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上天,為何那麼難?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Vista世界派(ID:dailyvista) ,作者:王源,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前兩天,關於中國航天員王亞平的新番又出來了。

這一次,人們看到她在天上跑步、追劇,追的據說是國產劇《理想之城》。

王亞平準備鍛鍊。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今天是王亞平上天的第40天。

在過去幾十天裡,除了追劇,我們還看到了她拍照片——航天員的例行動作;參加電視節目《朗讀者》的錄製,當然,還有她作為女性航天員,進行的第一次太空行走。

王亞平太空行走影片截圖,很糊,但很歷史。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無疑,王亞平成了當下最著名,關注度最高的中國女性。

人們恨不得能架起直播,觀看她在空間站裡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估計發一張她發呆的照片,都會有無數人觀看、點贊。

來一張王亞平在太空裡的清晰圖片吧,不然讓人真覺得我們的攝影師畫素不行。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相反,和王亞平一起上天的翟志剛和葉光富,關注度要弱了很多。

說殘酷點,估計不少人都記不得這兩位航天員的名字。

不是他們不重要,而是,人們對男性航天員已經見怪不怪了。

從2003年中國第一次載人飛行開始,到現在,一共有13位航天員上天,但女性,只有2位。

佔比15.38461538%。

這個數字,低到我們連小數點後的數字都不捨得省略掉。

理髮師王亞平太空首秀。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只是,別看比例這麼低,放眼全球,仍已經算高了。

男女平權的口號已經喊了那麼多年,為何女性航天員的人數還那麼少?

你可能會覺得,這又是性別歧視。有這個問題,但又不全是。主要是因為過去女性航天員太少,結果造成了現在女性航天員太少的局面。

聽起來,像廢話?呵呵。

被忽視的群體

目前,全世界共有人口77億人。截至今年3月,整個人類歷史上有565個人進入了太空。

可以說,能上天的,絕對是人類中的佼佼者。

這其中,女性就更少了——只有65名航天員是女性,佔了總數的約11.50442478%。

其中,包括王亞平在內,只有16名女性航天員進行過艙外行走。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說到女性航天員數量稀少的問題,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可能是: 這是不得已的選擇,因為航天工作需要力量更強的男性。

實際上,女航天員為上天,確實會經歷強度非常高的力量訓練。據媒體報道,上天前,王亞平等人每天要經歷4小時的高強度水下失重模擬訓練,以致於她在訓練結束後,“連筷子都拿不起來了”。

而且,在太空中,人體會經歷肌肉萎縮、骨骼鈣質流失。航天員在執行航天任務前,需要進行高強度體能訓練,上肢力量幾乎會達到專業運動員水平。在太空中,他們也要每天鍛鍊,以保證肌肉的強度。

除此之外,航天員還要接受很多其他的考驗。

比如,要在高速離心機中,承受8G的過載訓練;在低壓實驗艙測試1萬米高空環境的耐低氧能力;測試下體負壓和頭倒位等各種耐力測試等等。

能經受住所有這些測試和訓練、脫穎而出的人,無論男女,都堪稱是“天賦異稟”、人類中的絕對精英了。

不過,很多女性運動員,其實都到不了這些訓練關口—— 篩選階段,可能就被淘汰了

以中國航天員的篩選為例,中國的航天員需要有理工學科學歷、通過各種生理心理機能測驗、最重要的是,還需有1500小時以上的駕駛噴氣式飛機的飛行經驗。

而據澎湃新聞報道,直到2018年,中國女性飛行員僅佔比1.3%。

因此,女性想上天,從根源上看都很難。

王亞平得以成為飛行員,也是結合了天時與人和。

1997年,當時中國女飛行員8年才招一次,而17歲的王亞平在高考之際,剛好趕上了國家招募女飛行員。

王亞平從上萬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成為了37名合格者之一。

她在畢業時,又以第二名的好成績,成為了一名運輸機飛行員。

天上的人在吃飯。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可以說她一步一個腳印,穿越了重重困難,才成了今天創造歷史的中國女航天員。

就算女性航天員通過了層層選拔,並在力量和耐力上達到了執行任務所需的標準,她們也還面臨著另一棘手的困難: 我們目前對女性在太空中的身體變化知之甚少。

太空對男性和女性的影響是不同的,而如今,因為過去男性航天員更多,人類針對男性航天員身體變化的研究,積累了大量資料,但對女性身體變化的研究卻遠遠不足。

這意味著,女性航天員也要承擔更高的風險。

再來重複一下那句廢話:因為過去女性航天員太少,結果造成了現在女性航天員太少的局面。

史上最強拆箱。

圖源:@載人航天小喇叭

化妝、圍裙和太空服

王亞平上天前,我曾看到一篇報道,講述她在太空裡,使用怎樣的化妝品。

關心航天員的生活細節,這本無可厚非。不過,這卻讓我想起了美國曆史上第一位女性航天員的抱怨。

1983年,薩莉·萊德 (Sally Kristen Ride) 成為第一位進入太空的美國女性。像王亞平一樣,也引起了美國媒體的密切關注。

她從太空出差回來後的一次採訪中,薩莉吐槽說:“人們從來不關心我是怎樣操縱太空梭,或者部署通訊設施的,他們只關心我在太空用什麼化妝品。”

