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網路的「第二次革命」

語言: CN / TW / HK

文/孟永輝

當下正在發生的這樣一場全新的變革,完全可以視作是網際網路的「二次革命」。如果我們將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一次革命」看成是一場網際網路與實體經濟有關流量和資本的爭奪戰的話,那麼,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二次革命」,更多地像是一個擁抱實體,擁抱產業的過程。同「第一次革命」時期,網際網路玩家們需要龐大的規模來確立自身的優勢地位不同,在「第二次革命」階段,網際網路玩家並不需要太多的人員,太大的規模,它們更多地需要的是一種縱向上的深度介入。

我們現在看到的席捲整個網際網路行業的裁員潮,正是這種現象的直接體現。可以預見的是,這樣一場以「瘦身」為主導的規模縮減依然還會持續,直到網際網路行業的發展真正擺脫上一個時期的發展模式為止。事實上,規模上的縮減僅僅只是一個表象而已,其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網際網路玩家開始更多地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了實體經濟,聚焦在了基礎科學,更多地聚焦在了產業本身。

如果我們將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一次革命」看成是一種外向性的戰略擴張的話,那麼,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二次革命」更多地像是一場內向性的自我革命,自我解剖。如果我們將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一次革命」看成是造就了線上和線下兩種完全不同的經濟形態的話,那麼,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二次革命」則可以造就一個線上和線下深度融合的全新的經濟形態。

透過頭部網際網路玩家們的戰略方向的轉移,我們可以非常清晰地這一點。騰訊開始做助力實體經濟的事,拼多多開始持續精耕農業,美團則是變成了「美好生活的小幫手」……種種跡象表明,網際網路行業正在放棄與實體經濟水火不容的發展模式,轉而去選擇自身與實體經濟結合的正確的方式和方法。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發展新模式,我認為主要是與網際網路行業的發展走向深入以及網際網路行業從傳統土壤開始枯萎有著莫大的聯絡。

從網際網路行業的影響深度的層面來看,現在的網際網路早已不再具備資訊撮合和中介的優勢,人們生產和生活方式的徹底轉移,正在讓網際網路的這一特質優勢不再。同時,網際網路技術同樣演化出來了諸多的新技術,大資料、雲端計算、區塊鏈、人工智慧等新技術,無一不與網際網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出,無論是網際網路對於人們的生產和生活的改變,抑或是網際網路技術的不斷演進和進化,我們都可以非常明顯地感受到,它的影響力正在從早期的淺顯、表層,開始轉向深入和全面的。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我們再去借助以往的發展模式,再去借助以往的思路,顯然是無法獲得快速的發展的。告別傳統意義上的平臺和中心的模式,轉而去尋找一種去中心化的發展新模式,才是保證網際網路行業的發展可以獲得新的突破的關鍵所在。

從網際網路的土壤開始枯萎的層面來看,一直以來,網際網路行業之所以會獲得如此快速的發展,資本和流量以及衍生於它們的諸多因素在其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功能和作用。可以說,網際網路行業的崛起和興盛,並不是因為網際網路本身多麼地具有顛覆性,而是說,資本和流量的紅利成就了網際網路行業。

經歷了PC時代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聯合洗禮之後,我們看到的是一場全新的嬗變正在上演。在這個過程當中,流量見頂,資本退潮,曾經助推網際網路行業發展的「天時」早已不再。在這樣一個階段,如果我們依然按照傳統的網際網路模式來發展,必然會陷入到新的困境之中。

以上兩個方面的原因,最終導致了網際網路行業必然需要轉型,必然需要告別傳統意義上的發展模式。

那麼,網際網路的「二次革命」的新藍海在哪呢?

我認為,告別以往的二元分離的發展模式,轉而去尋找網際網路與實體經濟結合的方式和方法,從而為網際網路行業的發展繼續汲取營養,才是網際網路的「二次革命」的藍海所在。

首先,網際網路需要尋找新的「營養基」。任何一種技術,欲要發展處它的最大的功能和作用,必然需要找到「營養基」才行。網際網路行業,同樣如此。如果我們將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一次革命」期的「營養基」看成是資本和流量的話,那麼,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二次革命」的「營養基」則是實體經濟和實體產業。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樣一個全新的階段,網際網路與實體經濟、實體產業的結合並不能夠像「一次革命」期那樣,僅僅只是依靠平臺和中心的方式來實現,而是需要真正找到與實體經濟、實體產業深度融合的方式和方法。簡單來講,在網際網路行業的「二次革命」期間,傳統意義上的平臺和中心將不復存在,經典意義上的網際網路公司同樣也是不復存在的。通過迴歸實體,迴歸產業,為網際網路行業的發展找到新的「營養基」,才是保證它可以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其次,網際網路需要找到新的商業模式。在「第一次革命」階段,我們都知道,幾乎所有的網際網路玩家的商業模式,基本上都是依靠撮合和中介的方式來實現的。因此,如果對這一階段的網際網路式的商業模式做一次總結的話,撮合和中介,無疑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等到了新的發展階段,網際網路需要告別這樣一種以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發展模式,轉而去尋找一種深度賦能和改造的新型商業模式。同以往的撮合和中介不同,在這樣一個新階段,我們需要網際網路玩家們真正深入到實體經濟、實體產業的實際運作過程當中,通過真正給實體經濟和實體產業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改變來獲得盈利。如果對這樣一個階段的商業模式做一個總結的話,賦能和改造,無疑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再次,網際網路需要衍生出新形態。正如上文所說的那樣,現在的網際網路,早已不再是我們所理解的那樣。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諸多新技術,幾乎都可以找到與網際網路之間的聯絡。因此,與其我們說這些新技術是新技術,倒不如說,它們都是網際網路的衍生體,都是網際網路的新形態。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隨著網際網路發展的持續深入,特別是隨著網際網路技術與其他新技術型別的不斷深入融合,我們還將會看到它衍生出來更多新的技術型別,這些新的技術型別將會取代傳統意義上的網際網路形態,成為新的網際網路的代名詞。可能它們的名字會有所改變,但是,它們與網際網路技術之間的聯絡則是必然的。

複次,網際網路需要新的產品、服務和體驗。無論是以上的哪種改變,如果沒有新的產品、服務和體驗的出現,所謂的網際網路行業的變革都是不徹底的,都是不完整的。以元宇宙、web3.0為代表的諸多新概念的出現,告訴我們,網際網路的「第二次革命」必然是以新的產品、新的服務和新的體驗為終極目的地的。

如果對新的產品、服務和體驗做一個總結的話,我認為,虛實結合,數實融合將會是主要特徵。未來,我們無論是購買產品,享受服務,抑或是感受體驗,都需要以虛實融合,數實融合作為註腳。當網際網路行業出現了新的產品、新的服務和新的體驗,它的「第二次革命」才算是真正實現。

結語

同很多人將網際網路行業正在發生的這樣一場深度變革看成是網際網路時代的落幕不同,我更加願意將這樣一個過程看成是網際網路行業的「第二次革命」。經歷了這樣一個階段的洗禮之後,網際網路行業才能有新的進化,才能獲得新的發展可能性,才能真正跳出傳統意義上的發展新模式。

作者簡介  PROFILE

孟永輝 

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行業研究專家,戰略顧問。

合作聯絡

微信:95184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