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年輕人,選大廠、國企還是公務員

語言: CN / TW / HK

“深圳年薪30萬、五險一金低的私企,和佛山月薪1萬,六險一金頂格交的國企,選哪個?”

底下網友紛紛支招,“選央企更好”、“不全額繳納公積金的私企一般坑比較多”,“除非深圳的工資多30%以上,否則還是佛山香,深圳掙錢深圳花。”

不止是虎撲,脈脈、豆瓣、 小紅書 上都有這種“offer選擇”帖,內容大多是敘述自己在幾份offer之間的搖擺:國企與大廠,大城市與小縣城……

當事人糾結,網友則根據自己“過來人”經驗支招。對offer的選擇,已經成為這屆網友必備的“衝浪話題”。

晒offer的人粗略分為兩類。一類是凡爾賽派:現在有兩個offer,一個是阿里達摩院,一個是華為研究院,怎麼選?線上等,挺急的。

有自稱985博士的人在秋招就拿到了3個offer,年薪41萬的 比亞迪 、53萬的華為實驗室,以及小米的材料工程師。

在脈脈上晒offer,年薪二三十萬處於鄙視鏈底端。這裡的打工人年終獎幾萬起步,免費房補、免費三餐更是工作的底線。

還沒怎麼招呢,offer先捲起來了。“秋招好不容易拿個30w左右的offer,一上脈脈遍地都是校招四五十萬的。”、“拿到35w的offer跟做夢一樣,結果好傢伙上來一看,也就普通水平吧。”

小紅書上的凡爾賽層級更高,發帖人對無數人求之不得的大廠offer直接閉眼拒,有人拒絕了4個年薪30萬的網際網路大廠offer、有人連拒兩個50萬的offer,最終選擇35萬的央企、還有人成了大廠收割機,同時晒出快手、位元組、騰訊、美團四家offer。線上問“offer怎麼選?”

對於這類人,網友評論也是出奇的一致,“月薪6000的我不配出主意”、“央企還有35萬,比我在大廠搬磚的工資還高”。

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凡爾賽,晒offer的還有另一類,便是遇到了你我等普通人普遍會糾結的難題:剛畢業,是選擇北上深租房奮鬥,還是選一個離家近的城市安逸過一生?

知乎上類似的問題,選擇網際網路還是國企?瀏覽量普遍過萬,更能反映選安逸or奮鬥是每一屆年輕打工人繞不開的話題,小紅書上的凡爾賽雖然極具衝擊力,但呼聲最高的,還是關於家鄉與大城市、體制內和私企之間的選擇。

在面對選私企還是體制內,選大公司還是小公司的問題上,更多的網友都一致地選擇了體制內和大公司,原因是錢多事少。

但offer糾結者很快就發現,錢多事少的工作,只存在於網友的想象裡。因為無論怎麼選,最後都會後悔。

這似乎是一道沒有正確答案的選擇題。

有一種遺憾,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在虎撲的一個帖子中,當事人雖然拿到鵝廠offer,成了眾人羨慕的物件,但心底還藏著一個民警夢:“本科院校再牛逼,簡歷再完美,工作能力再強,那又如何?身體素質依然沒達到特招大佬的水平,公安不要。”

有的人後悔則因為薪資待遇不達預期。27歲的陸正鼎在私企和國企offer糾結,最後在眾多熱心網友的建議下,選擇了“錢多事少”的國企,他告訴字母榜,等入了職後才發現,國企的工作只有事少,沒有錢多,稅前和到手工資相差大,後悔又想回私企,但看到網上太多人吐槽私企,自己又很糾結,不知道該不該辭職。

還有的人,則是offer還沒拿到,就遇到了“黑天鵝”,只後悔自己高興得太早:一週前還在發帖炫耀拿到了不少offer,包括理想汽車和其他家offer,萬萬沒想到,等了一個多星期,理想汽車的offer泡湯了,另一家和HR之前談好的30W年薪也縮水成了25W。

選offer,性別也成了干擾因素。有女生在脈脈上徵求意見,一個offer是杭州阿里,總包38萬,一個offer是武漢農行,總包20-25萬,有網友給出了意見“男生阿里,女生農行”。

持這樣觀點的人不在少數,知乎一個問題“本人女,tplink和長沙國企offer選擇?”,最高讚的回答是建議國企,“如果男生就建議去外面闖闖”。

要是offer選擇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人們傾向於用分類來尋求安全感,但現實卻包含很多雜音。

