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佳緣“大地震”

語言: CN / TW / HK

文 | 深燃,作者 | 唐亞華,編輯 | 沐風

一則多位高管集體“消失”的傳聞炸出了沉寂多年的婚戀網站世紀佳緣。7月18日,有微博使用者發帖稱,世紀佳緣出事了,公司的CEO、COO、CFO和幾個VP“消失了”。世紀佳緣很快出面迴應稱:“公司個別管理層因個人原因,正在配合司法機關調查。”

將傳言坐實並推向另一個輿論高潮的是世紀佳緣的大股東復星國際。復星國際方面表示,是世紀佳緣個別管理層涉嫌職務侵佔,復星國際向公安機關報案的。

世紀佳緣上一次被大範圍關注,還是引發程式設計師蘇享茂自殺的“翟欣欣事件”。很多人不知道,由百合網收購世紀佳緣而來的婚戀市場巨頭百合佳緣公司,早已由復星國際控股,且公司已於兩個月前更名為“復愛合緣集團”。

談到婚戀網站,很多人的印象停留在平臺上魚龍混雜,婚託、微商、騙財騙色者橫行,還有被帶到“小黑屋”裡不交會員費就出不來的線下門店。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視訊相親等創新模式不斷在出現,這個行業並沒有大的起色。

百合佳緣由行業老大和老二合併而來,上市後業績表現不佳,已於2019年退市。近年來,百合佳緣的動態不多,但會員投訴案例一直不少,頑疾仍然存在。不過,口碑再差,市場需求總還在,百合佳緣就這樣不好不壞地存在著。

如今,大股東復星動作頻頻,團隊大換血,整合業務線,一副要在婚戀市場大幹一場的架勢。不過,婚戀是個低頻生意,長期賺的是資訊不透明的錢,平臺上又滋生了大量低質量使用者,前景沒那麼樂觀。

世紀佳緣高管被查,復星國際指派新管理團隊

世紀佳緣高管“消失”的傳聞背後,網友們給出了諸多猜測。其中一種說法是:“交友網站之前頻繁爆出詐騙、微商、婚託……但現在最為可怕的是,和東南亞殺豬盤扯上了關係。”還有傳聞稱,世紀佳緣高管出事可能與復星國際的投資有關,例如雙方簽訂了某種協議,結局不理想。不過,這些說法都沒有得到官方證實,真實性存疑。

沸沸揚揚的討論在7月19日復星國際的迴應聲中有了初步結論。復星國際回覆深燃稱:這次案件,是復星廉政督察部門在日常的監督檢查中,發現當事人涉嫌利用職務便利進行犯罪的相關線索,之後向公安機關報案,並由公安機關依法採取了強制措施。“目前,公司業務運營一切正常,公司董事會已授權相關人員行使相應職責,新管理團隊將很快上任。”

這場風波之前,百合佳緣已經更改名字兩個多月了,只是未引起太多關注。

這家公司,可以說是在不斷易主的過程中向前的。

網際網路婚戀平臺世紀佳緣成立於2003年,於2011年在美國上市,成為“中國婚戀第一股”。創始人龔海燕在2012年卸任世紀佳緣公司CEO一職,並在2015年清空所持股份。2015年12月,成立於2004年的百合網收購世紀佳緣。2017年,世紀佳緣與百合網正式合併,更名為“百合佳緣”。

合併後,原世紀佳緣CEO吳琳光擔任百合佳緣總經理,原百合網CEO田範江擔任百合佳緣董事長。出乎意料的是, 不久之後,百合佳緣的控股權轉移到了復星國際手裡。

2018年,復星國際釋出公告,宣佈成為百合佳緣的控股股東。公開資訊顯示, 復星國際總計持有百合佳緣72.36%的股權 。到了2019年,田範江離職,復星國際派駐的原副董事長王長穎接替董事長職務。

2019年12月,百合佳緣宣佈終止掛牌。最近的動作是,2022年5月,百合佳緣更名為“復愛合緣集團”。其官網顯示,截至2022年4月底,復愛合緣集團累計擁有註冊使用者超過4億,月均活躍使用者1110萬,全國線下門店數量超過200家。

6月15日,復星全球合夥人、復愛合緣集團CEO吳琳光接受採訪時稱,公司業務已經從單純提供婚戀服務,擴充套件為婚戀、婚嫁和娛樂社群全產業鏈,此舉是為了更好地面向資本市場,講好自身故事,提升公司估值。他還公佈了復愛合緣的目標:三年內佔據國內婚戀市場份額的35%。

第三方資料中心比達諮詢釋出的《2021年度中國網際網路婚戀交友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21年,百合佳緣市場收入份額為25.1%,月活躍使用者數691.4萬人,日活躍使用者數136.8萬人。

復星國際的這一波高調操作,可以說是進一步落實對百合佳緣的實際控制權,併為公司的升級造勢,為未來的資本之路做鋪墊。

值得注意的是,復星國際的操作手法很多人看了直呼眼熟。

2019年,復星國際以整肅內部貪腐的名義,將旗下企業海南亞特蘭蒂斯副總裁及其兩名下屬移交相關部門。另外,復興國際在成為寶寶樹第一大股東之後,包括寶寶樹創始人王懷南在內的原始高管團隊陸續出局,如今寶寶樹的核心管理層也來自復星國際。

