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房”or 過氣,都是玲娜貝兒的結局

語言: CN / TW / HK

在合照過程中,玲娜貝兒雙手環抱,站得遠遠的。結合另一則影片來看,玲娜貝兒與一位帥氣男遊客的互動卻表現得十分積極。合影時,玲娜貝兒主動靠近男生,並做出害羞捂嘴笑的樣子。

在如此強烈反差的互動之下,不少網友指責玲娜貝兒存在“雙標”行為,男女遊客區別對待,有“媚男”傾向的嫌疑。

隨後,“玲娜貝兒下頭”話題被頂上微博熱搜。評論區裡,網友們為了追究誰該為此事負責的問題吵得不可開交,有人說是扮演人員OOC了(做出不符人設的行為),有人說是遊客沒有遵照規定的問題,還有人指責都是迪士尼的錯。

看到這一大型甩鍋現場,有人驚呼“飯圈文化入侵迪士尼”,連人偶都會塌房。無獨有偶,就在前段時間,北京環球影城的威震天角色也曾因言辭不妥遭到遊客的舉報。從玲娜貝兒到威震天,為何這些真人扮演玩偶爭議總是不斷。

再跟蹤玲娜貝兒的成名經歷,從外號、粉絲互動再到周邊產品,都能發現這是迪士尼精心鋪下的造星之路。而玲娜貝兒的結局,從最開始便定下了。

迪士尼為“女明星”造勢

其實,很多不清楚來龍去脈的看客,更想知道的是:一隻狐狸人偶究竟有何種魅力?

外形過關是首要的,粉色的狐狸外皮配上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還有一雙藍寶石似的大眼睛,再戴上一朵嬌嫩的紫色小花,它輕輕鬆鬆俘獲了遊客的心。在IP人設上,作為迪士尼達菲家族中的新成員,玲娜貝兒設定為小小冒險家,喜歡用放大鏡觀察大自然,性格大大咧咧,愛交朋友。

除去這些先天條件,表情包、短影片才是兩位“大功臣”。

一個個可愛又生動的玲娜貝兒表情包被上傳至各大平臺,隨處可見的表情包全套吸引著人們下載。在社交軟體的推波助瀾下,人們對玲娜貝兒漸漸眼熟了起來。

光是表情包還不夠,短影片平臺上相關互動影片也屢次登上熱搜。

在許多互動影片中,玲娜貝兒表現出驚人的營業水準:被叫“兒兒”後捂住大耳朵,一旁的遊客被逗得合不攏嘴;縮起小手,半蹲著學小松鼠走路;當被表白後,她會還比一個大大愛心……諸如此類充滿人情味的互動環節,讓不少遊客變身成“媽媽粉”,喚玲娜貝兒為“女兒”或者“寶貝”。

迪士尼除了鋪天蓋地的表情包和短影片投入以外,對於演職人員還有著一套硬性規定。

據報道,上海迪士尼對於每位角色都有非常嚴格的人物設定,演職人員不能做出與人設不符的行為。否則,扮演人員就會收到口頭警告,嚴重時還需要寫檢討書進行反省。當碰到遊客給出違揹人設的要求時,工作人員要以貼合角色的形式打圓場。

大力宣傳和盡職的工作人員雙重加持,將玲娜貝兒推上了頂流的位置。

不得不感嘆,迪士尼對於人偶的營銷可以稱得上行業典範。

營銷後遺症——飯圈化

而迪士尼照搬造星模式的後遺症慢慢浮現出來,那就是粉絲飯圈化。

這一次下頭事件中,有人指出是因為內膽(指代扮演人員)的更換,沒有以前那位敬職敬業。而為此,還有粉絲專門進行了演職人員的科普:把其中的內膽分為四人:堆堆、七七、九九和呆呆。因為四人扮演的“玲娜貝兒”有著行為上的小差別,比如堆堆可愛的小動作比較多,七七走姿比較霸氣等等。

