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利則生,利他則久:稻盛和夫留下的思考

語言: CN / TW / HK

8月30日,日本著名實業家稻盛和夫去世,終年90歲。

季羨林先生曾説過:“根據我七八十年來的觀察,既是企業家又是哲學家,一身而二任的人簡直如鳳毛麟角,有之自稻盛和夫先生始。”

在長達半個世紀的經營歷程中,稻盛和夫領導京瓷、第二電信先後進入世界500強,年近八旬帶領日航起死回生,讓他能在風吹雨打中不僅屹立不倒甚至不斷提升的,是他一以貫之的、極具東方色彩的“利他”哲學和思想體系。

“自利則生,利他則久。”重新體悟稻盛和夫先生關於企業、人生等重大問題的一些思考和認知,相信不管是對個人成長還是企業經營,都能給你帶來一些新的思考。

作者 | 稻盛和夫

來源 |《稻盛和夫如是説》、《活法》

01

人生就是提升心性,磨鍊靈魂

我們生活在一個不安寧的時代,世道混迷,看不清前途。

物質是富裕的,精神卻很空虛;衣食是豐足的,禮儀卻很欠缺;行動是自由的,感覺卻很閉塞;只要肯努力,什麼都能得到,什麼都能做成,但人們卻消極悲觀,有人甚至犯罪或搞出醜聞。

一種壓抑的氣氛瀰漫於整個社會,這是為什麼?因為許多人找不到人生的意義和價值,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因為缺乏明確的價值觀,才導致了今日社會的混亂。

針對這種現狀,最緊要的就是提出一個最根本的問題:人為什麼活着?

必須從正面來回答這個問題,從而確立一種“哲學”,作為我們人生的指針。所謂“哲學”,你也可以稱之為理念或思想等等。

有人認為,提出這樣的問題,好比向沙漠灑水,好比在激流中打樁,無比困難,但我卻相信,直面這個問題具有重大的意義,特別是在鄙視勞動、熱衷投機的世風之中。

我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生的目的在哪裏?

我的答案是:提升心性,磨鍊靈魂。

人的靈魂可以被磨鍊,也可以被污染,人的精神可以變得高尚也可以變得卑微,這取決於我們的人生態度,準備怎樣度過自己的一生。

今天比昨天做得好,明天又比今天做得好,每一天都付出真摯的努力、不懈的工作、紮實的行動、誠懇的修道,在這樣的過程中就體現了我們人生的目的和價值。

如果缺乏這種“哲學”,人格不成熟,即使天資聰明,結果也會招致挫敗。企業領導者是這樣,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也是這樣。

02

人生和經營的原理原則以單純為好

我們往往有一種傾向,就是將事物考慮得過於複雜。但是,事物的本質其實極為單純。

乍看很複雜的事物,不過是若干簡單事物的組合。人類的遺傳基因,由多達三十億個鹼基對排列構成,但是表達基因的密碼種類僅有四個。

真理之布由一根紗線織成。因此, 把事情看得越單純,就越接近真實,也就是越接近真理。 抓住複雜現象背後單純的本質,這樣一種思考方式極為重要。

這可稱為一條人生法則,這個法則同樣適用於經營。人生與經營,根本的原理原則相同,而且單純至極。

常有人問我經營的竅門或祕訣,當我説出慣常的見解,他們不禁露出詫異的神情。那麼簡單的道理,他們也知道,但是用這麼樸實的思想就可以經營好企業,他們覺得難以置信。

我27歲創建京瓷時,作為陶瓷工程師,我多少有了些經歷,但對於企業經營,卻缺乏知識和經驗。

然而,企業裏各種問題、需作決定的各種事項接踵而來,我是負責人,每個問題、每個事項,如何應對,如何解決,最終決定必須由我來做。營銷的事情,財務的事情,即使自己不懂的事情,都必須迅速做出決斷。

即使是些小的問題,哪怕有一個判斷失誤,對於一個剛剛成立的小公司來説,也關係到它能否存續。

然而,技術員出身的我卻沒有做這類判斷所必備的知識。因為缺乏經驗,“過去曾那樣做過,現在這樣做就行”,連這樣依據經驗進行的判斷,我也做不到。

那麼,到底怎麼做才好呢?

我很苦惱。左思右想,我想到了“原理原則”,所謂“原理原則”,用極其單純的一句話表達,就是“ 作為人,何謂正確?

