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天才少年”頂級薪酬值了!實現全球首個AutoML大規模商用

語言: CN / TW / HK

2019年6月,華為發起“天才少年”專案,這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拖著世界往前走”戰略的重要一環。

在專案啟動的兩年以來,來共計17人入選,並在部分崗位取得了關鍵成果。

在華為內刊《華為人》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首批“天才少年”中鍾釗的成果,在入職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鍾釗與團隊把AutoML技術應用到數千萬臺華為手機上,做到了在業界第一次將AutoML大規模商用的突破。第二年,又將研發端到端畫素級AutoML流水線,成功將影片攝影原型演算法的複雜度降低百倍,再次突破業界與學術界的極限。

在自述中,鍾釗表示,跨過了學術研究將基礎研究和商用落地同時進行,通過商用實戰使用AutoML這個最新技術,可以說是在一邊打仗一邊造武器。“也許只有真正向下扎到根,這顆種子才能經受住風雨洗禮,破土而出。”

業內首個AutoML大規模商用

作為引領華為在“無人區”探索的年輕隊伍,天才少年在內部被視為攻克世界難題的衝鋒隊。

按照華為此前公開的郵件,天才少年的工資按年度工資制度發放,共有三檔,分別為89.6萬-100.8萬元、140.5萬-156.5萬元、182萬-201萬元。

雖然提出了具有吸引力的薪資,但華為“天才少年”的招聘標準非常嚴格,一般需要經歷7輪左右流程:簡歷篩選、筆試、初面、主管面試、若干部長面試、總裁面試、HR面試。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或表現不佳都有可能失去進入華為的機會。

鍾釗則是在“天才少年”計劃中拿到最高檔位的員工。

公開資料顯示,鍾釗出生於1991年,本科就讀於華中科技大學的軟體工程專業。剛上大三的他,就在2012全國大學生數模競賽中獲得了湖北一等獎。而後前往中國科學院大學自動化研究所攻讀碩士、博士,碩博階段攻讀專業都是“模式識別與智慧系統”。

在自述中,鍾釗提到受父親影響,在幼兒園和小學階段就已接觸基礎程式設計。

“我父親是很早一批的北大學生,之前在中科院的高能物理所(原子能研究所)做研究,是錢三強何澤慧夫婦的學生,他最早是搞核物理研究,就是做兩彈一星,主要是氫彈的研究。他們需要用計算機來進行核物理相關的計算,後來又轉到計算機領域的研究了。父親平時工作中有些東西是我可以接觸到的,我還記得去機房和辦公室找他,得穿鞋套來避免靜電。等我父親下班的過程我拿空閒的電腦玩小烏龜畫畫(LOGO語言),在DOS系統裡尋找大學生上課時偷偷安裝的新遊戲。所以我的興趣就是在父親的潛移默化中培養起來了。”

2018年,鍾釗去美國參加CVPR(IEEE國際計算機視覺與模式識別會議),偶然得知華為在佈局AutoML(Automated Machine Learning)技術。強有力的算力和平臺支援以及真實的業務場景吸引了鍾釗加入華為。

入職後,鍾釗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研究如何用演算法來彌補光學的不足,實現手機拍照超越單反拍照的效果,即通過AutoML技術在保證拍照出圖效果的前提下,把演算法簡化下來,滿足產品功耗、速度等指標的要求。

“現在情形下,我們面臨的硬體上的約束是非常苛刻的,但通過兩個月的拼搏,攻關取得了顯著成效。”在鍾釗的自述中,2019年到2021年,華為拍照演算法在M、P系列多款手機中取得突破,其中AutoML這套系統或者說演算法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目前,AutoML技術已成為部門的核心公共能力,也支援了影片、ARVR、河圖等眾多媒體的關鍵業務。

啟用團隊攻堅“世界難題”

鍾釗所在的“天才計劃”只是華為加強研發佈局的一個縮影。

“這些少年就像‘泥鰍’一樣,鑽活我們的組織,啟用我們的隊伍。”任正非曾表示,未來3-5年,相信華為公司會煥然一新,全部“換槍換炮”,一定要打贏這場“戰爭”。

華為曾在一部影片中公開闡述如何培養“天才少年”。

華為雲人工智慧領域首席科學家田奇在影片中說,“天才少年”多數指的是25歲-30歲剛畢業的博士研究生,他們在這個時間,體力、智力、創新能力都是最好的。

在培養的過程中,田奇提到,第一步是溝通,瞭解他們的長處;第二步,“好鋼用在刀刃上”,把業務痛點、難點介紹給他們,做好創新從0到1到N的連結;第三,鼓勵他們主動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第四,提供很好的實驗室氛圍,鼓勵自由思考和討論。華為對天才少年的期望是“做最強的接觸研究,把這些基礎研究的成果落地到行業中,最後沉澱到AI平臺上”。

據華為官網顯示,除了鍾釗外,2019年入選華為“天才少年”的左鵬飛和李屹,目前已在華為從事雲端儲存研究工作和作業系統形式化驗證工作。

除了天才少年,華為在科學家等人才培養上也連續投入多年。

根據公開資料,華為至少擁有包括700多個數學家、800多個物理學家、120多個化學家,還有15000人在從事基礎研究,以及6萬多產品研發人員。同時,華為還與全球300多所高校、900多家研究機構和公司有合作,實施了7840個專案,已投資18億美元,簽署了對外付費的研發合作合同達1000多份。

在被問到如何評價基礎研究是否有成效,心目中的科學家是什麼樣時,任正非曾經表示,“評價基礎研究,不能採用量化的考核方法。我們應從一個很長的時間軸來看科學家講的話,不能計較所有內容是否都具有現實性意義。費馬大定理是用350年證明的,它並沒有對法國經濟起多大貢獻,如果我們這麼狹隘地看問題,人類怎麼探索前進?但是我們有個約束,方向要大致在公司前進的主航道上。我們對科學家要多一些寬容,對不明白的東西,只要大致對準主航道,我們就多給一點寬容。”

“我們要加強基礎研究的投資,希望用於基礎研究費用從每年總研發費用150-200億美金中劃出更多的一塊來,例如20%-30%,這樣每年有30-40億美金左右作為基礎研究投入。”任正非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