進而又出現了“內膽粉”,專門只看某人扮演玲娜貝兒的粉絲。在抖音影片評論區裡,粉絲們因為是否要區分工作人員而爭論起來。在此次事件發生後,還有粉絲專門跑到迪士尼微博下要求換掉工作人員,儼然一幅“飯圈眾生相”。

而另一邊,粉絲們關心的“內膽”們的工作待遇並不如意。有報道稱,像玲娜貝兒這樣出名的人偶演員已經是一線工資裡最高的,工作三年的月薪僅為6000元。而近七成演員中多為一米五左右的女性,她們需要承擔15斤左右的重量。在此前提下,如果粉絲們中意的“玲娜貝兒”扮演者離職了,那麼這份喜愛還能持續多久呢?

作為迪士尼達菲家族裡的“前輩”,星黛露在2018年推出後,也曾風光無限。身為當年迪士尼的銷售冠軍,星黛露從誕生之初到目前的銷售所有玩偶疊加在一起,總高度能達到119座珠穆拉瑪峰。如今風頭被玲娜貝兒搶走後,還有人吐槽星黛露的外形有點禿,對其稱呼也從“露露”變成了“紫兔子”。

迪士尼恐怕也沒有想到,在助推玲娜貝兒走紅之後還伴隨著飯圈化的風險,“川沙頂流女明星”並沒那麼容易當。

童話還是拿錢堆起來的

玲娜貝兒這個IP爆火之後,反應最快的還是周邊產品市場。

9月末,玲娜貝兒首次亮相於上海迪士尼,隨後上架了近三十款周邊產品,並於當天兜售一空。為此,迪士尼還專門貼出“玲娜貝兒系列商品每單每款限購兩件”的告示,卻難抵粉絲們的高漲熱情,周邊產品常常處在供不應求的狀態。

“縫紉機都踩冒煙了。”這是粉絲們經常在調侃周邊產品難買時說的一句話。

緊跟著的是產品溢價,一個原價219元的毛絨公仔被炒至上千元,“川沙妲己”名副其實地掏空了粉絲們的錢包。在小紅書上的相關話題上,不乏有博主用比原價高出8到10倍的價格進行購買。

當然玲娜貝兒成為“銷冠”,也是迪士尼最希望看到的畫面,依靠IP形象來吸金。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今年8月,全球IP收益排名中前十名有一半來自於迪士尼,累計經濟價值達到3110億。以上海迪士尼樂園為例,五週年累計銷售出毛絨玩具超577萬個,商品授權和零售的佔比高達25.32%。其中,此前推出的IP星黛露、達菲、雪莉玫和傑拉多尼還被稱作“搶錢F4組合”。

掌握了IP的財富密碼,主題樂園都開始打造自家IP。前段時間,憑藉“碎嘴子”出圈的威震天,在節假日間為北京環球影城拉來不少客流量。據北京市商務局資料顯示,北京環球影城在十一黃金週期間,平均每日入園人數超2.5萬,帶動外來消費增長15%。

但巨大商業價值帶來的不止是IP之間的競爭,還有盯上“油水”的山寨工廠。

一大批假冒偽劣的“山娜貝兒”出現在市面上,在某寶搜尋“玲娜貝兒玩偶”關鍵詞,能跳出50元到500元價格不等的公仔們。

左邊假貨,右邊正品

不少商家在商品頁面上註明“正品採購”“保真”等字樣,但從圖片來看根本無法區分真假。在提問是否為正品後,有買家迴應稱:“這個價格你覺得呢?”即便是花了比原價更高的金額,消費者仍在為真假擔憂,號稱“版權狂魔”的迪士尼也難捱個去告。

“迪士尼守護神奇和快樂”。

但現實告訴粉絲們:他們所喜愛的IP形象,在迪士尼和山寨工廠眼中還是賺錢工具。

在走上迪士尼頂流女明星的寶座之前,玲娜貝兒還僅僅是一隻有著愛探險人設的小狐狸。實際上,像這樣沒有作品的人偶最終結局都是過氣或是塌房。粉絲們迅速上頭後也會迅速下頭,待到下一個新IP的出現,玲娜貝兒也可能會被擠下花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