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智慧健身鏡,小度破圈進行時

語言: CN / TW / HK

Siri上線的第十個年頭,“智慧助手”正在引燃新的戰火。

小度旗下的科技潮牌“添添”,日前推出了一款主打運動陪伴的智慧健身鏡,將語音、視覺等多模態互動帶到了智慧健身行業;天貓精靈和新東方簽署了合作協議,宣佈將圍繞教育智慧硬體展開內容、技術、服務等方面的合作……

如果是在2020年以前,這樣的訊息註定不會被太多人關注,彼時主打語音互動的智慧助手還處於風口期,新品牌、新產品、新合作層出不窮。可當智慧音箱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告別了高速增長,當外部輿論紛紛期待賽道玩家們下一步發展時,以小度為首的行業巨頭們的新動作無疑格外引人矚目。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蟄伏期後,智慧助手的輿論熱度能否重燃,巨頭們的回答可以說是最直觀的答案。

01 當場上只剩巨頭

作為語音互動最早的載體,智慧音箱並不是一個典型的硬體賽道。

以亞馬遜推出首款Echo為起點的話,智慧音箱某種程度上延續了智慧手機的進化軌跡,許多玩家迅速湧入,僅僅在中國市場就上演了“千箱大戰”的局面,市場的年銷量也迅速超過4000萬臺的“臨界點”。

歷史在不斷重演,但從來都不是簡單的重複。

猶如智慧手機掀開了移動網際網路的序幕,智慧音箱的入口價值太過耀眼,結果自然是巨頭們的凶猛進攻,無論是海外還是國內,都呈現出了“巨頭壟斷”的局面。比如IDC的調研報告顯示,小度、天貓精靈、小米三家在國內的市場份額佔到了95%以上,市場集中度遠甚於智慧手機。

市場過快集中的副作用在於:智慧音箱的市場擴張離不開“低價補貼”,一旦巨頭們掌控了市場,不再出現格局被顛覆的懸念,普遍會選擇跳出“價格戰”的泥潭,產品定價將一步步迴歸理性,同時也意味著被低價挑起的市場需求,也將隨著價格的正常化不斷收縮,並直接影響整體的業績表現。

正如洛圖科技在《中國智慧音箱零售市場月度追蹤》中提到的,2021年第三季度,中國智慧音箱市場的銷量為779萬臺,同比下降1.5%;第三季度國內智慧音箱市場的銷售額為22億元,同比增長27.2%。

這樣的一幕並不缺少合理的解釋。市場銷量雖然有下滑的趨勢,但市場的銷售額卻在高速增長,符合對巨頭們摒棄低價策略的判斷。何況智慧手機、家電、乘用車等市場同期的銷量均在下滑,智慧音箱也不可避免被消費低迷的外部環境影響,即使智慧音箱的銷量已經開始觸底反彈,特別是帶屏智慧音箱還在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

雖然在整體低迷中智慧音箱行業還是保持著相對亮眼的成績,但小度、天貓精靈和小米組成的頭部梯隊佔據了市場,卻需要回答另一個棘手問題:智慧助手的想象空間在哪裡,行業能否重新煥發活力?

02 市場進入新週期

答案其實早已經給出了。

如果智慧助手的硬體載體過於單一,使用者只能用來查天氣、問時間、聽新聞,幾乎很難形成高粘性的使用者習慣。智慧助手想要進一步佔領使用者的心智,勢必要在語音互動的基礎上不斷向外拓展,然後通過豐富的內容和功能讓使用者產生慣性依賴。

外界眼中的智慧音箱似乎進入了靜默期,但三巨頭則非常默契的告別了固守單一硬體的思維,開始了生態和場景上的“暗戰”。

最早押注帶屏智慧音箱的小度,採取了1+X+Y的產品理念。其中1是小度助手,也是小度的戰略核心;X是互動類產品,在音箱的基礎上衍生出了智慧屏、耳機、翻譯、智慧電視、智慧健身鏡等觸點;Y是生態層面,包括開發者生態、內容佈局和IoT硬體的相容。簡單來說,就是為語音互動創造更多的可玩性。

天貓精靈在劃入阿里雲事業群后,看似要一心打造IoT生態圈,試圖先佔領B端再打入C端市場。同時也在悄悄彌補內容上的短板,在2020年宣佈投入 100 億元用來改造內容生態;小米對待智慧助手的態度看似最為佛系,場景主要侷限在小米生態鏈內。但不應該忽略的是,小米在2019年就推出了“1+4+N”的硬體佔領,小愛同學以智慧生活助手的身份貫穿了小米生態鏈。

不過場景和生態上的“暗戰”,並不足以讓三巨頭相安無事,在佔領了語音入口後,都在不斷去培養並夯實 “智慧助手”的認知,甚至已經出現了同質化和內卷的跡象。譬如教育場景的佈局,除天貓精靈發力,也正是小度大力“破圈”的場景之一,先後推出了小度教育智慧屏、小度智慧學習平板等產品。

03 挑戰遠沒有結束

最可行的“避卷”方案或許還是創新。

根據Gartner“技術成熟度曲線”的判斷,語音技術在過去七年多時間的演變,先後經歷了萌芽期和峰值期,當下正處於使用者期望過高導致的低谷階段。按照過往的種種經驗,接下來將是技術和產品“穩步爬升”的階段。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為何小度要跨向智慧健身賽道。

