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正在拋棄音樂夢

語言: CN / TW / HK

網易雲音樂和騰訊音樂娛樂又“打”起來了。

4月27日,網易雲音樂髮長文控訴騰訊音樂的種種“罪行”,其中包括但不限於“惡意侵犯著作權、冒名洗歌、抄襲設計”。有意思的是,網易雲音樂挑選的時間節點頗有一番意味深長。因為此前的4月26日,恰恰是世界版權日,而網易雲音樂在其中雖然也提到視覺設計、產品功能、創新機制等,但最關鍵的實際上仍然是版權。

畢竟最先點明的即是惡意侵犯著作權,其篇幅也佔到近三分之二。 不難看出,在版權放開半年多後,在這個方面,網易雲音樂仍有難以釋懷之處。

01

網易雲版權之殤

在網易雲音樂發出“責難”以後,相關話題不斷引發熱議。騰訊音樂公關負責人陳默在社交平臺發文強硬迴應:“碰瓷無助於行業發展…相信法律公正。”還貼出大量截圖證據,其中既包括對網易雲音樂控訴的反駁,以及網易雲音樂的侵權行為。

▲圖:騰訊針對網易雲音樂的控訴的反擊

在陳默所列出的截圖中,周杰倫不出意外成為最引人關注的焦點之一。時至今日,在版權開放近半年以後,網易雲音樂依然沒有傑威爾(周杰倫音樂版權所屬公司)的版權。很難想象,距離那場令人印象深刻的“周杰倫”之爭過去四年後,音樂版權仍然是網易雲音樂無法割捨的心病,網易雲音樂上的灰色歌單成為無數“村民”出走的理由。

時間回到2018年,在周杰倫音樂版權到期的前夜,網易雲音樂做出一個謎之操作,打包上線《周杰倫熱門歌曲合輯》,包含200首歌曲,售價400元。但隨後,周杰倫歌曲在網易雲音樂遭遇下架,事件引發廣泛討論。

隨後,網易雲音樂就該事件釋出道歉宣告稱,因工作失誤,導致在周杰倫歌曲在版權授權到期後7小時內還在進行數字售賣。不過事件並未就此止步。4月5日,騰訊釋出宣告暫停相關合作洽談,傑威爾也站隊騰訊,表示對騰訊音樂給予維權的大力相助與支援表示感謝,不會漠視、縱容轉授權平臺的違規與侵權行為。

這件事最終以網易雲音樂賠付騰訊85萬元告一段落,“網易雲難民”從此也成為標籤。曾經,在咪咕音樂對周杰倫音樂免費時,其評論區存有大量“網易雲難民”留下的痕跡。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騰訊音樂不存在網易雲音樂本次指控的侵權行為,這個結果還需要等待官方認證。不過,令人嘆息的是,在網易雲音樂責難騰訊音樂洗歌的同時,其自身也並非完全潔身自好。

陳默放出的截圖顯示,網易雲音樂平臺目前同樣能搜尋到不同形式的山寨版熱門歌曲,如酷狗音樂合作音樂人溫奕心演唱的《一路生花》。自媒體“音樂先聲”在文中通過搜尋也發現,在網易雲音樂的平臺上,騰訊音樂人的《白月光與硃砂痣》《雲與海》都存在不少無版權翻唱、高仿版本。

據“音樂先聲”分析指出,由此可見,洗歌現象並非僅限某一家音樂平臺,追責也很難歸罪於某一家。在此背後包括音樂人蹭流量、音樂公司批量化仿製熱歌、平臺的默許縱容等諸多因素,這也暴露出平臺所共有的權責不清、監管不力等問題。

而網易雲音樂之所以在這樣的節點,發出如此控訴,也從另一個側面顯示出其對版權的焦慮。

在版權放開以後,丁磊曾在網易Q2財報會議上表示,“網易雲音樂準備了充足資金,並願意以最大的誠意,與版權方開展公平開放的合作,共同建設良好健康的音樂市場。”但時至今日,網易雲音樂僅僅獲得了摩登天空、香港英皇娛樂、中國唱片集團樂華娛樂和風華秋實的版權。

某種意義上,購買音樂版權是一個雙方達成的協議,這其中不僅僅是資金是否充足的問題,也牽涉到雙方的“人情關係”。一個典型的例子是,跟傑威爾間接產生過分歧的網易雲音樂,又如何能買到周杰倫的音樂版權。

02

誰在侵權

在網易雲音樂“聲淚俱下”的控訴中,除了版權這一核心層面,還包括TME在視覺設計、產品功能、創新機制方面的抄襲。包括網易雲音樂引以為傲的“唱片”介面、一起聽功能以及在2020年上線的“雲貝推歌”功能。

實際上,這並非網易雲音樂首次對騰訊音樂產品抄襲的指控,早在2021年2月,網易雲音樂就以“狗年快樂”的戲謔形式諷刺酷狗將網易雲音樂新功能“狗化”,其中就包括上述的一起聽功能。

在本次宣告中,網易雲音樂進一步增加了黑膠播放頁面的設計。如果說版權是網易雲心中的痛,那黑膠播放介面則恰恰相反,是網易雲最引以為傲的創新功能之一,是丁磊音樂理想的縮影。

