三年半累計虧損31.95億。

這樣“ 離奇 ”的衰敗,其實並不多見。 看看柔宇科技創始人劉自鴻,就知道起點有多高:

17歲,江西省撫州理科高考狀元;

21歲,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學士,23歲碩士;

26歲,他拿下了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

他還擔任過美國IBM全球研發中心顧問級工程師,創立柔宇後,更是直接登上了福布斯中國富豪榜。

一個天才創始人,外加一個拿下無數全球首創的公司。

“天才巨頭”,到底被誰逼上了絕路?

世界最頂級的團隊,

為了“掰彎世界”拼命10年

別人創業是抱投資人大腿,但柔宇做到了讓人搶著送錢:

因為錯過柔宇,投資人氣到拍大腿。

先說個數據,柔宇從創立到2021年9月這近十年期間,共進行8輪融資,獲得股權投資約61.97億,債權融資約36.53億,加起來至少融到了90億。

資本和政府的一路輸血保駕護航,估值一路膨脹到500億。

投資人徐小平曾因錯失柔宇早期投資而感到懊悔,他形容柔宇創始團隊是:

“世界頂級的科學家,中國最優秀的人才”。

柔宇高調的資本,是因為柔宇從一開始研究的確實是硬科技——柔性屏。

八年前,2014年8月1日,柔宇釋出了一個震撼世界的訊息:

全球最輕薄、可直接用於智慧手機領域的彩色AMOLED柔性顯示器,可以自由捲曲伸縮, 其厚度僅約0.01毫米,不足頭髮絲直徑的五分之一。

緊接著,劉自鴻提出了“柔性+”的概念。

說直白點,就是柔宇計劃在未來五年,把“柔”幹到變態級, 應用到消費電子、智慧家居等各行各業乃至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8年10月最後一天, 正式面向全球釋出首款可摺疊屏手機—— 柔派。

雖然這個名字讓現在很多人感到極其陌生,但當時卻相當高調:地點定在了北京國家會議中心,集成了柔宇的110餘項核心技術專利,售價8999元起。

不過戲劇性的事情來了。

半年後,在2019年4月,柔宇對外宣稱第一批柔派手機售罄。但有報道顯示,當時柔宇天貓銷量還不足700臺。

2020年9月,柔宇繼續在螢幕上死磕,推出了柔派2。

在釋出會上, 劉自鴻大談 柔派2螢幕能夠承受超180萬次彎折,獨創3S全閉合線性轉軸,可實現180°完全無間隙閉合,跟柔派1相比,可以做到無縫摺疊。

結果,柔宇又開始在銷量上“注水”。

柔宇放話早在柔派2預售前兩天,在京東的預約使用者就接近30萬人,甚至首批開售僅1.8秒京東平臺就宣佈售罄。

但問題是,柔宇2在天貓上的柔宇產品旗艦店月成交數僅有190筆。

於是,在柔宇身上一直存在著很“擰巴”的現象:

柔宇一直宣 傳自己是真正意義上的“硬科技”,有世界級的平臺型技術,而非普通的應用型技術。

但市場上對柔宇推出的柔派手機普遍不看好,IT屆甚至將這款手機評價為評價為:

“不成熟、實用性不強的產品”。

從發賓士到發不出工資,

逼辭職員工寫感謝信

在外界眼裡,柔宇科技的標籤,是特別 “高階”、“高逼格”、“高科技”。

巔峰 的時候,柔宇擁有約2000人規模的團隊,以技術人員為主,同時全球擁有4個研發基地,已經顯露出了一絲大廠的風範。

深圳機場裡,掛滿柔宇螢幕的樹已經成為了“網紅打卡地”。

但到了2021年,柔宇就從年會發賓士慘到連工資也發不出了。

1、拖欠工資,逼員工寫感謝信

一份人民網上的求助留言,掀開了柔宇欠薪的冰山一角。

一位自稱在柔宇從事人力方向管理工作的員工,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爆料,柔宇已拖欠近千人薪資近半年,從保潔、保安,到管 理人員。

