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大佬轉身,網際網路大廠創始人扎堆「詩與遠方」

語言: CN / TW / HK

小米近來幾項工商變更,顯示出雷軍轉身造車的決心。

近日, 小米科技 (武漢)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雷軍退出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由曾學忠接任。

愛企查顯示, 小米科技 (武漢)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9月,註冊資本2.1億元,由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全資持股。 值得一提的是,武漢大學是雷軍母校,他本人也是湖北人,武漢也是小米的第二總部。

接棒的曾學忠是通訊老兵,1996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曾在 中興通訊 工作22年。2017年曾學忠加盟 紫光集團 ,任全球執行副總裁。2019年上半年,離開紫光的曾學忠擔任深圳市匯芯通訊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和法人代表,並獲小米投資。

2020年7月,小米集團公佈最新高管任命:曾學忠出任小米集團副總裁、手機部總裁,負責手機產品的研發和生產工作,向集團董事長兼CEO雷軍彙報。小米方面稱,曾學忠將繼續擔任匯芯通訊董事長,小米將與匯芯通訊繼續展開戰略合作,並全力支援匯芯通訊的業務開展。

曾學忠接棒之前,雷軍在小米系公司的“進出”不斷: 今年9月1日,雷軍注資100億元,親自出任小米汽車有限公司法人代表;11月19日,雷軍新任職小米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的經理、執行董事 ;10月21日,雷軍不再擔任成都倍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10月20日,雷軍退出小米信用管理有限公司;10月15日,上海小米金融資訊服務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雷軍退出公司董事。

可以看出,小米造車動作頻頻, 野馬財經 亦從知情人士處獲悉, 雷軍本人確實是想把精力放到造車上。 10月19日,雷軍在投資者日上宣佈,小米造車及團隊各項工作的進展都遠超他的預期,預計小米汽車於2024年上半年正式量產。

小米集團(1810.HK)三季報顯示,小米汽車團隊已超過500人,野馬財經瞭解到,該數字仍在增加。

近年來,包括馬雲、劉強東、張一鳴、劉強東、宿華等多位網際網路公司創始人選擇身退,或是退居二線,或是探索其他業務,這股風潮如今“傳”給了小米。

快手變陣

10月29日晚,快手(1025.HK)釋出公告稱,自即日起,宿華不再擔任執行長,由快手聯合創始人程一笑將接任該職位。宿華將繼續擔任董事長、執行董事、薪酬委員會成員。

此次宿華“退位”,與此前拼多多黃崢、 位元組跳動 張一鳴稍有不同。根據公告,程一笑仍需向宿華彙報。宿華和程一笑的投票權也不變,宿華佔39.1%、程一笑佔30.95%。 但管理角色更加明確,宿華負責公司長期戰略,程一笑負責公司日常運營和業務發展

快手需要這樣一次變陣,上市之初,遇到資金熱捧至萬億港元,隨著新的市場熱點到來和資金趨於理性,如今回落至4430萬港元。短影片賽道競爭也愈加激烈,抖音越跑越快,微信影片號也迎頭追上,快手的處境並不舒適。

作為快手創始人,程一笑其實是重回CEO的位置。2011年,技術出身的程一笑創辦了GIF快手,直到2013年,宿華才帶領職業經理人團隊加入。

2011年到2013年期間,快手只是一個做GIF的工具類App,也很少人知道程一笑。當時快手的投資人五源資本張斐認為工具類App大都難以存活,且天花板很低,認識到快手GIF侷限性的程一笑開始轉型破局。

但轉型過程並不順利,融資、管理團隊和業務發展都是難題。在這樣的契機下,張斐湊了一個局,程一笑和宿華一拍即合。

為了引入宿華,程一笑和五源資本各自稀釋了一半的股份,剩下的一半通過期權分給宿華和他的團隊,並且將CEO讓賢給了宿華。這為快手未來發展埋了隱患。

後來快手又拉來了銀鑫、楊遠熙,從程一笑手裡又分走了不少股份。這也導致了快手上市後,宿華持股12.68%,高於創始人程一笑的10%。宿華所持的A類股票也高於程一笑。

