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重新奪回對生活的掌控力

語言: CN / TW / HK

晚上九點,蘇清終於處理完所有的工作,一頭紮在床上。今年就要進入三十歲,她的動作不復二十歲剛進職場那樣大開大闔,那時,她總是大幹一場後,像跳水健將一般將自己扔在棉被裡,轟然睡去。現在,她悄無聲息地“入水”,沒有翻起一點浪花,像一聲嗚咽。

蘇清是無數90後的一員,也是曾被前輩用“蓬勃生命力”這樣的詞形容過的人。如今,她和許多同齡人一樣,將先後邁入而立之年。讓一個跳水健將發出一聲嗚咽的原因實在是有很多:工作壓力與日俱增,向上管理和向下管理要學的精髓堪比拿一個博士學位,月彙報和周彙報已經不能讓領導滿足,他們甚至發明出了日報,這無異於給三十歲加班不斷的大腦和身體雪上加霜;老家的父母過了六十歲,過去常年給子女留下身強體健的“刻板印象”似乎一朝失靈,當地診所、醫院一個月跑一回都算低頻,蘇清不知怎麼辦才好,中間隔了上千公里,遠水難解近渴;身處大城市工作,有時候一些日常的小事積少成多,也足以將人壓到喘不過氣來,蘇清的住所離公司有很長的路程,每天要轉三條地鐵線,通勤往返時間超過3個小時,早晚高峰時她經常是被人流簇擁地推向前方,夏天來了,車廂的汗味和空氣鑽進每個人的鼻腔和肺部,每天上班都如同一次艱苦長征,蘇清經常覺得所有的壓力會在擠地鐵的某個瞬間大爆炸。

過去,生活的細節只是透過父母遠觀,到了三十歲,這些細節堆疊得越來越具象、龐然。站在它們面前,蘇清難以抵抗自我菲薄和自視渺小。“二十來歲的那些小朋友們比我更有生命力來掌控生活吧”,蘇清想。

00後們可不同意這種揣測。他們照樣對這個世界建立起了初步的認知。儘管比90後們缺少十載經驗,但進入社會工作的00後們,也已經有了些許深刻體驗:生活有許多精彩的可能,這精彩裡同時包括好的和壞的,因此有容乃大;生機和風險也遍佈世界的角落,意外和壓力的刀槍劍戟奔來時,才曉得世界的深不可測和變幻莫測。

在動盪的世界和繁瑣的壓力裡,這群年輕人像一個磁場,焦慮和不安趨之若鶩吸附上來。

重新掌控生活

“逆社會時鐘”討論小組似乎是另一個磁場。這裡的反焦慮就像一種“反重力”——每個人都可以身姿輕盈地在生活裡跳躍、翻轉、衝刺,甚至停駐不前。

大廠辭職後,三十歲的岑偉決心重啟自己的生活,多年職場中的工作和競爭,讓他逐漸失去了對自己和生活的掌握,如同螺絲釘被嵌入冷冰冰的機器中。日復一日的加班和人事爭鬥讓他疲憊倦怠,感受不到生活的樂趣。這一年,他離開城市的格子間,回到了鄉村和田野中,與當地人一起種植水果和蔬菜。田野裡的工友們比辦公室的同事們更鮮活,他得以瞭解每個人背後的故事,在這裡,他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起了新的理解,也得以用另一種視角觀察世界。 生活的樂趣和精彩重新浮出水面,慢下來,他重新對生活有了細緻入微的感知。

電視劇《凪的新生活》中,女 大島凪 從城市辭職來到鄉村開啟新生活

40歲自稱“李阿姨”的中年女性分享,她35歲出國留學,終於在5年後圓夢成為了一名律師。她曾被焦慮和不安挾持著走了許多年,年齡、婚姻、生育計劃、父母養老,種種惴惴不安從二十歲時就開始了,但恐懼過了,最壞的設想過了,人到底還是要向前生活。她曲線救國式地攢錢、健身,讓自己更有生命力,也更有說服力獲得父母的同意。為跟上年輕的同學們和繁重的課業,她做了各種準備,過去的工作經驗如同沉沒成本棄之確實可惜,可是成為律師的想法像一枝必然會帶來春訊的海棠一樣,讓她願意從頭開始,“沒焦慮過是假的,可是籌劃清晰了就往前走”。現在,她說自己的內心無比平和愉悅。

克服焦慮和不安,從頭開始迎接新的挑戰

28歲的李力最近也遇到了麻煩。剛剛失業,親人也不在身邊,確診癌症的那一刻,他除了無力還有深深的孤獨,高昂的手術費和治療費讓他感到崩潰。他想起來自己刷手機時曾買過一款醫療保險,聽說重大疾病可以報銷很多,試著聯絡了保險公司的客服。在同齡人打拼事業的時候,自己卻生病了,李力情緒低落,忍不住埋怨自己。他無意間翻到一篇網上的帖子: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一個女孩,用十年終於戰勝了病魔。她說“人生才剛剛開始”。這給了他些許勇氣,決定走進醫院,安心養病,迎接新的人生挑戰,

