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樟柯:電影是“以桌會友”的媒介

語言: CN / TW / HK

賈樟柯的朋友多不多?大概是多的。

曾經,他在柏林的街頭邂逅了北野武工作室的製片人市山尚三,最終促成他與偶像北野武的相識;他又在聖保羅電影節遇見了巴西國寶級電影導演沃爾特·賽勒斯,沃爾特後來追拍賈樟柯,記錄了他的思想、創作歷程、成長過程,完成了紀錄片《汾陽小子賈樟柯》。

後來他經歷了很多事。再後來,他在家門口辦了個電影展,一個“充滿了學術氛圍的、更為純粹的電影展”。 每當電影展開幕的時候,著名的導演,世界級的電影大師,都稱呼賈樟柯為:老朋友。

一切藝術中,電影是最重要的和最大眾化的藝術。這些年,一部部優秀的作品成就了賈樟柯的名聲。 今年,賈樟柯監製了一部名為《以桌會友》的微電影,鏡頭對準了御風集團董事長馮侖、亞乒聯終身名譽主席李富榮,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這幾位行業領袖,講述他們各自的人生歷程與交友之道。

馮侖:坐而論道,成就彼此

中國經濟這70年來我們經歷了很多探索,我們的答案是,以天下為己任,以企業為本位,創造財富,完善自我。

御風集團的董事長馮侖,是一個能夠在自媒體時代將商業思辨融入段子裡的商人。他說的話,總能在年輕人的圈子裡狠狠地砸出“水花”,傳播之廣,影響之深,以至於成為了一種“現象”。

他曾說“堅持理想,順便賺錢”,他還說“人求上進先讀書”,他又說,“好人掙錢的時代到來了”。他在自己的書裡寫,“抗事,是心態,更是技能”。連俞敏洪都說,他是為數不多的“商界思想家”。

桌前論道,馮侖遊刃有餘。

商海沉浮30年,哪一個獲得成功的人,不是千辛萬苦,經歷各種選擇與失敗?即便在中國著名企業家的朋友圈裡,馮侖也稱得上是老江湖。他1982年畢業於西北大學,隨即考入中央黨校讀研,後獲社科院法學博士學位,先後在中央黨校、中宣部和國家體改委任職。彼時抱定“鐵飯碗”的馮侖,卻在1991年投身商界,成為了體制內最早一批下海經商的官員。

御風集團的董事長馮侖

在圈內人眼中,他是頗具商業天賦的人物。他與幾位平均年齡不到26歲的志同道合者,靠借來的三萬元錢白手起家,巧賺第一桶金,並奇蹟般地從90年代海南房地產泡沫中“死裡逃生”,自跬步而至千里,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商業傳奇。

然而,這些年過去,最讓圈裡人稱道的,是他與朋友們在生意場上的好聚好散,成就彼此。

人性往往經受不住考驗。人們常常說,金錢是人性的試金石,而朋友之間不要在一起做生意,最後往往生意做不起來,朋友也沒得做,甚至反目成仇。畢竟創業者之間的關係離不開一個“利”字。

鏡頭前的馮侖

1995年,馮侖與五位合作者們的想法產生了分歧,也就到了該分開的時候。馮侖與大家約定“以江湖方式進入,以商人方式退出”。他們聚則共創佳績,分則各有千秋,買賣不成仁義在,六個人日後都各自成就了輝煌的事業,直到今天,仍是朋友。

說起這段故事,馮侖顯得非常平靜,從容,坦然。緣聚緣散其實本是平常事。人生之路,中途回望,或許就能發現,只有當初能坐在一張桌上的人,才有“出發”可談。然而能共同出發,走在同一條路上,始終信任,相互扶持的人,少之又少。

馮侖說,如果給自己寫墓誌銘,就寫四個字,“我盡力了”。

李富榮:小球裡的璀璨人生

不想輸、不服輸、不怕輸,觸到常人想象不到的那種艱苦,才有可能到達世界的最高峰。

商人馮侖喜歡打乒乓球,自我評價“在業餘的人裡邊很專業”,他認為“變動中的對抗性博弈”是商場與賽場的共同點。

太平年月,戰爭的硝煙不再,賽場卻時時激盪著國人的熱情。1959年,新中國擁有了第一個世界冠軍,乒乓球運動也因此聲名大振,逐漸走進了普通人的生活。而在創造這一輝煌的主力之一李富榮看來,乒乓球不僅是一項運動,還是一種生活方式。從1958年在傅其芳教練的徵召下正式成為乒乓球運動員開始,李富榮的人生就與球桌緊密聯絡在了一起。作為運動員,李富榮是第一代大名鼎鼎的乒乓球“三劍客”之一,在拼搏中成就了“黃金一代”的神話。作為教練員,他是乒乓球“黃金二代”的締造者,為乒乓球運動培養了新生力量。作為官員,他是乒乓球“黃金三代”的決策者,帶領著昔日的追隨者創造了乒乓球運動新的高峰。直到功成身退,他從未離開心愛的球桌。

亞乒聯終身名譽主席李富榮

作為中國的“國球”,乒乓球對於人們來說,毫無疑問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的存在。曾幾何時,街頭巷尾,廠礦學校,三五同好揮拍切磋的情景堪稱一個時代的集體記憶。“球桌”只是一個概念,為了能隨時打上幾局,飯桌、課桌、辦公桌,只要能拼在一起的,都可以隨時變成乒乓球的戰場。當時的乒乓球運動員也是毫無疑問大眾明星和偶像,引領著一個時代的潮流和時尚。李富榮就是那個時代的標準美男子,而在他英俊瀟灑的儀表之下,又蘊藏著一顆拼搏進取、勇猛向前的雄心,無愧於“美男子加轟炸機”的美譽。

