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下半場:混戰轉共生

語言: CN / TW / HK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支付寶到賬××元、微信到賬××元……

不難發現,第三方支付在日常生活場景中已是司空見慣。在2019年,螞蟻金服研究院執行院長李振華稱,第三方支付對經濟滲透率已經超過60%,中國成為了全球移動支付滲透率、覆蓋率最高的國家。

至今,第三方支付的滲透率仍在逐步提升,市場規模也在不斷提高。艾媒諮詢資料顯示,在2020年,第三方移動支付與第三方網際網路支付的總規模達到271萬億元支付交易規模。

從總體情況來看,我國第三方支付行業發展勢頭強勁,不斷在穩步前進。但具體來看,行業形勢波詭雲譎,格局變幻莫測。近年來,支付寶和財付通兩大民營支付巨頭革新動作頻頻,加之有相關政策推出激發了其他支付機構的戰鬥意志,第三方支付行業看似平靜,實則暗潮湧動。

兩虎相爭

前瞻產業研究院資料顯示,2020年第二季度,我國第三方支付綜合交易市場上支付寶、財付通和銀聯商務分別以49.16%、33.74%和6.93%的市場份額位居前三位。可見,當前國內第三方支付市場呈現以支付寶和財付通為首的“雙寡頭”格局,行業集中度比較高。

事實上,支付寶的龍頭地位已保持了多年,財付通一直緊隨其後希圖趕超,二者在第三方支付行業中各持立身之法。支付寶先行從商家端突圍,財付通則是倚賴微信等社交平臺的巨大C端流量,以及推出的紅包功能實現快速出圈。

另外,支付寶和財付通本身的發展已經進入了成熟期,在規模擴容和運營方面比較穩定。2020年8月份,螞蟻集團釋出的招股書披露,支付寶年度活躍使用者超過10億,月度活躍使用者達到7.11億,月度活躍商家超過8000萬。

在支付業務方面,財付通也在保持健康增長。騰訊財報顯示,2021年第三季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業務的收入增長30%至人民幣433億元,這其中主要受商業支付金額增長所推動。

毋庸置疑,在賬戶側,支付寶和財付通各自都有“護城河”,面對於其他同類產品的追趕確實可以絲毫不慌,相對而言,支付寶和財付通更在意的是它們相互之間的博弈。

作為較早批次獲取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支付寶和財付通因為有著相似的應用場景,倒成了支付界的一對“冤家”,兩者一直在相互角逐,爭做行業的領頭羊。近年來,支付寶和財付通在B端和C端上各出奇招,雙方火藥味十足。

爭相深耕存量C端

支付寶和財付通憑藉掃碼、刷臉等支付方式基本瓜分C端市場,雙方現已形成了深厚的使用者基礎,第三方C端支付趨於存量。不過隨著網路技術的進步,以及使用者需求不斷升級,C端市場仍有下沉空間。無論是支付寶還是財付通,兩者在C端的耕耘從未停歇。

據悉,2020年以來,騰訊金融科技持續圍繞著影片號、小程式等方面,擴增微信的使用者支付場景。使用者對微信、QQ等社交平臺已養成較強的使用習慣,有微信等社交平臺的巨大流量匯入,附著於其中的財付通才會更容易地觸及到使用者。

最主要的是因為平臺屬性的影響,具有社交屬性的財付通下沉C端支付市場相比於生活服務工具本質的支付寶來說更加遊刃有餘,其主要原因與使用者習慣有很大的關係。

活躍度便是使用者對平臺依賴性的一大佐證,前瞻研究資料顯示,截止2020年12月我國App活躍度排名中,微信和支付寶的活躍滲透率分別為86.9%和56.9%,位居第一、第二。可見,使用者對於社交軟體的使用會比生活服務等非社交軟體更加頻繁。

支付寶為了緩解活躍度的問題,在C端功能的上新也下了不少功夫,其接連推出社交“圈子”、螞蟻森林、小雞莊園等社互動動功能,以及餘額寶、花唄等應用,嘗試留存C端流量。不過種種舉措,也難改在C端逐漸被財付通“豔壓”的命運。

