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壽永:openEuler將著力四大應用場景構建數字經濟生態底座

語言: CN / TW / HK

openEuler的研發立項在2010年前後,那時openEuler還是華為的商用系統,正式的名稱是EulerOS。由於EulerOS一直低調行事,導致openEuler在2019年年底開源後並沒有獲得太多來自大眾的關注。

2020 年,openEuler 的開源社群開始爆發式增長,社群的開發者從 1000 多人增長到 6000 多人,SIG 組的數量從 40 多個增加到 89 個,軟體倉庫的數量也達到 8000 多個,下載使用遍及全球 54 個國家、1000 個城市,下載量高達 25 萬次。到今年 9 月,openEuler 的商業發行版已經銷售超過 30 萬套。

伴隨著openEuler生態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開發者開始關注openEuler的進展。

今天51CTO邀請了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openEuler專案組技術委員會成員、中科創達首席架構師 劉壽永,一起走近openEuler生態,瞭解openEuler生態、未來的規劃以及開發者和企業在openEuler生態中的機會。

以下為不改變原意的採訪整理。

Q:近期被頻繁提及的一個詞彙是“數字經濟”。華為常務董事、ICT基礎設施業務管理委員會主任汪濤在作業系統產業峰會2021上說道:數字經濟發展速度之快、輻射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

openEuler作為“數字經濟生態底座”的組成部分,它有怎樣的能力來承接這麼重大的任務的呢?

按照中國國家統計局《數字經濟及其核心產業分類(2021)》的檔案定義,數字經濟是指以資料資源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資訊網路作為載體、以資訊通訊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數字經濟核心產業是指為產業數字化發展提供數字技術、產品、服務、基礎設施和解決方案,以及完全依賴於數字技術、資料要素的各類經濟活動。

數字經濟的生態底座,之所以能被稱作底座,是因為它是整個系統中最基礎的設施,所有的資料,通訊,交易(我們傳統所講的IT,CT,OT等)都必須有這個底座做保障,那這個底座是什麼?當仁不讓的是作業系統,脫離了作業系統,數字世界是不存在的,也就不存在所謂的數字經濟,因為作業系統是保障數字經濟有效執行的最基礎的部分,你的微信離開作業系統能執行嗎?如果不能執行,那你的微信支付是不是也就不存在了。

openEuler扮演的正是數字經濟底座的重要位置,openEuler不是某一個作業系統,它已經成為培養作業系統的土壤,不僅僅可以長出適用於服務伺服器,雲端計算的作業系統,也能長出適用於邊緣,嵌入式等作業系統,而且能長出樹枝,樹葉,來豐富整個作業系統生態。從而能夠帶動全球產業鏈的數字化發展。

Q:openEuler在目標領域中有怎樣的技術先進性?希望給這些行業帶來什麼樣的變革,達成什麼樣的願景?

從整體上來講的話,尤拉作業系統可廣泛部署於伺服器、雲端計算、邊緣計算、嵌入式等各種形態裝置,應用場景覆蓋IT(Information Technology,資訊科技)、CT(Communication Technology,通訊技術)和OT(Operational Technology,運營技術),實現統一作業系統支援多裝置,應用一次開發覆蓋全場景。從單點技術上來講的話,比如核心,安全,合規,容器,編譯器,混合部署等都不同程度做了重構和優化,以滿足萬物互聯時代下日益增長的應用場景的需求。

Q:目前openEuler生態整體的狀態是怎樣的,有哪些欠缺,有哪些長足的進展?

openEuler整個的生態發展比較良好,目前在伺服器,雲端計算領域,已經得到的廣泛的應用,其中主要的參與廠商有麒麟,統信等,還有運營商和國產晶片等廠商都有參與,但這對構建one for all的生態來講還遠遠不夠。openEuler有領先的技術和開放的合作作為後盾,也正在規劃邊緣側,嵌入式領域的延申,把一些更先進的技術比如硬實時,高可靠等帶入到社群,真正的做到全場景覆蓋。我們中科創達成立了Edge SIG,將會和生態夥伴一起構建以openEuler為底座的邊緣作業系統。

Q:未來幾年內,openEuler整體的生態佈局是怎樣的,或者說openEuler生態的戰略方向指向哪裡?

如果大家有關注過openEuler最新的版本的release的情況,可以看到openEuler已經分成幾個場景,伺服器,雲端計算,邊緣,嵌入式等,同時也在規劃統一構建工具,增加系統構建的簡單,易用和可擴充套件性。伺服器和雲端計算會持續投入,並與傳統作業系統夥伴們一起來做大做強;同時,加大新興領域和傳統行業的投入,比如邊緣計算,工業場景,把核心技術帶到這些數字化的新市場,來加速數字經濟的發展;明年專案組也會和行業夥伴,比如像我們創達,一起來做邊緣和嵌入式的版本,並推進它在行業中落地。

Q:如果有企業或開發者想要投入openEuler生態,您會向他們提出怎樣的建議和要求?

openEuler歡迎任何企業加入,openEuler所有的資源都是開源開放的,程式碼,資料,會議等等;當然,Euler社群更希望的是大家都能共同貢獻,共同成長,最後能共贏;另外,好多企業都簽署了CLA,但 CLA的簽署和加入社群不是強關聯,簽署CLA才能貢獻社群,實際上是一個社群免責協議;一般有拿有放才是真正參與社群,所以大部分人會把程式碼共建這個動作等同於參與社群,但是實際含義還是有差別的。

尤拉希望更多的創新型的企業和在行業內有影響力的企業的加入,強大的底座加上應用的驅動,這樣能夠帶動尤拉走上一個新的臺階。

Q:OpenHarmony和openEuler將來會如何分工配合?面對有交集的部分目前有怎樣的規劃?