2000年,網易在納斯達克上市之時,面對記者“最想做什麼事情”的提問,丁磊不假思索地給出“我想做一家唱片公司”的答案。不過,十多年後,唱片已經沒落,丁磊才帶著網易雲音樂姍姍來遲。在酷狗音樂、天天動聽、QQ音樂一眾先輩已經把市場瓜分殆盡的情況下,網易雲音樂卻另闢蹊徑,走出一條帶有“丁磊”特色的路。

關於播放介面選用的黑膠唱片,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僅僅針對唱片轉速,團隊就反覆除錯了20多遍,才選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結果。網易雲音樂起初對於使用者聽音樂體驗的重視程度從中可見一斑。

關於網易雲音樂的定位和目標,丁磊給出的答案是:成為中國最大的移動音樂社群和開放平臺,形成獨一無二的以使用者為中心的音樂生態圈。那也正是版權開始規範的年代,後來者網易雲音雖然在版權上劣勢明顯,但卻憑藉出色的UI介面以及優質的熱門評論逐漸成為使用者的心頭好。

缺失版權,另尋它路的網易雲音樂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但隨著使用者不斷增加,社群生態開始面臨“坍塌”風險。2020年,“網抑雲”現象引發廣大討論,“網抑雲”一詞甚至被《青年文摘》評選為“2020十大網路熱詞”。針對這一現象,網易雲音樂在當年特別推出“雲村評論治癒計劃”。

另一方面,網易雲音樂在營銷上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從每年一次的《年度音樂報告》到層出不窮的H5測試,網易雲音樂總能抓住使用者神經,引發一輪又一輪刷屏。

最近的一次測試是去年5月份“性格主導色”測試,筆者當時也曾嘗試參與,但卡在最後一步,遲遲跳轉不動。可以預想的是,網易雲音樂在推出活動前應該已經做了充分準備,但最終不少使用者還是遇到了卡頓,從中可見網易雲音樂在運營或者營銷方面對使用者心理的拿捏有多到位。

這當然也引起了騰訊的關注,“性格主導色”活動很快遭到騰訊遮蔽。對此,騰訊給出的解釋是:因包含互動測試內容,被多人投訴,為維護綠色上網環境,已停止訪問。

03

丁磊音樂夢受阻

版權之外,對於網易雲音樂而言,營收和利潤始終是它揮之不去的痛。

根據網易雲音樂最新公佈的財報資料顯示,2021年,網易雲音樂全年收入69.9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2.9%,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下,經調整後淨虧損為10.44億人民幣,同比縮窄33.4%。

表面上看,網易雲音樂的這份財報很是喜人,但細究去看,過去的2021年,“雲村”故事幾乎已經接近尾聲,丁磊的“音樂夢”並沒有實現他理想中的美好。

從使用者層面來看,截至2021年12月31日,網易雲音樂線上音樂服務月活使用者約為1.83億人,同比增長僅為1.2%;從收入角度而言,儘管線上音樂服務月付費使用者數從1600萬人增加至2890萬人。但單月每付費使用者收入卻從2020年的8.4元降至6.7元。

有分析認為,這是由於網易雲音樂同其它平臺合作增加聯合會員所致。其中,公司的會員訂閱以折扣價出售,以推銷公司的訂閱及擴大公司的服務覆蓋面。

總地來看,2021年,網易雲音樂線上音樂服務收入為33億元,同比增長25.4%。看起來,這個資料還說得過去,但從前述分析稍加認真思考,就會發現:一方面,網易雲音樂的使用者已經觸及天花板,另一方面,單個付費使用者收入降低也說明使用者的付費意願在下降。為此,網易雲音樂加大了同其他平臺的合作以及相關促銷活動。

顯然,網易雲音樂也意識到了這些問題,並發現單靠線上音樂的收入已難以平衡鉅額成本。更重要的是,未來網易雲音樂還需要更多子彈用來購買音樂版權。

於是,基於音樂的娛樂收入也成為丁磊的目標。2021年,網易雲音樂社交娛樂服務及其他收入達到37億元,較2020年增加63.1%,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直播服務,這意味著在過去的2021年,作為音樂平臺的網易雲音樂社交娛樂服務收入已超過線上音樂服務收入。這也意味著,網易雲的核心業務已然不再是線上音樂,而是基於音樂的社交娛樂服務。而丁磊所謂的音樂理想終究還是抵不過生意。

因此有業內人士紛紛稱丁磊正在“拋棄”音樂夢。

作為音樂平臺,大半營收都來自直播等娛樂產品,多少讓人有些吃驚,而在這之外,抖音、快手、B站群雄逐鹿的“戰場”,音樂平臺的參與多少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當這些平臺的營收都依託於泛娛樂行業,無論平臺說得多麼天花亂墜,都掩蓋不了其在音樂本身投入有限的事實。

對於網易雲音樂而言,迴歸音樂本身才是正道。當丁磊意氣風發帶著網易雲音樂登陸港交所時,不知他是否還會記得“想做一家唱片公司”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