增量B端運營競走

對比C端,第三方B端支付市場還比較分散,更重要的是在數字化趨勢的作用之下,B端逐漸成為行業增長牽引力,也成了各個第三方支付機構征伐的新戰場。

不過B端支付所覆蓋的行業範圍比較廣泛,相比於C端來說複雜性更高,支付寶和財付通入局B端需要不斷完善商家端服務鏈,對雙方的運營能力而言是一場大考。

支付寶一直讓商業支付依附於平臺B端,支付寶的B端和支付業務一直是相輔相成的關係,營造一個B端的平臺生態對其支付業務的重要不言而喻。在2021年11月份,支付寶釋出生態開放原則,推進運營鏈路建設,通過強化平臺數字生活服務能力,讓更多的商家從中獲利,從而反哺平臺生態良性執行。

目前,支付寶在移動端內已陸續開放搜尋、小程式、推薦頁面等陣地來支援商家自運營,另外,針對頭部以及中小服務商的不同需求,支付寶還計劃推出相對應對的成長計劃。無獨有偶,2020年財付通商企付上線,目的是幫助企業端實現產業金融數字化升級,為中小企業提供為電商平臺、核心企業提供賬戶管理、合單支付、分次支付等專業服務。

支付寶從支付工具到數字生活開放平臺的定位調整,財付通推出企業端服務,兩者的B端生態野望早已昭然示眾。

綜上可見,支付寶和財付通兩大第三方支付巨頭已經做好通吃B、C兩端的盤算,各自步步為營。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支付寶和財付通在C端中的地位已經難以撼動,但在B端並非如此。

黑馬逆襲?

當前的第三方支付市場除了C端高段位玩家支付寶和財付通之外,還有B端的拉卡拉、銀聯等具有先發優勢的實力選手。

一來境外業務遍地開花。拉卡拉2021年上半年財報披露,目前拉卡拉的跨境支付業務服務商戶近1萬家,業務覆蓋美國、歐洲、日本等國家和地區。除此之外,銀聯境外業務發展 也很強勁。據悉,2021年,銀聯境外移動支付受理商戶達1000萬,線上受理商戶超2200萬。

二來境內奪得數字人民幣先機。數字人民幣的特點是交易即結算,從底層技術邏輯來看,數字人民幣可以省掉部分交易環節,降低交易成本。最重要的是數字人民幣有國家背書,具有較高的安全性。

拉卡拉和銀聯正著力通過數字人民幣進入B、C端業務,一方面可以率先為企業間支付提供更為高效、便捷的支付解決方案;另一方面可以藉助數字人民幣涉足未開發領域,藉此在支付市場上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

由此看來,拉卡拉和銀聯在第三方支付行業中還具有較大的“黑馬”潛質。最主要的是,當前在反壟斷的大斧之下,支付寶和財付通在業內表現有所“收斂”,拉卡拉和銀聯的逆襲大有可能。

共存共榮

總的來說,支付寶和財付通的“鐵王座”之爭愈演愈烈,拉卡拉和銀聯們隨後加緊追趕,第三方支付行業各方短兵相接。

不過,第三方支付機構應該認識到如今各個行業的反壟斷意識不斷加固,相互之間的生態逐漸走向開放,當前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已經呈現共存相生的狀態。

在C端,客觀上支付寶和財付通已佔據絕大部分的使用者心智,即便是很火爆的抖音、B站、美團等平臺現已構建有自己的支付生態,但也無法摒棄對支付寶和財付通等老牌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依賴。

另外,數字人民幣雖然相比於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說有不可比擬的優勢,但是目前應用場景範圍有限,對其他平臺暫不會產生太大沖擊。而且就現在來看,數字人民幣和第三方支付更是“錢”和“錢包”的關係,說二者相得益彰或許更為恰當。

與此同時,在B端,支付寶、財付通、拉卡拉、銀聯等第三方支付巨頭之間也已經實現了互聯互通。

可見,在各平臺生態逐漸開放的環境下,第三方支付行業的賬戶側、收單側、結算側等機構之間已經關聯在一起。或許第三方支付行業可以跳脫出各方混戰的階段,相互抱團,合作共贏才是各個第三方支付機構持續發展的正解。

文/金融外參,ID:jrwai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