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元宇宙,先看這8位企業家是怎樣說的

語言: CN / TW / HK

什麼是元宇宙?雖然還沒有一個公認的定義,但不妨礙它成為2021年全球科技圈最火的概念。據相關統計,截至11月17日,“元宇宙”相關商標申請量超過4400條,其中超過3000條當前狀態為“等待實質審查”。

據悉,元宇宙(Metaverse)一詞最早來自美國科幻小說家尼爾·斯蒂芬森的《雪崩》一書。書中描寫的元宇宙是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始終線上的虛擬世界。元宇宙概念首次在科技網際網路圈出現是今年3月,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的影片遊戲平臺Roblox在上市招股書中首次提到元宇宙願景。

隨後Facebook(已改名“Meta”) CEO馬克·扎克伯格宣稱Facebook將在5年內成為一家元宇宙公司。此外,根據彭博資訊的資料,到2024年,元宇宙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8000億美元。

有企業家認為元宇宙是“下一代網際網路”,代表著科技的未來;有企業家表示擔憂,認為元宇宙代表的虛擬未來對人類未必是好事;也有企業家認為元宇宙本質上就是前些年流行過一陣的VR/AR,甚至直言這就是一個炒作出來圈錢的概念。

究竟該如何看待元宇宙?我們特別梳理了近期國內外企業家關於元宇宙的各類觀點,希望對讀者瞭解這一概念有所幫助。

01 |馬化騰:元宇宙是個值得興奮的話題

在騰訊第三季度財報業績電話會上,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談及元宇宙:

元宇宙是個值得興奮的話題,我相信騰訊擁有大量探索和開發元宇宙的技術和能力,例如在遊戲、社交媒體和人工智慧相關領域,我們都有豐富的經驗。 將虛擬的世界變得更加真實,以及讓真實的世界更加富有虛擬的體驗, 這是一種融合的方向,也是騰訊的一個大方向。

02 |周鴻禕:Facebook的想法代表了人類的沒落

360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周鴻禕近日在央視《對話》欄目中談及元宇宙:

這個概念炒得很熱,股價因此高漲,很多人終於找到了一個新的圈錢手段,我也想忍不住要跳進去,利用這個概念給自己的身上貼點標籤。但是我還是想說點實話,我個人覺得元宇宙幻想的 虛擬現實 ,或者叫數字孿生,完全在線上構造一個超越線下的世界,還需要假以時日,可能時間沒有那麼快。第二個,我也看Facebook的想法,真正按照他們未來的幻想,我覺得不代表人類的未來,代表了人類的沒落。

我跟一些美國同行聊過,他們認為元宇宙的最終未來是什麼,是跟腦機介面相結合,不需要帶VR眼鏡,你只要閉著眼睛躺在床上,插著管,供著營養液,通過刺激你的腦電波,就能產生無數的幻覺和形象,最後不就成了電影《黑客帝國》裡的人肉電池嗎?未來這個社會大家都在虛擬的世界裡交往,年輕一代都天天沉溺在虛擬世界裡,獲得像盜夢空間一樣的滿足,我個人覺得他可能不會給人類社會帶來真正的發展。

人類是要解決比如核聚變的問題,才能解決能源自由。人類要解決宇宙航行的問題,才能走出地球,因為人類在地球上這個小孤島遲早文明會內卷的。這些技術不解決,扎克伯格就希望我們全世界幾億人,每天最好24小時都待在他的虛擬社群裡。這從賺錢的角度是個好想法,因為極端沉迷,拿到使用者的所有資料了,可能對這個公司業務是有幫助的,但是我覺得對人類不是什麼好事。

03 |丁磊:網易對元宇宙已經做好準備

網易CEO丁磊在網易第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回答元宇宙問題:

元宇宙的確是一個非常火的概念,但是老實說,目前誰也沒有接觸到元宇宙。在技術和規劃各個層面上,網易已經做好準備了,我們懂得怎麼去做規則的設計和技術的儲備。所以,當元宇宙降臨的那一天,我們不會沒有準備,我們可能是槍一響跑得比誰都快。

04 | 陳睿:元宇宙需要有一個自迴圈的內容生態

B站CEO陳睿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談及元宇宙:

如果現在聽到元宇宙的概念,再進軍或者佈局元宇宙的這些公司,他們應該是來不及了。我認為這些元素當中,無論是社交體系,還是生態系統,都不是幾個月或者一兩年就能夠佈局好的。

我認為在元宇宙這個概念中有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就是它需要有一個自迴圈的內容生態,元宇宙這個概念不是任何一家公司能獨立做完的。所以,在這個產品體系中,必須有一群人在裡面深入創造內容,並且能夠通過它在這個體系中創造的內容獲利。

元宇宙其實還是一個遠期的目標,元宇宙有關的所有討論都是在資本和媒體層面,我幾乎沒有聽到真正做產品的人在討論這個,它需要產品和技術有突破才能夠去實現這個概念,不在最近的兩三年。

元宇宙帶給我們的是廣闊的想象空間和更多的選擇,多一個選擇永遠是好的,就像電視出現了以後,你依然可以去看話劇、看電影,但是你多了一個看電視的選擇。關鍵是看是什麼人在用這個技術。

05 | 馬克·扎克伯格:元宇宙是連線人們的下一個前沿

在Facebook改名為“Meta”之際,CEO馬克·扎克伯格發表公開信再次談及元宇宙:

我們正處於網際網路下一章的開端,這也是我們公司的下一章。下一個平臺將更加身臨其境—— 一個實體化的網際網路 ,你可以在其中體驗,而不僅僅是看著它。我們稱之為元宇宙,它將觸及我們構建的每一個產品。