當然,柔宇還給了員工“第二種選擇”。

如果員工願意信任公司、願意與公司共同發展,可以選擇先不要這次工資,等到2022年2月再發,到時公司會一次性多發50%的月薪作為利息。

但內部員工爆料, 直到現在,選擇第二種方案的員工也沒收到利息和工資。

柔宇科技對於主動離職的員工,要求籤一個辭職信,“由於個人原因,無法繼續為集團服務……對此為集團帶來的不便,我深感抱歉。”

這麼傲慢的離職操作,傷透了無數老員工的心。

柔宇掌門人劉自鴻因經常畫餅,甚至被員工暗地戲稱為“郵總”,他的郵件內容被員工截圖傳播出去,被廣泛調侃成“郵件發薪”。

2、拖欠供應商 ,連總部大廈都保不住

一邊是遣散員工,一邊是現金流遭遇了大危機。

2021年10月13日,因與上海寶冶集團有限公司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中,柔宇科技存在未履行金額9503萬元, 創始人劉自鴻被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費。

供應商們集體聚集在深圳龍崗的柔宇辦公樓下,要求柔宇償還尾款。

直到2022年2月底,柔宇位於深圳南山的總部大廈因為租金問題退掉了一層辦公場地 ,由原有的兩層收縮至一層。

關閉的門面目前仍有柔宇的標誌,但內部已無人員辦公。

自嗨的天才公司,

把自己逼向了“死路”

拿著一手王炸好牌,技術、資金、人才都不缺,柔宇是怎麼虧成這樣的?

一個殘酷的事實是:

柔宇的產品很多,但真正賺錢的一個也沒有。

先拿柔宇引以為傲的摺疊屏來說,使用者根本不買賬。

從2018年柔宇發售“全球首款真正的消費級可摺疊柔性屏手機FlexPai柔派”起,到現在,誰都不知道,柔派手機有沒有真正量產。

空有一個“全球首發”的名頭,使用者體驗卻BUG百出。

如今華為、三星、小米都賣起了摺疊屏手機,柔宇只靠屏的優勢越來越小。

不僅使用者不買賬,手機廠商們也不願意採購柔宇的螢幕。

比如這幾年經常被柔宇拿出來說的“超低溫非矽技術”,雖然被柔宇吹的天花亂墜,但並沒有受到其他手機廠商的認可以及應用。

這個技術雖然聽起來挺牛,但它多數時候也僅僅存在於柔宇自己的介紹中,這個由柔宇獨家研發的“祕方技術”,甚至找不到產業鏈合作方。

截止到去年,只有中興一家手機企業與柔宇達成戰略合作。

除了技術問題以外,產能也是致命傷。

據相關資料顯示,在6代線產能中,柔宇的產能僅為15K/月,而京東方每條6代生產線產能均為45K/月,和輝光電6代線產能為30K/月,相比之下,柔宇科技的OLED面板產能竟然是最差的。

所以,在技術和產能都得不到市場認可的情況下,柔宇科技的柔性屏始終無法打入主流手機廠商。

柔宇造出的手機使用者不買賬,又拿不到B端國內主流手機廠商的訂單,融到的錢慢慢消耗完,又沒有足夠的賺錢能力,還要養活上千人的團隊,自然越虧越狠。

外界很多人對柔宇的評價是“賣概念”,稱呼為PPT公司。

結 語:

有人說,錯過歷史機遇的柔宇科技,就像是一面鏡子,對映著國內“概念公司”們的 一次次空想。

除了全球首款摺疊屏手機,全球首款開發套件,甚至在LV大秀上,柔宇還亮相了全球首款柔性屏包。

但從始至終,都沒有抓到使用者的痛點,更沒有找到活下去的方法。

把柔宇逼上絕路的並 不是友商和同行,而是自嗨的後果——從融不到錢,到賣不動產品,更跟不上產能,一步步陷入惡性迴圈。

再天才的技術,也將敗給自嗨。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權請聯絡刪除

@The End

本篇作者  |  張一弛  |  內容運營   佳男

    主編 |  張一弛

點個 在看  不錯過刀哥辣評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