生命各有其成長路徑和週期,也各有其柳暗花明。在生存和理想之間,不同的人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但也都在努力尋找更優解,發現理想生活的線索,找到內心的居所,從焦慮轉向堅定。

如“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一樣,年輕人摸索出了重奪生活掌控力的方法: 瞭解世界和自己,規劃道路,斬去荊棘,最終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生命軌跡。

抵達理想生活

像蘇清一樣的年輕人並不少見。你可能也是其中一員。職場重壓、父母老去、生活意外、疾病造訪、人際周旋,三十歲左右與其說是“而立之年”,不如說是和世界拋來的種種難題狹路相逢之年;也是初初明白人生沒有最佳劇本和最優解,永遠需要取捨和權衡的一年;更是知曉生命絕非短途旅行而是越野長跑,不止風景無限,也是風險無限、未知無限的一年。

張營就是正在面臨種種困難的人之一。這幾年行情不好,他的小本生意遲遲不見起色。普通家庭湊起的生意啟動資金本就不算太多,張營披星戴月地工作,也只能如履薄冰地維持著生活的平衡。35歲的他有個上小學的女兒,跟父母一家五口住在一起。好在父母身體還算硬朗,日常可以幫著接送孩子,這為張營夫妻減輕了不少負擔。“轉眼一看,我從二十幾歲什麼都不懂的小孩,也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張營說。

披星戴月,維持生活的平衡

可生活的平衡還是突然被打破了。

就在張營為生活奔波的時候,兩個老人前後病倒了。女兒還在上學,生意還在苦苦維持,張營又是獨生子女,一大筆醫療費眼下實在湊不出來,他急得在電話那頭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的妻子向來是個有風險意識的人,心細如髮,總是為家人打算在前面。忙完一天,分身乏術,心急如焚的張營再次打電話回來時,妻子告訴他,以前買的家庭醫療保險為這次突發事件提供了“緩衝地帶”,保險幫助兩個老人墊付了住院費,解決了燃眉之急,她正幫兩位老人辦理住院,叫張營放心。不止父母,妻子為全家都購買了長期醫療保險,家庭單讓他們更省心,“從小孩到老人,都有保障,為的就是碰到這樣的情況,不讓家裡人受罪,著急抓瞎”。是啊,一家人一直以來都全副身心地辛辛苦苦工作,張營尤其習慣於矇眼狂奔,因而忽略了許多事情。他和妻子已經不是20歲出頭,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境況了,也不是小病小痛後捂上被子悶頭睡一覺就精神恢復的年齡了,更不是遇到緊急情況臨時抱佛腳,永遠有父母兜底的時候了。

現在,他和妻子是這個家庭的主力,要為老去的父母和成長中的女兒未雨綢繆,負起責任來。妻子的冷靜讓他更清晰地知道,他已經真正成為一個家庭的擔負者,越是遇到困難,越要有條不紊,越是能預計到的困難,越要提早準備。

張營緊鎖的眉頭稍稍緩和了幾分,但很快,新的擔憂又來了:這次賠付後,老人萬一疾病復發要怎麼辦,自己的生意還沒個起色。妻子讓他不用太焦慮,“在購買前就已經做好了功課,藍醫保這款保險保證續保20年,這期間即使是出過險或該產品停售,都可以繼續購買”。

提前規劃預防風險

日子還長,生活的難題還很多,在藍醫保醫療險的保障下,張營的焦慮稍稍放下來,妻子說得對,惶惶不可終日不如提前規劃預防風險。如何抵達理想生活,這對張營仍然是個龐然的人生大命題。但隨著交手越多,他逐漸找到與自我、與世界和解的方法。現在,他正重新奪回對生活的掌控。

過於疲憊時,要學會讓自己放鬆;依靠自己單槍匹馬難以招架時,學會尋求外界的幫助;頭腦中一團亂麻,不如請專業人士和前輩提供解決思路;身體抱恙,試著健身,飲食健康。一種更好的生活狀態是,有風險意識,但不會被過度焦慮折磨;有風險準備,但不會當風險來臨時感到身心崩潰。

醫療保障是一種可以“外包”的焦慮和顧慮。我們難以估量風險和意外的具體形狀和具體重量,醫療保障便可以在其中設定一道緩衝地帶,在難以預知的壓力之間準備一道風險可控的救火措施。就像張營的妻子和李力一樣,為生活的未知做好準備和規劃,奪回生活的掌控權。

在風險意識越來越強的青年人眼中,生活的難題層出不窮,個人和家庭往往是面對難題的前鋒。當分身乏術時,專業簡潔便利的解決方案更能解燃眉之急。三十歲的蘇清沒有“立業”,但她深明,風險和難題不可完全迴避,與其瑟縮一隅,不如預估風險,提前準備更多對抗風險的規劃,然後徑直走向期許之地。

策劃丨 三聯.CREATIVE

作者丨 應文

設計排版丨 熊清

圖片來源丨   視覺中國 網際網路

*文章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轉載請聯絡後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