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鈔”為什麼越來越沒效了?

語言: CN / TW / HK

2008年,次貸危機不僅帶來了經濟的衰退,還帶來了對傳統貨幣政策的質疑。

金融系統崩潰後,全球各大央行紛紛開啟直升機撒錢,避免全球經濟在衰退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但事後來看,除美國快速復甦外,其他絕大多數發達國家卻陷入了停滯。

為什麼同樣的方法卻有不同的結果?為什麼大水漫灌會失靈?《大衰退年代》獨創性地提出了“資產負債表衰退”的概念,對傳統貨幣學說發起了根本性的挑戰。

眾所周知,量化寬鬆起源於日本,為了走出房地產泡沫帶來的大崩潰,日本長期實行零利率,並釋放天量流動性。但事與願違,日本經濟在低迷中度過了消失的二十年。《大衰退年代》的作者辜朝明先生作為一位日裔經濟學家,痛定思痛,反思傳統經濟學指導下的量化寬鬆為什麼沒有給日本指條明路。

作者把日本衰退和1929年的大蕭條結合起來,總結出了一整套邏輯完整、獨特新穎的理論,並能很好地填補巨集觀經濟學的空白之處。

傳統理論框架下,經濟之所以會衰退,是因為危機襲來後,金融系統面臨大量的壞賬和不良貸款,從而降低了銀行發放貸款的意願,造成信用收縮,從而陷入了惡性迴圈。基於這樣的診斷,日本開出了量化寬鬆的藥方,雖然止住了衰退病情的惡化,但是並沒有明顯好轉。是藥方開錯了嗎?作者進行了更深入的思考,發現其實是診斷出現了問題。

真實情況是,在低利率、零利率、甚至負利率的環境下,日本企業出人意料的不願意借錢,反而是不斷還錢。反過來思考也是一樣,如果是銀行惜貸、企業急需借錢,那資金的成本一定會大幅攀升,但事實上並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所以,作者提出了觀點:並不是銀行沒錢借,而是企業不願意借錢。也就是說,“錢”作為一個商品,需求急劇萎縮了,進而導致投資迅速放緩,經濟陷入了寒冬。

而傳統的貨幣政策只是從供給端來解決問題,總認為利率只要足夠低,就一定有人會借錢,也正是這樣想當然的潛意識,讓各大央行陷入了迷途。

作者的這一觀點徹底顛覆了傳統經濟學家的認知,也引起了大家對於借款人的關注。作者通過邏輯推理和全球多個國家的實際資料給出了相應的論證,從而提出了“資產負債表衰退”的概念。從資料來看,危機前的借款人,在危機發生後會變成還款人,因為泡沫的破裂使得很多企業和家庭的資產狀況急劇惡化,但欠的錢總是要還的。於是大家就開啟了漫漫還款路,直到資產負債表恢復健康。

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在負債累累的情況下,是很難有借錢的動力的。對於企業來說也是一樣,優先還債才是一種對社會負責的態度。但如果大家都不借錢了,而是努力還錢,那還會有誰冒險去投資呢?

傳統經濟學最習以為常的假設是:企業會追求利潤最大化。但作者提出了另一面,那就是在資產負債表衰退的情況下,企業會追求債務最小化。

為何巨集觀經濟學會犯如此看似“低階”的“錯誤”?作者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因為在巨集觀經濟學誕生與發展的階段,全球範圍內的經濟衰退少之又少,在絕大部分時間裡,企業和家庭的資產負債表都很健康,自然也就不缺借款人,但這也恰恰就讓專家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現象。

但爭論仍然存在,雖然日本、歐元區、英國的量化寬鬆失敗了,但是為什麼美國成功了?作者通過資料論證出了,美國2008年後並不缺借款人,那自然就滿足傳統經濟學假設,從而也就算是對症下藥了。相反,1929年美國陷入大蕭條就是因為缺少借款人,直到羅斯福總統開啟新政後才出現好轉,而新政最主要的措施就是政府作為借款人解決借貸鏈條斷裂的根本問題,政府借款可以用於救濟、基建、改革等等方面,政府的支出作為企業和個人的收入,慢慢地就修復了衰退的資產負債表,等到企業和個人都恢復了借款能力,美國迎來了黃金的發展時期。

作者在獨創性地提出資產負債表衰退理論後,還提出瞭解決的方案。既然已經知道了大多經濟體當前面對的是借款人缺失,那只有政府可以作為“最後借款人”,也就是採用積極的財政政策。因為政府並不是以營利為目的的,而是以社會利益最大化為目標,因此可以不用在乎短期的得失,這是企業所不具備的優勢。

《大衰退年代》的內容會讓讀者耳目一新,全書沒有複雜的公式,沒有深奧的理論,只是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解釋當今社會所面臨的巨集觀問題。

或許,簡單才是最實用的方法。

【注: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在任何情況下,本訂閱號所載資訊或所表述意見僅為觀點交流,並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本文由公眾號“蘇寧金融研究院”原創, 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高階研究員陸勝斌

(我們精心篩選了“休閒食品”相關股票名單,內附30餘個分析指標,可在 “蘇寧金融研究院”公眾號後臺回覆“進群”,掃碼新增小助手微信, 入群免費獲取名單。)

編輯:孫江永 毛德芬

點選“閱讀原文”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