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就是做最困難的事情

語言: CN / TW / HK

本人是相當一部分人眼中的怪人,我這人一不喜歡當官,二不喜歡奉承、討好當官的,就喜歡沒事看看書。

提起看書,我不僅喜歡看與投資相關的書,也喜歡看與哲學相關的書。

大家應該都知道,西方近代哲學有兩大流派——經驗論派與唯理論派。

經驗論派認為,從實驗中得到證實的知識才是客觀物質世界的知識;

唯理論派認為,具有普遍必然性的可靠知識必須依靠理性,經過邏輯推理得到,只有依靠理性直接把握事物本質的“理性直觀知識”,才是可靠的。

這兩大流派對於推進人類科學發展、認知進步起到很大的作用,不過 2 者有一個共同的缺點:

這兩種思維方式妄圖過濾掉一切具有“主觀性”的人的活動,得到純而又純的客觀世界。

事實上,這種想法是不可能實現的,一個純粹的、沒有人類參與的客觀世界,對現實的人類也沒有任何意義。

這個花花世界就是由人類營造的,人類不是機器,他們是知情意的結合體,他們會根據自己的喜好與目的做任何事情。

投資活動也是這麼一回事。

在現實投資過程中,投資的主體是由一個個的股民組成,他們手中的籌碼猶如投票器似的,若他們都看好某隻票的前景,這隻票肯定會暴漲。

理解這一點,你就會理解我上篇文章講的道理。

我在上篇文中提到投資的“不可能三角”——確定性、景氣度、估值三者只能取其二,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會形成三種投資策略: 1 、確定性 + 景氣度, 2 、確定性 + 估值, 3 、景氣度 + 估值。

其中 1 代表賽道選擇風格, 2 代表價投風格, 3 代表行業輪動風格。

我在上篇文章中說過,正如不同打法的球隊都有機會獲得總冠軍那樣,不同投資風格都能賺到錢,就看你能否深諳這種風格的奧妙。

從長期來說,每種投資風格都是有效的,但是卻有可能隨時失效。

這是為啥呢?

原因很簡單,策略都是人制定的。

如果一個策略短期有效,一定會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等到人足夠多的時候,這個策略一定會失效。

原因有 2

1、 股市中不可能人人賺錢;

2、 足夠多的人使用該策略,該策略的受益股票估值一定會越來越高,收益率一定會逐步走低,直到失去投資價值。

這也符合我在文章開頭的哲學理念,投資活動是人蔘與的,人的思維若出現趨勢,則預示著該趨勢無法長久。

我們大家都知道, 2018-20203 年價值投資大行其道,只有你買了各種茅,日子過的都很不錯。

而到 2021 年,價值投資風格失效,行業輪動風格大行其道。

所以,整個一年你會看到,新能車板塊中電池、電解液、隔膜、 6F 、結構件、輔材輪動上漲,資金的選擇很簡單,某板塊估值炒高了,就換另外一個板塊去炒。

那麼,問題來了。

雖然行業輪動風格總會輪到它有效的時候,但不可能隨時都會有效,火了 3 年的價投風格,今年不就熄火了嗎?

同樣的道理,當前無效的策略,歷史已經證明它一定會重新有效,保不齊明年價值投資就會捲土重來。

如果你在這個時候加入行業輪動的大軍,說不定你會成為最後的接盤者,等到你事後意識到自己成為接盤者,發現價投風格有效的時候,估計相關標的早就失去配置價值了。

所以,我在上篇文章中強調,你要選擇一個適合你的風格,總會輪到你吃肉的那一天,對於普通散戶來說,價投風格與賽道選擇風格最適合大家。

我也知道,說來容易做來難。

如果今年你堅持價投風格,也許一整年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而選擇行業輪動風格的小散,三五天就會賺到幾十個點,你很難受得起這種煎熬。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若想獲得確定性的收益,就要選擇應對各種波動。

當然,也有人說,在深度研究基本面之後,我們不僅可以利用確定性賺錢,也可以利用預期差來賺錢。

正如我們文章開頭所說的,投資是各種人參與的活動。

在投資過程中,總會出現某家公司的價值被大多數人低估或無視的時候,你若是先知先覺者、提前進入的,等到後期“真相大白”,大家爭先湧入的時候,你自然能夠賺到錢。

預期差有好幾種,如估值的預期差,其中最典型的是前幾年的醫藥股。

提起醫藥股,給大家留下的共同感覺是:

票是好票,就是太貴,殊不知,由於醫藥子賽道中的部分龍頭股未來趨勢太好,其估值高就是應該的, 你選擇確定性與景氣度,就一定要放棄估值。

提到“預期差”,不知道大多數人想過沒有,那麼多人看不到的東西,偏偏你看到了,難道你真的就是那個能人嗎?

中國有大大小小那麼多券商與研究機構,難道人家是吃乾飯的嗎?

所以說,對於普通股民來說,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如你就是這個行當的人,或者你在這家上市公司裡面有親戚,能夠知道第一手的資訊,儘量不要利用預期差來賺錢,還是要把自己的思路放在確定性上面最保險。

其實,這句話我也是說給自己聽,這幾年我的確僥倖把握住一些存在預期差的投資機會,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幸運。

所以,現在我一直在誠惶誠恐地反覆審視自己認為有“預期差”的票,如果哪一天發現自己自作聰明瞭,也只能自己吞下苦果。

在中國,做投資的確很難,我們要時刻保持反思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