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疫情又起,“史上最強傳播力”的BA.5傳播力和致病性到底如何?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為「三聯生活週刊」原創內容

7月5日,我國西安發現大陸首例本土BA.5毒株感染者後,全國每日新增病例數就迎來了一波增長小高潮。 與此同時,全國不同城市也陸續報告本土發現BA.5毒株傳播病例。 截至7月13日,我國已經有7地報告發現BA.5毒株。

作為新冠病毒目前進化出的“史上最強傳播力”毒株,BA.5已成為席捲全球各國的優勢毒株。 截至目 前,根據全球這一輪疫情報告,病毒的進化,總體仍然遵循“傳播力增強,病毒性減弱”的趨勢。 因此,在BA.5已成優勢病毒的南非和歐美等地,其造成的重症率、死亡率和住院率,對比以往的疫情高峰都呈下降趨勢。

記者|印柏同

編輯|王海燕

“傳播力最強”新冠毒株

7月5日,西安市發現大陸地區首例本土新增BA.5感染者。此後,不到一週時間,北京、大連、上海紛紛宣佈在本地區發現BA.5毒株感染者。

如果把視野放得更大,實際上,作為奧密克戎新亞型的BA.5毒株在全球的肆虐,已持續近半年,並在不少國家已取代BA.2,成為優勢毒株。與BA.5相伴,具有強傳播力的還有BA.4毒株。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近日在表示,在歐美,奧密克戎亞譜系BA.4和BA.5正在引起新一波疫情;6月底到7月初的兩週內,全球報告的新冠病例增加近30%;上週,世衛組織六個次區域中,有四個出現病例增加。

當地時間2022年7月15日,美國紐約,一名醫務人員正在對一名男子進行核酸檢測。由於奧密克戎BA.5毒株傳播,美國各地新冠疫情病例激增60%,人們被要求在室內和室外佩戴口罩。(圖|視覺中國)

目前“最強傳播力”的新冠毒株,BA.4和BA.5毒株最早於今年一月在南非被發現。 隨後,今年2月以來,南非迎來了新一波新冠病例增長,並在5月份達到高峰,每日確診病例近1萬人,是3月和4月每月平均新增的10倍多。

但直到今年4月初,世界衛生組織才將BA.4/5列入監測名單。在那之後,葡萄牙成為歐洲遭遇BA.5毒株疫情侵襲的代表,據葡萄牙國家衛生研究所估計,今年5月8日,BA.5毒株就已佔陽性病例的約37%。相較於BA.2的日新增確診數,BA.5要比BA.2快13%,並且在五月下旬成為葡萄牙新冠疫情的主要毒株。

德國華裔病毒學家、埃森大學教授陸蒙吉則告訴本刊,BA.5在4月末5月初在德國發現。如今,BA.5毒株已經佔德國確診病例的6-7成,成為民眾感染最多的毒株。

美國的情況同樣如此,根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的資料,截至7月初,BA.4毒株佔全美新增病例的15.7%,BA.5則佔36.6%,兩株病毒合起來約佔美國新病例的52%。專家表示,這些數字在未來幾周應該還會上升。相應地,BA.5毒株的到來,也使得美國每日新增病例出現小幅上漲,7月6日美國單日新增病例達到24萬,而兩個月前,這一數字還不到10萬。

美國紐約,一名醫務人員正在對一名男子進行核酸檢測。(圖|視覺中國)

今年7月9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曾向媒體表示, “BA.5毒株不僅是已知傳播力最強的毒株,同時最新研究發現其具比前代毒株更強的免疫逃逸能力、重複感染能力。”

在釋出醫學、臨床研究和相關健康科學領域尚未出版手稿的網站醫學medRxiv上,有南非研究員公佈認為,BA.5毒株的R0值(平均每位感染者在傳染期內使易感染者個體致病的數量)或將達到驚人的18.6,甚至超過了人類有記錄以來傳播能力最強的病毒麻疹。而此前,另一個聞名遐邇的奧密克戎亞型BA.2毒株的R0值普遍認為在10左右。