OpenHarmony的主要定位在移動端,更注重人機的互動,注重裝置的連結和顯示,目前主要是消費類電子上。而尤拉的嵌入式,主要是行業,更看重的是實時性,穩定性,可靠性。當然,這裡會有一些重合點,比如都用Linux kernel,是不是可以合併在一起?openEuler和OpenHarmony我相信慢慢的會走到一起匯合,而不是誰去替代誰,技術上相互借鑑,交叉領域相互共存,最後共同來支撐數字底座。

Q:OpenHarmony已經與Eclipse基金會達成合作佈局海外,openEuler在出海這件事情上有怎樣的考量和構想?

openEuler和OpenHarmony的誕生的背景和基礎不同,openEuler其實佔有Linux開放生態的優勢,所以,海外佈局有點渾然天成,比如Intel,SUSE這些大的外企業已經簽署了CLA,他們可以帶動生態的國際化發展。另外,隨著像創達這種全球化企業的加入,可以通過實際的應用應用場景,比如機器人,比如我們邊緣計算盒子等,把openEuler帶到海外。

Q: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是國內首個開源基金會,通過openEuler專案,您瞭解的國內開源環境的現狀和挑戰是什麼?

開源生態和閉源生態中都有成功的企業,大家最熟知的RedHat,典型的開源代表,Apple典型的閉源代表,企業的成功不能以開源閉源來界定。

開源聖經《大教堂與集市》其實已經說明,開源是個大集市,專案良莠不齊,但大家都可以合作,最後是否成功,取決企業的商業模式和執行能力。

在技術上,好多閉源的公司也用了開源的軟體;開源軟體的實現有時候也借鑑了閉源的設計。

不論是否產生商業價值,開源在推動基礎軟體發展和全球合作方面確實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國內開源環境其實還出於起步階段,處於啟蒙的階段。儘管有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尤拉社群,木蘭協議等非常優秀的組織和規範,但也要警惕國內開源良莠不齊,引發內卷,所以,需要合理引導,適當啟蒙。

開源和開放不能等同,開放不一定開源,開源是為了能更好的開放,開放不等於放手,所以,才需要開源治理,保證合規。所以這兩者要結合,根據企業,產業的實際情況,來做實際的選擇。

Q:要推進中國開源事業的發展,您認為要點有哪些?

其實,開源本身就是個全球化的事情,只不過在國內被賦予了特殊的含義,我覺得要發展好開源有以下幾點需要注意:

首先,是政策引導,開源首次被寫入了十四五規劃,所以,已經有政策引導;

第二,國家單位,協會,聯盟,協同推進,比如信通院,標準化所,CCF協會,開源推進聯盟從標準,佈道,活動等各個維度來推進。

第三,就是企業參與,企業要對開源有正確的認識,為什麼要開源,如何參與開源,開源對自己的價值在哪兒?不要橫衝直撞,最後頭破血流,所以需要認真的學習,不固步自封。

第四,鼓勵高校參與開源,比如一生一芯的開源晶片計劃,開源作業系統大賽,甚至可以開設開源課程。

最後,就是產學研結合,學校開源育人,企業開源用人,通過開源開放的整體來推動經濟發展,讓開源全球化。

Q:openEuler是如何協調生態中企業的開源共建和商業化的?

為什麼非要把開源和商業化對立來看呢,社會的發展是動態變化的,參與開源專案的都有誰?Google,華為,IBM,就連曾經罵開源是cancer的微軟,也開始擁抱開源,這些都是商業公司,用開源來做標準,來佔據生態的制高點。

那中小企業呢?開源軟體商業化,通過服務,訂閱來提供商業版本,這在國內以前可能比較難做到,但隨著國內對智慧財產權的尊重與保護,我相信未來會有很多這樣的公司產生。

好多人覺得競爭性的企業沒法參與同一專案,但我們的目的不是競爭,不是為了把對手打死,那叫壟斷;我們是合作共贏,大夥一塊來開拓市場,抱團,只有這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Q:能否透露中科創達目前在openEuler有哪些進展,商業化程序如何,以及其後續規劃?

創達已經簽署了CLA,我本人也很榮幸加入openEuler TC family,在這裡感謝openEuler社群和帶領我入門的導師們。

我們在社群中成立了2個SIG,一個是Edge SIG,來推動openEuler在邊緣側的應用,已經發布了基於x86平臺的openEuler邊緣發行版;另外一個是openBoard SIG,主要是定義開發板標準,來推動openEuler 在RISC-V生態中標準化和應用,現在1.0的spec已經完成。

同時我們也會積極參與其他的SIG中,為社群,為數字經濟底座,為開源做出一份貢獻。

歡迎大家加入到我們的大家庭中,能在openEuler之上創造更豐富的智慧世界。

受訪人資訊:

姓名:劉壽永

Title: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openEuler專案組技術委員會成員、中科創達首席架構師