就用它作為判斷基準,依照這一基準,將正確的事情以正確的方式貫徹始終。

要正直,不撒謊,不貪婪,不給人添亂,待人要親切……這些在孩童時代,父母和老師就教導的、作為人應當遵守的基本原則,就是我們在人生歷程中自然就會懂的、“理所當然”的規範。遵循這一原則規範去經營企業就行了。

作為人,是正確還是錯誤,是好還是壞,是可做還是不可做,這些制約人們行為的道德和倫理,應該原封不動照搬過來,當作經營企業的指針和判斷事物的基準。

經營也是人做的、以他人為對象的一種活動,因此在經營活動中,什麼是該做的事,什麼是不該做的事,這種判斷也不能偏離作為人最基本、最起碼的道德規範。

人生也好,經營也好,應該遵照同樣的原理原則。只要遵守這些原理原則,就不會犯大錯誤——我的想法就這麼單純。

正因為如此,才不會困惑,才能堂堂正正展開經營活動,這也與其後的成功相連。

03

企業無哲學,必然被淘汰

-- 世間常有“企業壽命三十年”的説法,企業能否突破自身成長的上限,您覺得影響的因素有哪些?

稻盛:我覺得企業的發展還是有上限的。雖然經營者本人希望企業永續發展,但企業變大以後,成長就會停滯,進而衰退,這是自然的法則。

至於這個上限,是銷售額5000億日元,還是10000億日元,這點我不清楚,但 成長總會鈍化,或早或晚企業都會走上衰退之路。

不過,到那時候,不同企業間的差異就會顯現。這種差異體現在經營者的思想,或者説是企業風氣、企業文化方面。也就是説,企業哲學的不同,會帶來企業之間的差異。

-- 也就是所謂的經營理念嗎?

稻盛:是的。

我年輕時艱辛創業,當時公司很小,我總是抱着深刻的危機感,擔心不知何時公司會破產,或許會讓員工露宿街頭。

雖然我不斷對員工訴説:“要把公司做好,要讓大家幸福。”但我的內心還是充滿不安。而正是這種危機感轉為動力,促使我拼命努力。

經營者都是很努力的,但結果不同。我認為,其中存在着某種規律。

比如説,在經營、判斷的時候,如果違背了自然的法則,就不可能順利。

如果堅持正確的為人之道,遵守社會規範,社會就會支持,企業就可存續;相反,為了眼前利益不擇手段,突出企業的利己主義,就得不到社會的認可。企業要想長久發展,這一點是基本。

的確,善用戰術、聰明機智的經營者或許能夠取得一時的成功,但如果脱離社會的規範,企業不可能存續。

-- 再深究下去的話,就關係到公司為何存在這一根本性的問題了。

稻盛:最近,有不少企業因舞弊醜聞導致經營惡化。因此,企業有沒有明確的經營哲學,公司內部的員工能不能實踐這個哲學,並互相確認這個哲學有沒有認真貫徹,是很重要的。

21年前,我在參與通信事業時,也曾反反覆覆地叩問自己“究竟為什麼要參與,參與的動機是什麼”,不斷地自我確認。

當時NTT的長途電話業務與本地業務依然一體運行,它在內部沒有改革的情況下被民營化,但其巨大的壟斷地位依然紋絲不動,它是在扭曲的市場狀態下被拖入競爭的。

而我創建第二電信 (DDI) 的目的很純粹,就是因為日本的通話費用高得離譜,無論如何要把它降下去,就這一個念頭。

單單是出於野心和奢望、為了盈利才進軍通信事業呢,還是為了向壟斷企業正面挑戰,無論如何也要降低國民的通話費用呢?

這樣的理念之差,我認為,對於企業能否長期存續,影響是重大的。

04

企業如何應對蕭條

-- 在經濟不景氣時,對企業有何建議?

稻盛:我已退出經營第一線,不再直接對員工們講話。但過去經濟不景氣時,我總是強調以下幾點。

第一,形勢確實不容樂觀,但是我們決不悲觀。

第二,團結一致。蕭條降臨,公司裏會出現不協調的聲音,因此蕭條期要比平時更加強調團結。

第三,大家一起動腦筋想辦法,從點滴做起,努力削減費用,這是繼續生存的絕對條件。

第四,全員營銷。人人都當推銷員,爭取訂單,不光是老客户,還要敲開新客户的門。藉着蕭條在各個方面鑽研創新,才能為企業的再次起飛創造條件。

如果我今天還是社長、會長,我還會對員工們講同樣的話。

-- 要在逆境時咬緊牙關挺住,企業的經營者應該如何做才好?