但宿華等新鮮血液的加入,也讓快手改頭換面,從一個GIF製作工具,轉型成了影片社交軟體,慢慢成長至如今日活過億的快手App。

在這次分工調整前,宿華是董事長兼CEO,負責快手戰略和關鍵決策,代表快手官方對外發聲;程一笑作為首席產品官,負責快手內容相關產品的具體業務發展,包括電商、遊戲、產品等部門。宿華主外,程一笑主內,這是二人長期合作形成的默契,遇到問題充分討論,達成一致後再行動。宿華與程一笑二人的無縫合作,一度被外界認為是快手取得成功的密匙之一。

整體來看,“雙核心”領導模式在快手快速上升期運轉正常,但隨著如今外部競爭激烈,股價重挫的環境下,一些微妙的情況開始出現。

高速發展下,“雙核心”領導模式帶來的組織效能內耗、決策效率偏低等問題被淡化,甚至被掩蓋。同為聯合創始人的宿華和程一笑,此前在公司內的權責並不是完全清晰。

兩人看起來分工明確,但一旦出了問題,也總會存在一個藉口——又不是我一個人拍板。此外如果負責公司具體業務的首席產品官不配合,負責管理的董事長也只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過去兩年,快手進行了多次組織變動,各業務部門負責人調動頻繁。今年9月28日,快手再次宣佈組織架構轉型,將從職能型轉向事業部制。同時,原運營部負責人嚴強釋出全員郵件宣佈離職。嚴強在快手內部屬於“宿華系”,據“財新網”報道稱,不少快手員工表示對嚴強出走並不意外,並稱這是“程一笑的勝利”。

對於外部來講,快手需要一個靈魂人物,就像張一鳴之於位元組跳動、馬雲之於阿里、劉強東之於京東。只要一提到這個人,就能聯想到這家公司,不一定是公司創始人,但一定能代表這家公司。

快手也需要一個新CEO,能對業績負責,能對公司發展負責,並有能力在短期內讓業務見效,更重要的是,出了問題能夠擔責。此前宿華是CEO,但他也是董事長、聯合創始人,出了問題,沒人能對他問責。

如今快手CEO由程一笑接任,內部分工更為明確,組織結構更為清晰,但市場還能給快手多長時間?我們拭目以待。

大佬退居幕後

近年來,網際網路公司創始人紛紛退休,或退出公司日常經營管理,專注戰略方面的事情,或投入探索更加前沿的領域。

先有馬雲、劉強東,再是80後創業者黃錚、張一鳴。

今年9月6日,京東集團對外公佈訊息稱,原京東零售CEO徐雷升任京東集團總裁。這意味著,劉強東辭任了這一職位,“交棒”給現年47歲的徐雷。

儘管京東對高管團隊交接班早有擘畫,但是此番劉強東將京東集團總裁一職“交棒”徐雷,外界還是頗感突然。

早在2018年,當時京東遭遇了很多“麻煩”,這也再次暴露了京東管理團隊過於依賴“關鍵人”所帶來的風險。

2018年7月16日,京東集團宣佈實施輪值CEO制度,由時任京東集團CMO徐雷兼任首任 京東商城 輪值CEO。

徐雷在當時走向臺前,壓力可想而知。 好在劉強東一句“誰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這給徐雷吃下了定心丸。

不過,在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教授郭永清看來, 徐雷任京東集團新任總裁之後,劉強東仍在牢牢地掌控著京東。徐雷“扶正”總裁,可說是把京東集團“二把手”的位子坐得更穩了。而“一號人物”仍屬劉強東。

公告說的很明確,升任京東集團總裁的徐雷,將負責各業務板塊的日常運營和協同發展, 向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彙報。

和劉強東“交棒”後仍是一線最高決策者情形頗為類似的,是網際網路新貴——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

5月20日張一鳴宣佈退休,將CEO權杖交給了自己大學同宿舍的兄弟。張一鳴覺得做CEO特別被動:每天聽彙報、聽總結,做審批、做決策,這造成內部視角,知識結構更新緩慢。

