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線開發到技術總監,你就差一個趕鴨子上架

語言: CN / TW / HK

微信圖片_20220720121754.png “代碼開放不等於開源。” 關注【融雲全球互聯網通信雲】瞭解更多

“鴨子都是被趕上架子的,不敢上,永遠不可能完全準備好。”

“不要沉湎於疫情帶來的挫敗,現在或許正是你開展業務的窗口期。”

在 7 月 7 日開播的猿桌派第三季首期節目中,新任主理人融雲海外業務總經理宋清晨與 NextBillion.AI CTO 鄭少麟某知名集團公司副總裁沈暘一起,放眼全球市場,探討開發者生態和開源社區建設。

三位嘉賓都有豐富的國內外生活和工作經驗,並在各自的領域積累深厚,成果頗豐。嘉賓不吝分享,節目金句頻出,奉上完整版回放和精彩內容集錦。

關於人生選擇不要怕趕鴨子上架,不要只看眼前得失

微信圖片_20220720121816.png 鄭少麟,NextBillion.AI CTO

我在做決定的時候有兩個很重要的原則。第一個是,鴨子都是被趕上架子的。

我最初對這句話有感觸,是在 10 年前。當時有一個老闆邀請我跟他一起創業,做技術總監,但在這之前,我只做過十幾人團隊的經理。當時我對技術總監沒什麼概念,感覺也沒有準備好。

一個長輩跟我説,可能當這個崗位要做的 100 件事,你都會了,你就準備好了。但你不在這個崗位上,哪有機會去做這 100 件事呢?所以你永遠不會準備好,有這個機會就要上。

後來這就變成我的一個普適性原則,幫助我在一些關鍵選擇上去做正確而困難的事。沒做過沒關係,既然有人給你機會,説明他對你的信心甚至可能大於你自己,那你為什麼不迎難而上呢?可能一開始你會進入一種非常焦慮的狀態,但只要用你的聰明才智去努力攻克它,你會得到非常快且大的進步。

第二個原則是要看遠期利益,而不是近期得失。經常有朋友會問我,有兩個 Offer 怎麼選?他總會告訴我 A 和 B 分別給多少薪水之類的信息。我説這個區別其實最不重要,除非你眼下處於非常艱難的狀態。否則,比眼下這個數字更重要的是成長空間,這個也是很多時候在驅動着我前進的一個點。

關於疫情不要沉湎於挫折,總有事情可以做

微信圖片_20220720121825.png 沈暘,某知名集團公司副總裁

疫情確實給全球都帶來了特別大的影響,但是很多事情從歷史上看都會過去的。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挑戰總是伴隨着機遇。疫情是一個特殊的場景,能誕生特殊的技術和商業模式。 很有可能一個商業模式或者技術錯過這個窗口期,就沒辦法孵化出來。

所以這幾年要關注適合這個時期的一些技術場景,然後在這種情況下做快速的突破和嘗試,比如遠程辦公體系。可能以前推廣這個體系時,很難説服老闆。但是今天大家就是要做這方面的預案,這是一個現實。怎麼讓遠程溝通效率更高,更好地實現虛擬背景和降噪,現在是這些技術落地的好機會。

前幾年我們在推電子簽章技術的時候,發現阻力其實並不是説技術多難,而是因為它是一個生態,即使公司內部的法務認同這套體系,還有外部的客户甚至法院等等是否認同的問題。現在因為疫情,政府都在推廣電子簽章、電子印章這套體系。在這個時間點,它的發展速度比往年可能要快幾十上百倍。

所以疫情確實對經濟發展造成了影響,但是所有人都在受影響,去埋怨或者抱怨沒什麼用,不要陷在挫折裏,反而要適應時勢去發展業務。永遠有做不完的事,總有一些事情是比較適合當今這個狀況去推動的。

關於開發者開發者應該作為技術夥伴而被重視

微信圖片_20220720121835.png 宋清晨,融雲海外業務總經理

第一,開發者現在確實越來越被作為一個產品用户而被重視,因為對於雲或者其他 ToB 的業務來説,雖然都是企業在購買服務,但實質上最終用這款產品的人是開發者。所以從產品和行業發展的角度來説,開發者本身就具有非常大的成長性和商業價值。

第二,我認為站在開源角度來看,開發者其實還是技術的合作伙伴。很多公司做開源的其中一個目的,是更好地吸引市場上的人才,以及把自己的標準變成整個行業的標準。在這個過程中,開源技術被越來越多開發者使用後,能逐漸讓自己的標準被更多人認可。開發者就成為了開源技術上的一個合作伙伴。

第三,説到開發者生態運營,我認為是需要放到不同的場景上具體做分析的。一個公司逐漸發展壯大和建立了更多基礎服務後,開發者會越來越傾向於使用這些基礎套件,也會基於開源項目的平台,甚至是技術環境來做開發,最終讓項目達到盈利的目的,實現雙贏。

關於開源代碼開放不等於開源

微信圖片_20220720121845.png 猿桌派 3,全球視野,全新篇章

沈暘: 我們第一個開源項目特別有意思,是做了一個畫架構圖的項目,辛辛苦苦做完後,放到 GitHub 上,只有 8 個 Star。它給我的一個啟示是,代碼開放不等於開源,很牛的代碼開放,如果沒有傳播效應,也可能沒什麼太大用處。

而像分佈式數據庫這樣的開源體系就是正面的一個例子。在很多公司裏,我們發現它其實是從 DBA 往上推的。DBA 掌握的東西很重要,一個數據庫多少 T 的數據級,而且關乎公司系統,但又跟應用和開發沒關係,容易背鍋又處在鄙視鏈底端。DBA 最關心是,當數據量彈性增長很多的時候,怎麼保證不在半夜被叫起來面對庫不小心被刪了還沒有備份的噩夢。

他們會自己主動嘗試用分佈式數據庫,越來越多人加入進來,大家也會提更多的需求到社區裏,開源項目會逐漸壯大。然後會有很多基於數據庫的第三方服務公司一起加入建設生態,圍繞 DBA 的生態,去完成很多基於 DBA 的開發工具和運維工具。一旦這個體系完成,它的力量就會很龐大,遷移的成本會比較大,具有一定的護城河。

鄭少麟: 對地圖行業來説,數據和引擎是兩大核心。地圖引擎一直以來是有一些開源的項目,但我們更多可能從一個聲譽的角度來看,開源是為了讓我們在市場中有聲音,讓大家通過一些比較酷的開源技術認識到我們公司。

但通過它來得到商業價值,我們在地圖行業目前沒有找到一個好的模式。

對於來源的未來,我的期待是融合,希望大家不要重複造輪子,而是要充分的交流、溝通,各自在擅長的領域去積累,然後一起來把整個技術水平提高上去。

宋清晨: 開源社區的發展需要依賴開發者的注入,要讓開發者在開源社區逐步建立成就感,再用這個成就感去壯大開發者規模量。

開發者的主動參與,會積極地去影響原有開源社區的代碼甚至環境,讓它逐步完善和強大。我覺得這是讓開源社區更有價值的一個方向。

另一個重點是,我們真正要尊重技術和開源社區的開發者,開源技術不一定是來自大公司,只有真正調動了開發者的參與感,才是一個更值得期待的未來。

是什麼支撐起了美企的高市值?

為什麼 Uber 入華,一開始就錯了?

一句“美女”引發的職場投訴

那些關於“元宇宙”的歪理邪説

更多精彩 ,盡在融雲視頻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