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佳緣深陷高管被拘“暴風眼”

語言: CN / TW / HK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馮慶豔 周應梅這兩天,世紀佳緣重新吸引外界目光,是網上一個世紀佳緣CEO、COO、CFO及幾名VP“消失”的截圖引發的。自7月18日上午至今,該公司與其控股股東兩次出來迴應了此事進展。

與世紀佳緣淪為網路“暴風眼”截然不同的是,世紀佳緣所屬集團公司百合佳緣網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百合佳緣”)北京辦公區的平靜。

7月19日下午14時左右,經濟觀察網記者探訪了百合佳緣位於望京的北京總部。記者來到北京望京SOHO中心T3塔樓5號樓六層,看到帶有百合網字樣的公司玻璃門,門內左側就是前臺,牆上印著百合網logo、名字以及網址的彩色字樣。公司時而有人進進出出,辦公室內有工作人員正戴著耳麥工作。看起來一切無異常。

世紀佳緣,曾經的明星創業公司、“中國婚戀第一股”。後經歷與百合網合併、翟欣欣事件等,一路走來早已不復往年風光。2019年合併後的百合佳緣悄然退市,那之後資訊造假等質疑也沒斷過。如今再引發外界關注,卻是高管涉嫌職務侵佔被拘的訊息。

個別管理層被拘

記者探訪百合佳緣的同一天,百合佳緣的控股股東復星集團對外迴應稱,世紀佳緣的個別管理層,因個人涉嫌職務侵佔,目前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拘留措施。

此前一天,7月18日,世紀佳緣相關負責人對經濟觀察網記者也表示,實際情況並非網路截圖所說,現公司確有個別管理層因個人原因,正在配合司法機關調查,相關資訊以司法機關公佈為準。董事會已授權相關人員行使相應職責,公司業務運營一切正常。

復星相關人士還透露,新管理團隊將很快上任。

值得一提的是,7月以來,百合佳緣已新增兩則被執行人資訊,執行標的分別為2.1萬餘元、1.7萬餘元。此外,兩家公司均涉及多個與自然人的服務合同糾紛。部分判決書顯示,百合佳緣、世紀佳緣關聯公司上海花千樹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兩公司被判返還原告服務費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

2022年5月,百合佳緣更名為“復愛合緣集團”(下稱復愛合緣),CEO依然由原百合佳緣CEO吳琳光擔任。吳琳光於1972年出生,2012年加入世紀佳緣,2017年出任百合佳緣CEO。

記者留意到,改名後的公司復愛合緣與改名前的公司百合佳緣,目前均顯示存續。

經濟觀察網記者查詢天眼查得知,復愛合緣為中國香港註冊企業,於是記者在中國香港的網上查冊中心查詢發現,復愛合緣公司類別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日期為2022年4月25日,現況為仍註冊,有兩個自然人董事分別為:王靖和吳琳光。

天眼查顯示,百合佳緣目前經營狀態顯示為存續,核准日期為2022年4月25日,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為王長穎,其職業經歷顯示其來自復星集團,2019年1月至今擔任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全球合夥人。在百合佳緣的主要人員當中,吳琳光和王靖也顯示在列。吳琳光職位為董事、總經理,王靖為董事。王靖還為霍爾果斯長盛股權、拉薩緣非日月、泰啟力飛等成員企業核心成員、成員企業高管。

復星國際曾於2018年發公告稱,已成為百合佳緣的控股股東,百合佳緣成為復星集團“大快樂板塊”的重要組成部分。2019年百合佳緣退市。

“創業明星企業與投資主體之間的關係,通常也是比較微妙的。”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對經濟觀察網記者分析,一般而言,新業務要融入到產業投資主體的業務板塊裡面,但這其中往往會有站位、理想與現實、願景與商業價值之間的衝突,也會包含不同企業文化和組織制度的水土不服。

崔麗麗補充稱,所以在職務侵佔的事實沒有擺在大眾面前的時候,一般人也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情況。

風險切割?

掌舵公司多年的高管突然離去,新管理團隊接手,對公司的影響往往是深遠的。“事件在一定程度上肯定會影響到企業業務的發展。”崔麗麗說,在一些諸如業務創新、拓展等需要關鍵決策的板塊,會因為關鍵決策者的缺位、改變而產生重大變化,甚至可能是戰略層面的變化。

世紀佳緣可以說是一個擁有風光與質疑的“兩面體”。公司誕生於2003年10月,由號稱“網路紅娘第一人”的龔海燕創立。2011年領先於百合網,登陸納斯達克成為“中國婚戀第一股”。2015年與百合網宣佈合併,同時創始人龔海燕清空其所有股票,退出了公司。隨後世紀佳緣私有化退市。

