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我有些厭煩網絡流行語了

語言: CN / TW / HK

當下,

最火熱的網絡流行語,

莫過於刺客、栓Q了,

我們跟風使用,

以顯示自己年輕、時尚、有趣,

我們也深受其煩,

滿屏雷同文字,

看得讓人抓狂。

流行語刷新演進,這很互聯網

人間詞、話在網絡上走紅,

必然有其合理性。

它們簡約個性、生動活潑、幽默風趣,

獨特的表達方式很合網友口味。

它們並非憑空而出,很多植根於現實,

譬如,996、內卷,

對社會現象進行了精準闡釋。

網友的想象力、創造力,

讓語言文字耳目一新。

萬事萬物都在運動、變化,

語言自然也不例外。

流行語沒有該不該存在一説,

只有好梗和爛梗的區別。

我們不反對好的流行語,

明明是現代人,

吸着現在的空氣,

為什麼偏要執着於僵死的語言?

但我們要反對過度使用。

眼球效應導致

過度使用、語言通貨膨脹

伴隨新詞出現的,

往往是無節制、不加思考地

使用、化用、套用。

這背後,有在信息過剩時代

爭奪關注度的考量,

一個詞火了之後,總有人趁機蹭熱點。

以刺客來説,

這個詞脱胎於雪糕刺客,

原意指那些隱藏在冰櫃裏,

看着其貌不揚的雪糕,

但當你去付款時,

它會用高價刺你一劍。

稱得上刺客的,價高是一方面,

更重要的是不明碼標價。

而後來,似乎東西只要超出心理預期價位,

都被稱為刺客。

再後來,甚至出現了電動車刺客,

高温下的電動車座椅很燙,

人一坐上去,立馬被燙得彈起來,

感覺像被刺了一下。

這可以説是語言通貨膨脹了。

圖片來自網絡,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我國社會學家、人類學家、民族學家

李安宅在《論語言的通貨膨脹》中,

引入了金融術語,

他認為,貨幣是交換財富的手段,

語言是傳達思想和情感的媒介;

如同貨幣與其背後真實財富不匹配

而生的通貨膨脹,

語言和語言背後的思想、情感的不匹配,

就是語言的通脹。

通脹的還有栓Q,

本意是感謝,

發明這個詞的廣西桂林陽朔縣農民劉濤,

也是在真心表示感謝,

後來卻衍生為表達無語、討厭等情緒。

語言狂歡消解了嚴肅性

對於語言本身來説,

網絡流行語是一種創造力的表現,

而動不動就拿流行語説話,

缺少了其他的表達,

未嘗不是一種對創造力的扼殺。

語言變得更豐富了,也更單一了。

對於使用者來説,

在語言的狂歡中,

也造成了迷失。

據媒體調查顯示,

很多受訪者感覺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

基本不會説詩句,

不會用複雜的修辭手法,

“現在大家夸人,

習慣用一套固定的句式,

或者用很多誇張的語氣詞。”

“有時候腦子裏想一件事情,

無法很利索地説出來。”

對於解決現實問題來説,

網絡流行語在引發關注、壯大聲勢中

發揮了重要作用,

使用中的失序失當,

卻通過娛樂化的表達,

消解了嚴肅性。

還是以刺客來説,

它很好地反映了現實痛點,

不只是線上的聲討,

對線下問題解決也有裨益。

藉助網絡的力量,

一些高價現象、營銷套路得以被認真對待。

而上文所提的類似電動車刺客這樣的表達,

造成了詞義的貶值,

這麼玩下去,

流行語的威力、倒逼解決現實問題的能力,

很可能要打折扣。

不是説不能娛樂,

而是不能把所有的東西都娛樂化。

相信網絡流行語的自淨能力,

也別放鬆自我規制

防止過度使用,

首先明確,不是不能用。

對於網絡流行語需有足夠的寬容,

沒有了海納百川、兼容幷蓄,

也難成語言文字之美。

要相信流行語的自淨能力,

它自有新陳代謝、優勝劣汰的過程。

在網絡這種信息高速流動、快速淘汰的

場景中,

會不斷有新詞產生,舊詞消亡。

回看那些曾經紅極一時的詞語,

從“翻船體”到“凡爾賽”體,

從以yyds為代表的“縮略派”,

到絕絕子、無語子等“子系列”,

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很多梗就像夏日的雷陣雨一樣,

來得迅猛,火得突然,

卻難以持續。

讓網絡流行語飛一會,

那些有價值的、被大眾認可的,

自然會發展,

那些缺乏表現力和生命力的,

自然會消亡,

大浪淘沙,真金乃見。

網友在使用中也需保持節制,

不擴大化、娛樂化,隨意嫁接。

與其做一隻“學舌的鸚鵡”,

少有自己的語言,

只是機械重複、複製粘貼,

何不展現自己獨特的氣質。

網絡流行語就像“大眾菜”,

知名度自然高,

但吃多了會膩煩,

別具一格的才是真香。

責任編輯:張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