BA.5毒株會波及全世界嗎

不過,medRxiv上的手稿都是未經同行評審過的。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病毒學專家金冬雁並不認可BA.5毒株R0值達到18.6的結論。金冬雁強調,R0值不是在真實世界測量得到的,而是通過模型計算得到,且這個計算是在人群為“完全易感”這個前提下得出的。

但當前全球已有大量人群通過疫苗接種或者自然感染獲得免疫,所以現在探討R0值意義並不大。在他看來,我們更應該關注病毒的Re值——即effective reproductive number,病毒有效繁殖率。金冬雁表示,以香港為例,BA.5毒株在香港的Re值為1.5左右,這意味著BA.5毒株在香港現行防疫政策和人群免疫情況下,一個人也就能傳染2個人左右。

實際上在真實世界中,病毒往往朝著強傳播性和強免疫逃逸性方向進化,可以理解為病毒的“適者生存法則” :即更高傳播力的病毒,往往更能持續生存下去;同樣的邏輯,致病性更低的病毒,也能更好地在宿主體內生存,因為致病性強的病毒,更容易殺死宿主,對病毒傳播並不利。縱觀新冠疫情發生後,所有引起全球新一輪感染的毒株,都遵循這一規律。

日本日增新冠病例時隔5月再超9萬例,BA.5毒株致疫情急速蔓延(圖|視覺中國)

初步研究表明,與BA1/2相比,BA.4和BA.5的抗原性有顯著變化,尤其是與BA.1相比。BA.5傳染性更強的主要原因在於,新增的L452R突變,這個突變位於新冠病毒與人類細胞表面的受體結合載體S蛋白的RBD(受體結合域)。

金冬雁告訴本刊,BA.2毒株的突變位點同樣位於這個區域,從這個角度,BA.5毒株與BA.2毒株差別並沒有很大。“總的來說,BA.4和BA.5毒株與BA.2還是比較像的,可以說是大同小異”, 金冬雁說。相比之下,奧密克戎毒株與上一代全球流行的德爾塔毒株,有多達30個點位不同。 這也導致奧密克戎的傳播力遠超德爾塔,迅速傳遍全球,成為優勢毒株。

奧密克戎BA1、BA2取代德爾塔的過程,可以用摧枯拉朽之勢形容。以美國為例,BA1、BA2曾造成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超過100萬,是德爾塔病毒造成的單日確診病例的5倍左右。相比之下,BA.5毒株取代BA.2毒株的程序慢得多。

陸蒙吉教授指出,目前歐美各國出入境政策全面放開,人口流動大幅增加,或許也是造成病毒更廣泛傳播的一大原因。例如在德國,由於人們開始報復性旅遊,德國機場每天都人滿為患,與此同時,幾乎所有的防疫措施都已取消,除了公共交通和醫院要求戴口罩外,其他場所連口罩也不再要求佩戴。即使人口流動程度如此之高,BA.5也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才在德國成為佔比過半的優勢毒株。 在陸蒙吉看來,這足以證明,BA.5毒株已無力重現當年奧密克戎的初始毒株席捲全球之勢。

圖|視覺中國

除了病毒傳播力,大家關注的另一個點是,BA.5毒株是否重新對人體的肺部有所感染。金冬雁向本刊總結,無論是世界衛生組織還是歐洲疾控中心都一再強調,目前沒有證據表明 BA.4和BA.5毒株致病性有增強。在南非、葡萄牙、歐洲和美國,BA.5毒株造成的重症率、死亡率和住院率,對比以往的疫情高峰都呈下降趨勢。近日,一項來自南非研究人員公佈的資料顯示,與BA.1相比, BA.4和BA.5的致病性沒有顯著變化甚至更弱。研究者還進一步發現,BA.4/5感染浪潮中,住院和死亡的實際負擔遠低預計。在BA.1感染浪潮中,南非住院和死亡人數的7天平均值分別為222人和36人,而BA.4/5感染浪潮中,住院和死亡人數的7天平均值分別為66人和9人。

