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最終還是走了馬化騰和周鴻禕的老路

語言: CN / TW / HK

空有凌雲志,奈何不賺錢。

全球社交巨頭Meta,在4月7日這一天發生了兩件事。

第一件是Meta宣佈取消了2022年的年度開發者大會“Facebook F8”,原因是需要更多時間來準備“元宇宙”這個大專案。

Facebook開發者和創業專案總監Diego Duarte Moreira週三在官方部落格中撰文表示:

“與過去幾年類似,我們在程式設計方面會有一個短暫的休息,在2022年我們將不舉行F8大會,同時我們將為網際網路的下一個篇章,以及我們公司的下一個篇章——構建元宇宙——準備新的計劃”(Similar to years past, we are taking a brief break in programming and will not hold F8 in 2022 while we gear up on new initiatives that are all tailored towards the next chapter of the internet, and the next chapter of our company too: building the metavers)。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Meta三年來第二次取消F8大會。據悉,以往的F8大會旨在為開發者和企業提供一個瞭解Meta最新產品和創新的機會。去年的大會內容就包括了關於如何建立Facebook商業應用等內容的分享。

第二件事則比較有趣味性。據英國《金融時報》訊息,繼其去年強力推進的代號為“Diem”的全球加密貨幣專案失敗後,Meta正在籌備為旗下社交產品引入虛擬貨幣、代幣和借貸服務。

某種意義上來說,Meta不僅打算在虛擬貨幣方面捲土重來,力圖推出一個堪比騰訊Q幣的翻版,並且還要引入類似“ 360 借條”的功能。

圖-網友直呼,這不就是騰訊早期推出的Q幣翻版嗎?

看來,儘管2月份Meta市值在談笑間灰飛煙滅了2000億美元,但其將未來“押寶”在“元宇宙”上的決心沒有因此動搖。更重要的是 ,為了實現未來的“元宇宙”,是否能成功發行“貨幣”,已經成為了扎克伯格如鯁在喉的一道難關。

王牌專案胎死腹中,扎克伯格慘敗加密貨幣

加密貨幣,曾是扎克伯格的“滑鐵盧”。

2017年冬天,曾經的PayPal總裁、時任Meta Messenger負責人的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希望能創造一種全球 數字貨幣 ,並整合到Meta中。

彼時Facebook生態使用者總量已經超過20億,對於這位曾經一手把Messenger使用者數提升至13億的老牌創業者來說,他意識到加密貨幣是一個可以讓資金便捷、低成本地在世界各地轉移的機會。

在得到扎克伯格的授權後,馬庫斯建立了一個名為“Libra(天秤)”的非營利性協會,總部設在瑞士,並遊說了包括Uber,沃達豐,Spotify,Visa和萬事達卡等超過28家公司和非營利組織和Facebook一樣成為協會的成員。每位成員都將擁有平等的投票權,並向儲備金支付1000萬美元;每個專案都將指導專案的發展,並最終將Libra整合到其服務中,將數字貨幣帶給全球消費者。

獲取到商界足夠多的支援之後,2019年的“618”,在中國電商正陷入狂歡之時,扎克伯格對外宣佈了這個野心勃勃的專案。 儘管Libra宣稱是一種由美元、英鎊、歐元和日元這4種法幣計價的一籃子低波動性資產作為抵押物、不追求對美元匯率穩定,而追求實際購買力相對穩定的加密數字貨幣,已經儘可能“溫和”的表述還是震動了美國政府。

或許這種加密貨幣對美元的危害並沒有那麼聳人聽聞,但對於彼時陷入使用者資料洩密醜聞的Facebook來說,“原罪”已經成為美國政界對這位矽谷寵兒印象中揮之不去的標籤。

一個月後,如火如荼的Libra專案遭遇重創: 在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舉行有關Facebook加密貨幣的聽證會之後,德、法等國宣佈抵制該專案,不少合作伙伴宣佈推出,而10月PayPal宣佈放棄參與該專案更是給了Libra致命一擊。

