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安醫療,一個故事暴漲80億

語言: CN / TW / HK

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但“妖股”可以。

最近一個月,因新冠家用自測試劑盒有望在美國“大賣”,醫療器械概念股 九安醫療 股價一度暴漲232%,市值從約30億上漲到了近110億。

實際上,自2010年上市以來,一度成為小米生態鏈企業的九安醫療就故事不斷,2013年至2015年間其股價曾自3.93元急速攀升至43.67元,暴漲約700%,市值最高達209億元,而後又轟然墜落。

九安醫療最近這一輪飆漲,是故技重演,還是浪子回頭?

截至12月8日,九安醫療的股價又自本輪高點回落了11%,讓剛剛衝進去的投資者捏了一把汗。

又一個新故事

公司股價最近一段時間的上漲,跟新冠概念有關。

11月8日,九安醫療釋出公告,稱其位於美國的子公司iHealth Labs Inc.(以下簡稱iHealth美國)的產品“新型冠狀病毒抗原家用自測OTC試劑盒”獲得了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應急使用授權,需求者購買無需處方,通過美國的電商、藥店、商超等渠道進行銷售。

iHealth美國成立於2010年11月9日,主要負責美國地區iHealth系列產品研發和銷售。九安醫療在互動平臺上稱,該公司員工約有70人。iHealth產品指的是可與智慧手機相連的移動互聯絡列醫療產品。

iHealth美國銷售的試劑盒主要用於體外快速、定性檢測人體前鼻拭子樣本中的病毒,可由個人自行採集操作,15分鐘出結果。獲得授權便意味著產品能在美國和認可美國應急使用授權的國家和地區銷售。

真正點燃二級市場熱情的,是公司在互動平臺上的回答:該試劑盒在美國熱銷;目前月產能為1億人份,預計到2022年初能增至2億人份。

但隨之而來的便是外界的質疑,就連深交所都下發了問詢函。

首先是所謂的“熱銷”。該產品在iHealth美國官網上的售價為13.98美元/2次測試;而在Amazon美國(以下簡稱亞馬遜),其售價為17.98美元/包(含郵費),每包含2次檢測。

在亞馬遜,該產品經常顯示“很快有貨”,有時還會顯示“當前不可用”,稱“我們不知道該商品何時或是否會重新進貨”。九安醫療解釋這是因為“Amazon美國為大型電商平臺,由於公司產品需要週轉,並非我公司斷貨”。

亞馬遜顯示,iHealth試劑盒在臨床診斷測試套件的銷售排名中名列第一。但或許是因為該產品在2021年11月才上市, 目前該產品的顧客評論只有區區58條。

與之相對應的則是其他家用新冠試劑盒,如上市時間為2021年4月,品牌名為Quidel的測試套件,2次測試23.99美元,同時期評分有3609個,平均每月評分也有400多個,且平臺顯示“有現貨”。

另一品牌名為“On/Go”的產品售價34.99美元/2次,於2021年9月上市,在臨床診斷測試套件中排名第3,顧客評分有320個,平均下來每月有約80個,也能購買。

另外引發深交所問詢的還有公司的產能。簡單計算下來,若產能全部被消化,單月收入約為7億美元-14億美元,也就是44億人民幣-89億人民幣。這也是九安醫療“母憑子貴”,股價暴漲的原因。

但事實是,產能僅指生產能力,是公司根據其裝置、勞動力資源做的一個測算。 九安醫療自己也表示,無法由此推斷實際產量,更無法推斷出實際銷量,“產量、銷量、訂單等相關資料涉及公司財務資訊”,不便披露。

但可以肯定的是,產能不代表銷量,更無法代表營業收入。更何況,美國人口目前是3億多,而該試劑盒主要在美國市場銷售,全部消化並不容易。

此外,海外新冠家庭自測市場並不冷清。除九安醫療外,熱景生物、基蛋生物、安旭生物、 明德生物 、東方生物等均有相關產品進入該市場。九安醫療也透露,截至2021年11月6日美國FDA公示的獲得應急使用授權的公司有9家。

雖說,生產該等試劑盒的不止九安醫療一個,競爭激烈下,其未必就能獨佔鰲頭,1億的產能也未必能被全部消化,但 對於炒預期的股市來說,近百億的月銷售額,仍是一個美麗希望。