雖然最近日本熊本大學、東京大學等研究機構合作,在BioRxiv上傳研究結果顯示:動物實驗中,感染BA.4和BA.5的倉鼠在感染後三到五天,肺部周邊的病毒載量是感染BA.2倉鼠的5.7倍和4.2倍,因此,BA.5可能更容易感染肺部。 但金冬雁對此的解讀是:實驗並不可靠,因為如果使用BA.1和BA.2毒株做實驗,同樣可以發現它對倉鼠的致病性是增強的。

金冬雁說,從德爾塔毒株開始,新冠病毒就從原始毒株攻擊人體肺部為主,改為主要攻擊人體的呼吸道了,奧密克戎毒株繼續擴大了這一特點,目前還沒有在真實世界中,發現任何BA.5毒株已“重拾”對人體肺部感染的證據。

BA.5會在中國引發較大規模的傳染嗎?

但BA.5是否會在中國大陸造成一定規模的流行? 金冬雁表示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一是因為BA.5在全球持續擴散,增加境外病例入華的機率;二是BA.5本身的傳播力和免疫逃逸性本就更高。

歐洲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報告表示,BA.4/5毒株在全球逐步成為優勢毒株主要原因是,其具有強免疫逃逸性。在BA.5首先波及的國家,有不少人曾經感染過BA.1/2毒株和接種過疫苗,再次被感染的案例。

瑞士伯爾尼大學計算流行病學家克里斯蒂安·奧爾索斯在《自然》官網釋出的一篇分析文章表示,各國人群因自然感染或疫苗接種獲得免疫的比例和時間不同,導致 BA.5毒株的傳播情況也不同。比如感染過BA1、BA2毒株三個月以內的人群,再次感染BA4、BA5的概率在千分之幾;感染過BA1、BA2在三個月到六個月期間的人群,體內也還有很好的保護,但過了六個月,感染BA.5的可能性就會相對提高。

我國香港是在今年4月中旬首次發現了BA.5毒株感染者的,目前BA.5毒株病例佔現有病例的1%左右,在香港社會面得到了較好的控制。這得益於香港較為嚴格的防疫措施,包括:入境人員需持有近期陰性核酸證明;入境後7天隔離等。在香港機場或者社群,一旦發現BA.5感染者,也會對密接者全部集中隔離。

2022年7月16日,香港特區政府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通報,香港新增3762宗新冠病毒陽性病例 。圖為香港市民在佐敦出行。(圖|視覺中國)

金冬雁告訴本刊,在香港750多萬人口中,大概有3成左右人口已通過自然感染獲得免疫。 因此,在群體獲得免疫的結構中,中國內地和香港差別很大。因為缺少近期感染病毒而獲得高免疫的人群,遭受BA.5毒株感染的潛在群體反而增加。因此,在金冬雁看來,對於內地民眾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提高疫苗接種率,尤其提高老年和兒童這些免疫力較為脆弱群體的疫苗接種率。

金冬雁告訴本刊,雖然BA.5的免疫逃逸性變強,但並不代表病毒的免疫逃逸能力是完全的,更不能代表接種疫苗是沒用的。實際上,即使打完以武漢原始毒株為藍本設計的疫苗以後,依然對防止BA.4/5毒株入侵,有很好的保護。這個保護分為兩方面: 一是減少感染率,另一個是減少重症死亡率。

以今年年初香港第五波以BA.2毒株為主要毒株的疫情為例,雖然感染病例中有82%為突破性感染,也就是說感染者中有82%的人是打過新冠疫苗的。但細分下來,完全沒打過疫苗的人群中,新冠感染率約為30%,打完三針疫苗人群中,新冠病毒感染率為5%-10%。這說明,疫苗依然可以有效降低新冠感染率。同樣,未打疫苗人群的死亡率為3%,而打完三針後的人群中,死亡率為0.06%。

此外,金冬雁還強調,提高發現病毒的及時性也非常重要。 金冬雁認為,積極推廣抗原檢測是一個有效的辦法,特別是在醫療資源相對匱乏的地區,抗原檢測成本低,出結果時間快,也可以一定程度彌補核酸檢測結果的誤差。

排版:南溪/  稽核:同同

本文為原創內容,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 歡迎文末分享、點贊、在看三連! 轉載請聯絡後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