單從智慧健身市場本身來看,華為、小米、OPPO、當貝等企業早就躍躍欲試,華為多次在智慧屏釋出會上演示智慧健身功能,小米電視6至尊版、OPPO智慧電視K9,也都把智慧健身作為主要賣點。

站在小度的立場上,健身場景可以說是語音互動的天然觸點,也是驗證其“破圈”能力的路徑所在。比如添添智慧健身鏡涵蓋了普拉提、瑜伽、力量塑形、有氧舞等12個大類的近千節熱門健身課程,以及管道飛鳥、飛機大戰、定格穿牆等多款熱門體感遊戲,和教育、娛樂場景軟硬體一體的切入邏輯如出一轍。

倘若進一步把目光聚焦到人機互動的維度上,“智慧健身鏡”的背後則是小度深耕多模態互動的野心。根據小度官方的說法,添添“智慧健身鏡”首創了AI火柴人投影,可以捕捉19個人體關鍵骨骼點,並精準識別使用者的肢體動作。聯想到小度在智慧屏、學習平板等產品上的嘗試,正在語音互動的基礎上引入人臉識別、視覺、手勢、肢體等多種互動技術,等待小度助手的將不再是語音對話,而是多模態的互動。

有類似想法的不只是小度。小米也曾推出自然語言處理平臺MiNLP,將NLP技術延伸到30多個業務場景。在此基礎上升級的小愛同學5.0,被小米定義為智慧生活助手,可以和使用者通過聲音、肢體語言、資訊載體、環境等多種方式交流。

“腦洞”再大一些的話,元宇宙的號角已經引燃了數字人的熱度,百度、阿里、華為、小米等都在進行虛擬數字人的佈局。而數字人涉及到的技術創新,主要是語音生成、動畫生成、音視訊合成、對話互動等多模態模組的配合,和小度、天貓精靈、小愛同學的“智慧助手”並無本質的區別。

沿循這樣的邏輯,智慧健身鏡等新產品的出現,預示著巨頭們的佈局已經不再侷限於“智慧音箱”的爭奪,智慧助手正在被根植于越來越多的場景裡。

04 一場多維度競爭

等待智慧助手賽道的,將是一場升維戰。

正如一位創業者在審視企業辦公賽道時的感嘆:“我本以為戰鬥結束了,其實結束的只是序幕。”同樣的說法也適用於智慧助手,幾年前還可以通過語音互動的新鮮感刺激消費,接下來的市場增長卻要考驗多方面的能力。

比如技術上的進階。不管是小度、天貓精靈還是小米,智慧音箱增速“剎車”的兩年,也是硬體生態加速擴圈的時期,但最核心的基石還是語音互動,生態化的目標在於夯實語音在使用者生活場景中的“第一觸點”。諸如語音識別不準確,對話“前言不搭後語”等影響使用者體驗的技術攻堅,仍將是智慧助手的首要任務。

比如場景的再定義。有別於以往圍繞IoT生態鏈的佈局,兒童教育、智慧健身等都屬於智慧助手強化使用者連線而挖掘出的新場景,也是小度們產業破圈野心的寫照。可能否將新場景轉化為剛性的使用者需求,能否沿著使用者價值鏈不斷推陳出新,小度在內的玩家們既要解決語音互動的技術難題,也要重新定義硬體。

再比如產業的博弈。這個市場上不只智慧音箱一派,華為、OPPO等企業在以智慧手機為中心爭奪入口,智慧手錶、智慧家電等垂直領域的玩家們,也想要在家庭場景中不斷夯實話語權。就現有的市場份額而言,小度助手一派還需要積極參與打破產業鏈上下游的博弈,將語音互動滲透進更多的場景和人群。

和幾年前的萌芽期相比,智慧助手當前的戰局要複雜得多,留在場上的巨頭們不得不多維度作戰。

而 “Apple+Windows”正是小度的發展佈局策略:一面像Apple一樣打造標杆產品,滿足消費者對使用者體驗的極致追求;一面像Windows那樣驅動生態的繁榮,憑藉底層技術能力吸引越來越多的合作伙伴。這種同時擔綱創造者和賦能者的現象,淋漓盡致的詮釋了小度闖關的雄心,也揭示了智慧助手的現狀:想要徹底改變人機互動的習慣,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相對樂觀的一幕是,從智慧屏到智慧音箱、智慧耳機、巨屏電視、智慧健身鏡的破圈過程中,小度等玩家並未遇到太大的阻力,小度助手及其所賦予的多模態互動逐漸被越來越多使用者認可,比如小度智慧攝像頭電視V86已經連續5次上貨即售罄,甚至在雙11期間斬獲了品類銷量前三。

或許不少人對智慧助手的體驗還有一些微詞,卻無法否認在智慧生活與智慧家庭的多方角逐中,智慧助手的想象空間和殺傷力已經不可小覷。

05 寫在最後

智慧助手想要重塑人機互動的新正規化,註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也應該看到平靜湖面下的暗湧。

在小度等頭部玩家的佈局中,語音互動的觸點早已不再只有智慧音箱,任何可以語音喚醒、對話的智慧產品,都是智慧助手的新載體,觸點和服務的多元化,意味著智慧助手的戰事遠未到終點。

小度、天貓精靈、小米等智慧音箱時代的“勝利者”,似乎已經達成了某種共識,正在圍繞智慧助手的適用場景不約而同地“主動出擊”,或許在個別領域仍存在衝突,但“向外擴張”已是既定的趨勢。

智慧健康賽道,註定不會是小度們的最後一次探索。 返回搜狐,檢視更多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