美國曆史上第一位進入太空的女性航天員薩莉·賴德。圖源:NASA

那個時代,女性受到的歧視要更重一些。

1964年,甚至有科學家在研究中寫道,女性的激素變化和月經症狀 (PSM) 會讓她們無法操作航天儀器。

美國NASA曾面向民間招收女航天員,她們在訓練中表現得十分出色,但由於社會的質疑,NASA不得不在1963年決定放棄培訓女性航天員。

直到1983年,美國才第一次送薩莉進入太空。

不過,這依然沒有改變社會主流對女性航天員的態度。

1990年代,由於美國政府減少對NASA的撥款,NASA選擇停止生產小號的宇航服——既然“大多數”航天員能穿進去大號的,那屬於少數的女性的需求自然而然就被放棄了。

美國宇航局航天員安妮·麥克萊恩,收集骨髓樣本,以研究微重力對骨髓和血細胞產生的影響。

圖源:NASA

以後想讓女性上太空,又會出現一個新的問題:沒有女性適合穿的太空服呀。

無獨有偶,雖然蘇聯出於與美國爭奪“第一”的需要,早在1963年就把人類歷史上第一位女性航天員送入了太空,但第二位女性航天員再次出現,已經是1982年的事情了。

薩維茨卡婭,蘇聯航天員,1982年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位進行太空行走的女性。

但就是這位創造了人類歷史的女性,還曾收到過男同事“送”給她的一條圍裙,暗示她牢記自己家庭主婦的身份,“滾回家裡”。

薩維茨卡婭。

圖源:historyrussia

我們需要女性航天員嗎?

其實,隨著上天的女性越來越多,科學家對女性航天員的研究也越來越充分,人們竟然發現,和男性相比,女性進入天空後,反而有很多潛在優勢。

比如,中國空間探測技術首席科學傳播專家龐之浩說:“女性在太空失重環境中雌激素和鎂的代謝方面優於男性,體內鐵的含量和產生的廢物也較低,所以不易出現血栓、鐵中毒、血管痙攣、心律紊亂等問題,更適合長期載人航天任務。” (引自《財經網》)

已經有研究證明,受雌激素的影響,女性比男性更不容易得心血管疾病。而這,也會如上面專家所說,在太空中幫助到女性減少相關疾病可能性。

此外,女性的視力和眼球受太空失重環境影響較小。比如,女性航天員更少患一種叫VIIP的眼部疾病。

NASA航天員斯科特·凱利 (Scott  Kelly) 開玩笑說:“如果科學家找不到太空對眼球影響的原因的話,我們最好選擇一個全女性的陣容去進行火星探險。”

Scott在太空中累計生活了520天,深受眼部病痛的折磨。

太空對男性和女性身體的不同影響。

圖源:NASA

另外,女性體型相對較小,所需的氧氣和能量也比男性更小 (女性每天所需的卡路里比男性少了15%-25%) ,這些都可以減少空間站的裝載壓力。

對於遠端或長期的航天任務,這一點身體上的差異的影響是巨大的。

嗯,可以理解為,送男性上天更費錢。

因此,甚至有科學家提出,探索火星應該更多考慮女性航天員。

當然,太空對女性也有不利的影響。比如,受輻射影響,女性航天員也有更高的癌症風險 (大部分是卵巢和乳腺癌)

此外,女性的泌尿系統也容易受到感染,這會很影響太空生活。

但是,相對的,男性有更高的腎結石風險 (骨骼中流失的鈣質會在腎臟積累)

總結來說,女性航天員在身體層面與男性航天員相比,其實並無絕對的高下之分。

而女性雖然在力量上稍顯弱勢,但也能達到執行航天任務的標準:2019年,NASA的兩位女性航天員實現了人類歷史上首次全女性出艙行走。

女性航天員也因此證明了她們能獨立完成任務,男女的力量差異已經不能作為理由,阻止女性進入太空了。

試想,如果有一天,人類真得可以自由穿行於太空,甚至如馬斯克設想的最終移民火星,怎麼能少的了女性呢?

在此之前,我們需要更多瞭解如何製作女性需要的裝備,更需要研究女性在太空中的身體變化,以此來積累更多女性航天員在太空生活的經驗。

像這一次,中國的航天行動中,就為王亞平專門定製了宇航服、座椅、女性專用衛生間。

送女性航天員進入太空,不僅有助於幫助人類準備更久、更遠的太空旅行,研究生物學上的男女身體差異,也能更好地準備一個屬於全人類的,太空旅行的未來。

否則,哼,在未來的太空旅行中,讓男人們自己去太空裡孤單著吧。

部分參考資料來源: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4xa38j/why-we-desperately-need-to-study-more-female-astronauts-NASA-Sally-Ride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article/space-travel-four-ways-women-are-a-better-fit-than-men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Vista世界派(ID:dailyvista) ,作者: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