2017年9月,百合網與世紀佳緣完成合並,正式更名為百合佳緣。同年,翟欣欣事件爆發後,公司名譽嚴重受損。2018年,復星國際成為百合佳緣的控股股東。2019年百合佳緣悄然退市。百合網創始人兼董事長田範江於2019年5月不再擔任百合佳緣董事長,該職位由來自復星的王長穎接任。2021年底,公司被江蘇消保會點名,線上相親資訊存在造假。2022年5月,百合佳緣更名為復愛合緣。

復愛合緣官網資料顯示,截至2022年4月底,公司累計擁有註冊使用者超過4億,月均活躍使用者1110萬,全國線下門店數量超過200家。

由於退市原因,百合佳緣近幾年的業績資料無法從公開渠道獲得。從退市前幾年的財報來看,公司運營狀況並不樂觀。

百合網2015年掛牌新三板,當年營收1.85億元,僅為世紀佳緣四分之一。2017年百合網完成對世紀佳緣的收購,花費了16.88億元。在2013至2018年的五年當中,只有2017年百合網實現扭虧為盈,其他四年均虧損,虧損最多的一年為2016年,虧了近1.14億元。2018年,百合佳緣成為中國最大的婚戀網站,同時又從上年盈利轉為虧損7974萬元。2019年上半年,百合佳緣營收約為6.86億元,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虧損6470萬元。

“依法合規經營是任何企業都必須遵循的一個重大原則,”無訟合作律師、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夏禹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說,“對企業而言,高管的犯罪行為,如果最終被認定為單位犯罪,企業也將面臨風險,即使沒有被認定為單位犯罪,也會給企業的正常經營管理造成巨大影響。”

夏禹進一步表示,企業重視合規體系的建設,對內部員工的犯罪行為進行合規調查,並積極向有關機關提供線索,不僅有助於對企業內部的“蛀蟲”進行清理,也有助於高管個人責任與單位責任的切割,避免高管個人犯罪行為“誤傷”企業。

夏禹看到,現階段,國家已經高度重視企業合規體系的建設,企業合規不僅僅是大型國有企業、中央企業的必修課。2022 年 5 月 23 日,中國中小企業協會發布《中小企業合規管理體系有效性評價》團體標準,並於 2022 年 7 月 1 日正式實施。

未來向何處

吳琳光近年來頻頻出現在鎂光燈下,為百合佳緣代言。今年5月改名為復愛合緣時,當時身為復愛合緣CEO,吳琳光的戰略思路是,復愛合緣聚焦婚戀、娛樂社群、婚嫁三個賽道。

接下來新管理團隊會按照原來的戰略走,還是會推翻重新來過?目前只能拭目以待。

未來複愛合緣仍然有機會。根據比達諮詢釋出的《2021年度中國網際網路婚戀交友市場研究報告》,2021年中國網際網路婚戀交友市場規模達到72億元,預計2022年達80億元。該報告顯示,百合佳緣收入份額、裝機量市場份額、月均活躍使用者數均排在第一位。2021年,百合佳緣月均活躍使用者數691.4萬人排第一,第二的珍愛網月均活躍使用者數為為536.5萬人。

與此同時,危機也如影隨形。近年來,婚戀交友平臺上,隱私洩露、造假、色情、詐騙等諸多問題頻發。

2021年9月,江蘇省消保委釋出的《婚戀交友平臺服務狀況消費調查報告》顯示,婚戀交友平臺存在網站會員無資訊稽核、實體門店資訊稽核形同虛設、消費者受推銷困擾、婚戀費用較高但效果不明等問題,部分平臺涉嫌虛假宣傳。

去年12月,江蘇省消保委調查發現世紀佳緣、百合網等5家存在包括但不限於退費規則不明確、宣傳承諾不兌現、會員資訊稽核形同虛設等問題,並對這幾家平臺進行約談。同樣是去年12月上海市婚姻介紹機構管理協會約談百合佳緣、珍愛網、我主良緣、壹嘉緣等四家婚介機構。上海市婚介機構管理協會指出,以上四家機構都是投訴量較大、投訴問題較為突出的企業。

另一方面,婚戀市場吸引年輕群體競爭在加大。當下交友平臺陌陌、探探、Soul也在分食復愛合緣們的市場。

艾媒諮詢CEO張毅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理論上這樣的瓜分不應該發生,因為兩類平臺的出發點和根基不一樣,像復愛合緣這類是嚴肅婚戀平臺,以促成婚姻為主要目的,而陌生人社交則基於不確定性。“但客觀來講還是婚戀平臺自己不爭氣,大量的資料稽核相關負面影響了他的嚴肅性,這也給陌生社交平臺提供了一定的機會。”張毅說。

張毅提到,早期婚戀平臺有不錯的口碑,但資本推動下為了業績和利潤,放鬆了交易過程監管。

在張毅看來,現在單身群體越來越多,但是社交圈子越來越宅,實際上給婚戀平臺帶來了巨大的機會。“我們調查過單身人群他們的訴求並不是單身,而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而且適齡男女是很迫切的。至於怎麼做得更好,就需要婚戀平臺破除過往形象,強化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