稻盛: 衡量企業競爭力的標尺有很多,但歸根到底,企業的成敗決定於公司內部是否齊心協力,就是全體員工是否能與經營者擰成一股繩,朝着同一個方向努力奮鬥。

今後的時代,競爭的舞台是整個世界,變化將會越來越劇烈。 在這種形勢下,經營者持有明確的哲學就越發重要。

並且,這個哲學,必須是無論什麼人都能認同的、具備普遍性的哲學。 無論多麼優秀的經營者,若想把自己個人的私利私慾強加給員工,那就肯定長久不了。

還有,無論發展得多麼好的企業,如果一把手的哲學中挾入了哪怕是一點點瑕疵,那麼,從那裏開始,整個體系就可能崩塌。

大榮公司就是一個現實的例子。在很長時期內,大榮的領導人中內功先生的理念成為一種力量,大榮的成長精彩紛呈。

但到了晚年,“想讓兒子繼承”的私慾或隱或現,由此,整個企業慢慢地就走偏了。

迄今為止的企業發展史中,這樣的例子我們看到很多。

-- 稻盛先生您一貫強調“利他之心”的重要性,然而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現在都變得越來越利己了,在這樣的背景下,這個利他心是不是難以被人理解呢?

稻盛:社會富足起來,順着慾望的方向隨意行動,我行我素,這種行為逐漸被正當化了,這是事實。相反,自己吃虧,成全對方,這種美德不再被世人看重,甚至連教授這種美德的人都消失了。

實踐利他,其實是非常苛刻的生活方式。習慣於低俗的生活方式,沉浸其中的人,要實踐利他,或許特別困難。 越是大企業,越是精英,就越難理解利他之心。

05

利他本來就是經商的原點

在弱肉強食的商業世界裏,我頻繁地將“利他”“愛”“同情”等話語掛在嘴上,盡説些“好聽的話”,於是就有人質疑,在這些甜言蜜語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目的。

但是,我壓根兒沒有利用花言巧語謀取私利的企圖,我不過是把自己的信仰如實表達出來,並且自己堅持認真實踐而已。

日本江户時代中期的思想家石田梅巖提出了相同的主張。當時日本的商業資本主義正處於勃興期,而在歷來的身份等級制度中,商人的地位最低,社會風氣把商業行為看得很卑下。

這時梅巖提出:“商人的利潤等同武士的俸祿”。商人獲利和武士食祿具有同樣的正當性,絕不是什麼可恥的行為。梅巖的觀點激勵了許多背後受人鄙視的商人。

但是,梅巖又説:“求利有道。”追求利潤絕不是罪惡,但其方法必須符合為人之道。不是為了賺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獲取利潤必須通過人間正道。他強調了商業行為中倫理道德的重要性。

真正的商人應考慮人我雙贏 ”——這是梅巖的話。意思是商人從商的極致就是讓對方得利、自己也獲利。就是説,這中間包含了“自利利他”的精髓。

06

成功不屬於個人

自己的能力不可以私有化

我們生活的人類社會,好比一出規模宏大的電視劇。這是一個劇場,在這個劇場裏,我只是偶爾擔任了創建京瓷這家公司的角色,扮演了京瓷這家公司的社長。

但是,這個角色並不是非“稻盛和夫”不可,只要能扮演這個角色的人都行。而我只是偶然被選中而已。

今天我扮演了主角,但在明天的劇集中,別的人也可以演主角。儘管如此,我卻總是強調“我呀我的”。我想,這就是“自我”,也就是自己的慾望膨脹的根源。

自己的才能、自己的能力不可以私有化。 老天偶然看中我,賦予我這個“存在”某種才能,目的是讓我將這種才能用於為社會、為世人做貢獻。

如果我將這種才能用於為自己謀利益,就會受到天罰。僅僅是老天偶爾給予了我這份才能,偶然讓我經營了京瓷這家公司。

因此,如果我自以為是,自我膨脹的話,那就必將招致毀滅。當我意識到這點以後,我一路走來的人生,就成了一個不斷與自己的私慾鬥爭的歷程。

良心與私心,真我與自我,每天都在爭鬥,這就是我們心靈的狀態。

為了員工,為了員工的家人,為了股東,為了客户,為了供貨商,或者為了當地社會,為了國家,把企業經營好,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要把自己心中存在的私心私慾擱置在一邊,否則,公司的基業長青是不可能的。

以上內容綜合整理自《稻盛和夫如是説》(機械工業出版社出版)、《活法》(東方出版社出版),作者:稻盛和夫,獲授權轉載,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學院觀點。

點擊下方卡片,關注長江商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