股民的希望

細數九安醫療過往,新冠家用自測試劑盒並非它第一次“給予”股民希望。

根據2021年上半年財報,公司稱其業務範圍涵蓋了家用醫療器械、智慧IOT及消費產品和網際網路醫療領域。

其中,家用醫療器械就是指電子血壓計、血糖儀和體溫計等,有“九安”和“iHealth”兩大品牌。

智慧IOT及消費產品則指物聯網產品,比如跟手機相連的電子血壓計,同時在小米渠道、美國新零售平臺和亞馬遜平臺等銷售具有極致價效比的產品。

網際網路醫療,指的則是線上預約、資料共享、醫療糾紛處理、醫保支付和慢性病線上問診模式等方面。九安醫療目前推出的是糖尿病診療照護“O+O”新模式,簡單理解就是對糖尿病患者進行線下診療和線上照護。

產品種類雖然多樣,但反映到營收上,公司目前主要營收來源仍舊是iHealth系列、智慧IOT及消費產品。根據2021年上半年財報,這部分營收佔比達到了53.45%。

事實上,公司形成如今這樣的業務模式,經歷了兩次轉型,也是這兩次轉型,使其在“醫療器械”的概念外,延伸出了“可穿戴裝置”“移動網際網路”“網際網路醫療”等概念。

2011年公司推出了第一臺跟手機相連的電子血壓計,沒成想,移動網際網路爆火,這給公司提了個醒,公司開始加大在“移動網際網路”“可穿戴裝置”上的研發投入。

2012年-2014年,公司持續往移動互聯上轉型,主營業務也從“家用醫療健康電子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改成了“移動醫療解決方案提供商”。

間,公司的股價也曾數次因為沾上了“移動網際網路”“可穿戴裝置”的概念,出現了異常波動。股價從2012年12月的4元左右,漲到了2015年最高時候的逾43元。

從2016年開始,公司又開始新增新概念,在年報中稱,看到了遠端醫療、遠端照護的市場潛力,正在加緊建設“移動網際網路+健康管理雲平臺”專案,到了2018年,則稱其已經探索出糖尿病診療“O+O”新模式。

對於自身定位,公司稱其從專注家用醫療健康電子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以及雲平臺系統及服務,逐步轉型成為網際網路+醫療解決方案提供商。這一轉型也帶動了公司股價的數次異動。

隨著概念不斷疊加,公司的主要經營範圍和產品也變得愈發複雜,讓外界不禁疑惑,九安醫療到底是一家做什麼的公司?

最初的模樣

儘管九安醫療在這一輪股價暴漲前,市值只有30億,但其發展歷程倒也能用一個“歷史悠久”來形容。

90年代,不少人家裡都會配備一臺電子血壓計,九安醫療便是從那時候開始出現在大眾視野。

一般血壓計分為水銀柱式血壓計、氣壓表式血壓計和電子血壓計。其中,相對於數值更為精準的水銀柱式血壓計,電子血壓計雖可信度相對稍弱,但操作簡單,攜帶方便。

而“方便”恰好符合了九安醫療創始人劉毅的創業理念。在接受專訪時,他曾提到過康師傅泡麵流行的祕訣,認為因為它是桶裝面,讓用的人更方便了。

鑑於初期沒多少資本,一心想要創業的劉毅便希望能找到一款使用起來十分方便的產品。剛好在1995年的同學聚會上,有人提到了電子血壓計,“一是高血壓人多,二是電子方便”。

彼時,比較知名的電子血壓計品牌為日本歐姆龍,代理商們要是能用300元的價格銷售其產品,就會高興地不得了,只是很難拿到這樣的低價;與之相對的則是國內小型電子血壓計廠商生產的產品,市場價可能只有百來塊錢。

