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掘金上釋出自己寫的小說是什麼體驗?[紅色沐歌]

語言: CN / TW / HK

紅色沐歌

在這座城市的上空,灰黑色的烏雲帶著一點紅色,又濃又散,時而小雨,時而暴雨。 “小金,到我的辦公室來”正當要下班的時候主任站在辦公室門口喊道。

當你出色的時候,會有人比你更出色,因此受讚賞的不會是你,可是當你平凡的時候,生活會毫不猶豫的伸手抽你的臉,沒錯,我又被老闆罵了,不僅如此烏雲也瞧不起我,並向我吐了滿身的唾沫,“該死的傘!這點兒雨都遮不住!”

洗完澡後,我躺在我那舒適的單人床上,思考,雖然我並沒有想出什麼,但我卻總是期待著,逐漸我睡著了。

我感覺我的背很涼,我睜開了眼,發現我躺在一塊土地上,我猛的站起來,害怕並緊張的向四處看,突然間聽見了一種熟悉又奇怪的聲音,我不由自主的跟著聲音的方向謹慎小心地走去,是海,我驚訝的跑了過去,又跑了回來,發現這是一座孤島,我摸了摸褲兜,居然有一把手電筒,於是我找了一根兩米多長的大棒緊握在手中開始四處探索,我撿到一張照片,是一個女孩,但太模糊看不清,我就把它放在了口袋裡,繼續探索,我幾乎圍著島尋了一圈,但我不敢進島裡面去,累了,我坐在沙灘上吃著野果子;忽然一陣甜蜜的笑聲穿進了我的耳中,我追了過去,笑聲不見了,我來到了一個洞前,它長在地上,旁邊石碑上刻著“靈魂”,我吼了幾句“喂,有人嗎”,沒有回聲,過了一會我聽見了那笑聲從洞裡面傳來。

毫不猶豫,我跳進了洞裡,我感覺自己像一片樹葉輕飄飄的著了地,眼前出現了四個洞穴,走近發現,每個洞口都有笑聲,可我退了回來,因為那裡面沒有我要找的,突然我腳底一空,掉了下去,這一次我掉了很久,過程中,我聽見了一對中年男女爭吵聲,聽見了嬰兒的哭聲,聽見了翻書聲,聽見了走路聲,聽見了呼嚕聲,聽見了心跳聲,聽見了笑聲,可最後什麼也就聽不見了。

漆黑的盡頭出現了一個白點,越來越大。

一陣冷風拍在我的臉上,我猛地回過神來,靈魂卻似乎還在那個洞裡降落,久久才歸於自己的身體。

我的右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中,手裡還握著咬了幾口的野果子殘骸。我像是經歷了一場生死逃亡,渾身冷汗淋漓,手指止不住地顫抖。

我抹了一把額頭,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我像觸到了什麼不祥物一樣甩開了野果子,微微低下頭小心翼翼地用餘光探查了一眼四周,再次得出這個鬼地方除了自己再也別的什麼東西的結論。

我稍稍鬆了口氣的同時,不免又開始提心吊膽。餘光突然瞥到了什麼東西——照片不知何時從口袋裡掉了出來,靜靜地躺在沙灘上。

照片上的女孩對著我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照片似乎變得清晰了一點,我看到了女孩的嘴臉上揚,似乎在對著我笑。

我使勁搖了搖頭,咬了一口捏在手裡的咬過了的果子,從沙灘上站起來一邊揉眼睛一邊拍打身上的沙土,深深的吐了口氣:“原來是一場夢”,我朝島裡望了望,“我再過去看一看”,我搜索著大腦裡零碎的記憶,並摸了摸口袋,照片還在,於是我拿著照片進了島,我尋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夢中那個入口,突然我聽見了輕微的、止不住的哭聲,好似嚐到了又哭又澀的淚水,可正當我尋覓它時,卻又不見了,我緊張到脖頸發硬,兩眼發直,突然,透過密密麻麻的樹林我看見了一個穿白裙子的女孩坐在地上好似捅破了淚泉似的哇哇的直哭,我立馬起身前去,沒走幾步我便掉進了一個洞裡,洞裡一片漆黑,沒有一點聲音:呼吸聲聽不見,心臟跳動聲聽不見,那女孩的哭聲也聽不見;凜凜的寒氣凍得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用手向前揮舞,緩慢地移動腳步,我猜想這裡無比寬敞且沒有什麼阻礙,我坐了下來,在這漆黑的空間裡,“哭聲,是哭聲!”我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緊接著我又聽見了滴水聲、呼嚕聲、心跳聲、腳步聲…,我猛的轉頭,在那一瞬間腳步聲便停了,我張嘴呼喊,但是沒有聲,當我停止呼喊的時,就又能聽見腳步聲並且我判斷她正在朝我靠攏,奇怪的是,我漸漸地能感受到心臟的跳動且越來越劇烈,我不由自主的用手去摸,便摸到了她的小腿,可我並不覺得那就是她的腿,因為當我握住它的一瞬間,像是握住了一支冰柱,它那無空不鑽的寒氣扎的我手略疼,慢慢地我可以看見她的影子,我猛的抬頭,一個骷髏架子站在我面前,我嚇暈了過去…

我睜開眼,左手緊緊的握在鐵床沿上,右手捏著一張照片,坐起身來抽出幾張紙在大汗淋漓的臉上揮舞了幾下,便走到窗下,拉開窗簾看著漆黑的天空,拿出一支菸點燃,深吸一口,用手一揮,便也看了一場流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