隨後的一年多時間裡,儘管Libra改名為“Diem”(看來扎克伯格真的很喜歡改名)、放棄全球貨幣的定位,以及將其主要業務從瑞士轉移至美國,從而簡化Diem美元穩定幣的發行計劃。但隨著失敗的命運已經無法挽回。

最終,大衛·馬庫斯宣佈離職。Diem也在今年2月份以1.82億美元賣給了美國加州的Silvergate銀行,Facebook歷時近5年的加密貨幣之旅宣告以慘敗結束,也成為了扎克伯格職業生涯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失敗。

戰火重燃,Meta想發“Q幣”

Diem專案雖然已告終結,但Facebook對於“發幣”這件事依然抱有執念。

正如investopedia( 投資 百科)所定義那樣:“元宇宙是一種數字現實,它結合了社交媒體、線上遊戲、增強現實 (AR)、 虛擬現實 (VR) 和加密貨幣的各個方面,允許使用者進行虛擬互動。” 可以說,如果沒有合適的貨幣,“元宇宙”就無法成立。

但面對美國監管部門的虎視眈眈,Meta或許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 儘管這種被內部員工稱為“Zuck Bucks”的虛擬貨幣是為了其努力打造的Metaverse而服務,但不太可能是基於區塊鏈的加密貨幣,而是由公司集中控制,類似於遊戲應用中使用的代幣 。這在記者看來,和騰訊早年推出的“Q幣”本質上差異不大。

事實上,這並非是Facebook第一次將這種貨幣引入其生態系統。2009年,Facebook就曾推出了名為Facebook Credits的虛擬貨幣,允許使用者可以在類似FarmVille等遊戲中進行應用內購買。並且據巴克萊銀行的資料,Facebook Credits所帶來的收入佔2012年首次公開募股時收入的16%,但由於維護成本實在太高,2013年時Facebook又關閉了這個專案。

此番重啟“Q幣”,有觀點認為,Meta大約是受到了另一個正在打造遊戲元宇宙的平臺——Roblox的影響, 後者已經通過旗下的Robux代幣成功在自家產品內跑通了貨幣系統,並且可以和現實中的貨幣進行兌換,而在購買遊戲內道具等操作中,平臺將收取一定的稅金。

另外據Meta官方訊息和內部知情人士透露,Meta還在考慮為Facebook平臺和Instagram建立所謂的“社交代幣”或“聲譽代幣”。以激勵使用者在產品中按照平臺意願來行動。

面臨危機的巨獸,“360借條” 能解決問題嗎?

某種程度上,今年的Meta和當初迅速崛起又快速墜落的Magic Leap 有點類似: 兩者都在世界範圍內炒起了一個充滿想象力的概念。但Magic Leap過於貪心的經歷(從硬體到軟體再到內容,這家創業公司想全部都做出來)證明,目標太巨集大的確會玩砸了。

今年2月,在釋出年度財報之後,Meta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懷疑:市值損失超過2200億美元,儘管進入3月下旬後市值有所回升,但距離去年9月份的高點,目前Meta的市值仍然縮水了40%以上。

一方面,探索“元宇宙”業務面臨的是遙遙無期的“燒錢”;另一方面,在現象級短視訊應用TikTok對市場的不斷蠶食下,Meta正承載著有史以來的盈利壓力。

《金融時報》表示,據幾位訊息人士透露,Meta還一直在探索更傳統的金融服務,重點是通過有吸引力的利率來幫助小企業完成信貸服務,並且已經就該業務和潛在的合作伙伴進行過討論。 不過在記者看來,這項堪稱B端“360借條”的業務能否在監管嚴密的美國網際網路環境中實現,還需要畫個大大的問號。

使用者流失、收入承壓,對Meta來說,今年註定是無比煎熬的一年。去年驚動全球的改名也並沒有起到“逆天改命”的作用,如果再拿不出雷霆手段,對於扎克伯格來說,可能難免要重蹈Magic Leap的覆轍。

最後,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幹貨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