考慮到其中的空間,興起的劉毅拉上了天津大學的幾個校友一起開始了創業之路。

6個月後,他們的第一款電子血壓計誕生,為了測試準確性,他們在天津王頂堤立交橋下襬攤,用“免費測血壓”的噱頭,吸引人排隊。遺憾的是,測出來的結果有一半都不準確。

不得已之下,他們又花了3個月的時間去除錯演算法,由此誕生了九安醫療第一個合格的電子血壓計。產品上市後第一個月,在天津賣了1000臺,一年賣了1萬臺。

可惜,九安醫療沒能逃過很多初創公司都會犯的毛病,1998年-2002年的九安醫療,內部出現了各種動盪。

與此同時,一個新的問題也擺在了公司面前,那就是如何擴大銷量,賺更多的錢。此時,中國製造也開始走向了世界。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劉毅將方向定在了出口上,沒有中間商,既能砍掉營銷,又能直接找到大客戶。

於是,劉毅開始帶領公司的人跑醫療器械展會、國際展會,漸漸接觸到了巴西、波蘭、德國等國家的客戶,打開了國外市場,比如2006年公司在德國的訂單達到了100萬臺。

這也奠定了九安醫療後來的發展節奏。根據財務資料, 公司在國外的收入一直處於上風,近三年的營收佔比分別為64%、65%、80%。

不同的是,上市之初,公司的出口業務主要是為國外大型品牌進行ODM生產,國際市場客戶主要包括主營醫療渠道的客戶、主營電子類產品和超市渠道的客戶、以及主營電視直銷及郵購和禮品、促銷品渠道的客戶等。

簡單理解就是,由九安醫療自行完成設計到生產過程,購買方直接貼牌即可。

到後來,境外業務範圍又拓展成了ODM/OEM、自有品牌銷售、租賃等方面。

然而,儘管公司業務範圍愈發寬廣,但公司的營收卻並沒有得到顯而易見的增加。

業績平平

如果說公司的股價是“大起大落”,那麼營收則表現地“平平無奇”。

根據Wind資料,公司2007年-2019年的營收從2.17億元,增長到了7.06億元,年均營收為4.11億元。此外,公司2010年上市時,業績一度表現疲軟,從2009年的3.13億元下跌到了2.99億元。

直到2020年,因疫情導致公司的額溫計等防疫相關產品銷量大幅上升,帶動業績,營收20.08億元,同比增幅184.36%。

然而,隨著2021年疫情好轉,公司生產的抗疫物資等在海內外銷售量減少,公司前三季度營收再次下滑,跌幅為50.82%。

橫向對比其他醫療器械類公司, 魚躍醫療 、邁瑞醫療、 樂普醫療 2019年的營收相較2007年,分別增長了1504%、1185%、2507%,九安醫療的增幅則只有225%,差距不小。

再從利潤來看,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來,歸母淨利潤一直是“朝不保夕”,至2021年9月30日累計為1.21億元,若刨除受疫情影響的2020年、2021年,則累計歸母淨利潤為-1.71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年來,公司的非經常性損益對“優化”公司的業績功不可沒。

所謂“非經常性損益”,要麼是公司發生的與經營業務無直接關係的收支,要麼是雖跟經營業務相關,但“影響了真實公允地反映公司盈利能力”的收支,如政府補貼。

事實是,若去掉這部分損益,公司2013年-2019年的扣非後歸母淨利潤均為負值,2010年-2021年9月30日,其累計扣非後歸母淨利潤為-6.89億元,也就是說,公司主營業務這麼多年來不僅不賺錢,反而在倒虧。

在九安醫療的財務報表裡,影響其財務狀況的另一指標“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也沒有多突出,除去2012年、2020年,其他年份均為負值,讓人不禁疑惑,公司是怎麼做到數十年如一日地流出大於流入的。

2013年,公司出現了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九安醫療解釋,公司正處於基於移動網際網路的個人健康管理方向轉型的初期,所以研發投入和營銷投入還不能轉化成相應利潤,這是公司轉型之路所付出的代價。

但此後,虧損卻成了“常客”,公司剛盈利,第二年就會虧損,並且虧損金額遠比賺得多,這種“虧損-盈利-虧損”交替進行了多年,若非新冠疫情的刺激,不知會持續多久。

在資本市場上,藉助“移動網際網路”“網際網路醫療”“可穿戴裝置”以及“新冠試劑盒”等多重概念,九安醫療股價上演了一次又一次“出人意料”。

如今九安醫療的股價又跌到了18.52元,2015年其股價自43元歷史新高後暴跌的畫面仍歷歷在目,未來的九安醫療會再次上演高臺跳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