運動員時代的李富榮

球桌的周圍不僅凝聚了新中國體育發展的光榮歷史,還體現了超群的外交智慧。1971年在日本的世乒賽期間,一位美國運動員忙亂之中上了滿載中國運動員的大巴,而中國運動員對他的熱情和禮貌引發了長期隔閡的兩國交往的契機。隨後,美國乒乓球隊成為新中國成立以後第一批到訪的美國人。小球推動大球,激盪數十年的中美關係就從球桌邊打開了大門。

無論球桌邊發生了多少故事,在李富榮看來,球桌都是他奮鬥的陣地,快樂的源泉。無論是當初的中國乒乓球世界冠軍,還是現在的亞乒聯終身名譽主席,他的朋友都來源於球桌邊,他也願意繼續在球桌邊打他的“快樂乒乓”。

宋書玉:桌邊人即心中人

相聚就是為了分享,舉杯就是為了表達,當我們坐下來暢飲美酒的時候,有什麼不同都可以變成大同,這就是中國酒文化的魅力。

把時光撥回到公元353年。王羲之一襲白衣,邀請了一眾好友,來到會稽山下的蘭亭前。他背後是一片茂密的竹林。不遠處,是一座青黛色的山巒。這時,一杯清亮的水酒順著溪流在他跟前停了下來,王羲之拿起酒盞,輕呷了一口。此時,他的腦海中浮現的,是太平盛世 ,是山川大河。於是,他提袖運筆,揮毫潑墨,一部名垂千古的名篇《蘭亭集序》就此誕生,成為魏晉時期文學和書法的代表之作。

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

酒從誕生的那一天開始,就與人們的生活方式產生了密切的聯絡。文人們常把自然野趣與家國情懷融為一體,在山水間寄情,歌以詠志。人們在酒桌邊的眾生百態也頗為令人玩味。觥籌交錯之間,陌生路人可一見如故,冤家夙恨可一笑而泯。酒的魅力歎為觀止。酒給了中國人暫時放下“內斂”性格的釋放機會。“酒其實是美好生活的代名詞。”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說,“其實酒一個可以釀造美,表達美,創造美,為美好生活代言的行業。”他笑了笑,又說道:“我覺得世界上的糾紛背後,也許就差了一場美酒之約。”

點選觀看視訊

一部由賈樟柯監製,聯合高階白酒品牌水井坊呈現以《以桌·會友》為主題的微電影,從圓桌、球桌、酒桌談起,讓觀者從桌邊看到了主人公的人生。鏡頭前,無論是商界老江湖馮侖、推崇快樂乒乓的亞乒聯終身名譽主席李富榮,還是為人低調謙和的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他們的身上,都寫滿了共同的品質:創新、拼搏、傳承。他們都有著豐富的人生經歷,在人生路上,都有著無數好友相伴,在自己的領域都做出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同時又都推進著所在行業向前發展。此次他們相聚在鏡頭前,是被水井坊植根於六百多年的厚重歷史,多年來不斷精益求精,傳承歷史,將拼搏向上、健康向善與品牌理念相結合,向外界傳遞美好生活的嚮往與追求的品牌理念所感召。

生活總是會從物質層面的豐富上升到精神層面的碰撞,這次相聚也體現了高階圈層人士對於水井坊品牌的認可。

桌邊旁坐著的,是朋友

“酒對知己飲,詩向會人吟”。以桌會友,正是水井坊獨創的全新IP。水井坊執行長朱鎮豪表示, 以桌會友,就是為了成就美好。他說:“希望水井坊能創造一個有使命感的平臺,以球桌、酒桌、圓桌凝聚不同領域的冠軍、專家,討論如何成就更好的未來。”

今年也是現代化酒業發展70年週年,水井坊將深入8個城市,以業餘乒乓球聯賽、美好城市論壇、晚宴品鑑為主要內容,構建水井坊球桌對決、圓桌論道、酒桌交友的獨特“桌”文化。水井坊以論壇的形式搭建了一個全新的“會友”平臺,以“桌”為契機,以“酒”為介質,邀請球桌、酒桌、圓桌的代表匯聚一堂,連結各路社會精英,集思廣益,為城市發展和美好生活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桌子,最普通、最常備的傢俱,樸素之中蘊含著“天圓地方”的宇宙觀,“左昭右穆”的倫理觀。抽象的天理人倫就在方寸之間直觀地擺在人們的眼前。久而久之,人們習慣用“桌邊”代表不同的生活,“球桌”“書桌”“餐桌”“酒桌”……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社交圈子。

無論是什麼身份的人,每天都穿梭在不同的場景中,我們的生活,其實就是從一個桌子換到了另一個桌子,面對不同的同坐人,展現自己不同的側面。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桌邊的自己,用自己的感悟去連線溝通桌邊人。以桌會友,便是將各種各樣的人聚合在一起,突破不同的圈層,產生思想的碰撞和情感的共鳴。需知,越小的酒桌,越是心靈契合度高的所在——那意味著,桌邊坐著的,乃是人生路上的知己。

在賈樟柯監製看來,電影也是以桌會友的媒介。他也通過鏡頭語言,記錄了三位行業精英的人生歷程,交友之道,同時也以微電影的形式,完成了“會友”。

以影為媒,以影會友;以桌為媒,以桌會友;以酒為媒,以酒會友。

策劃丨 三聯.CREATIVE

微信編輯、設計排版丨 幸鵬

作者丨 涉川、彭北

圖片來源丨   水井坊

*文章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轉載請聯絡後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