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零成本創業,經歷被偷被打,但賺120萬!

語言: CN / TW / HK

據說現在的年輕人social要有三大件:自行車、飛盤和露營。

北京的長安街上,騎行隊伍浩浩蕩蕩。有人騎著共享單車,有人騎著小几萬的山地自行車。讓人恍惚間“穿越”回30年前那個自行車“稱霸街頭”的年代。騎行潮的大火,讓二手自行車一度堪比理財產品。閒魚上,3萬一輛的二手山地車,比比皆是。

我們今天的故事,就是一位粉絲(石頭)的投稿,講述了他如何在讀書期間,憑藉著倒賣二手自行車賺到了120萬的第一桶金。

(本文由我們原創的視訊指令碼根據文字特性修改而來。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視訊號鴨!各平臺名字均為:@進擊的沈帥波)

結緣騎行

2011年,共享經濟尚未爆發,來自山東的石頭被廈門大學錄取了。

廈門,迄今都是國內數一數二的濱海旅遊城市,政府在環島沿岸修建了很多條公路,讓廈門成為了眾多騎行愛好者的天堂。當地人也愛騎行,吹著海風,以騎行開啟早晨或傍晚。

濃厚的騎行氛圍,讓石頭也愛上了這項活動。當然,作為一名“不務正業”的學生,除了騎行,還加入了各種各樣的學生社團。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加入某項全球人才交換計劃,得到了很多商業啟蒙,這也為往後他的生意埋下了一顆種子。

因為騎行的頻次很高,自行車難免出現一些故障。修理次數一多,維修費竟也成了一筆不小的開銷。靠家裡拿生活費的他,只能自己開始摸索維修,經常借修車之際,跟修車攤大爺討教。日子一長,竟把大爺的維修本事偷學了個七七八八。

因為對騎行的狂熱愛好,石頭還願意免費幫騎行圈內的人修車過過手癮。大大提升了自己對各種車型的修理、維護、調節平衡的技術。不出小半年,他就可以在20分鐘把車從零件到組裝完成,只有騎行專業人士能感知到的微小平衡問題,他都能夠解決。

漸漸的,騎行圈內的人都傳開,有一個叫石頭的人,他對任何牌子及型號的車都瞭如指掌,想買車,就找他指導,估價誤差10%以內。

利用資訊不對稱賺取市場價差

山地自行車,三百、五百的,也能滿足基本的騎行,但若是追求審美,追求配置,追求極限,那恐怕是上萬元也打不住。

作為一名在校大學生,石頭因為囊中羞澀無法買到自己心儀的山地車,開始留意各種賺錢的門道。一次機緣巧合,他發現廈門島內與漳州地區的有著巨大的物價差別,一輛車180元從漳州收入,轉手便可350元在廈門島內賣出。

於是他利用每日的課餘時間,都在執行著“漳州收——廈門島內賣”的銷售模式。 (波波提醒: 下面騎行屬於危險行為,請勿模仿)

他經常在前一天收購兩輛車,聯絡好賣家,第二天清晨6點從漳州出發,騎著一輛,右手把著一輛,經30分鐘,騎行至漳州港碼頭,乘坐貨運船至廈門島碼頭,再騎行20分鐘到達交易地點,完成交易後,乘坐公交回到廈門島碼頭,然後乘坐客運輪渡回到漳州,再乘坐漳州公交返校。

若是遇上休息日,一天可得兩地來回3-4次。暑期一到,石頭也沒有返回山東,而是留校繼續倒賣。不下雨的日子裡,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地滿滿當當。僅7月一個月,就賺了2萬餘元。而當時廈門月均工資才4377元,五倍於當時一名普通職工的月收入。

看到自己的銀行賬戶,石頭,無法置信。凌晨12點,他騎著靠自己能力新置換的二手山地車在中山路上飛馳,他記得那一夜的滿天繁星,耳邊的風吹得呱噪。

貪便宜導致的資金與精神重創

有一次,石頭偶然瞄到某家不熟悉的車行角落中,有一輛配色和造型都很眼熟的車,車架號被抹除,售價僅為1800元。

但石頭心中清楚,這輛車的新車市場價接近一萬元,而賣的這麼便宜的背後,多半是因為這是輛黑車。雖然覺得有風險,但他還是不假思索地收了這臺車。簡單維修後,不出三天,這輛車就以6600元的二手價在廈門島內售出了。

這次的撿漏,讓石頭覺得自己“術業有專攻”,應得的。還沒高興多久,就接到這家車行老闆電話,說他有30輛二手車想批發出去。石頭想著,不如趁此機會,幹票大的,順便嘗試下批發進貨模式。

他與車行老闆的溝通十分順暢,在支付了小一萬元貨款後,30輛二手自行車被送到石頭指定地點。當晚,天下了小雨。為了避免部件生鏽影響售賣,石頭拿著塑料布趕去那邊,想著給車子遮一下雨水。抵達後發現,30輛車已經不見蹤影,只有一地被鉗斷的車鎖。

凌晨,在警局做完筆錄,石頭徹夜無眠。

由於打擊過大,石頭一度萌生放棄做這個生意的想法。但好在騎行圈內經常有同好跟他問起某款型號的車或者零件,才讓他繼續堅持了下去。後來他才知曉這個圈子的內幕,當年偷車的事,有大概率正是他當初買貨的車行做的手腳。