有報道顯示,在復星國際內部,自2013年設立廉政督察部,要求每一位復星員工以及與復星發生商業行為的實體和個人,都必須無條件遵守和維護復星在廉政反腐方面的政策規定。在合規合法經營的原則下,對內部腐敗問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有人說是復星國際在投資上看走眼了,不過,是不是真的投資失誤,可能只有當事人知道。

被指誘導消費、侵犯隱私,百合佳緣跌落神壇

作為“婚戀第一股”,世紀佳緣在被百合網收購,更名為百合佳緣並上市後風光登頂,而後又伴隨幾次大的惡性事件跌落神壇。

老大老二合併,獨霸婚戀市場後,按說隨之而來的是規模效應帶來的業績攀升。

而事實上,退市之前,百合佳緣財務表現並不好。

2019年12月24日,百合佳緣網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宣佈終止掛牌。資料顯示,世紀佳緣從2009年到被收購一直是盈利狀態,百合網則在2017年之前一直在虧損。

2016年,百合網淨虧損1.14億元,到2017年,併入世紀佳緣的業績後,百合佳緣開始扭虧為盈,淨利潤6548.1萬元,但到2018年,再次陷入虧損,金額達8248.2萬元。

業績不佳背後,使用者對婚戀行業的吐槽始終不少。有網友評論稱,“好好的相親平臺,怎麼混進來這麼多‘騙子’”。

影響最大的要數翟欣欣事件,在世紀佳緣上結識的翟欣欣和蘇享茂閃婚,隨後翟欣欣抓住了蘇享茂的公司機密,藉此敲詐勒索,最終蘇享茂自殺。

近年來,世紀佳緣又被曝侵犯會員隱私,放任“殺豬盤”詐騙。

2021年12月,據澎湃新聞報道, 為達“精準營銷”目的,世紀佳緣網銷售人員在系統後臺可以隨意檢視使用者個人資訊,包括會員瀏覽的異性照片記錄、聊天記錄等。

隨後世紀佳緣發表致歉宣告,稱公司出現了濫用職權查閱使用者資訊的嚴重違規行為,公司已經在後臺去除此功能,並宣佈要整改業務。

根據澎湃新聞的報道,有銷售紅娘“告誡”記者,即便是看到聊天內容存在異常,有“殺豬盤”或是詐騙跡象,也當做沒看到。“殺豬盤”詐騙指的是一些帥哥美女通過婚戀平臺結識目標人選,獲取信任後吸引其到網上賭博、投資專案上,上當者不在少數,多被騙金額巨大。

除此之外, 即使花錢購買了平臺的正規服務,也有不少人吐槽套路滿滿。

有網友總結,婚戀行業VIP服務的基本操作是,平臺用大量廣告吸引使用者註冊,再頻繁用電話誘惑使用者去線下門店,隨後有門店小屋幾小時的長談摸底。之後對症下藥,培養信心、造夢,宣稱相親成功率80%以上,提前體驗高階定製會員模式電腦選人,展示成功案例。

時機成熟後,紅娘會根據你的經濟狀況報價,裝模作樣打折,攻破心理防線逼單,沒錢先交定金,誘導簽約。交費幾萬塊錢後,紅娘安排會員頻繁約見異性,但很多人發現尬聊30分鐘就消耗一個名額,錢消耗完了,見的人卻大多不符合條件。這時紅娘繼續推銷更具誘惑力的服務,誘導續費。

從業者李域曾經跟婚戀網站的VIP負責人交流,對方演示怎麼忽悠一個在北京工作的月薪一萬多的外地女孩交5萬、10萬元來婚戀平臺找物件。 該負責人提到,只需要告訴她婚姻是投資,你月薪一兩萬,可能很多年也買不了房,過不了好生活,給你介紹個拆遷了幾套房的北京土著或富豪你就改變命運了。

“他們有各種銷售話術,有的還養了一批婚託,一個在一線城市打拼的外地女孩,如果不知道真相,很可能想去嘗試,花半年的工資去投資自己的婚姻。”李域說。

黑貓投訴上,對世紀佳緣的投訴有5180個,百合網的投訴有2057個,主要問題為誘導消費、虛假宣傳、無故扣費、霸王條款、退費難等。

市場亂象頻出,監管也已經介入。據澎湃新聞報道,2021年12月,針對個別婚戀機構侵犯個人隱私、欺騙套路消費、惡意營銷、服務條款含糊不清等問題,上海市婚姻介紹機構管理協會約談百合佳緣、珍愛網、我主良緣、壹嘉緣等四家婚介機構,要求相關機構全面開展自查自糾。

婚戀交友是剛需,但市場魚龍混雜

目前,行業內既有百合佳緣、珍愛網、我主良緣、壹嘉緣、Merry Me等相對傳統的婚戀公司,也有伊對、一號媒婆、今日相親等做出了一定創新的公司,它們以視訊化、直播、社群等方式切入市場分得了一杯羹,另外,陌陌、探探、Soul、積目、Uki等泛交友平臺,以及微信、QQ、短視訊平臺等也承擔了一定的線上婚戀社交功能。而一些線下婚介所、本地相親組織等零散的區域性供給也都在滿足著部分需求。