和劉強東類似,38歲的張一鳴在交出一線事務指揮權的同時,保留了對企業的最高決策權。儘管位元組跳動還未實現上市,但是外界相信,辭任CEO的張一鳴,仍牢牢掌握著位元組跳動的投票權。

張一鳴認為,位元組跳動這幾年一直在“吃老本”,接下來位元組跳動需要幹一些更有創造性事兒。而張一鳴的公開信宣稱他要對此負責。

馬雲、黃崢:

退居二線仍是靈魂人物

近年來,國內主要網際網路公司創始人很多選擇退居二線,包括交戰正酣的阿里和拼多多。

2019年9月10日,在杭州奧體中心上演的 阿里巴巴 20週年慶祝會上,馬雲對外宣佈:他將辭任 阿里巴巴 董事局主席和CEO。 而在此之前,馬雲就曾接受採訪稱,他為自己的退休已經準備了10年,好讓年輕一代的才俊接班。

有意思的是,馬雲最終選中的青年才俊張勇,並沒有比馬雲年輕很多。馬雲出生於1964年,退休時候也才55歲,正值年富力強之時;而張勇生於1972年,比馬雲也沒小几歲。這引得網民一片歡呼聲,年輕真好。

儘管高調宣佈退休,但是馬雲並沒有“歸隱山林”的意思。 在退休演講中馬雲表示,“世界這麼好、我這麼愛熱鬧、機會這麼多,哪裡捨得這麼年輕就退休離場,我希望換個江湖”。 對退休後要切換到哪一個“江湖”中去,馬老師給了六個字三件事:教育環保公益。

其實除了上述退休後要從事的三件事,外界相信, 作為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退居二線的馬雲還是會以其特有的方式參與到阿里巴巴的事務中去。這不僅是因為他在阿里尤其是螞蟻集團擁有股份,作為一個創業者,又有誰不時刻關心關注自己一手創立起來的企業的發展步伐呢?

和馬雲退休後情形相似的另一位網際網路大佬,是拼多多創始人黃崢。 而之所以說二者相似,是因為二者在宣佈退休後,仍然在其創立的企業組織中仍扮演著精神領袖的角色。

早在2020年12月,當農夫山泉鍾睒睒首度問鼎中國首富之際,40歲的黃崢在富豪榜上已經位列第二,超過“雙馬”。 很多榜單直言,黃崢將是下一位中國首富。 敏感的黃崢,主動進行調整。

2021年3月17日,在釋出2020年財報後,黃崢發出2021年度致股東信,宣佈辭任董事長,現任CEO陳磊接替其職務。 此舉被外界視為黃崢的急流勇退。

和馬雲類似,黃崢辭去了在拼多多所有的管理職位。更加徹底的是,黃崢還主動放棄了1∶10的超級投票權;並將名下股份的投票權委託給董事會以投票方式進行決策。對於手中持有的拼多多股份,他表示將在未來三年鎖定不出售。

在此之前的2020年7月,黃崢卸任拼多多CEO,捐贈並劃轉部分股權進入一家慈善基金和拼多多 合夥人 集體。因此之故,黃崢個人控制的股份降至29.4%,投票權相應降至80.7%。

即使此番退休並讓渡了手中的超級投票權,但是沒有人會懷疑黃崢對拼多多的強大影響力。

退休之後去做什麼,黃崢表示“將結合個人終身興趣,致力於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黃崢從小的夢想是成為物理學家,“我不知道世間有什麼是確定不變的,但我只知道,只要一看到星星,我就會開始做夢。”他認為從拼多多退休去從事科學事業,“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

目前來看,雷軍只是退出小米部分分公司的職務或法人代表,把精力聚焦到造車上,並不代表退休或是讓出控制權。如他放出的豪言:“ 這將是我人生當中最後一次重大的專案,我願意押上我人生所有積累的戰績和聲譽,為小米汽車而戰。”

無論結果如何,創業者的身份和初心值得欣賞。你看好小米造車嗎?歡迎評論區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