那時候路上監控還沒那麼多,圈子亂象也多。有些會收黑車的黑車行,跟扒手和小偷都有聯絡,對一些外地買家或者初入車行的“冤大頭”,經常會派人緊盯車輛走向,再伺機偷回來,抹去車架號後再次售賣。。

這次的翻車事件,也讓石頭堅定只做正規生意,堅守底線,絕不觸碰灰產黑產。

石頭曾經有多次遇到涉及灰色、黑色地帶的情況,比如說,跟賣家約談好一輛車,兩人同城線下見面時發現,實際的車輛跟網圖完全不符,根本就是另一輛車,並且車架號也被抹去,賣家會拙劣地掩飾說,自己不會拍照,所以使用了網圖。這種情況,即便是這輛車明顯低於市場價,他也是絕對不會進行收購的。

2013年下旬,石頭大二下半學期,公安部門針對自行車市場亂象開始介入。石頭親眼目睹當初賣他30輛車的車行老闆被押送走的過程。而石頭因為一直堅持自己的底線,並沒有捲入這場突擊的“行業洗牌”。

生意升級:從低端到高階,從整車到組裝

由於長期的奔波於漳州與廈門之間,不僅消耗大量時間,石頭還肉眼可見的瘦了30斤。於是他決定放棄原來的倒賣二手低端車生意,只在廈門島內做二手中高階車生意,一來節省精力不必費時折返,二來買中高階車的客戶一般都是真正的騎愛好者,素質好、更識貨,後續的維護保養需求更多,復購率更高。

再改做二手中高階山地自行車的生意後,只要一天平均完成3單,一個月差不多可以純賺3萬。

2013年初,油壓碟剎在國內開始流行。這是一種新式的自行車剎車元件,對於傳統剎車,它的制動效果好,手感舒適,保養維護方便等。各大品牌紛紛開始推出帶有油壓碟剎的整車,但基本價格都在2500元起步。

對於一個剛興起的配件來說,大家更多僅僅只是想體驗一把,嚐個新鮮,很少有車行會考慮如何安裝這個零部件後使整車達到一個平衡狀態。於是石頭靈機一動,僅用1200元的成本,組裝出了帶油壓碟剎的組裝車,並且保持了各配件均衡。另外組裝出的造型上,配色大膽,造型復古,頗受騎友們的喜愛,可以輕鬆地將整車以1900左右的價格售出。

甚至到後期,由於銷量太好,單靠石頭自己已經忙不過來了,因此他還聘請了當年那個修車攤的老先生,組裝一輛,就給50元的辛苦費。

那段時間,石頭的生意很好,非節假日,每天可以賣出3-5輛的組裝車,節假日可以翻番,當年他平均的月收入也達到了6萬左右。

在這個過程中,石頭還發現過一個巨大的“發家”商機:每一屆大學生和研究生的畢業季,校園區域都會出現大量的滯留的自行車,日積月累,學校還需要花錢從校園外僱傭第三方人員進行搬運清理。如果能夠跟校方談妥,將會有一大筆進賬。可惜石頭當時還需要精進學業,放棄了這條“致富”線。

行業模式被顛覆

正如這樣一句話,殺死你的往往不是同行。

組裝車模式後又持續了比較長的時間,其他商家也有不少進入組裝車模式分一杯羹的,但並沒有對於石頭的生意產生實質性威脅。因為市場上的大部分商家,很多都只以賺錢為最終導向,流行什麼就跟風進貨什麼,並沒有像石頭對於山地車的鑽研和騎行玩咖的審美。而石頭,則是基於對二手山地車的熱愛,從外觀、平衡感去匹配合適的價格,才使得他的銷量蒸蒸日上,依然保持著每個月4萬左右的淨利潤。

直至共享經濟概念開始爆發,共享單車雨後春筍般地出現在廈門的每個角落。並且鹹魚app的出現,讓倒賣二手自行車的“二道販子”生意也愈發難做。

石頭說:“雖然騎共享單車的人跟玩高階山地車的並不一定是同一類人群,但肯定有重合度,生意雖然還能做,但接著搞下去可能會跟同行惡性競爭”,因此,臨近畢業,石頭逐漸降低了在組裝二手車模式上的注意力,最終停止了這個生意。

每一種商業模式都有他自身的生命週期,石頭很好的抓住了組裝車模式的風口,在這段週期中利用課餘時間獲取了可觀的利潤,據石頭統計,通過以上三種運營模式,累計經營獲取了接近120萬的第一桶金。在大學畢業後,石頭將一部分資金用作支付前去國外留學的費用,讀研的專業正是金融方向。

現在回國後的石頭,從事著高薪的金融方向的工作,並且利用業餘時間,成了一名山地自行車旅拍博主,繼續著騎行愛好。

任何行業都有自身的週期性,沒有一個生意可以脫離熵增定律。而專業的技能、該出手時就出手的勇氣、耐住發財慾望守住底線、以及能夠及時掉轉的魄力,可以讓我們在行業上升期的過程中抓住可能改變一生的“曙光”。

<end>

編輯整理:灰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