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线开发到技术总监,你就差一个赶鸭子上架

语言: CN / TW / HK

微信图片_20220720121754.png “代码开放不等于开源。” 关注【融云全球互联网通信云】了解更多

“鸭子都是被赶上架子的,不敢上,永远不可能完全准备好。”

“不要沉湎于疫情带来的挫败,现在或许正是你开展业务的窗口期。”

在 7 月 7 日开播的猿桌派第三季首期节目中,新任主理人融云海外业务总经理宋清晨与 NextBillion.AI CTO 郑少麟某知名集团公司副总裁沈旸一起,放眼全球市场,探讨开发者生态和开源社区建设。

三位嘉宾都有丰富的国内外生活和工作经验,并在各自的领域积累深厚,成果颇丰。嘉宾不吝分享,节目金句频出,奉上完整版回放和精彩内容集锦。

关于人生选择不要怕赶鸭子上架,不要只看眼前得失

微信图片_20220720121816.png 郑少麟,NextBillion.AI CTO

我在做决定的时候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则。第一个是,鸭子都是被赶上架子的。

我最初对这句话有感触,是在 10 年前。当时有一个老板邀请我跟他一起创业,做技术总监,但在这之前,我只做过十几人团队的经理。当时我对技术总监没什么概念,感觉也没有准备好。

一个长辈跟我说,可能当这个岗位要做的 100 件事,你都会了,你就准备好了。但你不在这个岗位上,哪有机会去做这 100 件事呢?所以你永远不会准备好,有这个机会就要上。

后来这就变成我的一个普适性原则,帮助我在一些关键选择上去做正确而困难的事。没做过没关系,既然有人给你机会,说明他对你的信心甚至可能大于你自己,那你为什么不迎难而上呢?可能一开始你会进入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但只要用你的聪明才智去努力攻克它,你会得到非常快且大的进步。

第二个原则是要看远期利益,而不是近期得失。经常有朋友会问我,有两个 Offer 怎么选?他总会告诉我 A 和 B 分别给多少薪水之类的信息。我说这个区别其实最不重要,除非你眼下处于非常艰难的状态。否则,比眼下这个数字更重要的是成长空间,这个也是很多时候在驱动着我前进的一个点。

关于疫情不要沉湎于挫折,总有事情可以做

微信图片_20220720121825.png 沈旸,某知名集团公司副总裁

疫情确实给全球都带来了特别大的影响,但是很多事情从历史上看都会过去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挑战总是伴随着机遇。疫情是一个特殊的场景,能诞生特殊的技术和商业模式。 很有可能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技术错过这个窗口期,就没办法孵化出来。

所以这几年要关注适合这个时期的一些技术场景,然后在这种情况下做快速的突破和尝试,比如远程办公体系。可能以前推广这个体系时,很难说服老板。但是今天大家就是要做这方面的预案,这是一个现实。怎么让远程沟通效率更高,更好地实现虚拟背景和降噪,现在是这些技术落地的好机会。

前几年我们在推电子签章技术的时候,发现阻力其实并不是说技术多难,而是因为它是一个生态,即使公司内部的法务认同这套体系,还有外部的客户甚至法院等等是否认同的问题。现在因为疫情,政府都在推广电子签章、电子印章这套体系。在这个时间点,它的发展速度比往年可能要快几十上百倍。

所以疫情确实对经济发展造成了影响,但是所有人都在受影响,去埋怨或者抱怨没什么用,不要陷在挫折里,反而要适应时势去发展业务。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总有一些事情是比较适合当今这个状况去推动的。

关于开发者开发者应该作为技术伙伴而被重视

微信图片_20220720121835.png 宋清晨,融云海外业务总经理

第一,开发者现在确实越来越被作为一个产品用户而被重视,因为对于云或者其他 ToB 的业务来说,虽然都是企业在购买服务,但实质上最终用这款产品的人是开发者。所以从产品和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说,开发者本身就具有非常大的成长性和商业价值。

第二,我认为站在开源角度来看,开发者其实还是技术的合作伙伴。很多公司做开源的其中一个目的,是更好地吸引市场上的人才,以及把自己的标准变成整个行业的标准。在这个过程中,开源技术被越来越多开发者使用后,能逐渐让自己的标准被更多人认可。开发者就成为了开源技术上的一个合作伙伴。

第三,说到开发者生态运营,我认为是需要放到不同的场景上具体做分析的。一个公司逐渐发展壮大和建立了更多基础服务后,开发者会越来越倾向于使用这些基础套件,也会基于开源项目的平台,甚至是技术环境来做开发,最终让项目达到盈利的目的,实现双赢。

关于开源代码开放不等于开源

微信图片_20220720121845.png 猿桌派 3,全球视野,全新篇章

沈旸: 我们第一个开源项目特别有意思,是做了一个画架构图的项目,辛辛苦苦做完后,放到 GitHub 上,只有 8 个 Star。它给我的一个启示是,代码开放不等于开源,很牛的代码开放,如果没有传播效应,也可能没什么太大用处。

而像分布式数据库这样的开源体系就是正面的一个例子。在很多公司里,我们发现它其实是从 DBA 往上推的。DBA 掌握的东西很重要,一个数据库多少 T 的数据级,而且关乎公司系统,但又跟应用和开发没关系,容易背锅又处在鄙视链底端。DBA 最关心是,当数据量弹性增长很多的时候,怎么保证不在半夜被叫起来面对库不小心被删了还没有备份的噩梦。

他们会自己主动尝试用分布式数据库,越来越多人加入进来,大家也会提更多的需求到社区里,开源项目会逐渐壮大。然后会有很多基于数据库的第三方服务公司一起加入建设生态,围绕 DBA 的生态,去完成很多基于 DBA 的开发工具和运维工具。一旦这个体系完成,它的力量就会很庞大,迁移的成本会比较大,具有一定的护城河。

郑少麟: 对地图行业来说,数据和引擎是两大核心。地图引擎一直以来是有一些开源的项目,但我们更多可能从一个声誉的角度来看,开源是为了让我们在市场中有声音,让大家通过一些比较酷的开源技术认识到我们公司。

但通过它来得到商业价值,我们在地图行业目前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模式。

对于来源的未来,我的期待是融合,希望大家不要重复造轮子,而是要充分的交流、沟通,各自在擅长的领域去积累,然后一起来把整个技术水平提高上去。

宋清晨: 开源社区的发展需要依赖开发者的注入,要让开发者在开源社区逐步建立成就感,再用这个成就感去壮大开发者规模量。

开发者的主动参与,会积极地去影响原有开源社区的代码甚至环境,让它逐步完善和强大。我觉得这是让开源社区更有价值的一个方向。

另一个重点是,我们真正要尊重技术和开源社区的开发者,开源技术不一定是来自大公司,只有真正调动了开发者的参与感,才是一个更值得期待的未来。

是什么支撑起了美企的高市值?

为什么 Uber 入华,一开始就错了?

一句“美女”引发的职场投诉

那些关于“元宇宙”的歪理邪说

更多精彩 ,尽在融云视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