這廂說“男的閉眼選大廠就好”,那廂卻看到遵循該原則的“過來人”倒苦水,明明是個未婚程式設計師,月入3萬,背靠大廠,卻發現自己不是黃金單身漢,在當地的婚戀市場打不過工作穩定的公務員;明明是個已婚程式設計師,卻被老婆一直勸說去考公。

即便你真的將自己框在“性別規則”裡,也不總能如願。

拿著好幾個offer求助的人糾結,為別人選offer操碎了心的網友,同時也吵翻了天。求助的物件觀點碰撞,各執一詞,這樣的求助註定是無效求助。

大廠的“過來人”勸人去央企,央企的“過來人”勸人去大廠。

在“ 位元組跳動 or央企offer”帖子底下,也有人以“朋友的同事在大廠”為例,洋洋灑灑寫了一篇小作文,來佐證為何要選擇央企。

“朋友的同事,某大廠的程式設計師,今年36,被裁員…….除非這個程式設計師之後要做生意,不然中年被辭退,挺慘的。”

反壟斷背景下“網際網路大廠多次被點名”是佐證,今年的網際網路企業裁員潮也是有力證明,失業就在彈指一揮間,網際網路終究不是終途。

然而“城裡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定律再次顯靈。不少身在國企的過來人,同樣苦口婆心的勸人,千萬別進體制內。

有人覺得無意義,“身在北京央企,已經打算跑了”,原因是“工作瑣碎,毫無成就感,薪資低且穩定”;

有人嫌棄體制內工資漲的太慢,“畢業十年一直在體制內”,“國企事業體制內的如今都已20w一年,去阿里百度騰訊的同學們好多年收入過百萬了……沒誰跟錢過不去”;

“能力強想奮鬥選私企,能力平庸求安穩選體制內”也未必正確,有人指出,以為國企不加班?太天真了,你可能是對國企有誤解。

《奇葩說》的辯手陳銘曾坦言,在媒體人和大學講師之間,他選擇了相對輕鬆的講師的工作,原因是講師還有三個月的帶薪休假。

出身於1988年的陳銘,所說的留校任教的時間點,據推算應當在2015年左右。彼時,陳銘若發帖“武漢大學博士,留校任教還是去做媒體人”,想必會有很多聲音支援後者。

過去的輿論環境還在動輒追求詩和遠方,鼓勵別人從體制內辭職。2015年一位女教師給領導寫的10字辭職信“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火爆全網,評論區清一色的全是鼓勵和嚮往。

“有三個月帶薪休假”的原因,在2015年顯得太沒有野心,太求安穩。

這些年考公的人越來越多。2019年國家公務員考試報名人數有133.78萬人,2020年為139.58萬人;2021年上升至151.19萬人。更有碩博士一畢業就進了體制內。前幾年杭州市餘杭區的一份招聘公示名單顯示的48個崗位中,擬聘用人員清一色全是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碩士和博士畢業生。

沒過幾年,網友的態度就變了,再有人發帖稱想從體制內辭職,評論區裡大部分人勸他要謹慎,體制外的生活未必更好。

即便在人均年薪百萬的脈脈,2020年也曾出現熱帖“復旦碩士放棄阿里、百度等大廠的offer,選擇郵局2500月薪”。發帖人認為“網際網路35歲之後就是個死,哪怕年薪60萬也只是低端打工仔”雖然聽起來極端,卻代表了打工人對在網際網路行業事業發展的普遍擔憂。

但己之蜜糖,彼之砒霜。降薪從大廠轉到央企的人,後悔自己不該早早“追求安穩”。一位網友自稱是211計算機專業畢業,之前在一家上市網際網路企業月入2萬,跳槽時拿到了美團月薪2.5萬offer,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央企。這個選擇卻令他十分後悔:下班太早無所事事,沒有了前進的動力。

選擇的一頭是offer,另一頭是求職者。什麼樣的工作更好,在不同的時空,有不同的群眾偏好。不同的人又有不同的需求與底線。

對於打工人而言,世上的路千萬條,屬於自己的只有一條,能做的只有在享受福利的同時,也承擔選擇的代價。面對眾多的offer,或許一部分網友提出的建議更為一針見血:重點不是選什麼、而是要明確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offer選擇”帖下的爭論,八成只能越幫越忙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