但是,這個行業還是處於魚龍混雜的狀態。對於傳統模式,網際網路分析師葛甲指出,“婚戀網站雖然是網際網路平臺,但也擺脫不了傳統媒婆的角色屬性,它們為了利益最大化,不惜虛假宣傳,同樣的資源價高者得,賺的就是資訊不透明的錢。 這種業務模式之下,各種的套路、違規、擦邊球一直存在,但是又很難嚴格被界定為違規 。”

他還提到,這種行業還有一個問題,容易出現“窮廟富和尚”,即公司的營收可能不高,但內部員工個個賺得盆滿鉢滿,因為業務中間有太多勾兌的機會。比如會員想多看一些資訊,多匹配一些人,私下加點兒錢,紅娘或者是其他能接觸到資料庫的員工都能做到。“平臺上的資料真真假假,如果有人想把真正優質人選隱藏起來給自己的關係戶,不是不可能,公司也很難管理。”

不過它們能存活至今也證明了,市場需求始終存在。葛甲這樣解釋:“古代的媒婆可能是十里八鄉遠近聞名的壞名聲,但是一到有婚配需求的時候,人們還是不得不去借助她們的力量來解決問題。畢竟,中彩票的人雖然少,買彩票的人一直都有很多。”

而新模式中,主打真實資訊或者熟人推薦的平臺,規避掉了一些傳統模式的痛點,但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規模的擴大,且新模式中的亂象也在滋生。

李域舉例,有一個挺火的短視訊博主,專做有錢人的婚戀生意,他攢的局,要求男士經過驗資,資產在5000萬以上者可參與,女士則通過面試來篩選,挑選年輕漂亮的。“ 這根本就是歪曲了婚戀交友,跟財色交易沒什麼區別了,但這也代表了部分從業者的做法,就是迎合一些人畸形的價值觀,去賺他們的錢 。”

行業發展至此,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平臺、使用者等多方面造成的。

今日相親創始人曾克對深燃分析, 婚戀平臺存在較多的亂象,主要責任在公司 。有的公司是受資本方對資料的要求迫使,有的則是公司自己的價值觀使然,也有的是企業內部員工的個人行為。總之結果是,不少公司為了會員數、使用者活躍度快速增長去造假,讓帥哥、美女到平臺上吸引使用者,或者為了不降低活躍度,對平臺上存在的詐騙、推銷、殺豬盤行為故意放縱,因為真正找物件的人沒有那麼活躍,這些人是最活躍的。

不過客觀來講,網際網路平臺要想監管所有的註冊使用者,本身難度也不小。

另外, 使用者的期望和事實情況不一定符合 。“很多客戶交了錢,要求找有錢的男士,或年輕漂亮的女士,但交友婚戀是雙向的,單方面中意某個人換不來你情我願。一個負責任的婚戀網站應該做一定的宣教,宣揚正確的擇偶觀,同時搭建一個真實的平臺,讓會員去遇見、交流、調整預期。”曾克說。

他提到,目前中國單身人數已經達到2億多,但核心問題不是缺男性或女性,只是結構性失衡,比如有些女生想找事業有成的男士,有些男士想找年輕漂亮的女士,還有不少人只想著不勞而獲,本來就很難匹配。

但目前大部分婚戀網站以收錢為目的,誇大成功率,迎合客戶的要求,甚至於紅娘為了完成合同去找婚託。“婚託有一些比較明顯的特徵,比如已婚、有償,但事實上婚託的界定非常難,使用者基本上只能吃啞巴虧。”曾克說。

道理都知道,為什麼企業們不能認真做好業務呢?答案也很明顯, 完全做真實的平臺,使用者數會大幅度較少。婚戀是個低頻需求,不誇大宣傳、銷售導向,業務發展太慢 。大量公司想賺快錢,就要迎合客戶,先把合同簽了,客戶想要什麼樣的物件就承諾什麼樣的,實在不行就造假,在一個人身上撈足了錢。但長此以往,不注重口碑,公司的業績萎縮也是自然。

不過,長期關注社交的黑桃資本創始合夥人潘溶融仍然非常看好婚戀社交市場的前景。 她把找工作、找房子、找物件列為老百姓的三大剛需。

“婚戀包括了婚和戀兩個環節,找物件在年輕人、年齡偏大的未婚人士身上都是強剛需,找工作、找房子領域都已經有了比較大的公司,找物件的需求也一直有很多公司在探索,只是目前還有相當一部分需求沒有被滿足好。”潘溶融說,在她看來,單身人群越來越多,市場需求和商業空間很大,服務好這些人大有機會。

如今,整合了業務,調整了團隊的復愛合緣, 目前看來還未擺脫傳統婚戀平臺以銷售為導向,做著低頻、重人工服務的老模式,未來的服務質量、盈利問題依舊是難題 。如果不做傷筋動骨的變革,徹底翻身難度很大。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域為化名。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