在元宇宙中,你幾乎可以做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事情——與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工作、學習、玩耍、購物、創造——以及全新的體驗,這些體驗與我們今天對電腦或手機的看法不符。

在這個未來,你將能夠以全息影像的形式瞬間傳送到辦公室,無需通勤,與朋友一起參加音樂會,或在父母的客廳裡追趕。無論你住在哪裡,這都會帶來更多機會。你將能夠把更多時間花在對你重要的事情上,減少交通時間,並減少你的碳足跡。

想想你今天有多少物理東西,在未來可能只是全息影像。你的電視、帶有多臺顯示器的完美工作裝置、棋盤遊戲等等——它們不是在工廠組裝的實物,而是由世界各地的創作者設計的全息影像。

你將在不同的裝置上體驗這些體驗—— 增強現實 眼鏡可以留在現實世界中,虛擬現實可以完全沉浸其中,手機和電腦可以從現有平臺跳入。這不是在螢幕上花費更多時間,這是為了讓我們已經花費的時間變得更好。

元宇宙不會由一家公司建立。它將由創造者和開發者構建,創造可互操作的新體驗和數字專案,並開啟比當今平臺及其政策所限制的更大的創意經濟。

我們在此旅程中的作用是加速基礎技術、社交平臺和創意工具的開發,將元宇宙帶入生活,並通過我們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編織這些技術。我們相信元宇宙可以提供比當今存在的任何事物都更好的社交體驗,我們將致力於幫助實現其潛力。

隱私和安全需要從第一天開始就融入到元宇宙中。開放標準和互操作性也是如此。這不僅需要新穎的技術工作——比如支援社群中的加密和NFT專案——還需要新的治理形式。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幫助建立生態系統,以便更多的人在未來擁有利益,不僅可以作為消費者而且作為創造者也可以從中受益。

我們計劃以成本價或補貼方式出售我們的裝置,以使更多人可以使用它們。我們的目標是在儘可能多的情況下以低費用提供開發者和創作者服務,以便我們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整體創意經濟的作用。不過,我們需要確保在此過程中不會損失太多錢。

我們希望在未來十年內,元宇宙將覆蓋10億人,承載數千億美元的數字商務,併為數百萬創作者和開發者提供就業機會。

在我們的DNA中,我們構建了將人們聚集在一起的技術。元宇宙是連線人們的下一個前沿,就像我們剛開始時的社交網路一樣。

我曾經學習過經典,meta這個詞來自希臘語,意思是超越。對我來說,它象徵著總有更多的東西要建造,故事總有下一章。我們的故事從宿舍開始,並超越了我們的想象;進入一系列應用程式,人們使用這些應用程式來相互聯絡、尋找自己的聲音,以及開展改變世界的企業、社群和運動。

我為我們迄今為止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我對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感到興奮——因為我們超越了今天的可能,超越了螢幕的限制,超越了距離和物理的限制,走向了一個每個人都可以彼此在一起,創造新的機會並體驗新的事物。這是一個超越任何一家公司的未來,將由我們所有人共同創造。

我們已經建立了一些東西,以新的方式將人們聚集在一起。我們從與困難的社會問題作鬥爭和在封閉的平臺下生活中吸取了教訓。現在是時候利用我們所學的一切來幫助構建下一章了。

06 | 蒂姆·庫克:不要講什麼元宇宙,就是增強現實

蘋果CEO蒂姆·庫克日前接受《時代》雜誌採訪被問到元宇宙時表示:

我對增強現實能帶來的東西感到非常興奮。這是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疊加,而且不會分散你對現實世界和現實關係的注意力,因為它能加強彼此之間的關係和合作。

不要講什麼元宇宙,就是增強現實。顯然總有不同的說法,我就不炫那些流行語了。我們只將其稱之為增強現實(AR),但我對這些新東西超級興奮,並相信科技可以給世界帶來很多好處。當然,這取決於創造者,取決於他們是否全面考慮過新技術如何使用和誤用的方式。但最重要的是,這些事情能讓我們有更多時間進行休閒娛樂活動、做更多想做的事,我對生活中會發生的這些非常樂觀。

07 | 薩提亞·納德拉:3D的元宇宙是一個重要發展方向

微軟公司董事長、CEO薩提亞·納德拉在“2021紅杉數字科技全球領袖峰會”上談及元宇宙:

元宇宙跨越了物理和數字世界,將人、物、場在商業和消費網際網路中融於一處,我們或許不該把它看做是單獨的消費市場或企業級市場的現象,因為融合可能才是必需的。雖然沒有那麼引人入勝,但從某種意義上看,疫情中影片會議的普及已經讓我們多少體驗到了一個2D的元宇宙。那麼,如果有一個3D的元宇宙又會怎樣呢?能夠真正超越空間和時間,這無疑是一個重要的發展方向。我對這些感到非常興奮。

08 | 埃裡克·施密特:元宇宙對人類社會不一定是件好事

谷歌前CEO埃裡克·施密特在日前接受採訪時談到元宇宙:

所有談論元宇宙的人都在談論比當前世界更令人滿意的世界——你更富有、更英俊、更美麗、更強大、更快。因此,在某些年份,人們會選擇戴著眼罩在元宇宙花更多時間。誰來制定規則?這個世界將變得更加數字化,而不是物理化。這對人類社會而言不一定是件好事情。

人工智慧是不精確的,這意味著它作為一個合作伙伴可能是不可靠的。它是動態的,因為它一直在變化。它是突發的,會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它能夠學習。人工智慧將無處不在。人工智慧支援的最好的朋友是什麼樣子的,尤其是對一個孩子來說?人工智慧支援的戰爭是什麼樣子的?人工智慧能感知現實中我們沒有的方面嗎?人工智慧有可能看到人類無法理解的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